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7fpo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三百三十三章 賢妻欲求當年事分享-tmwgd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王妙音从刘裕的怀中直起了身子,退后了两步,一边整理着自己有些凌乱的鬓发,一边说道:“你觉得刘穆之会对他的两个小舅子不利?”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胖子这样的绝世大才,二十多年也不晚啊。我现在也不瞒着你了,来找我说这个事的,就是他的夫人江倩文,连她都害怕自己的丈夫要报当年弟弟当众辱他,几乎毁他一生前程之仇,知夫莫如妻,我又怎么能在这事上大意?”
“胖子就是我的眼睛,是我的耳朵,甚至是我的大脑,我不能眼睁睁地看他逞一时意气,犯下大错。我现在就要下令,明天以别的理由调他来京口镇军将军府,不管怎么说,这个宴会,不能举行。”
王妙音淡然道:“难道你我都能看出的逞一时快意,失尽京城人心的报复之举,刘穆之这样的大才子会不知道?他这口气忍了二十多年,总要发泄,但我相信,以他的本事,必是早就深思熟虑,会用一种既不太过伤害妻弟,又能让天下人叹服的方式进行报复的。”
刘裕的眉头一皱:“何以见得?”
王妙音正色道:“因为刘穆之掌权之后,让他的这两个妻弟也在刘敬宣的军府之中出任高级幕僚,以江家兄弟的本事,是到不了这个位置的,可以说,他是提拔了自己的这两个小舅子,如果他真的心胸狭窄,只知仇恨不知恩情,那是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这事我当时还问过胖子,为何不让江家兄弟来我的幕府中从事,这样更能得到升迁,他当时说他的两个小舅子才能不足,又无功劳,进阿寿的军府已经是超格提拔,若是进我的幕府,只怕会让天下有志士子寒心,认为我和他是任人惟亲之辈,从此不再来投。”
王妙音笑道:“他说得很好啊,事实上江家兄弟这回跟着刘敬宣在前线混了不少功劳,现在没人议论他只会照顾小舅子了,以刘穆之的本事,只怕在提拔江氏兄弟之时,已经想好了如何最后出这口气,让江氏兄弟以汇报前线军情为由,在这个时候回建康,然后以庆功之名,邀请全城的高门世家列席宴会,一定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你这个时候无论以任何理由,都不可能调回他了,甚至他拼着现在的官不做,挂印辞官,也一定要举办这个宴会的。”
刘裕叹了口气:“是我疏忽了,这事关胖子的尊严,不过,连他夫人都害怕了,特意来求我,我要不要这个时候去跟他打个招呼,让他得饶人处且饶人呢?”
王妙音笑着摇了摇头:“要是换了你,这个时候有人来劝你放过刁逵,放过郗超,你会答应吗?”
刘裕一时语塞,久久,才摇了摇头:“是啊,我都做不到的事,凭什么要他做。再说如果胖子早就计划好的事,我去干预,只会添乱。”
王妙音点了点头:“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你静观其变,就是最好的选择。胖子这回没有邀请你,想必有他的考虑,明天晚上这时候,你们应该会找个地方,好好地喝上一杯,到时候,他会把所有的想法,以及真正闷了二十多年的闷气,向你彻底地倾诉。”
刘裕笑道:“那我真的期待明天的来临了。你说,现在的胖子,在做什么?”
王妙音微微一笑:“我想,应该是在安抚他的娘子吧。”
建康城,百官坊,一处不太起眼的宅院,与周围张灯结彩,一片通明的其他府邸相比,显得寒酸许多,任谁也不敢相信,这里住的,是当今大晋第一人的刘裕手下的头号智囊,帝国的实际宰相刘穆之。
内院之中,一处不起眼的厢房里,刘穆之的夫人江倩文,一身粗布衣服,荆钗布裙,一如二十多年前,自己的丈夫没有发迹时,那个晚上,她跪坐在一张旧榻之上,面前的小桌上,摆着一壶酒,几盘打开的荷叶,荷叶里摆着风鸡,酱鸭,猪头肉等,如果在京口乡下,这是一顿极为诱人的美食,但在这个实质上的当朝宰相家中,却是连仆役下人也未必肯吃的垃圾食品。
刘穆之一身睡袍,盘膝坐在江倩文的对面,他平静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喃喃道:“好像这一刻,又回到了二十三年前,那天的你,也是如此,在我心中,那是你最美丽的时刻,胜过新嫁之时。”
江倩文抬起了头,眼中泪光闪闪:“也许,妾身今天应该把这头发,也象当年一样剪了,这样才能唤回夫君的同情。”
刘穆之的眼中也泛起了泪光:“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在我人生的前程尽毁,一片黑暗的时候,是你,还有寄奴陪在了我身边,是夫人剪去一头的秀发,换来了这些酒肉,那一顿饭,是我此生吃过的最好的美味,任那山珍海味,也不及这一顿之万一。”
他说着,一手抓起了荷叶中的这些鸡鸭和猪头肉,往自己的嘴里就塞着,一边塞,一边抓起面前斟满酒的一个海碗,往嘴里灌起酒水,甚至,一边吃在一边吮着手指,不舍得任何一点油,被自己错漏掉。
江倩文静静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就这磁狼吞虎咽,每当他喝完碗中的酒时,她总是默默地抱起酒坛,再次斟满,一如二十三年前那样。夫妻二人就这样配合着,风卷残云一般,刘穆之把面前三个荷叶包里的东西,吃得一干二尽,最后打了一个高浓度的酒嗝,笑着一指面前空空如也的三片荷叶:“这三片叶子,我就不吃了,当年我也没吃。”
江倩文突然在地上倒着膝行两步,然后双手撑在面前,把头深深地磕在手背之上,作出一个标准的跪礼,她的声音分明带了哭腔:“夫君,妾身这辈子都没有求过你任何事,今天,妾身只求你一件事,请你千万要答应,不然的话,妾身永跪不起。”
刘穆之平静地拿起桌上的一块布,擦拭起自己肥肥的,油腻的手指,淡然道:“倩文,我们夫妻这么多年,还用得着这样吗?你觉得我明天的宴会,是为了害你的兄弟,我的小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