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zti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征戰樂園 線上看-第三章 隱祕交易相伴-p658d

征戰樂園
小說推薦征戰樂園
“所以,秦皇大人苏醒了,刚才还主动联系了你……”
文满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理解了这件事情。
看到李全知微微点头,文满用力咽了口口水,这一刻,其脑海中念头翻转,短短片刻时间,无数情报,便被其整合,最后的最后,化作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可能。
脸色在一霎那恢复了平静。
文满轻声道:“那么,秦皇都跟你说了些什么?他现在的情况,到底如何?”
却见对面,李全知犹豫着开口道。
“这就是我想要找个人,拿个主意的根本原因了。”
“可惜王维不在,我也联系不上他,思来想去,就你脑子最好使了。”
说完,李全知微微一顿,继续道。
“秦皇并未跟我说太多……其实,我们总共也没聊几句话,就像是……嗯,就像是老朋友之间聊家常那般,他跟我说了些以前的往事,但有关于正经事情,他却什么都没说。”
说着说着,李全知便红了眼睛。
“你能理解这里面的意思么?”
“就像是……人之将死……”
“所以,我怕……”
说到这里,李全知便有些哽咽了,文满见罢,脸上也缓缓浮现出了哀意。
然而其大脑,在这一刻却前所未有的活跃。
李全知找错了人……
实际上,文满在很久之前,就觉得李全知这个人有问题,他对于李全知的态度,那是标着铁狼打的!
纵然平日里不动声色,甚至李全知本人都没感觉到文满对他有所怀疑,但对于聪明人来讲,隐藏自己心中的真正想法,这不就是基操么?
现在,李全知主动蹦到了他面前。
跟他说了一大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消息……
这里面,可就有大问题了。
“所以……”
脸上哀意不变,文满柔声问道。
而李全知,则用力擦了擦眼泪,轻声道:“我想去下面看看。”
“跟谁一起?”
文满的脑回路转变的太快,这话一出口,李全知明显一愣,而后,李全知沉吟片刻,便道。
“当然是我自己了……我逃命能力出色,移动速度也快,无需其他人为我保驾护航!更何况,我在正面战场能发挥的作用比较小,与其在这里养老,还不如下去看看嬴枭的情况,哪怕我出了事情,也不会影响什么的。”
这话在理!
甚至恍惚之间,文满都觉得自己想错了,李全知,并非是他预想中的内鬼。
其实刚才,李全知说他想去下面看看之后,文满的第一反应,就是李全知在钓鱼。
他想要带高手下去,主动喂给魔。
这套路在文满眼里,就是赤裸裸的阳谋——嬴枭对大秦的意义有多大不言而喻,现在嬴枭貌似出了问题,哪怕去往深渊最底层有被魔强控的风险,大秦诸位也必须要走上这么一遭。
然而李全知没按套路出牌!
他直截了当的表示,自己将会孤身前往深渊最底层一探究竟。
这个意义,李全知自己也说得也很明白了。
与其浪费人力,倒不如让他这个只会逃命,不会杀人的老家伙,孤身前往深渊最底层看看。
气氛变得沉默了起来。
直到文满叹息一声,主动起身,拍了拍李全知的肩膀。
“这样的话,一切就拜托给您老了。眼下,大战将至,还望李老莫要将此事告诉给其他人,以免军心动荡。”
李全知沉默点头。
随后,他起身,走出了房门。
而直到李全知走后,文满方才再次坐回到沙发上,他慢慢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念头翻转着,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李全知此次前来找寻自己的真正意义。
“他不能,是真的只想找个人,给自己出出主意,顺便谈谈心吧?”
“要是按照这个逻辑考虑的话,那李全知,大概不可能是内鬼了……”
隐约之间,似有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文满包裹在其中。
他越想,就越觉得貌似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
“我到底漏掉了什么呢……”
此刻,文满满脑袋都是这样的念头。
然而,他却始终抓不住那模糊的灵感。
最后的最后,文满只能叹息一声。
随着眼中银光闪过。
瞬息之间,他已经切换到了拜月的视角。
……
深渊,帝辛的前进基地,拜月营帐之中。
淡蓝色的械力微微闪过,以无人可察的隐蔽性,联通了拜月之前布置下的那些小物件。
于是乎,视网膜中呈现出了清晰的画面。
借着纳米仿生监控器,文满看到了一切。
前方,便是杨戬走入的通道,从外部看去,这地方只是一个寻常的营帐,但扫描过后,文满却发现这营帐内有乾坤。
复杂的法阵遍布于营帐内部,最中间处,则是一个通往地下的洞口。
有鉴于法阵的强度,即便是纳米仿生监控器都无法突围,因此,文满似乎被这个关卡卡住了。
纵然纳米仿生监控器有这样那样的优势,但这东西不意味着无敌,更不意味着无所不能。
正踌躇间,另一道身影缓慢从远方走来。
透过纳米仿生监控器,文满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忍不住心中一动……
空气中,似有波澜掀起,风儿刮过,吹拂在艾利克斯的脸颊上,引得艾利克斯轻轻打了个喷嚏。
揉了揉鼻子,艾利克斯若无其事的走入了大帐之中,随着他穿过法阵,走入地下,他却不知文满的纳米仿生监控器,已经悄无声息间附在了其皮肤下方,跟着艾利克斯一同走入了地下。
……
阳光渐渐散去。
却又有照明设施担任新的光源。
透过黏在艾利克斯皮肤底层的纳米仿生摄像头,文满看清楚了这地下空间的全貌。
首先是一条笔直的通道,穿过通道之后,便是一个粗糙建设的地下空间。
地下空间约有三十平米左右,中间满是复杂纹路雕刻成的法阵——这个法阵的强度,甚至比上方的法阵更高一截,即便是杨戬与艾利克斯,都不愿接近这个大阵。
“所以,没有变数?”
走到杨戬身边的艾利克斯这般问道,便得到了杨戬的回应。
“没有变数。我出手,不会有问题的。”
“杨戬你也别怪我话多,萨格洛特这家伙手段多样,无限异能身为异能之巅,效果强的可怕。只要给萨格洛特一点儿机会……”
“我没给他机会,所以你就别墨迹了!”
杨戬冷哼一声,打断了艾利克斯的絮叨,紧接着,他一挥衣袖,伴随着玄奥的空间波动闪过,萨格洛特的身影,转瞬之间便出现在了大阵之中。
刚刚现身的萨格洛特,显然是懵圈的,短暂打量四周之后,萨格洛特最后转头,看向了艾利克斯。
“所以,这一切都是你的主意?”
“也不能说是我的主意吧……总而言之呢……”
艾利克斯没说上两句话,便又被杨戬打断。
“别跟他废话了,赶快完成改造,我也好回去向陛下复命。”
杨戬话音刚落,艾利克斯登时耸肩。
他干脆闭上了嘴巴,一翻战纹,便从战纹中掏出了一枚黑色的晶体。
右手微微用力,黑色的晶体当场爆碎,随着晶体粉碎,一丝黑色的气流,便从晶体之中飘荡而出,缓缓落入大阵之中。
这黑色的气流,仿佛激活了整个大阵,能看到,组成大阵的条纹飞快闪烁起亮光,诡异的能量波动从每条纹路中散发出来,然后涌入阵中唯一一个活体——萨格洛特体内。
然。
不知为何。
这一刻的萨格洛特,却慢慢闭上了眼睛。
感知着外来的能量,不断涌入体内,并从体内向头颅处蔓延,片刻,萨格洛特忽然睁眼,看向了艾利克斯。
“与夺舍类似,这种黑色的能量,能对人的神智、认知能力产生极大的干扰。暂时来看,我的无限异能应该顶不住这种异种能量的侵袭……”
“所以,艾利克斯,你和凯丽甘,应该都经历过这个过程吧?”
“也就是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和凯丽甘,就已经被别人控制住了……哎……这事儿,大秦的人应该也知道吧?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提前告诉我,但现在,我明白了这些事情,倒也不算太晚……”
声音,声声入耳。
杨戬和艾利克斯的眉头,却越皱越深!
两人对视一眼,杨戬率先开口。
“我检查过,这个萨格洛特的确是活的。”
“事实上,我也没看出这个萨格洛特有什么异常。”
无论从任何角度上看,两人眼前的萨格洛特,都是正了八经的萨格洛特,然而结合刚刚萨格洛特口中说得那些话,事情,貌似变得有意思了……
“所以……”
皱紧眉头的艾利克斯,看着萨格洛特如此问道,却只得到了萨格洛特的冷笑。
“我早跑了,你个蠢货!”
声音刚刚落下,大阵之内的萨格洛特身体一颤,下一秒,其身体宛如蜡烛一般飞快融化,只留下了一地淡黄色的液体,和道道纯黑色的魔气。
突兀的变化,让杨戬和艾利克斯彻底说不出话来。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还是杨戬猛地掀开头盔,神眼四散光芒,扫视之间,杨戬猛地开口!
“他还在营地当中,但我找不到他具体的位置。”
艾利克斯深深叹息道。
“我早就跟你们说了,萨格洛特不好搞,那帝辛却只以为自己吃定萨格洛特了……这下可好……”
“等等。”
艾利克斯话未说完,杨戬的神眼,却已经定格在了他的身上,瞪了艾利克斯片刻,杨戬伸出手来,一把撕开了艾利克斯右臂上的皮肤。
神眼目力集中,看着那仅仅纳米大小,仿佛微生物一般的精密机械结构体,杨戬的眼神渐渐深邃了下来。
“这东西,是你的么?”
“什么东西?”
艾利克斯茫然问道,便看到杨戬冷笑一声。
“这还真是,什么牛鬼神蛇都跑出来了啊……”
声音,落入文满耳中,文满却只是操控着拜月,断开了与纳米仿生摄像头的联系。
简单思考后,文满轻笑一声,似乎有了主意。
却见。
拜月主动掀开大帐,走出了营帐,其脚步缓慢,却坚定的向着大营出口处走去,但没等他走出百米远,前方,数名士兵仿佛得到了某个命令,向着拜月迈步走来。
“拜月阁下。”
为首的将士叫住拜月,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见拜月陡然加速!
其脚下仿佛装了弹簧似的,瞬间飙射向远方。
与此同时,拜月再翻战纹,大量的爆炸物凭空出现,在械力的操控之下飞扬着,洒向了四面八方!
“爆!”
“轰隆!”
无数蘑菇云冲天而起,火焰、尘埃之中,拜月脚下喷射着火焰,宛如火箭一般向天空直冲而去!
这个动静,要多大有多大。
一时间,身在大营中的轮回者,仿佛遇袭了一般乱成一团。
直到一声厉喝从中军大帐中传出。
“都安静!有我在!”
帝辛的声音,似乎让众人找到了主心骨。
而后,没等拜月跑出去多远。
一条散发着金光的绳索,便从虚空之中闪烁而出,牢牢捆缚在了拜月身上。
至此,文满下达了最后一个命令!
“爆!”
声音刚落,拜月的身躯陡然膨胀,紧接着,硕大的空爆从半空掀开,太阳一般的光热席卷开来。
巨响。
巨震。
强光。
营地中众人的视觉与听觉,在这一刻尽皆失灵,再搭配上漫天掀开的尘埃和碎石。
无人可以发现。
一只大手,突兀从原本拜月营帐的角落中伸出,悄悄拿起了拜月刚才留下的一枚通讯装置。
……
损失了分身的文满,却并不心痛。
此一战,规模甚大,牺牲什么的在所难免。
虽然当前,还未出现牺牲者,拜月理论上来讲算是第一个,但文满身为大秦的高层之一,很愿意给友军们开个头,打个样,做个表率。
当然,最关键的地方在于,拜月的牺牲,是有价值的。
施然从战纹中取出了通讯装置,文满并未发起通讯,他只是默默等待。
很快,通讯器响起。
看着上方那熟悉的号码,文满嘿嘿一笑。
接通通讯后,话筒对面并无任何声音,还是文满率先开口。
“我是文满。”
“嗯,能猜到,我是萨格洛特,所以,你们大秦到底知道些什么?现在该跟我交交实底了吧?”
听罢,文满平静答道。
“此事涉及甚大,且口头描述起来比较……嗯,魔幻。正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现在萨格洛特先生既然已经看到了帝辛、艾利克斯等人的獠牙,如此,咱们也就有了合作的基础。”
萨格洛特还是稳的。
假意被擒,以一个足矣以假乱真的分身,从敌人手中探得了情报。
敌人骤然发难,他却并未在第一时间逃走,反而将计就计,以身犯险,只为查明真相。
这更是节省了文满的口舌。
仅仅只是三言两语,文满便将一切交代了个清清楚楚,最后,他又问道。
“那么,你现在跑出来了么?”
“自然……区区帝辛,可还拦不住我!”
不怪萨格洛特如此自傲。
身为当时圣子的“后手”,萨格洛特的保命能力绝对是一绝,无限异能潜力极大,再加上圣子留下的诸多遗产,现在萨格洛特的实力有多强,这个绝对是未知数。
念及于此,文满慢慢眯起了眼睛。
他开口道:“现在,你与真理议庭的协议,便算是作废了。为了迎回圣子,你只有与我们大秦合作这一条路可走。我说得没错吧?”
“嗯。”
萨格洛特用一个字,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那么,我想请你帮我个忙。此事办妥,我文满做主,让王维把天祭坛借你用用,甚至我们大秦还可以全力出手帮你唤醒圣子。”
这个条件,萨格洛特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为了迎回圣子,你让他上刀山,下油锅他也会做。
当然,文满不至于故意刁难萨格洛特。
他让萨格洛特办的事情相当简单。
“现在,看手机。我给你发了个定位,你追踪那个定位,监视目标的一举一动,有任何情况,及时向我汇报。待到此战结束,我保证将圣子原封不动的还给你!”
话筒对面传来手指点动手机的声音,很快,萨格洛特的声音再次传出。
“这人是谁?他的速度好快……”
废话!
李跑跑能不快么?
“你不用管他是谁,你能跟得上么?”
文满如此问道,便得到了萨格洛特的肯定答复。
“没问题,绝对速度不如他,但这不是有定位么……”
“那么,成交?”
“成交!”
挂断了通讯之后,文满深深吸气。
这个想法,乃是文满刚刚看完了那场“狸猫换太子”的大戏之后,突然冒出来的。
他怀疑李全知有鬼。
但李全知刚才的表现,却不像是那么回事儿。
而刚刚,文满拍了一下李全知的肩膀,却是已经在悄无声息间,在李全知身上安下了追踪定位装置。
然后……
以萨格洛特的无限异能,追索、监控李全知的一举一动。
“这样的话……应该能找到点儿什么吧……”
如此嘟囔一声,文满的眉头却依旧紧锁。
预感告诉他,他漏掉了一些很重要的事情——这是他苦思冥想也没想到的东西。
而另外一种预感又告诉他,他漏掉的事情,能够从李全知身上找到答案。
……
萨格洛特逃走,杨戬与艾利克斯无功而返。
消息传递到帝辛耳中之时,着实让帝辛大皱眉头,一边,骄傲的杨戬并不承认自己办事不利,只认为萨格洛特手段太高。
而另一边,艾利克斯嘟嘟囔囔,怪罪帝辛太过轻敌,自视过高。
嘈杂的声音,吵得帝辛头皮发麻,眼看着其眼中的暴虐之意越来越甚,杨戬和艾利克斯便都明智的闭上了嘴巴。
纣王帝辛。
华夏历史上数一数二的昏君。
但其人并非无能,只是太过暴虐——正经来讲,就叫做脾气不好,但有一些脑子,还有很多实力。
帝辛的力量,比之亚历山大更强,甚至无人能够探明帝辛的所有招数套路,但所谓有得必有失,智谋方面,帝辛的确差了点儿意思。
“找不到,就不找了!艾利克斯,你,加上李二的话,这人数大抵也就够了。”
“既然萨格洛特跑了,那李二就万万不能有失!”
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身为军主的李二,有基本盘,也就有了弱点。萨格洛特能够一走了之,李二可不行。
而这情况,正合帝辛的心意。
这次,他不准备玩儿什么虚头八脑的了,就准备暴力平推一切,把大秦杀穿,再拿下李二的狗头。
帝辛此举,并不出乎亚历山大的预料。
当接到萨格洛特逃走的情报之后,亚历山大虽然有些惊讶,却不恼怒。
萨格洛特这家伙本身就不好处理,没人知道萨格洛特的无限异能,到底成长到了何等高度。
为了搞掉萨格洛特,势必要有详细且周密的计划安排,而现在帝辛着急出招,计划落空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比起萨格洛特,另一个问题更迫在眉睫。
那便是,王维的军队。
……
“这里,是定位司南指向的位置。”
“而这里,便是明皇一路走来的起点,嗯,暂且用敌人的大本营来形容吧。”
无间炼狱。
诸葛亮举行的第一次军事会议上。
巨大且复杂的地图挂在墙上,诸葛亮拿着画笔简单描绘,地图上便出现了两条方向不同的线条。
“完全就是南辕北辙啊。”
司马懿简单扫了一眼,不由叹息着说道。
的确是南辕北辙。
定位司南指向的地方,乃是李二的主世界。
而另一条路线,指向的却是亚历山大、帝辛、明皇出现的那个深渊。
两条路线毫不搭边,而当前,摆在诸葛亮等人面前的第一个难题,便是路径选择问题。
王维闭关,没有军团降临,大军行军只能用走的。
“分兵?”
可行。
“但比起分兵,全军出动,掏了敌人的屁股,方才是最优解吧。”
诸葛亮这般嘟囔着,立刻得到了全体文武的赞成。
直取敌人大本营,断其后路,再与主战场的友军共同对敌人展开夹击。
这是最基本的策略了。
而这个策略,倒是好巧不巧的,与亚历山大的安排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