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f77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重生之商界大亨 起點-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戰爭背後的故事-jsdfy

重生之商界大亨
小說推薦重生之商界大亨
所有人都一齐转头,看向这个突然尖叫的人,威灵顿和他的幕僚们带着愤怒和严峻的表情,而另一边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则是疑惑茫然,而后又有一些恍然大悟。
“看来总统先生应该是有些事情瞒着我们了。”皮耶罗饶有意味着的说。
面对皮耶罗的质询,其他幕僚还摇头解释,表示这只是他个人的神经质,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但总统威灵顿却很坦诚说回答道:“周铭先生的办法,正是我们初步拟定的方案。”
果然如此!
刚才那个人叫出那句话的时候,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就萌生出了这种猜测,只是这种猜测太过离谱,让他们自己都不敢相信。
毕竟威灵顿是依靠经济政策竞选的总统,就算现在的情况有些特殊,但他们也不应该毫无对策,只知道一味的往市场里注入美元。不管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倾向于“总统生气了”,他其实心里已经想好了对策,只是因为不满或者其他原因才没有说出口。
可怎么也没想到,威灵顿藏了一个月的秘密,却被周铭一口说出来了。
既然总统已经承认,那幕僚们再隐瞒下去也没意思,于是他们马上掉转枪口,对准周铭就狂喷起来,他们指责周铭就是一个窃贼,本以为周铭在经济和金融方面有些造诣,希望他能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却没想到周铭居然偷窃他们的办法,简直无耻!
对于一堆总统幕僚的指责,周铭摇摇头:“我的办法是自己想出来的,而且就算我真的是偷窃了你们的办法,你们现在首先要做的,不应该是寻找你们中出的叛徒吗?”
周铭的话提醒了这些人,随着周铭这话音落下,这几个总统幕僚们顿时一个个都警惕起来,然后一个个都像防贼一样的盯着其他人,仿佛这样就能找到他们中出的那个叛徒。
不过他们还算克制,知道这里现在还有很多外人,不好一个个当面对质什么,但他们那样的眼神就表明了他们之间的不信任。
最后还是威灵顿发了话:“周铭先生不愧是最优秀的投资人,你的眼光和智慧,足以和白宫比肩。”
威灵顿这话算是给寻找叛徒的狼人杀划上了一个休止符,可以说威灵顿还是很有大局观的,知道现在并不是纠结这种事情的时候,而且威灵顿也很倾向他们的办法的确是撞车了,毕竟他们这一个月也拿不出第二套方案。
只是唯一让威灵顿郁闷的,是他想不通这个周铭怎么就能想到这个方案呢?更郁闷的是他们明明早就想到了,却故意按兵不动,结果让周铭抢了先。
但谁也没听明白周铭那句话也是饱含深意的,周铭只说了办法是自己想出来的,却并没有肯定的表明自己没有剽窃,因为这个办法的确就是威灵顿和他的幕僚想出来,最终解决欧元危机的方案。
还记得在前世的时候,互联网上曾经流传过一个很骇人听闻的故事:当年美国之所以悍然发动科索沃战争,
就是为了应对欧元危机。
那时欧元发行,致使万亿资本流入欧洲,连带着造成美国经济持续衰退,于是美国发动科索沃战争,天天轰炸南联盟,导致欧洲经济环境迅速恶化。资本对投资环境极为敏感,害怕科索沃战争扩大,在加上美国资本在背后推波助澜,最终才强行把欧元强劲的势头给压下去。
这个说法在很多人看来是个笑谈,但如果细究起来也是很有道理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国没有派出任何地面部队实施占领。
这是在美国历次发动战争中所没有过的,哪怕是后来的阿富汗还是伊拉克,美国都有派出地面部队实施占领。
这表面上说是为了人权,为了减少伤亡云云,但懂的都懂,这都是托词屁话,真正的目的就是美国需要这一场战争,需要这场在欧洲家门口的战争让资本不安,从而让资本回流美国,打压欧元。
本质上美国并不想管南斯拉夫这摊子破事,说白了,美国甚至连对手是谁都不重要,就算没有南斯拉夫,也可以是北斯拉夫或者东斯拉夫。正应了那句恃强凌弱的话:我要打你,与你何干?
总之正是在这些背景下,才有了“零地面部队作战”和“零伤亡”的战争奇景。
周铭起初也是把这个事情当成笑谈的,不过这一次在研究欧元发行以后的世界局势,以及如何破局的会议上,周铭提出这个想法,立即得到凯特琳的赞同,然后经过陈树叶凝他们的推演,这才确定了方案。
皮耶罗和弗里曼这些人却没有这么多想法,他们不管这方案究竟是怎么出来的,他们只在乎从威灵顿和他的幕僚脸上,看到了方案的可行性。
甚至他们还催促起来:“既然总统先生也想到了办法,那么就按照这样去做吧,马上在巴尔干半岛发动一场战争,我们会让议员在国会支持你们的!”
对于这些资本豪门来说,他们恨不能明天就发动战争。
但威灵顿作为美国总统,他想的显然要比这些资本豪门更多:“发动战争不是那么简单的,首先我们要对谁发动,目的是什么,又如何对国际社会交代,对盟友和其他国家,外交上要如何解决,这些都是需要考虑的。毕竟我们美国守护着全世界的和平与正义,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我们不可能拿得到联合国授权。”
呵呵!
周铭只想问威灵顿说这话他自己相不相信。
不过周铭并不是来挑事的,周铭告诉他:“如果总统先生担心的是这些的话,我也已经帮你想好了。”
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无比感慨:周铭先生还是非常值得信赖的,什么事情都能想的周到。
威灵顿却眉头一挑,看着周铭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根本不需要联合国的授权,因为巴尔干这里本身就是一个需要外力介入的地方。”
周铭首先抛出一个让所有人惊讶的说法,然后一点一点给他们解释:巴尔干半岛从来都是欧洲的
火药桶,这片五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生活着几十个不同信仰的民族,因此这里非常容易爆发战争,甚至于这里的萨拉热窝还酿成了一次世界大战。
“现在巴尔干半岛的形势依然动荡,铁托死后,各个南斯拉夫的加盟国一直在相互攻伐,最近发生的就是南联盟的内战。”
周铭说:“南联盟的科索沃闹独立,南联盟出兵镇压,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同时也让几百万平民沦为难民,这是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所以要出兵就很简单,就宣扬人权大于主权,美国是去解救受苦受难的科索沃人,去结束战争的就行。”
听着周铭这番话,不管威灵顿和他的幕僚,还是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都瞪大了眼睛表示不可思议。
“不可能!”女国务卿当即表示出了自己的意见,“我们美国是世界警察,是维护世界和平的,怎么能用这种借口参与南联盟内战呢?这是不合理不合法,更是非常无耻的行径!”
无耻吗?的确非常无耻,但这不正是你们这些杨基佬干出来的事吗?
周铭心里这么说。
果不其然,另一边皮耶罗却狠狠一拍手说:“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想法,人权大于主权,我们是响应上帝的安排,去拯救那片土地上的子民的,并不需要联合国的授权,甚至为了加强战争的合法性,我们还可以联合其他的北约盟友一起进行这场战争,让他们分担军费,这样不仅我们解决了欧元危机,甚至连军费都不用出。”
弗里曼和其他人都称赞皮耶罗聪明,他们还说不仅是军费,他们还可以为这次战争增发国债,以此扩大战争收益。
!!!
不能不说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果然是传统的资本豪门,论无耻还是自己输了!
周铭本以为自己提出介入南联盟内战的想法已经很无耻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这场为了保卫美元的战争的军费都不愿意出,想着让北约的盟友分摊;不仅如此,他们甚至还要多发国债继续增加战争收益。
很有主见的女国务卿仍然坚持自己的看法,认为这是一场“不道德”的战争,但她一个人却根本无法扭转局势,最终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占到了上风,让威灵顿总统不能不做出决定。
“关于介入南联盟内战的问题,我会着手进行分析的,在可能的时候下,我会想办法介入。”威灵顿说道。
只是这样各种疑问句的答案并不能让皮耶罗和弗里曼他们满意,他们强调:“不是进行分析,是一定要介入,不是在可能的时候,而是要尽快介入!否则,我们会找我们的议员先生们商量的,我相信就算总统先生不愿意,也有有其他先生愿意合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