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itj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506章 赤井秀一:就……挺突然的分享-beqhf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最终,柯南和‘新出智明’联手,假装高木涉已经赶到,让佐藤美和子急匆匆出门离开。
一群人在佐藤美和子离开后,也跟着出了店。
至于白鸟任三郎……恐怕还要在白鹤之间呆站着失落一会儿。
柯南拉着茂木遥史说话,“茂木先生,你为什么要加入FFF团啊?”
“这个么……”茂木遥史在一旁解释。
池非迟也该走了,跟一群人道别后,到借口拦了辆出租车。
贝尔摩德顶着‘新出智明’的脸,目送池非迟上车,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里的笑意却渐渐消失。
蝴蝶结变声器……
沉睡的小五郎……
看来推理的不是毛利小五郎,而是一个躲在暗处的名侦探。
拉克知不知道这一点?
她猜测,拉克很可能是知道的。
或许……拉克也在指使柯南利用毛利小五郎进行推理。
拉克没对柯南起疑,大概是因为自身的推理能力太厉害了些。
有拉克在的时候,柯南完全没有表现的机会,也就没怎么引起拉克的怀疑。
而就算有时候柯南表现得异于一般小孩,在拉克眼里,那份聪明恐怕也算不了什么。
这么看来,拉克聪明反倒是好事,不仅压制了某个一遇到谜题就控制不住自己的家伙的表现欲,对‘正常’的衡量标准也跟常人不同。
不过,还是存在隐患。
雪莉就是最大的隐患。
拉克没见过小时候的雪莉,也没看到过雪莉小时候的照片,就算发现有个小孩子跟雪莉长得像,只会当成巧合。
而且,在拉克加入组织之前,大概率就已经和目标认识了,先入为主,也想不到认识的小孩子是一个身体变小的大人。
聪明人很难瞒骗,但他们也足够自负,一旦瞒骗过去,很难让他们推翻自认为正确的结论。
不过那也只是暂时的。
从拉克以往经历来看,拉克要比同龄人成熟稳重得多,不会自负过头,又过于谨慎,一旦发现的疑点足以让他怀疑自己的结论,一定会开始调查。
雪莉跟组织牵扯太多了,组织一定会追查到底,放在这里早晚是个定时炸弹。
只要雪莉死了,追查结束,组织的注意力就会转移,再加上她的掩护、组织其他事牵扯拉克的注意力,柯南在拉克心里也一直会是一个‘聪明成熟懂事’的孩子。
对,就像幼时的拉克一样,思想过于成熟而跟同龄人格格不入的孩子。
只要柯南不作死……拉克多少也会偏爱、照顾一点。
“医生?”毛利兰疑惑看着走神的‘新出智明’,“你怎么了?”
贝尔摩德回神,收回视线,笑道,“没事。”
“是不是舍不得非迟哥?”毛利兰笑了笑,感慨道,“虽然平时非迟哥也有事要忙,不能经常跟我们一起出去玩,但人在东京和人在远处,感觉果然是不一样的……”
“是啊。”
贝尔摩德附和一声。
‘我试图将它困入牢笼,但我已不能控制,一旦它出现,它会撕碎我、摧毁我,为何没人到来将我解救,结束这一切……’
一想到这些,她就怎么也舍不得这样一个人消失在世界上。
她忌惮拉克的冷血,有时候连她的心都在阵阵发寒,也欣佩拉克的才华,但又觉得从未看透过这个男人,像个谜团,令人望而却步。
矛盾之余,还有一丝后悔。
如果拉克没有加入组织,那应该会是一件很好的事。
无论对柯南、对毛利兰、对拉克、对她、对其他人来说,都是这样。
当初她可以做点什么的,可她站在了推波助澜那边,企图从中得利,却不过是作茧自缚,害人害己。
……
前方路上,一辆车开了出去,跟上离开的出租车。
赤井秀一开着车,留意了一下后视镜里的一群人。
又来了。
贝尔摩德又一次盯着池非迟离开的方向,露出这种看不透的目光。
沉思,忌惮,却又不单是忌惮,还有更多他都解读不出来的复杂。
前两天,他掌握到了一个线索——在巴士劫案那天,警视厅里毛利小五郎、池非迟参与案件调查的卷宗失窃。
看似是设立了两个目标,像是投出的烟雾弹,但他可以判断,无论是毛利侦探事务所那边,还是池非迟这里,最后的意图都直指真正目标——雪莉。
他选择监视毛利侦探事务所,还是监视池非迟?
毛利侦探事务所有三个人,表面上看,是要重要一些,可人多也就意味着注意力分散,而且他觉得池非迟的重要性不比毛利侦探事务所那三个人加起来差。
这是直觉,也是有根据的判断。
贝尔摩德一开始试图接触的就是池非迟,在杯户饭店之后,女明星突然消失在公众视线中,换了一张皮,顶着被发现破绽的风险,居然还没放弃接触池非迟这么敏锐的人……
想找到雪莉,盯着毛利侦探事务所和盯着池非迟都能找到,但盯池非迟应该会更有成效。
赤井秀一不知道的是,他的推测出了一点偏差。
比如,贝尔摩德有时候是想试探、了解池非迟,制造了一些契机,用‘新出智明’的身份进行试探,但有时候她不想见到池非迟,偏偏就是遇到了,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
再比如,贝尔摩德调查池非迟根本不是为了找雪莉,还会避免从池非迟这边找到雪莉,单纯只是为了调查了解,把池非迟的照片放在标靶上,是因为池非迟跟这件事有牵扯,但池非迟那张照片跟其他照片的意义可不一样……
不过,过程出现偏差,结论倒是很正确。
在同样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监视的情况下,想找到雪莉,监视四个人的成效排序绝对是池非迟>柯南>毛利兰>毛利小五郎。
没有池非迟在的时候,灰原哀不会随便往毛利侦探事务所跑,而池非迟在休息的时候,还真会往阿笠博士家跑,或者带灰原哀去玩。
当然,前提是‘池非迟不知道自己被跟踪监视’。
天上,一只灰灰丑丑的小麻雀越过赤井秀一的车,扑棱着翅膀,叽叽喳喳叫着在前面出租车车窗前飞过。
池非迟抬眼,从出租车的后视镜看到了后面车子后,没有盯下去,收回视线,拿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接通。
“母亲?我在去机场的路上……”
……
后方,赤井秀一一路开车跟着,看了看路线,有些疑惑。
离开杯户町的路?
这么晚了,池非迟还要去哪儿?
不管他,跟就对了。
贝尔摩德只敢迂回接触池非迟,那他们就直指核心,争取抢先一步锁定雪莉的位置!
两辆车前后开上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后一辆车远远跟着前面的出租车,一直到了……
羽田机场。
池非迟下了出租车,直接进了机场。
赤井秀一将车停在路边,很自然地走进机场。
十多分钟后,池非迟过了登机口,一路畅通无阻。
赤井秀一判断出这是搭私人飞机,不过还是假装不知情,走上前询问。
“请问,这是去九州的航班吗?”
“不是,是去美国波士顿,而且这里不对外开放,都是私人航班,今天去九州的航班,应该在左转直走那一带登机……”
“谢谢。”
赤井秀一混进人群中,目送那架去美国的飞机起飞,看了半天,才收回视线,转身出机场,回到车里,点了支烟。
这就……挺突然的。
他们才从美国到日本,锁定目标,正调查着呢,接下来的目标却跑到美国去了?
他们肯定不能跟着跑回去。
他需要理一理变得混乱的思绪。
有电话打过来,看了看,接听。
“秀,是我……”朱蒂道,“你之前发简讯说,已经锁定了池先生的踪迹,确定接下来的跟踪目标就是他了吧?情况怎么样?”
“不,改变原定计划。”
赤井秀一吸了口烟,看向车窗外灯火通明的机场大厅,感觉胃有点扭着疼,“人跟丢了。”
“哎?”朱蒂惊讶,原本悠然的语气变得凝重认真起来,“连你也跟丢了?是被他发现了吗?要不要我帮忙?”
“他应该没有发现被跟踪,”赤井秀一道,“不过他刚才上了飞机,去美国了。”
朱蒂:“……”
去……去美国了?
“如果你想帮忙的话,估计就得回美国去了。”赤井秀一语气放轻松,调侃了一句。
“算了吧,我可不想放弃那个腐烂的苹果,”朱蒂说完,又迟疑道,“你觉得……应该跟过去?”
“不用……”赤井秀一理了理头绪,继续道,“他是在标靶上的人,也确实在被调查、接触,我们之前的判断应该没错,他这个时候离开,或许是为了别的事离开,或许是察觉到了什么,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离开不是坏事。”
“可是,你不是说了,可以直接通过他更快地找到真正目标吗?”朱蒂有些急。
“确实是这样没错,但线索也没有断,还有毛利侦探那边,”赤井秀一道,“而且他离开之后,局势也会变得简单一些,我们也不用纠结监视谁了,盯紧毛利侦探事务所,一定能有收获的!当然,也需要你去打听一下他去美国做什么,在帝丹高中上学那两个女孩应该清楚,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他应该是去波士顿,也顺便联系一下美国那边的同事,确认一下情况。”
“你怀疑那个组织的人会在美国对他动手?”朱蒂问道。
“不确定,所以才需要确定一下。”赤井秀一道。
“那要不要让我们的人监视一下他的动向?”朱蒂又问道。
赤井秀一想了想,“虽然在美国,FBI行动会方便一些,但最好还是不要惊动他,想监视他可没那么容易,我也不放心其他人去,他父母在美国的人际网很大,如果被他知道FBI在私自调查他,搞不好我们会有麻烦的,先确认情况吧,他出远门,应该会很注意安保力量,我觉得组织想对付他也不容易。”
“好的,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
两人都沉默着。
目标的踪迹锁定了,目标又跑去美国了……
一涉及到池非迟的调查就没有顺利的,老是出意外,他们以后是不是能避就避一下?
这人有毒吧?完全不按套路出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