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s0k优美都市言情 家裏有門通洪荒 愛下-第七十四章 不好斡旋推薦-q0f32

家裏有門通洪荒
小說推薦家裏有門通洪荒
“萧长山?”有人惊疑不定,“我记得北真天宫的太上长老,名为萧井然。”
“哗~”
诸位吃瓜群众顿时心中了然。
“不仅如此,萧长山更是娶了海神圣殿殿主之女,这便是为什么卓云飞被关押之后不久,海神圣殿的一位副殿主便上门提亲,求娶孤月仙子。”那位名宿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知道的竟然挺多的。
他这么一说,周围的人顿时思维开始发散,有人顿时惊呼:“我明白了,我就疑惑为什么孤月仙子会被逼着成婚,这必然是有北真天宫宫主的意思,可是宫主对孤月仙子虽然不算好,却也公正,怎会如此,如今看来,必然是另外有人施加了压力。”
谁呢?
大家都默契地闭嘴。
唯一的答案,太上长老,萧井然!
“这事儿比较大条,不好斡旋啊。”叶昂啧啧有声,他感觉这下子问题大条了。
云飞跃也是脸色难看,他们这三个人才突破到金丹五重天没几个月,一路下来,可谓历经重重劫难,收获颇丰,更是在种种磨砺中飞速成长。
如今他云飞跃已经率先突破到金丹六重天,穆雅斓和叶昂眼看着也要冲击金丹六重天了,没想到这下子突然就遇上了这样一个修罗场。
在进入这个海岛世界之前,他们都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磨炼,毕竟进来的时候,感觉一片平和。
但是现在看来,这是禁忌磨炼啊!
“你是说,主角会像修罗死城中那位主角一样,搞灭世大劫?”云飞跃有些胆战心惊地问叶昂。
叶昂诧异地瞥了他一眼,“怎么,你觉得不像吗?”
穆雅斓幽幽补了一刀:“我感觉主角的理智指数正在直线掉落,一旦他杀红眼,我们准备好功德值结束旅程吧。”
云飞跃一脸惭愧,“都怪我,早早升了金丹六重天,才会招来死亡磨炼。”
更着叶昂历练近五年,云飞跃和穆雅斓也习惯了运用许多词汇,譬如主角之类的,对于尸山渊下诸多磨炼的模式,都有了自己的认识。
他们隐隐总结出规律,自身的修为越高,便会遇上更强的磨砺,而修为提升速度越快,可能遇上的磨炼就越危险,当然,收获自然也可能更大。
穆雅斓微微摇头,“不怪你,谁也没想到会有那种醍醐灌顶的机缘,那种情况下,谁还记得压制着修为不突破。”
“先别说那些了,这次剧情中的主角,金丹七重天,按照我们一惯遇上的主角来看,务必要把他当做绝世天骄来对待,也就是说,这个卓云飞的破坏力,至少要对标金丹无敌,这是个好消息,至少对方不是命轮。”
云飞跃脸笑得比哭还难看,“金丹无敌,我们只怕也不好对付啊。”
命轮和金丹完全是两个概念,前者是永生种,后者是长生种,而且实力上更是有天大鸿沟,非是盖世人杰,绝代天骄不能跨越。
想要以金丹对战命轮,估计至少也要是洪穹这样的存在,还必须要在金丹九重天才能达成这样的成就。
按照云飞跃的估计,这些磨炼任务中的主角都是天骄模板,越级战斗简直平常。
而卓云飞是金丹七重天,他们这儿一个刚刚跨入的金丹六重天,两个金丹五重天,联起手来只怕也扛不住。
所以穆雅斓说准备好撤退也实属正常。
孤月仙子已经死了,魂飞魄散。
她不愿接受北真天宫的婚姻安排,所以按照惯例,选择了面对禁忌魔物。
最终,她倾尽全力,拼着魂飞魄散,耗尽毕生修为,斩出了倾天之剑,将这里的禁忌魔物彻底斩杀,只可惜她自己也香消玉殒。
穆雅斓看着万丈深渊远方,区区万丈,并不能阻挡她的视线。
深渊仿佛被天上巨神以擎天之剑斩落,硬生生开辟出来的一个数万丈长的大峡谷。
在大峡谷的尽头,一座巍峨的神山半山腰上,一个巨大的半人半兽的骷髅,高约数百丈,被一柄晶莹剔透的百丈巨剑插在神山半山腰上。
那骷髅已经彻底被抹杀,可以看到祂临死前还拼命想要将插在腹部的剑扒出来,可惜祂的动作也永远定格在那里。
那柄剑并不是真正的剑,而是孤月仙子毕生修为铭刻于时空中,能量汇聚,规则凝固而成就的绝杀。
也正是因为这禁忌魔物已经死去,现在才会有这么多人纷纷来到这里,瞻仰那已经牺牲的孤月仙子。
孤月仙子如今仅仅是一具空壳,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她最后一击干涉了时空,凝固了四周,让她周身十丈之内,自成封闭,否则,此时此刻,就是一阵轻微的风都能够让她遗蜕灰飞烟灭。
“大胆卓云飞,犯了门规,不在狱中好好赎罪,争取门中宽大处理,竟敢破坏寒冰狱,打出狱牢,打伤守卫,如此十恶不赦之行径,简直该死!”
伴随着一声爆喝,数十名锦衣华服的修士纷纷驾云而来。
在他们身后,一片片云朵上,一队队的劲装弟子气机勃发,散发着迫人的气势,四面八方,隐隐将这里围住,让人不自觉感到一种压抑。
呵斥的人,是一名身穿紫色华服的中年修士,他满身贵气,不露自威,俯瞰下方诸多修士的时候,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然。
只是他虽然如此威武,却也十分恭敬地跟在两位并肩而行的道人身后,刻意落后了半个身位。
那两位道人,一个满头白发,身穿湛蓝色宽大袍服,显得十分轻松自在,另一位则是黑发白衣,颌下一络白须,面容淡漠,似乎对一切都浑然不放在心上一般。
有名宿和见多识广的弟子们见了来人,顿时窃窃私语起来,而更多的是不认识那些人的看热闹的散修,并不认识这些人。
“那呵斥的人是谁?”
“萧长山。”
“我记得他也才天仙后期吧,难道他不怕卓云飞吗?要知道卓云飞现在可是真仙大能啊。”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萧长山前面两个人,一个是北真天宫太上长老萧井然,一个是海神圣殿太上长老彭声远。”
“嘶!”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两位真仙大能齐出,卓云飞危险了啊。”
“应该……不会吧,大能者之间,没必要如此生死相向吧。”
“哼,肤浅。”有青年修士冷哼一声,“你们也不想想,现在卓云飞和萧家已经是不死不休,萧家应该会借助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直接联手彭声远,除掉卓云飞这个后患吧?”
“嘶,这么狠吗?”有萌新感觉到三观受到了冲击,“应该不至于吧,卓云飞怎么也是我北真天宫的弟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