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ayo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第279章 人修今生相伴-6ixx4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是,宗主!”
风无尘话音未落,第三平台上已经有人站起,朗声接下命令,转身朝群英殿外掠去,显然是遵循他的命令去请孙桡撰写的那些编年史去了,直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茫茫夜色下,大殿里才有人突然心生懊恼,后悔不迭。
“唉!”
“错失良机,错失良机啊!”
“这样的好机会,我早该抓住啊!”
他们刚才一度认定,以孙桡的表现,这件事已经无需认定了,卫钊和楚贤王的表现更是佐证,直到风无尘的命令传出,他们才终于意识到,刚才,或许是唯一能让他们翻身的机会,就这样徒徒从他们的手边溜走了。
有没有必要不重要,重要的是——
态度!
对叶向佛的态度。
对南楚未来女帝的态度!
要说表达忠心,还有比今夜当前最重要的么?
人人目光落在卫钊脚下的木箱上,有人神色复杂至极,内心惴惴不安,他们的选择自然无需赘述,如今楚贤王大势将去,群英殿必定会因孙桡撰写的那些编年史再起波澜,但同坚定站在叶向佛那边的诸多军侯相比,他们未来的命运,显然就没有那么美好了。
“该死!”
有人后悔,心中怒骂自己承受不了诱惑,但转念之间已经开始疯狂转动大脑,思索究竟如何能洗清这一错误了,望着卫钊脚下木箱的眼神充满不甘,更充满无奈。
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
与此同时,李云逸鲁冠侯随邹辉走入群英殿旁的暗道,对身后之事完全不知晓。当然,哪怕李云逸知道了也只会莞尔一笑罢了。他此时最为在意的,还是叶向佛!
可就当他们走到暗道拐角之时,突然。
邹辉停了下来,面无表情道:
“侯爷请留步。”
“逸王殿下,请进去吧,王爷在等您。”
鲁冠侯闻言错愕脚下蓦地一僵,停在原地,表情略显尴尬,看着李云逸轻轻一点头默不作声地从邹辉身侧走了过去。
好吧,只能等。
鲁冠侯无奈垂头。他可不敢忤逆叶向佛的王令,他没有这个胆量,只是对叶向佛单独召见李云逸颇为好奇。
他们,会说什么?
一个是景国摄政王,一个是当前南楚权势最大的王爷……是的,今夜之前,或许还会有人在楚贤王叶向佛之间犹豫徘徊,无从选择,但今夜之后,叶向佛必将成为整个南楚真正的无冕之王,无论是朝野还是军野!
关乎国事?
外面,鲁冠侯思绪纷飞,想的很多,但他不知道的是,李云逸却一点都不好奇叶向佛会给他说什么,因为,他早就猜到了。
呼!
群英殿暗道阴森,纵然有长明灯点缀也无法驱散其中的冰寒,李云逸低着头走了进去,看到一双玉石点缀的王靴停下。
“见过叶公。”
李云逸拱手行礼,从不缺礼仪,只听叶向佛冰冷的声音于耳畔悄然响起。
“抬起头来。”
嗯?
这倒是出乎了李云逸的意料之外,他本来是想故作愧疚,以缓解叶向佛心里的怒火,没想到后者根本不吃他这套。李云逸无奈抬头,可是,就在他望见眼前这条幽深暗道的一瞬间,李云逸眼瞳猛地一缩。
刀!
锋锐凌厉,已经出鞘的长刀!
甲!
通体乌黑,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坚甲!
一张张不似人面的兽头面具在黑暗的甬道里连成一线,肩踵相连,不闻人声,只有粗重而绵长的呼吸声悠远,令人不寒而栗,如同掩藏在地表之下的死火山,暗潮汹涌,一旦迸发,必将天崩地裂,石破天惊!
“铁血营!”
望见眼前列成一排,直达暗道深处不知几许的整齐仗列,李云逸眼瞳一缩,终于明白,自己刚才感受到的严寒从何而来。
不是初冬的酷寒,更不是暗道常年不见日光的阴冷,完全是由于眼前这些甲士身上的煞气,常年杀人面不改色凝聚的杀意!
铁血营!
叶向佛麾下的神秘军队!它的名字虽然普通,但传说却在坊间流传不熄,传闻它是叶向佛麾下最凶狠的军队,虽然只有寥寥三百人,但每个都是可以一当百的高手,最差也是八品强者,更有三位宗师坐镇其中,精兵如刀,可破千军直指敌方大帅!
李云逸一直对这个传说很好奇,也不止一次的引动尖尾雨燕探查过,只可惜一直不见端倪,本以为只是坊间炒作,直到现在。
它真的存在!
传说中杀人如麻的铁血营!
甚至连他们身上的服侍都和坊间传说的一样,黑夜遮掩,不见尊容。
但相对于叶向佛麾下的铁血营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李云逸更为惊骇的是——
他们为何出现!
“难道说……”
李云逸望向叶向佛,后者冰冷如霜的表情映入眼帘,李云逸心头蓦地一震。
叶向佛早已心起杀意!
甚至已经让铁血营做好了准备!
对于这一夜,看似只有楚贤王忙里忙外,甚至从十数天前就开始准备了,叶向佛看似束手无措,或者根本不屑挖墙角这种丑行,可实际上,他的准备比任何人都足,比楚贤王更狠!
“倘若今天我没有让鲁冠侯出手……”
李云逸精神一振,已经不想再往下继续想了。他相信,自己肯定不会死,叶向佛不会对自己下手,但今夜的群英殿,必定会埋入一场血泊中,成为南楚历史上永远都无法抹去的污点与噩梦!
有风无尘和南剑宗在,叶向佛也不一定能讨得什么好处,甚至也有身死的可能,但在他临死之前……南楚必乱!
“嘶!”
这一刻,连李云逸都忍不住抽了一口凉气。他本以为叶向佛“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论调已经够狠了,直到现在才发现,能成为南楚最有声望的神将,叶向佛的心狠手辣,远非常人想象,就连他也低估了!
这时,叶向佛似乎看到了李云逸眼底的震动,轻轻一挥手:“下去吧。”
呼。
无声无息,整个铁血营在叶向佛的一令之下就像是一缕清风,连半点脚步声都没有,悄然融入夜色,从始至终更没有对叶向佛的命令发出半点质疑,就这样走了。如此军纪,再次让李云逸心头一动,只是不等他多想……
“这件事,是你在幕后指使的吧?”
“给我一个理由!”
叶向佛的话听上去是询问,但又哪有半点询问的意思?尤其是最后一句话一出口,李云逸就立刻感到浩荡气势扑面而来,内蕴无尽怒火,似乎只要自己一个回答不慎,刚刚离开的铁血营就会卷土重来!
李云逸闻言沉默了良久。
但不是因为他惧怕铁血营。一个从未出现在人前的大营,在出现之前,它是令人忌惮惊恐的,但一经出现,其实它就没那么神秘了。更何况,纵然你全员八品,宗师坐镇又如何?只要是人,李云逸都从来不在怕的。
令他再三迟疑,甚至反复斟酌接下来回答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
叶向佛!
却不只是作为南楚三军最高统帅的叶向佛,此时的他,更是一个父亲,一个祖父!
世界上什么样的怒火最可怕?
毫无疑问,就是叶向佛这种,源于内心,泛于真情!
李云逸敢确定,此时他于这暗道面见叶向佛,绝对比他当时在南阳郡城外攻略风无尘时还要凶险,因为风无尘心里尚有顾忌,而叶向佛……此时的他就是个疯子!只要自己一个回答不慎,就是一个血溅五步的下场!
说实话,该如何回答,李云逸已经在心里想了很久,不只是现在,早在他于心里做出决定,着手布置这计划的时候他就知道,叶向佛早晚会知道真相的,这一刻早晚会来,但直到现在,他还是没能想出一个能让叶向佛彻底熄灭心头怒火的办法,即便叶向佛很有耐心,但随着时间一丝一缕的过去,李云逸能轻易的感应到,后者的呼吸开始变得粗重起来了,心头轻轻一叹,终于开口:“晚辈只是不想看到更多人因此而死罢了……”
不愿看到更多人因此死去?
叶向佛闻言虎目一瞪,明显不信,可还未等他心头的怒火爆发,李云逸下一句话传来:“同样,她也不想。”
她?
谁?
叶向佛身体猛地一震,以他的智慧当然不难猜到李云逸说的是谁。
他的外孙女,叶青鱼!
“青鱼?她……”
叶向佛眼底浮起一抹古怪,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极其复杂,更像是一个把秘密隐藏多年的人,最后终于大白于天下。很少有人能理解叶向佛此时的心情,但李云逸看懂了,轻轻一叹,道:“是的,她知道了,但并不是我说的。”
“否则,晚辈又哪有这个胆量,敢于前辈不知,青鱼小姐不明的情况下贸行此事?”
她知道了!
如果这句话是从其他人口中传来,叶向佛绝对不信,但是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的是李云逸,向来滴水不漏的李云逸,叶向佛确定,他既然敢说,就必然不怕自己去查。一瞬间,过往平常里的蛛丝马迹浮于心头,叶向佛沉默了。
他信了!
他信了李云逸所说叶青鱼早知道她身世的秘密,但即便如此,仍然心有不甘。
“但她将会面对的是……”
叶向佛面露痛苦之色,似乎连他都没有意识到此时的自己在李云逸面前何等失态,李云逸看见更是眼瞳一缩,很快垂下头去,道:“青鱼小姐更让晚辈给王爷托句话……”
话?
“什么话?”
叶向佛精神一振,连忙追问,李云逸顿了一下,沉声道:“青鱼小姐让我对王爷说……”
“佛渡后世,人修今生。”
八个字。
在一句话里也算是极其简略的那种了,只是当它传入叶向佛的耳畔,可明显看到,他的眼瞳蓦地一缩,心头狂震。当李云逸再次抬头看时,后者已然失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