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p2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詭異入侵-第0127章 來自軍方的善意展示-2xww6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如枫酒店,在星城只是个普通的三星酒店而已。
江跃带上各种证件,通过各种审核,总算进入酒店当中。
“江先生,您还得稍等一下。我们团长正在约谈您的家人,了解相关情况。”
还没了解好?
不过反正都来了,等就等一下吧。
江跃被带到一间接待室,茶水点心不断奉上,待遇极好。
大约半个小时后,接待人员走进来。
“先生,我们杨团长想见见你。”
又是茶水,又是点心,江跃早就猜到肯定不是接人这么简单。
不过该来的总要来,江跃也没想逃避。
杨团长看上去也就三十出头的年纪,古铜色的肌肤配合英气勃勃的容貌,看上去很容易让人提升好感度。
“江先生,我们又见面了。”杨团长呵呵一笑,一副自来熟的样子,站起身来,几乎是迎到了门口。
“我们见过?”江跃当然知道杨团长是诈唬他,怎会上当?
不就是演戏嘛,拼演技呗。
杨团长似乎早知道他会否认,爽朗笑道:“我就知道江先生不会承认,没关系,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杨团长,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是来接人的啊。”
杨团长也不揭穿,一脸自来熟地揽着江跃的肩膀:“来,坐下来说。”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杨团长亲自给江跃倒了一杯茶。
“请。”
“杨团长,您这是葫芦里卖什么药?”
杨团长脸上挂着笑,上下盯着江跃看。那小眼神,就好像老丈母娘看女婿似的,咋看咋中意。
“我们就别那么生分了,我比你大不少,你可以叫我老杨。我就叫你一声小江吧。”
江跃不置可否。
管你江先生还是小江,反正别想套路我。
“小江,刚才我跟你家人聊了很多。其实跟云山时代广场的案子没多大关系。那个案子,我们的证人太多,也用不着每个都问一遍。主要的,我们还是聊你。”
“杨团长,我看你是爽快人,要不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杨团长一拍大腿:“好,有我们军人风范,我就喜欢爽快的。”
“是这样的,你的资料,我看过不少。你和行动局之间的密切联系,我们军方多少知道一些。我听说,超自然行动局那边曾招揽过你,你没答应。对吧?”
江跃笑了笑,却没正面回答。
“你没答应是对的,超自然行动局虽然权限不小,但到底只是一个职能部门,底蕴来说,跟军方还是差不少。说明白点,就是庙太小,越往上,舞台也会越小。军方不一样……”
“杨团长,你不会是来招兵的吧?”江跃苦笑道。
“不不不,对你小江,招兵这两个字太不够格。我是来招揽你,想拉你加入军方。像你这样的人才,有军方这个舞台,迟早会成为最显耀的将星,冉冉升起。你知道吗?我这次来,是得到了中南大区童志高上将授意,代表童上将的意思。你的名字,已经进入童上将的视野,他老人家极其重视。随着时局的变动,他老人家有意建立一支应付超自然事件的队伍,可谓是求贤若渴,正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加入啊。”
童志高上将,江跃自然是听过的。
整个大章国,上将军衔的,也不会超过十五个。
童志高上将,则是中南大区军方的掌舵人,可谓是权势通天,是可以直达天听的大人物。
这个级别,确实不是星城超自然行动局可以比拟的。
超自然行动局作为新贵势力,最近风头确实很旺,权限很高,可以调动很多职能部门。
可真要跟军方比,那还是差不少。
说到底,军方才是一个国家的中流砥柱。
江跃歉然一笑:“杨团长,感谢你对我说这些,我和行动局确实有几次合作,不过那都是机缘巧合,基本上主要还是行动局出力,我也就打打下手,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乎其神。而且,我现阶段还是个学生,学业才是我的重心,目前还没有参军的想法。”
总而言之,你们招揽我受宠若惊,不过参军什么的,还是算了。
杨团长见到江跃第一眼,就知道这个年轻人不好说服。
他也没指望三言两语就招揽成功。
如果昨晚的事,是他们军方全权出力,营救了所有人质,那么他们至少有个救了江跃亲人的由头。
可事实上,他们军方赶到的时候,只是摘了一下桃子而已,根本没费他们一枪一弹。
他们自然也没有脸皮以救命恩人自居。
这点原则和骨气,军方自然是有的。
“小江,你跟行动局合作这么多次,对时局的变动应该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想安安静静进行学业,恐怕只是奢望。就算你坐到了大学课堂里,能不能安安稳稳上完四年大学也是未知数。”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江跃点头,“不过,我这个年纪,暂时还不想把自己一辈子命运草率地决定了。杨团长,这件事,咱们就到此为止。我很荣幸你能跟我说这些。同样,我对大章国的军人,一直抱有极高的崇敬。如果有一天需要我出力,我又恰好能出这个力,我绝不推辞。”
杨团长叹一口气。
话说到这份上,再饶舌就有失风度了。
“小江,很遗憾没能说服你。我老杨有个不情之请,若有时间空余,可否到我们基地,给我们这些粗人上上课?讲一讲你对诡异事件的一些看法,交流一些心得?”
没有胡搅蛮缠,杨团长这个气度,让江跃多出些好感来。
上课这个要求,似乎也不过分。
“杨团长,如果你们不觉得我人微言轻,要交流一些心得,我随时乐意分享。”
“好!留个联系方式,咱们随时联系。”杨团长显然是个爽快人,招揽不成,他也没有任何不快的情绪表露。
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杨团长亲自送江跃出门。
很快,江跃就接到了家人。
小姑家的娃娃还有些虚弱,目前尚在医院观察,小姑和姑父轮流在医院陪护,不过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其他人基本是完好无损。
刚走出如枫酒店,门口一辆七座商务车车便靠近过来。
车窗摇开,司机位置上竟是罗处。
后座上的三狗兴奋招呼:“大姐,二哥。”
江跃也不矫情,拉开车门招呼姐姐上车。
“小江,这车怎么样?”罗处拍了拍方向盘,就像一个炫耀新玩具的小孩。
“不错。”
“以后就是你的了。”罗处呵呵笑道。
“我的?”
“这是你应得的奖励。”罗处叹道,“一个神棍都能骗走好几千万,提供真实线索的人,难道还配不上一辆车的奖励?”
江跃算是听明白了。
这是星城行动局给他的酬劳。
既然如此,那还真不用客气。
“小江,你也别嫌寒碜。这次那个柳神棍的事,搞得全局上下很被动,我们局长很恼火,所以现在对资金审批非常严格。你这部车,还是我全力争取的。唉,说起来,真有些亏待你了。照我说,柳神棍骗走的那些几千万,奖励给你那才叫物有所值。”
江跃倒没这么想。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跟柳神棍那样没有底线,为了诈钱,视人命如草芥,滥杀无辜,借此制造恐慌。这明显是有伤天和的事。
这种人,人间律法一时制裁不了,时间久了,也必有天诛。
“小江,军方这次强势出手,老韩的牵线功不可没。我听说,军方对你很有兴趣?刚才他们是不是对你抛出橄榄枝?”
罗处有点小紧张。
他们行动三处没招揽成功的人才,自然也不希望被军方收罗走。
这江跃要是去了军方,受军方的纪律约束,以后就不是他们想找就能开口的。
江跃笑了笑:“还是那句话,目前我还没考虑加入任何势力。就我这性子还得磨一磨。”
罗处无奈笑了笑。
就你这小滑头还要磨一磨?再磨都成泥鳅了,滑不溜秋根本没法上手。
车子开进了新月港湾小区,罗处把车停好,爽快地下了车。
把各种证件往驾驶座上一放,车钥匙抛给了江跃。
江跃忽然想起一件事,从背包里摸出一物。
“罗处,你送我一个车,我也送你一件东西。”
罗处定睛一看,赫然是个弹夹。
“这是?”罗处有些惊讶,“传说中的银弹?小江,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不过罗处很快就想起什么,闭嘴没有再问下去。
昨晚的事,罗处和老韩都知道是江跃所为,不过江跃对外不想承认,他们自然不能说破。
这东西,难道是昨晚从现场获得的?
“你们堂堂行动局,每次行动我看比其他武力部门也没多大区别,是不是太寒碜了?”
罗处有些难堪,叹道:“其实还是诡异事件来得太突然,我们各项准备太滞后。这个银弹,我们超自然行动局的科研部门其实已经在全力研制,据说还请了不少奇人异士参与,不过目前还没有生产出来。没想到,这东西竟已经面世?这到底是什么势力的手笔?竟比我们行动局的研究团队还牛逼?”
罗处拿着这个弹夹,脸色复杂,心情更是五味杂陈。
万万想不到,云山时代广场案件背后牵扯的势力,竟如此强大。一个弹夹说明不了太多,但至少证明,这势力背后,绝对有着强大的团队,不单单是武力,不单单是各种运作能力,还包括科研能力。
这才是最可怕的。
比官方的科研队伍抢先,这个现象绝对应当引起重视。
好在,有这个弹夹作为参考,说不定,银弹的开发,可以加快速度?
罗处看了江跃一眼,心中感叹。
小江可真是副将,这一个弹夹的价值,便是一百辆车也比不上啊。
正要开口说句什么,罗处的电话忽然响了。
接通之后,听了几句,罗处表面顿时阴沉无比。
“你再说一遍?”
电话那头又重复了一遍。
罗处听完之后,气得破口大骂:“废物,都特么废物!给我查,一查到底,到底谁干的?”
挂了电话,罗处显然气得不轻,差点连手机都砸了。
“小江,我现在都没脸说什么了。”
“怎么了?”
“刚才得到消息,基地里那头食岁者尸体,还有两头复制者,被人盗走了!”
“什么?这意思是说,你们三处有叛徒?”
“当然不是在我们三处失踪的,案子办完后,这些都早就移交到星城行动局总部,由总部基地看管。”罗处恨恨道,“这也难怪,有闫某人那种蛀虫,上梁不正下梁歪,出什么幺蛾子都不稀奇。”
“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昨晚,整个行动局乱成一团,肯定是有人趁火打劫。”
“按理说,这关押的地方,肯定非常隐秘,没有权限的人,想接近都不可能吧?”
“权限?整个星城的行动局上下,也就周局长的权限比那闫某人高。”
显然,罗处的第一怀疑对象,就是闫长官。
通过云山时代广场这个案子,罗处对闫长官是彻底看扁了。
“我总觉得,你们行动局上下,需要一次整风。不整一整,天知道到底有多少混蛋潜伏在里头,干着吃里扒外的操蛋事。”
“放心,这次上来的第一副局长,是我的老上级,为人非常正直。我相信,假以时日,他一定可以打开局面。”
江跃倒是不想对人家内部的事指指点点。
罗处因为失窃的事,也无心逗留。
回到家,江跃从口袋里摸出手表:“姐,你的手表,该还你了。”
江影之前一直没有说话,让自己成为小透明。
这时候到了家,才认认真真打量着这个弟弟。
嘴里有千言万语,却半句都说不出来。
姐弟二人相拥一下,一切都在不言中。
“小跃,你真的长大了。”
这句长大了,算是姐姐对他最大的认可。
姐弟二人说起这两天经历,都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先是江跃讲了云溪镇和盘石岭的事。
尤其说到兽潮,说到百鬼搬山,江影明显呼吸都急促起来。直到江跃讲完,江影才松一口气。
“小跃,照这么说,咱们江家祖上,真是神仙不成?”
“姐,不光是祖上,我们每一个人体内,可能都传承了祖上的血脉,注定不凡。这次云山时代广场的案子,说不定源头就是你和小姑引发的。”
“怎么可能?”江影万万没想到这事跟她们能牵扯上关系,她一直以为自己是无辜卷入。
等江跃将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江影再对照她们的经历来看,一时之间,倒是信了七八分。
“这么说,我和小姑体内,也有江家的特殊血脉?小跃,那你说,我和小姑如果回去祭祖的话,也能得到奇遇么?”
“这个不好说,也许祖上的血脉,会以其他形式产生效果?”
“其他形式?”江影有些不解。
“就好像小姑,云溪镇被赵守银的风水阵诅咒,被鬼奴操控。所有云溪镇的人都逃不出云溪镇,小姑一家却顺利逃出。这肯定有江家血脉的功劳。那鬼物都无法干扰到小姑他们。”
江影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我得好好自我挖掘一下?总不能我这个大姐,到头来还得你和三狗来庇佑吧?”
三狗嘿嘿一笑,挺挺胸膛,一副我来罩你的拽样。
江影随即说起云山时代广场的遭遇。
果然如江跃猜测的那样,云山时代广场是被武装人员控制。面对荷枪实弹的武装分子,商场人数虽多,真正敢于反抗的也没几个。
当时江影他们在那个女装店,被武装人员看住时,江影乘机摘下手表,放入绿植盆中。
至于那面更衣镜,则是一个顾客动作慢了,被武装人员一枪托砸过去,撞碎了更衣镜,还刮破了皮肤,溅得不少地方都有血迹。
江跃暗下决心。
等精神力彻底恢复之后,还得再制作几张云盾符。
这玩意,家里人手一张,才会稍微感觉到一点安全感。
还有那个共勉祝福卡,这玩意是好东西,如果能有一张长期使用的,那绝对是价值连城。
等于他一个人的技能,全家可以共享。
当然,江跃估计,智灵断然不可能那么大方。
正思忖间,手机又响了。
又是罗处。
“小江,我刚才路上想了一下,不能总让你吃亏。所以,那个弹夹的事,我一回到总部,就去见了周局长。我跟他说,有银弹的线索。周局长很重视。表示如果有银弹的线索,愿意出重金收买。”
看得出来,罗处为了拉拢江跃也确实是尽力了。
银弹的线索,其实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至少军方肯定是掌握了,昨晚的现场善后之事,都是军方处理。他们接管所有武器弹药,肯定会发现银弹和其他常规弹药不同的。
当然,军方得到银弹,不等于超自然行动局得到银弹,这是两码事。
这么说起来,似乎的确可以借此拿一笔不菲的酬金?
“小江?你觉得多少合适?开个价。”
“罗处,弹夹我都送给你了,你做决定吧。”
“行,那我替你做一回主,就要他一千万吧。这是良心价了。你看那个柳大师,张张口就骗走了几千万。咱这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它的价值一旦被开发出来,那是几十亿几百亿的价值!”
“回头给我发一个账号,24小时内必定到账!”罗处拍胸脯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