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48u6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最強狂兵 線上看-第4764章 雨幕中的她!看書-vzzth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很显然,拉斐尔被利用了。
有人利用了她想要给维拉报仇的心理,也利用了她埋藏心底二十多年的仇恨。
没有人想要被当成工具,但是,拉斐尔必然是最合适被利用的那一个。
有仇恨,有实力,还不是特别有心机。
但是,让这个幕后之人没想到的是,拉斐尔竟然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放弃。
她放弃了击杀塞巴斯蒂安科,也选择放下了自己在心头盘桓二十年的仇恨。
这是放过了仇人,也放过了自己。
斯人已逝,是非成败转头空,拉斐尔从那个转身之后,可能就开始面对下半场的人生,走上一条自己以前从来没走过的、崭新的生命之路。
但是,这个站在幕后的黑衣人,可能很快就要把拉斐尔的这条路给截断了。
“拉斐尔……”塞巴斯蒂安科的眼睛里面满是愤怒,整个亚特兰蒂斯被算计到了这种程度,让他的心中涌出了浓浓的屈辱感。
“看来,你虽然快死了,可是判断力还在。”淡淡地笑了笑,这个黑衣人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浓浓的嘲讽:“可惜,晚了。”
“你到底是谁?”塞巴斯蒂安科艰难地说道:“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必须放过拉斐尔……她是个可怜的女人!”
他本来完全没有必要替拉斐尔求情。
其实,塞巴斯蒂安科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证明彼此间的仇恨其实已经放下了。
当然,这种埋藏了二十多年的仇想要完全消弭掉还不太可能,可是,在这个幕后黑手面前,塞巴斯蒂安科还是本能的把拉斐尔当成了亚特兰蒂斯的自己人。
在他看来,拉斐尔可恨,也可怜。
在仇恨中生活了那么久,却还是要和一生的寂寥为伴。
在生死的前因促成之下,这是很不可思议的转变。
若是放在几个小时之前,那个时候的执法队长还恨不得把拉斐尔挫骨扬灰呢!
说这话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科还抓住了这个黑衣人的脚踝,妄图把他踩在自己胸口上的脚给掰开,然而,以塞巴斯蒂安科现在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做得到这一点!
鲜血在不断地从他的口中涌出,然后再被大雨冲刷掉,稀释在地面上的积水里。
在雷电和狂风暴雨之中,这样拼死挣扎的塞巴斯蒂安科,更显凄凉。
“我很喜欢看你苦苦挣扎的样子。”这个黑衣人说道:“伟大光辉的执法队长,你也能有今天。”
他踏在塞巴斯蒂安科胸口上的脚纹丝不动,力量还在持续不断地增加着。
“你到底是谁!”塞巴斯蒂安科问道。
他只感觉到胸口上所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让他控制不住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很简单,我是那个要拿到亚特兰蒂斯的人。”这个男人说道:“而你们,都是我的绊脚石。”
“是吗?”这时候,一道声音忽然穿破雨幕,传了过来。
这声音犹如利箭,直接刺破风雷,带着一股锐利到极点的意味!
甚至,光是听这声音,就能够让人感觉到一股无匹的剑意!
这是……拉斐尔的声音!
这黑衣人的身体狠狠一震!身上的雨水瞬间化作水雾腾了起来!
而这时候,重重雨幕后面,一道枪声忽然响起!
一颗高速旋转着的子弹,携带着一往无前的杀意,刺破雨幕与风雷,杀向了这个黑衣人的脑袋!
他猛然后撤了一步,躲开了这子弹!
而子弹在飞过这个黑衣人头颅之时所激起的水花,还是溅射到了他的脸上!
水花的溅射激起了一股刺痛之意,就像是无数细小的针刺在皮肤上,让这个男人感受到到了无穷的危险!
刚刚,倘若他的反应再晚半秒钟,这一发几串雨幕的子弹,就能把他的脑袋打开花!
其实,拉斐尔如果不说那句话的话,这狙击手命中的概率就更大一些了。
而下一秒,塞巴斯蒂安科已经抓住了那掉落在地上的金色长剑,用尽全身的力气,狠狠朝着某个方向掷了过去!
那就是拉斐尔出声的方向!一道金色的身影,已经缓缓在夜色与雷雨之中浮现!
塞巴斯蒂安科此举,当然不是在刺杀拉斐尔,而是在给她送剑!
这是两个人这辈子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联手!
一只手伸出了雨幕,抓住了那把破空而来的长剑,随后,炽烈的金色长芒已经在这雷雨之夜绽放开来!
唰!
金光横扫而过,一片雨幕被生生地斩断了!
与此同时,被斩断的还有那黑衣人的半边黑袍!
那一大片布帛被撕裂,还没来得及随风飘飞,就被铺天盖地的雨点给砸落地面了!
这个黑衣人大袖一展,身形随之飘退了好几米!
刚刚拉斐尔的那一剑,差点把他给斩成两截!
天知道这个女人为了挥出这一剑,到底蓄了多久的势!这绝对是巅峰实力的发挥!
这黑衣人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从他亮相之后,已经有两次差点碰到死亡地狱的大门了!
“你们可真是混蛋……”他低低地说了一句,怒火开始在胸腔之中燃烧了起来。
而拉斐尔在劈出了那一道金色剑芒之后,并没有立刻追击,而是来到了塞巴斯蒂安科的身边!
“你刚刚说的话,我都听到了。”拉斐尔伸出一只手,直接把塞巴斯蒂安科从地上拉起来,随后脚尖一勾,把执法权杖从雨水中勾到了塞巴的怀里。
“撑着,当拐杖用。”
塞巴斯蒂安科双手抱着执法权杖,晃了一下才勉强站住。
拉斐尔扶了一下塞巴斯蒂安科,随后便松开了手。
“你我都中计了。”塞巴斯蒂安科气喘吁吁地说道。
刚刚那一下掷剑,几乎把他全身的体力都给耗尽了。
“我知道。”拉斐尔的声音淡淡:“不然,你之前就已经死了。”
嘴上这样说,其实,谁都明白,拉斐尔之前之所以没杀塞巴斯蒂安科,并不是因为被别人算计。
毕竟,一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可能是被利用了。
但是,在仇恨的驱使之下,即便是被利用,她也心甘情愿的往这圈套里钻……二十多年的心结,不是说解开就能解开的。
“拉斐尔,你怎么还能打?”
这个黑衣人看着拉斐尔的状态,显得明显有些意外:“这不应该!”
“不应该?因为你给的药没发挥作用吗?”拉斐尔冷冷说道:“我一心复仇,但并不代表,我是个什么都判断不出来的傻子。”
“你没喝下那瓶药水?不,你肯定喝了!”这黑衣人还满是难以置信的说道:“否则的话,你的伤势断然不可能恢复到这样的程度!”
这个黑衣人给过拉斐尔一瓶药水,可以迅速恢复伤势,但是,他特意在那瓶药水里掺了一些东西——只要把体内的力量持续运转,这药水的毒性便会被激发出来,拉斐尔也将因此而失去战斗力,任人宰割!
这毒下的很巧妙,按照黑衣人的设想,在毒性发作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科应该已经死在了拉斐尔的剑下了!
“我是喝了一瓶药水,但并不是你给的。”拉斐尔淡淡地说道。
“不是我给的?那是谁给的?”
这个黑衣人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
“太阳神殿?”他问道。
似乎是为了回答他的话,从旁边的巷口里,又走出了一个身影。
同样身着黑袍,但是,她却并没有藏头露尾。
暴雨浇透了她的衣服,也让她清丽的容颜上布满了水光。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她的美感,反而像是风雨之中的一朵荆棘之花!
太阳神殿,军师!
如果能够有高速摄像机拍摄的话,会发现,当水珠从军师的长睫毛尖端滴落的时候,充满了风雨声的世界仿佛都因此而变得静谧了起来!
她来了,风即将止,雨即将歇,雷电似乎都要变得安顺下来。
军师的出现,自然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刚刚那惊艳的一枪,是白蛇打出来的!
在最危险的关头,太阳神殿还是来到了!
“这种事情,我劝太阳神殿还是不要插手。”这个黑衣人冷声说道。
“不,太阳神殿和现在的亚特兰蒂斯是盟友。”军师很直接地回答:“从拉斐尔对上阿波罗的时候起,太阳神殿就已经不得不动手了。”
在接到了苏锐的电话之后,军师便立刻猜出了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太阳神殿,赶到了这里!
还好,军师用最少的时间找到了拉斐尔,并且把这其中的利害跟后者分析了一下!
不过,当时的拉斐尔并没有完全听进去,至少,想要让那时候的她彻底放下对塞巴斯蒂安科的仇恨,也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还好,拉斐尔关键时刻收手,没有杀掉塞巴斯蒂安科,不然的话,苏锐也将失去一个坚实有力的盟友。
“其实,我来晚了。”军师看了一下那个黑衣人,说道:“刚刚去办一件事情,耽搁了一点时间。”
“你去办什么事情了?”这个黑衣人被军师看了一眼,心头顿时浮现出了不妙的预感。
军师轻轻吐出了一句话,这声音穿透了雨幕,落进了黑衣人的耳中:“去查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