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y0e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線上看-第四百四十二章 誰敢與我決一死戰(第二章)看書-kl0ac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华州深处,连绵群山。
吞天道场的上空,数日来,天地元气不断汇聚,向着整个道场汹涌而去,如同鲸吸牛饮,空间都模糊了。
在这吞天道场的另一侧,四位身躯高挑,身穿银色长袍的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这里,各个面庞英俊,乌发如墨。
他们眼眸如星,气质高贵,浑身上下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气息,似乎高高在上,生人勿进。
在他们的近前叩拜了三位妖祖级的强者,面孔朝下,头也不敢抬一下,将最近外面的情况统统向三人汇报了一遍。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让陈凌天出来是要监察天下的,他居然和一个叫陈宣的人混在了一起,那陈宣还得了金佛古洞的传承?”
一个银袍年轻人有些奇异。
旁边一个银袍年轻人露出一丝冷笑,道:“废物东西,让他办一点小事他都办不好,简直丢光了我们【混沌神宫】的脸面,还在人族世界办理【身份证】?真亏他能想得出来,他以为他是出来玩的吗?”
“这陈宣居然得到了魔僧的传承?魔僧难道还没死吗?”
第三个银袍年轻人露出一丝冷酷,道:“当年魔僧拼掉了我们这么多的强者,他还想留下隔代传人?”
“几位大人,小的们说的句句属实啊,那位圣使大人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一切都是那个陈宣,在蛊惑那位圣使。”
一位妖祖级高手伏倒在地,瑟瑟发抖。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在探查吞天道场的时候,居然一下遇到了四位混沌神宫的圣使,不过很明显这四位混沌神宫的圣使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而且听这四人的语气,对外面的那位圣使似乎充满不满。
这让他们瞬间觉得机会好像来了。
“陈凌天就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为首的银袍男子语气冷酷,道:“不过咱们现在没有时间理他,这吞天道场出世在即,我们的目的就尽快进去。”
“不错,吞天道场事关重大,是当年连那群域外高手也无比炎热的存在,只要能打入进去,获得里面的机缘,无论是对咱们还是对混沌神宫,都有无尽好处。”
第二位银袍男子开口道,“你们三个退下吧,至于那个陈宣,把他带过来见我们,要活的。”
“是,四位大人。”
几位妖祖赶忙点头。
忽然一位妖祖忐忑的道:“那那位圣使那里如何交代?”
“先不用理会他,就说我让你做的,将这令牌给他看就行。”
那个银袍男子随手一丢,一面银色令牌飞了过去,淡淡道:“对了,处理好事情后,多叫几个人过来给我们帮忙。”
“是,是。”
几位妖祖接下令牌,连连躬身,欣喜无比。
这段时间又是办理【身份证】,又是背诵四书五经,让他们全都快要抓狂了,但现在也好了。
陈宣将再也不足为惧!
他们本以为混沌神宫是支持陈宣的,但现在看来,根本不是如此,混沌神宫的其他使者一样是向着他们的。
几位妖祖当即欢喜的离开此地。
四位银袍男子脸色淡漠,转身看向了眼前的连绵群山,这里空间气流呼啸,无尽的天地元气不断汇聚而来,能清晰地看到整个空间都模糊了,呜呜刺耳,如同发生扭曲。
四人当即开始动身,浑身发光,动用出一门强大的功法,向着前方挤了进去。
神都之地。
陈宣看着眼前浮现而出一行行数字,心中欢喜无比。
经验值+8000
体力值+500000
气数值+400
空间法衣+1
不灭种子+1
不灭石+1
在损耗了260点幸运值后,他再次开出了一大堆的东西。
当然,最让他开心的还是前面三列。
经验值、体力值和气数值!
现在有了这八千点经验值,他的【震天封魔诀】可以再次突破一层。
陈宣毫不犹豫,直接点向了【震天封魔诀】。
刷!
经验值瞬间减少14000,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当即从陈宣的体内扩散而出,沿着房间瞬间向外汹涌。
房间内,一脸阴沉,不知道想些什么的陈凌天,忽然觉察到了一股难言的恐怖气息,不由得眼神一闪,急忙看向陈宣的房门。
他忽然有种寒毛耸立的感觉,眼神吃惊,有种面对无上大魔王的感觉。
不仅是他,连带着院子中的鸟雀也呼啦一下全部散开,各个惊慌无比,池塘中的游鱼瞬间钻入到了水底。
“什么情况?”
他眼神不可思议,看向陈宣的房门。
难道此人突破法身了?
房间内。
陈宣闭目内视,只见体内的六个黑色气旋,不知何时变成了七个,一股股诡异阴森的气息从这七个气旋之内源源不断的往外散发,甚至在这种黑色气息的影响下,他的真气都变成了一种淡淡黑色。
一般情况下,只用在使用【灭天决】的时候,真气才能瞬间变黑,但现在即便没有【灭天决】,他的真气已经向黑亮转变。
他打开面板,目光再次看了过去。
内力:62000年(距离正常法身还差八千年)
体力:11000000(正常法身八百万)
气数值:500
经验值:765
“原本将近1000的气数值,转眼又只剩一半了。”
陈宣暗道。
不过这种强大感觉确实无比真实,尤其是内力一栏后面的字迹。
距离真正法身还差八千年。
八千年看似很多,其实一想却根本不算什么,他的【灭天决】和乾坤手环都可以加持战力。
“等等,灭天决对我现在的实力是否还能增加两倍,我要试试。”
他忽然反应过来。
有的功法和秘宝,随着实力的增加,效果都会大打折扣,他不希望灭天决和乾坤手环也是如此。
刷!
随着真气一聚,掌心中的真气瞬间变得黑亮一片,陈宣很快心中暗喜。
【灭天决】没有丝毫问题,【乾坤手环】也没有问题,两者相加还是四倍战力。
“这样一算,在4倍的内力下,我的功力是超过正常法身的,不够前提的是,对方不动用任何功法,只拼真气。”
陈宣自语。
正常法身的内力是七万年,意思是不动用任何绝学的情况下是七万年,但若动用自己的【法身】或者动用【法身级】绝学,那么打出来的战斗力,就不止七万年那么简单了。
尤其是他们的【法身】是可以聚集天地元气,利用天地元气进行攻击的,一刹那功力翻个好几倍也不是问题,再加上【法身】的其他种种妙用,陈宣在真气和攻击手段上,和他们比,还差的一些。
“在没有突破真正的法身之前,还是用【血灵旗】更加保险点。”
他现在的肉身直接达到一千一百万点,堪称旷古绝今,一拳下去,同阶之中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
陈宣微微感慨,忽然将剩下的三样东西也抓到了手里。
空间法衣、不灭种子、不灭石。
首先是空间法衣,他仔细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件空间法衣袖子里的空间比方行烈给他的那件还要巨大,里面大概有七八十平米左右。
他当即欢喜的脱下原有的法衣,将这件新的空间法衣穿在了身上,将旧的仔细叠好,收入了袖子中。
随后抓起不灭种子和不灭石观看。
根据脑海中的信息,这不灭种子是太古时期一种极其罕见的灵药之种,可以从里面养出不灭神药。
至于不灭石,则是一种炼器所有的绝佳之物。
“不灭种子倒还有些作用,不灭石就用不到了。”
陈宣皱眉。
不过这不灭种子的种植也极其复杂,需要特殊的灵土才行,以他现在的手段来看,除非栽种在金佛古洞。
“陈宣,快点出来,出大事了。”
忽然,赵日天在门外大叫。
陈宣直接收了两样东西,袖袍一甩,房门打开,赵日天和龙龟迅速从外面奔了出来。
“我祖先留下的道场好像要开启了,各路妖族全都向着那里奔了过去,咱们也快点行动。”
赵日天着急道。
“什么?”
陈宣瞬间长身而起,吃惊道:“吞天道场开启了?”
“反正一群妖族都过去了,尽快行动吧。”
龙龟也等不及了。
“好,那咱们现在就去看看,不过这群妖族不是应该在家学习吗?居然跑到吞天道场去了?”
陈宣皱眉,走出房门,道:“陈凌天,给我过来。”
“陈少侠。”
陈凌天当即挤出笑容,躬着身躯,走了过去。
他现在的心中惊疑不定,有些看不懂陈宣了。
之前那种可怕的波动让他惊悚,好像什么恐怖大魔王忽然复苏了一样,可是转眼间那种气息却再次消失,实在古怪。
“你和我一起前往吞天道场。”
陈宣冷淡道。
“好,没问题。”
陈凌天微笑道。
他们一群人当即开始动身,一路速度飞快,沿途中遇到了大量的妖族都向着吞天道场赶去。
不过看到陈宣和混沌圣使出现后,这些妖族顿时脸色一变,赶忙停下,就地找个城池迅速落了下去。
他们很是担心混沌圣使斥责他们,让他们滚去学习,所以第一时间迅速逃走。
陈宣心中冷哼,带着陈凌天继续向远处飞去。
数个时辰后,终于抵达华州地带。
远远地便能看到,高空中出现一片无比恐怖的场面,空间模糊,气流汇聚,一波波恐怖的天地元气疯狂向着下方的群山汇聚而去。
半空中的巨大龙影看起来更为真实了,仰天怒吞,似乎要将满天星斗全都给吞落下来一样。
整个群山都被一层蒙蒙光泽覆盖了,看上去说不出的玄妙与高深。
四面八方,各路神子、妖王全部出现。
暗中还有一位位妖祖级的强者在窥视,眼神幽冷,无比可怕。
“你们都在这里干什么?”
陈宣开口大喝,从天而降,“此地乃混沌神宫所有,都活得不耐烦了,敢在这里打秋风!”
他直接毫不客气的将混沌神宫的名头挂了出来。
陈凌天眼神一寒,极其不甘,低下头去。
一些神子、妖王也很快脸色一变。
不过另一部分神子却全都露出了一丝丝耐人寻味的冷笑,眸子若有若无间向着陈宣这里看来。
暗中的一位位妖祖也眼神幽冷,如同隐藏在暗中的恐怖大魔王一样,让人胆寒。
陈宣眉头一皱,立刻示意陈凌天。
陈凌天心头愤怒,却也只得走了出来,大声厉喝:“此乃混沌神宫之地,尔等还不速速退下,难道都想找死不成?”
“圣使说笑了,我等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来,我等正是要帮助神宫获得此地机缘,还请圣使允许。”
孔雀族的神子眼神阴冷,双手拱起。
“放肆!”
陈凌天眼神一寒,道:“怎么和本使说话的?摆什么臭脸?”
孔雀族神子脸色微微一变,挤出笑容,道:“圣使大人勿怪,我等没有恶意,请容许我等跟随!”
“再说一遍,全都给我滚回去背书,哪一族再敢继续留下,就别怪本使手下无情。”
陈凌天冰寒道。
各路神子皆是心头惊怒,倒退几步,眼中挣扎不已。
但就在这时,一道平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老十三,好大的火气,在宫内怎么不见你有这样的火气?我们混沌神宫素来广招天下奇才,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
陈凌天神色一变,不敢置信,急忙向着一侧看去。
只见不远处,一个身穿银袍,身躯高挑,面容比他还英俊几分的年轻人,一脸平淡的立在那里,手中一把银色折扇,满头乌黑长发,整个人说不出的英俊潇洒。
连陈宣眼神一凝,忽然暗吃一惊,看向那个男子。
混沌神宫的其他人?
“十…十一兄?”
陈凌天脸色发白,颤声道。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十一兄,让你出来是监察天下,为我神宫网罗人才的,不知你为何与一位逆种走的这么近?难道说你已经沦陷,也变成了逆种?”
那银袍男子语气平淡,折扇轻扇。
四面八方的一位位妖祖、神子皆是露出了森森冷笑,浮现而出,不知不觉间已经将陈宣彻底围在其内。
“小子,好像有点不大妙!”
龙龟第一时间将脑袋和四肢缩入到了龟壳中,一双眼睛通过龟壳的缝隙向着外面看去。
赵日天也忽然紧张起来,一下钻入了陈宣的袖袍中。
陈宣心头翻滚,向着四面八方看去。
“十一兄,没有,我没有与他私通,我…我是被逼的。”
陈凌天惊慌开口。
在面对这一位银袍男子时,他之前的一切倨傲、高贵统统消散于无形——也只有面对同族之人,才能他感到慌乱。
“被逼的?那我给你撑腰,你就斩了这人,证明你好了。”
那十一兄语气清淡。
“我…我…”
陈凌天脸色变幻,一片发白。
他哪里是陈宣的对手?况且身上还被陈宣中了【封神指】,敢和陈宣动手,找死还差不多?
“你是什么人?哪来的杂毛,敢冒充混沌神宫的使者?”
陈宣忽然指着那个十一兄,开口厉喝。
他知道今天绝对无法善了,所以上来先占据主动。
“各位,这人是假冒的,和我一同击毙此人。”
他大喝一声,忽然向着那个十一兄冲去,但冲出之后,猛然折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迅速逃去。
一群神子厉喝一声,赶忙追杀了过去。
轰隆!轰隆!轰隆!
忽然,一阵阵恐怖的气息爆发而出,惊天动地,隐藏在暗中的妖祖级人物全都浮现而出,眼神冰冷,上来向着陈宣拍了下去。
天地元气汇聚,刹那间化为了三个无比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带着狂猛的力量向着他狠狠拍下。
法身级力量!
陈宣心中一惊,大喝一声,闪电般抓出【血灵旗】向着地面上用力一插。
轰!
无形的涟漪扩散而出,向着四面八方浩荡而去。
不过拍下来的巨掌却并没有全部消散,只是消散了一部分,依然带着强大的气息,向着他的身躯狠狠拍下。
陈宣脸色一变。
无效?
“快跑,吞天道场的力量在影响血灵旗!”
龙龟大叫。
与此同时,另一个方向,七八位妖祖一下子抛出了数十杆血色大旗出来,在空中迅速排列组合,全力的催动起来,开始抵挡血灵旗主旗的力量。
陈宣来不及多想,挥拳就砸。
咚!咚!咚!
一片片恐怖的轰鸣发出,拍落下来的三个大手全都被他以拳头砸的粉碎,发出一阵阵惊天动地的轰鸣。
整个高空像是放了一场烟花一样,无比绚烂。
陈宣被震得身躯一晃,迅速倒退两步,脸色稍缓,很快再次凝重。
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但也不弱。
对方虽然能动用真气,但还是受到了【血灵旗】的影响。
“血灵旗主旗,不错,很不错,看来这就是你的底牌,哦,还有肉身,肉身也不错。”
那位‘十一兄’脸色平淡,银色折扇轻轻扇动,道:“擒下他,要活的。”
“轰!”
旁边的一群妖祖当即全力的催动辅旗,在辅旗上刻下一道道血色符文,以真气召唤,八十九面血色大旗如同山呼海啸,发出了一阵阵恐怖波动。
陈宣刚刚插下去的主旗再次剧烈晃动了起来,向着外面簌簌拔去。
他急忙一把抓住大旗,向着地面上狠狠一插。
噗!
血灵旗一下被他插了五六尺之深。
“一群废物,不想死的全都给我滚过来,本大爷一人吊打你们一群!”
陈宣大喝。
一位位神子眼神冰寒,全都向着陈宣冲了过去,这几天憋了一肚子怒火,这一次要全部发泄出来。
这是他们专门选择动手的地方,有吞天道场的力量压制空间,血灵旗的威力被大大削弱,再加上一群妖祖动用辅旗,无限的影响主旗,所以陈宣那里的压制对他们来说,只有三四成左右。
他们可以动用六七成法身级修为。
“废物,给我死!”
轰隆!
一位神子腾空而起,直接一脚向着陈宣爆踢而来,脚掌上光芒璀璨,如同带着一片璀璨的闪电,一个旋转,当头轰下,像是可怕的流星砸下,不知道蕴含了多强的力量。
半空中浮现出一个闪电巨人,模糊扭曲,和他一同出脚,向着陈宣狠狠踩下,这是他的法身,威力巨大,不可想象。
陈宣没有丝毫犹豫,挥拳就砸,不仅有肉身,更加有真气——血灵旗受到的影响太大,连他的真气也没有彻底封住。
轰!
他一拳与这位神子的闪电足轰到了一起,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像是一层可怕的潮水从这里席卷而过,四面八方接连爆炸,说不清的巨石冲天而起。
噗!
那位神子的法身被生生砸的模糊,一股狂暴力量震散了他脚掌上的所有闪电,让他惨叫一声,整个脚掌都直接炸开,血肉飞舞。
陈宣大喝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脚腕,将他的整个身躯直接抡动起来,向着四面横扫而过。
其他神子厉喝一声,全都不顾一切冲杀而过,一些妖祖级强者也眼神一寒,开始动手。
被他抓在手中的那位神子,痛苦大叫,感觉到整个身躯都在不受控制,陈宣直接将他当成了武器一样。
他不顾一切再次动用【法身】。
轰隆!
一刹那天地间雷光汇聚,出现了数十道雷电,向着陈宣这里轰杀而下,雷光之中出现一个可怕的模糊虚影,眼神阴冷,再次向着陈宣狠狠拍下。
啪!
陈宣率先一巴掌盖在了这位神子的脑门,打的他狂喷鲜血,颅骨都几乎炸了,身躯当场横飞,受到了不知道多强的力量打击。
半空中刚刚浮现的模糊虚影再次消失。
而这时,忽然,身后的血灵旗再次簌簌抖动,被一股强大力量影响,缓缓向上拔去。
陈宣立刻再次冲向血灵旗,但各路神子全都趁机杀了过来,各自施展绝学,脸色凶狠,全都是至强杀术。
陈宣反手取出【落阳刀】,大开大合,直接与众人杀到一起。
铛铛铛铛!
噗!
一个照面,雪豹族神子凄厉惨叫,一条手臂当场被劈了下去,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往外狂溅,另一位神子当场被劈掉半个身子,还有一位神子差点被剖为两半。
血灵旗抖动的更加厉害,簌簌作响,眼看着似乎要冲天而起。
陈宣强行杀出一条血路,残肢断体到处飞舞,直接抓向血灵旗。
但就在这时,一位妖祖级强者眼神一寒,屈指弹出了一枚暗红色的飞刀,带着猩红的血煞气息,惊天动地,发出刺耳的呼啸之声,一刹那空间都暗淡了下去,化为暗红,向着陈宣的后心闪电般打去。
陈宣寒毛倒竖,闪电般回头,一刀劈向那枚暗红色的飞刀。
轰隆!
火星迸溅,飞刀当场被震飞了出去,陈宣的身躯巍然不动,大手探出,一把抓住血灵旗,向着地上狠狠一插,猎猎作响。
“谁敢与我决一死战!”
他声如霹雳,开口大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