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9l0火熱言情小說 重生東遊記 塞上孤客-第1045章 小村的危機鑒賞-14xc0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为此林贞等人又只能乖乖的守在村子里,等待村民转醒的那一刻。
当然与此同时,他们的功行修为也并没有放松,尽管出门在外,三人的修行却并没有耽误,仍然有条不紊乱的修炼着自己的绝技,这让旁边观看的穿山甲再次化身柠檬精,心里别提有多酸了。
尤其看到林贞超绝的剑诀之时,穿山甲更是有些羡慕不已,心中对于拜云中子为师的信念,也更加坚定了几分。
当然现在的局面对于穿山甲来说,其实也是有利的,毕竟现在他已经很好的接近了林贞等人,如果这些能够有立功的机会,那他接近云中子或者妖圣,那也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凡能够得到这两人其中一个的提拨,他将来必然都是前途无量。
正是在这样的一种原因驱动下,所以穿山甲做起事来特别的利索,可以说是随叫随到,忙里忙外的帮着林贞等人救人,却是半刻也不敢耽搁。
众人忙活了半天的时间后,终于把所有的村民都给安顿好了,由于短时间内这些村民还不能醒过来,所以众人打算在村子里休息一晚,等到第二天看看相关的情况,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当天晚上由穿山甲来守夜,其余人则在村子里休息。
如今穿山甲已经完全取得了林贞等人的信任,所以让穿山甲来守夜,众人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
况且穿山甲又是精怪,他对于危险的认知远远超过凡人,所以有他守夜,基本上是最佳人选。
当天晚上倒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众人睡得特别香甜。
可能是由于打了一天架的原故,包括蓝采和在内的三人都特别累,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大天亮。
等到太阳都快晒屁股的时候,三人这才悠悠转醒。
醒来的时候,发现穿山甲已经给他们烤好了一只鸡,并且取了新鲜的泉水回来供大家饮用,三人心中又不免一阵感动。
除此之外,那位魔将的伤也已经开始愈合,虽然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完全康复的,但至少已经止住了血,所以现在看起来已经没有昨天那么虚弱。
鉴于这位魔将倒也还算比较配合,所以几人也没有虐待于他,并且请他一起吃烤鸡,看起来态度还算随合。
吃完了烤鸡之后,由穿山甲看着这位魔将,林贞等三人则是去看望那些村民。
当走到安顿村民的那间屋子外面时,三人远远的就已经感应到屋子里似乎有轻微的响动,心知有可能这是村民们醒过来后发出的声音,于是三人连忙朝着屋子里奔去。
等到打开屋门一看,却发现村民们大部份都已经醒了过来,此刻正迷茫的坐在床头,似乎精神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但每个人身上的魔气基本上都已经被压制了下去。
“你们……是什么人?”
其中一位看起来年纪大约五六十岁的老人,看着林贞等三人快速奔了进来,估计是三人有些面生,所以有些好奇的询问了起来。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蓝采和洒然一笑,朗声道:“你们前几日被魔人袭击了,所有人都中了魔气晕厥了过去,难道都不记得了吗?”
“哦……”
老人饶有兴趣的点了点头,随即嘀咕道:“我记得那天村子里是来了一群身着黑色甲衣的神秘人,他们出手打伤了很多村民,我也一并被他们给打晕了。”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一无所知……”
“不过现在我看大家似乎都没有事,想来应该是三位救了我们吧?”
说话的同时老人已经挣扎着从床上想要站起来,旁边的几个年轻人则是细心的前来搀扶,不过由于他们每个人都是刚刚大病初愈,所以腿上根本没有半点力气,刚想走过来搀扶老人,却发现自己的脚根本不听使唤,以至于根本没有办法过来搀扶老人。
不过从他们这些人的表现来看,这位老人必然也是村子里比较德高望重的人,否则这些年轻人也不至于会有这样的举动。
“您老坐着说话就行了,不必站起来。”
韩湘子见状却是右手一拂,一股柔和的力量涌了过去,当场将老人轻轻的给按在了床上,使他根本没有办法再挣扎着坐起来。
老人见状只好放弃了站起了来的念头,只是无奈的苦笑:“我原来想要站起来给三位恩人行礼,现在看来人不服老是不行啊,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必多礼。”
韩湘子却是摆了摆手,淡然的笑道:“方才我们已经说过了,前几日来到村子里袭击大家的人都是魔族的魔人。”
“他们用魔气感染了整个村子里的人,让大家每个人的身体里都充满了魔气。”
“这些魔气十分强大,可以将所有村民都变成只听命于魔族的行尸走肉,完全没有自主的意识,就像殭尸一样可怕……”
“啊!”
“我们要变成像殭尸一样的东西了?”
“那我们是不是没有救了啊?”
“这些魔人也太可恨了吧!”
“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一时间屋子里几十个村民都忍不住大声的叫嚷了起来,听着似乎颇有些群情激奋的味道。
这些村民其实也都没有见过什么世面,长年生活在这个岭南小村里面,与外界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再加上又是凡夫俗子,更是不曾与这些邪魔之辈打交道,所以一听大家中了魔气,一个个都吓得面如土色。
刹时间整个屋子里的人都焦躁不已,甚至隐隐还有妇孺的哭喊声,听起来颇为凄凉。
“大家也都不用太着急了!”
这时林贞缓步走上前去,冲着众人扫视一眼,然后一字一顿的说:“虽然大家都已经中了魔气,但是昨天我们已经喂大家服用过解药了。”
“只可惜大家被魔气感染的时间太长,所以就算喂服了解药,也不可能完全将你们身上的魔气尽数驱除,只是能暂时将其压制住而已。”
“不过大家也都不用太担心,我们已经想到了对策。”
说到这里林贞又将自己的身上的那片天仙金莲取了出来,缓缓递到了先前那位老人的手掌心中。
与老人对视片刻之后,在老人疑惑而沧桑的注视下,朗声道:“这是一声天仙金莲的根茎,天仙金莲乃是昆仑山中的圣物,能够克制世间一切的妖邪魔气。”
“各位以后只需要将这块天仙金莲的根茎供奉于村子的祠堂之中,那么这块天仙金莲就会不断的释放出清气压制你们体内的魔气。”
“只要你们不离开村子三百米远的地方,那么天仙金莲就有能力压制住你们的魔气。”
“换而言之,日后你们只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面,不能再离开这个村子了,否则一旦脱离了天仙金莲的清气范围,你们体内的魔气很快就会发作。”
“一旦魔气再度发作,那么就算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了你们,到时候魔气发作的人,就只有变成没有自主意识的魔人!”
“我的话大家能听懂吗?”
“能听懂,能听懂!”
老人闻言连忙点头回应:“多谢这位上仙的提醒,我们已经听懂了上仙的话,并且也会遵从上仙的提议,日后再也不会离开村子半步!”
“很好。”
林贞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于老人的态度,她还是十分欣喜的。
“既然这样,那诸位就继续休息一下吧,你们晕厥了好几日,估计都已经饿坏了,所以没有办法下床走路。”
“等会儿我会煮一点稀粥送过来给大家食用,等到大家的精神都恢复之后,我们再离开此地便是。”
“这位上仙可真是活菩萨啊,我代表村民们感谢您了!”
老人尽管没有办法下床,但还是勉强朝着林贞鞠了一躬,看起来态度十分虔诚。
其余的那此村民,也一个个都朝着林贞投去崇敬和钦佩的目光。
“不必客气。”
林贞爽朗的笑了笑,与韩湘子和蓝采和等人离开了屋子。
“蓝采和,你到村外的树林里找一找,看能不能采到一些固本培元的药草。”
“村民们经过这一次的劫难,估计一个个都元气大伤了,我想弄些草药给他们稳固一下精气神,以免留下什么后遗症。”
“没问题。”
蓝采和虽然有些懒惰,但在救人这件事情上,他是完全不会耽搁的,毕竟蓝采和也是出身于修仙宗门,当然也有济世为怀的心胸。
所以在听到林贞的吩咐之后,他第一时间朝着村外奔去,独自采药去了。
韩湘子和林贞二人则到厨房里去煮粥,这夫妇二人齐心协力,倒也确实是羡煞旁人。
至于穿山甲,则是坐在屋子里看守着那名魔将,半点也不敢分心。
而且穿山甲也知道这些魔将诡计多端,所以站在门边十分谨慎,生怕被这魔将给跑了。
“你是一只穿山甲精?”
就在穿山甲有些百无聊赖之际,那名受伤的魔将却已经开始和他套近乎了。
“是又如何?”
“不是又如何?”
穿山甲不满的朝他翻了个白眼,呵斥道:“你最好给我少废话,不然我宰了你。”
“我警告你啊,小爷我可没有他们几个凡人那么好说话,你要是惹得我火起,我直接一枪灭了你,我才不会和你讲什么道义。”
“哼哼。”
那名魔将闻言却是冷哼两声,淡然道:“没有那几个凡人的命令,你是不敢动手的。”
“况且我也只是好奇罢了,你一个穿山甲精,怎么会和几个凡人混在一起的呢?”
“而且我看你对那几个凡人还言听计从的,这是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你好歹也是活了几百年的妖啊,怎么会甘心听从几个二十来岁的凡人差遣呢?”
“你懂个屁?”
穿山甲当场眉头一皱,反驳道:“你以为他们是寻常的凡人吗?”
“我告诉你吧,那个叫韩湘子的,可是神仙转世,将来天定的上洞八仙之上,日后可是上仙啊,前途无量。”
“另外那个叫蓝采和的,更是上界天庭的赤脚大仙转世,身份更是高不可攀。”
“他早晚都会回转天庭去当神仙,我现在跟着他们一点也不冤。”
“将来他们会升天庭之时,还能少得我一个道果吗?”
“哦?”
“他们是上洞八仙?”
那魔将闻言也是心中一惊,暗叹自己输得果然不冤,原本是输给了传说中的转世八仙,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自己手底下的那些魔将明明修为比他们高,却一个也打不过的原因了。
想到这里他又眼珠子微微一转,嘀咕道:“既然韩湘子和蓝采和是转世八仙之一,那么林贞,她又是什么来头呢?”
“她不会也是上洞八仙之一吧,我看她好像并没有什么仙骨啊……”
“她不是。”
穿山甲淡然的摆了摆手,沉声道:“她虽然不是神仙转世,更不是上洞八仙之一,但在这些人里面,就属她的来头最大。”
“你最好不要招惹她,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哦?”
“这话又从何说起?”
显然,方才穿山甲那一番话,也是从极大程度上引起了魔将的好奇。
为何一个没有仙骨的女子来头会比转世八仙更大呢,难道她还有其它的什么背景不成?
想到这里魔将又不由得思忖起昨日在树林里的交手场景,脑海中闪过女子手中那柄仙剑,一时间也不免有些迷茫了。
那显然不是一柄寻常的仙剑,至少也是属于顶级的仙剑。
寻常的凡女是不可能拥有如此厉害的仙剑的,更不可能学会那么精妙的仙剑诀。
所以魔将此时几乎可以断定,这女子必然不是寻常的凡女。
“这你就无需知道太多了。”
此时穿山甲已经意识到这名魔将想要套他的话了,自然不愿再多言什么。
如今穿山甲自己与林贞等人也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如果林贞出了什么危险,那么自己肯定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所以他当然不会去做对林贞等人不利的事情。
何况穿山甲的本性又不坏,再加上与林贞等人也是极要好的朋友,焉有出卖之理?
“好吧……”
这魔将当然也看出了穿山甲的防备之心,当下冷静的点了点头,随即打算换个话题聊一聊。
“你认识赵东来吗?”
“赵东来?”
穿山甲闻言不由得心中一动,有些不解的望向这名魔将,似乎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及赵东来。
对于穿山甲来说,赵东来这个人其实也不算陌生,毕竟之前若不是赵东来从他手中抢起小人参精,恐怕现在穿山甲的功力也远不止于此吧。
当然上回在荔枝山中的时候,穿山甲与赵东来已经握手言和了,如今虽然不能说是朋友,但至少不是敌人。
只是很长一段时间穿山甲也没有听说赵东来的消息了,所以听到对方忽然提及赵东来时,他还真有一些小小的兴趣。
当然若有所思的回应:“赵东来我当然知道啊,怎么了?”
“难道你也认识赵东来吗?”
“不认识。”
魔将摇了摇头,一脸浅笑的说:“虽然我与赵东来没有说过话,但我前段时间在魔族大营中见过赵东来大杀四方的样子。”
“此人当真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人,只有二十岁不到的年轻,却已经有了将近八千年的功力,在魔族大营那么危险的地方,硬是被他逃了出去,简直不可思议……”
“他功力这么高了?”
穿山甲愣了一愣,尽管他早就已经知道赵东来近段时间修为大涨,但他万万也没有料到,如今的赵东来居然已经有将近八千年的功力了。
换而言之,他现在岂不是已经可上古的神仙相提并论了?
“对啊。”
魔将也表现得略微有些不满的嘀咕:“此人不仅有八千年的功力,而且盗取了魔族的上古神物天文鼎,救走了东华上仙,并且还把归元珠也给偷走了。”
“如果他已经进入了魔界,估计还会在魔界中大闹一场呢……”
“对了,你知道赵东来是什么来头吗?”
“一个区区凡人怎么会有如此厉害的修为呢?”
“不知道!”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穿山甲便摇头否诀了。
但实际上,穿山甲心里当然清楚,赵东来乃是赵将军的儿子,不过他为什么要告诉这名魔将呢?
虽然他和赵东来不是朋友,但也绝对不是敌人。
现在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穿山甲自己也是站在魔族对立面的人,所以更加不可能出卖赵东来。
“穿山甲,你在跟谁说话呢?”
这时韩湘子忽然端着一碗白粥走了过来,饶有兴趣询问,同时又把白粥递到了穿山甲的手上,示意他喝了。
此时穿山甲也确实有些饿了,冲着韩湘子咧嘴笑了笑,将那白粥一饮而尽。
等到喝完白粥之后,他这才一本正经的回应:“刚才在和魔将交谈,这家伙不老实,想从我嘴里套出赵东来的真实情况,不过我没有告诉他。”
“哦……”
韩湘子闻言眼珠子一转,疑惑的朝着那名魔将望去。
此时那名魔将也在打量韩湘子,二人四目相对的刹那,似乎韩湘子从对方的眼神,看到了一丝丝阴谋的气息。
当下神色一正,追问道:“你那么关心东来公子的情况做什么?”
“莫非你对东来也有什么阴谋不成?”
“没有!”
那名魔将几乎没有半点的犹豫,当场便摆手道:“我只是对赵东来这个人比较有兴趣罢了,对他没有任何的恶意。”
“而且他修为将近八千年,我又能奈他何?”
“另外,我也饿了,给我一碗白粥,如何?”
“唔。”
韩湘子略一点头,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临出门前,又吩咐穿山甲看好这位魔将,万万不能让他跑了,穿山甲自然是满口中答应。
当天上午村子里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一切都显得十分安定和平。
但是在村子外面的小树林里,却有一小队魔将潜伏了下来。
这一小队魔将大约有五人左右,每一个人的修为都在两千年以上,实力不可小觑。
他们是接到了自己队长的求救信号,所以才匆匆赶过来的,但是赶过来之后,发现村子里有道门的罡气存在,心知这村子里的人修为必然也不低,所以没有冒然动手,而是打算等到天黑之后,再派人夜探小村,摸清楚了村子里的真实情况之后,再作定夺。
这队魔将小分队倒是挺聪明的,至少他们的谨慎是值得学习的,只可惜他们自认为高明的潜伏之术,却早就已经被人识破了。
识破他们潜伏术的人,自然就是蓝采和了。
蓝采和进入村子外面的树林里采药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这树林里似乎有一股魔气隐隐散发出来,当时就已经怀疑可能又有魔族前来捣乱了。
这回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并没有第一时间找魔将麻烦,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采了药,然后很自然的返回村子里,没有露出半点的蛛丝马迹。
这些魔将只当蓝采和并没有发现他们,仍然自以为是的藏在树林里,打算晚上再动手救人。
蓝采和采了些固本培元的地黄以及首乌之后,第一时间返回了村子里,并且在厨房里找到了正在盛粥的林贞和韩湘子。
“湘子,可能又有事情要发生了?”
蓝采和一边将背篓里的药材取出来,一边压低了声音提醒,神情看起来有些神秘。
“怎么了?”
林贞略微一愣,饶有兴趣的追问起来,同时又将自己的神识释放出去,探查一下周围有没有异常。
片刻之后,神识并没有感应到任何的异常,他这才稍微放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