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ftg2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醫聖 左耳思念-第三千兩百八十六章 認識他嗎相伴-341oo

最強醫聖
小說推薦最強醫聖
又过了数天。
那扇被冰封住的门,上面的冰冻已经融化到了百分之九十九,越到后面就越难以融化。
眼看着冰冻要全部融化的时候。
一直在不停推动石磨盘的沈风,双眼中的血红色忽隐忽现的,有一种要恢复正常颜色的趋势。
他推动石磨盘的速度开始慢了下来。
当沈风的双眼彻底恢复正常颜色之后,他被压制住的意识在快速的回归。
在他的意识重新占据这具躯体之后,他顿时感觉脑中剧痛无比,犹如是整颗脑袋要爆炸了一般。
而且全身上下有一种撕裂的疼痛,好像身体要被撕碎了一样,他直接瘫坐在了平台之上,嘴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剧痛始终在他脑中无法消散,他努力回忆着之前的事情。
在慢慢的想起了自己之前好像是入魔了之后,他看着四周的环境,发现了自己在平台上,他知道了肯定是入魔时候的自己,在推动平台上的这个石磨盘。
随后,沈风看了眼通往第三层的那扇冰封之门,在他看到这扇门几乎要完全解冻之后,他心里面倒是有了期待。
他一直想要知道血红色戒指的第三层里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只是如今他的身体和神魂世界,严重的超负荷了,脑中开始昏昏沉沉的。
最终,他直接昏厥了过去。
而就在他倒在平台上,彻底陷入昏厥的时候。
在他的丹田之内,凝聚出了一个石磨盘虚影,原本在停止推动石磨盘之后,他身体内凝聚出的石磨盘虚影就会消失。
如今他丹田内的石磨盘虚影在变得越来越凝实。
最终一个漆黑的石磨盘在沈风的丹田内彻底形成,不过,这个石磨盘看上去死气沉沉的,总觉得欠缺一些味道。
应该是每一次沈风推动平台上的石磨盘,都会有一种特殊之力进入他的体内。
曾经,他并没有让冰封之门融化多少,所以石磨盘虚影一直没有在他体内正式凝聚。
而这次绝对不一样了。
沈风连续不断的推动石磨盘,让门上的冰封几乎要全部融化了,这应该才是让他丹田内形成石磨盘的真正原因所在。
……
在沈风陷入昏厥中的时候。
外面赤空城内。
沈风在血红色戒指内度过了一个多月,外面只是过去了一天多的时间而已。
城内东面一处府邸。
这里是赤空城内一个小型家族的所在之处。
而这个家族是被常家培养起来的。
常家的人在来到赤空城后,自然是在这处府邸内落脚的。
之前,常安然和常志恺回来之后,原本也想要第一时间去见自己的父亲和太上长老等人的。
只不过,他们被告知太上长老等人出去办事了,他们两个只能够耐心的等待。
原本常安然和常志恺想要用传讯法宝去联系的,不过,他们转而想到太上长老等人一起离开,肯定是遇到了很重要的事情,他们也就没有去用传讯打扰了。
反正在他们看来沈风一时半会也不会从闭关中出来,所以他们可以耐心的等着太上长老等人回来。
此刻。
这处府邸的花园内。
常安然坐在了一张石椅上,端起了面前石桌上的茶杯,微微抿了一口十分清甜的茶水。
而常志恺则是站在,他皱起了眉头来,说道:“父亲他们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回来?”
常安然说道:“该回来的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我们再耐心的等等。”
常志恺闻言,他也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过了大约两个小时之后。
常安然和常志恺听到有脚步声在传来,他们两个随即站起了身。
只见一名老者和两个中年男人走进了花园里。
那名身穿华贵衣袍的老者,乃是常家内的太上长老之一,他名叫常兆华。
其中一名气势非凡,双眸中一片凌厉的中年男人,乃是常家内的家主常玄晖,他同样也是常志恺和常安然的父亲。
至于最后一名面容十分和善,看上去有些憨的中年男人,他是常家内的旁系,他名叫常力云。
这常力云虽然只是常家内的旁系,但他的天赋极为的出众,据说他的战力只比常家家主常玄晖稍微弱上一些。
常兆华、常玄晖和常力云在看到常安然和常志恺后,其中常兆华和常玄晖脸上布满了严厉之色,而常力云则是满脸的愁云。
常安然和常志恺并没有发现常兆华等人脸上的古怪表情变化。
“兆华老祖、父亲、力云叔,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们说,你们听了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常志恺走上前笑着说道。
常兆华和常玄晖脸上的严厉没有丝毫减少,他们两个淡漠的盯着走过来的常志恺。
而慢上一步的常安然发现了自己父亲和老祖的不对劲,她随即对着常志恺传音,说道:“志恺,父亲他们的脸色不太对。”
常玄晖一直对常志恺和常安然十分严厉,只要是他们两个没有达到常玄晖的要求,他们就会受到无比严重的惩罚。
到了长大一些之后,常志恺和常安然才慢慢的不再受到惩罚。
但每一次他们姐弟两和自己的父亲相处,他们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们和父亲之间有一层摸不到看不见的阻隔。
在常安然和常志恺的心里面,他们还是很怕自己这个父亲的。
常兆华对着常志恺,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对我们说?”
一旁的常玄晖直接喝斥,道:“用不着对他这么客气,如今他给我们常家惹了祸事,我恨不得直接一掌拍死他。”
常志恺真的可以从自己父亲身上感觉到杀意,他喉咙里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脚下不禁退后了一步。
常安然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兆华老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常兆华闻言,他右手臂一挥,一幅画像顿时被凝聚了出来。
常安然和常志恺看到这幅画像之后,他们两个微微了一下,这不就是沈风嘛!
“你认识他吗?”常兆华眼眸中爆出了割人的锋利,脸上变得无比的冰冷,犹如是万年冰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