kuwcg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愛下-第八百六十四章 咱們的專機到了鑒賞-0bijc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如果有必要,我还是希望做更深入的了解。”
沪市,虹桥机场的贵宾休息室内,北航的高级贸易代表朴哲民放下手里的茶杯,对着其他几个国家的商务参赞和贸易代表毫不犹豫的亮明自己的观点。
其他人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朴哲民,事实上在一个小时前,他们与宋长征的会谈,朴哲民就表现的很活跃,甚至一度因为某些细节,朴哲民与宋长征还起了争执。
在外人看来或许很不理解,要知道在此前的接触中朴哲民表现的一项是不温不火,反倒是伊朗的商务参赞巴迪亚最为强硬。
对此,几个国家的参赞或代表多少还可以理解,毕竟伊朗当年用欧美的产品用得十分顺手,连战斗机都是美国的F—14,民用客机就更不用说了。
而欧美的民用飞机在质量、工艺、人机交互以及工业设计上都是顶尖的,连家底子厚实得不像话的苏联都比不了,因此伊朗人的眼界自然高的离谱。
所以每每在谈判中提出很多非常尖锐的指标要求,并拿出欧美同类飞机作对比,好几次都让宋长征差点下不来台。
其他国家的参赞和代表对巴迪亚冲锋在前的举动自然是乐见其成,没办法顺风车搭的简直不要太舒服。
结果,就在众人以为巴迪亚这台咆哮的火车头能够带着他们再接再厉,继续从宋长征那里捞好处时,不成想火车头的司机竟然换成了朴哲民。
好家伙,平日里看着瘦瘦弱弱的北韩人,竟然在谈判中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差点儿逼着宋长征举手投降。
得亏宋长征也不是白给的,一个拖字诀硬是把谈判拖到了加时赛,这才控制住了局面。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要是在来几次交锋,以巴迪亚和朴哲民这种轮番上阵的车轮战方式,中国这边还真没多少好办法,最后说不定还真能让他们占个大便宜。
是的,古巴等国之所以各种打酱油,甚至在私下里还帮着巴迪亚和朴哲民各种送弹药,想方设法的拱火,为的就是占便宜。
想当初苏联没解体时,他们这些国家就是这么干的,先是对着苏联各种歌功颂德戴高帽,然后就是各种卖惨求帮助,如果目的没达到也好办,合起伙来开始叫板,反正老弟日子过不下去了,老大哥你管不管吧,不管也没事儿,美国那边反正缺人,不行老弟我上那边打两天工,等赚够了钱在回来侍奉大哥。
如此便是这些国家狠挖苏联墙角的三板斧,而且每次都非常奏效,让这些国家都能获得巨大利益。
就拿北航来说吧,很难想象这个在九十年代后经济落后的国家竟然在七、八十年代比他的南边邻居南韩过得好的多得多,以至于当时的南韩民众挖空心思往北边跑。
而在国内努力几十年的农业机械化,北航在七十年代初就完全实现,其机械化率和化肥使用率国内到九十年代末都没有达到,直到21世界10年代才渐渐达到北韩70年代水准。
之所以如此,无他,苏联通过经互会给北韩提供十分廉价的石油供给、化肥和贷款,并在这个框架下向北韩开放东欧和苏联境内的纺织、木材、机械等北韩出产的商品,让当时的北韩日子过得特别的舒坦。
问题是这类经济结构并不符合基本的经济规律,苏联解体立刻土崩瓦解,导致北韩的经济基本盘瞬间崩溃。
类似的情况在古巴和中亚等国或多或少的都存在,按理说这些国家的人应该吸取教训,但几十年吃大户吃习惯了,很多人的思维早就固化了,觉得苏联没了,你们中国是不是应该扛起责任?
既然有了新飞机,我们也不在乎什么欧美适航证,更不怕什么欧美瞎哔哔,头都这么铁了,你们的TRJ—500支线客机是不是应该优惠优惠?
当然了,无偿援助就更好了,放心,只要无偿援助,老弟以后啥事儿都挺你!
问题是中国不是苏联,没那实力更没那心思去搞什么霸权主义,咱们坐下来生意归生意,友谊归友谊,别扯那些没用的。
这几个国家一看,头两板斧砍下去,人家没接,那就上第三板斧,直接来横的吧,于是朴哲民便跳出来开启了找茬模式。
实际上就是用这种手段迫使中方在TRJ—500支线客机上尽情的白~~~瓢。
既然各家的底层逻辑是一致的,那对朴哲民的提议大家伙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以古巴商务参赞埃多奥为首纷纷附和朴哲民的提议。
朴哲民见状脸上虽然保持着北韩人的矜持与冷肃,但心里却不免有些得意,这种带着好几个国家向着大国施压,从而获得经济回报的壮举已经有好几年没干了,如今捡起来多少还有点儿生疏,但效果应该不亚于当年对苏联,毕竟中国还没苏联当年那份实力,好商好量的不行,就只能上点儿颜色了。
反正中国的民用飞机面对西方的准入门槛,数遍手指头,也就剩下他们这些跟西方闹掰的国家头铁的能够采购,剩下的谁看中国货,结果就这境遇,宋长征还端着架子,搞什么在商言商,朴哲民才不管那一套,不能白瓢就往死里作,咋地?
就在朴哲民一边想着事情,一边礼貌的享受着各国参赞或代表的恭维,忽然觉得少了点儿什么东西,随即发现伊朗的巴迪亚并没有言语,反而坐在角落里眼睛盯着落地窗外,正在跟机场工作人员交谈的宋长征。
这让朴哲民有些好奇,旋即冲着巴迪亚说道:“巴迪亚先生,看起来您对宋先生那边更感兴趣,难道有什么新发现?”
一句话就把休息室内其他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巴迪亚先是一愣,旋即蓄满络腮胡子的嘴角畅快的裂开,哈哈大笑起来:“朴先生说的没错,我的确对宋先生那边很感兴趣,因为我一直在猜测,中方会派出什么机型带我们去秦岭南路的某机场参观TRJ—500支线客机,是A—320还是波音737……”
说着巴迪亚笑容变得更加灿烂而邪魅,说出来的话更具鼓动性:“各位想想,用国外品牌的民航飞机搭载我们去参观他们自己生产的民航飞机,算不算是一种讽刺?
要知道我在苏联的时候,满眼看的可都是苏联自产的飞机,其他不论,但就这一点,我就绝对苏联比这里强多了。
能把占便宜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且大义凛然,巴迪亚不愧是波斯人的后裔,文化底蕴还是很强的,至少比硬邦邦的朴哲民要高明的多得多。
自然是引来众人的附和,被抢了风头的朴哲民脸色不太好看,但还是强装镇定点头表示同意巴迪亚的话,巴迪亚冲着众人客套了两句,便准备再说两句,结果他这边刚开口,机场的方向便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旋即一架通体湖蓝色,机身两侧印着偌大“腾飞”字样,垂尾上标注着TRJ的细长双发飞机呼啸着降落在地上。
因为涂装太过个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其中就包括巴迪亚和朴哲民等人,可还没等他们从那架涂装大胆的飞机上移开目光,宋长征便推门而入旋即笑呵呵的指着落地窗外的飞机对众人说道:“各位,咱们的专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