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rwh精彩玄幻小說 木葉養貓人-第三百二十四章 六道閲讀-fza4l

木葉養貓人
小說推薦木葉養貓人
舍人在看着此时以佩恩身份展露的长门,而长门的六双眼睛也直直地看着他。
这是轮回眼的能力之一,可以将轮回眼本身所拥有的六道之力,转移给六具在他掌握中的分身上。
分别是除了本体外道之外的,天道、修罗道、人间道、畜生道、饿鬼道以及地狱道。
每一道都分别有着属于他们本身的能力。
如果是一般人,遇到这种能完美配合并且还拥有六种完全不同能力的是的六具傀儡,基本上都是打不过的。
就算是努力摧毁了六个中的其中一两个,只要不摧毁地狱道,分分钟就能给你恢复了。
舍人也拥有轮回眼,不过他却并没有那么做,因为轮回眼真正的六道之力,其实最强的时候还是集中在外道一个人身上的时候。
分出六个分身虽然也很难对付,不过却远没有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时那么难以处理。
虽然将每一道的力量用出去,看似一下子将自身的人数扩充到了六倍,但其实也导致了每一道都存在不止一个缺陷。
长门之所以会将六道的力量全都分出去,那是因为他的身体不允许他亲自下场参加战斗。
所以其实长门一直都没有将轮回眼的真正力量使用出来。
原著中,被绘图转射复活后的长门,终于没有了身体负担后,直接吊打进入九喇嘛模式的鸣人和身穿尾兽外衣的奇拉比。
就算是这个世界中的长门,只剩下了一只轮回眼后,他的身体也无法承担起轮回眼不间断的消耗。
最重要的是,要是本来来参加战斗,那不是很容易就被舍人给制服了?
毕竟都是轮回眼的使用者,舍人现在的身体素质相较于长门,可是优秀了不知道多少倍。
以分身来战斗,更加安全。
“长门。”
舍人淡淡地喊了一句。
“木叶火影。”六道中的天道走了出来。
不过和舍人印象中有些不同的是,此时天道并不是弥彦,而是一个舍人从来没见过的人。
六道傀儡的模样是谁,并不重要的。
“你还是选择走这条路。”舍人语气中有一点点的后悔。
闻言,长门静默了三秒钟,天道傀儡才开口道:“你是异端,木叶火影,你是这个世界的异端,因为你的存在,这个世界距离和平会越来越遥远。
我的眼睛告诉我,如果再等待一段时间,你就会再次挑起战争。
口口声声说着渴望和平,其实你才是真正的和平破坏者!”
看着此时振振有词,一副自己仿佛是站在了天下苍生角度来思考问题的长门。
舍人知道了,不是长门被蛊惑了,就是弥彦和长门一起被蛊惑了,或者是弥彦被控制了,才导致长门被蛊惑。
不过必须要承认的是,长门有一点说的没有错。
要是这和平再持续一段时间,木叶经过高速发展后,不用十几年,最多就是七八年,舍人就会再次挑起战争。
就像他曾经更宇智波斑说过的,他之前的理念是舍人所认同的,这个忍界要是真的想要和平,就只有一种手段,那就是以武力强行征服整个忍界,将其完全整合起来统一后,才会给这个忍界真正地带来和平。
所以,要不是有他们晓组织在一旁时时刻刻地威胁着,可能不出几年时间,舍人就会挑起席卷整个忍界的战争,目的是将全部的国家、隐村,全部统一。
甚至为此他还特意控制了火之国的大名,就是为了以后发起战争时,能得到全部的支持。
“所以,这就是你选择和平的方式?捕捉尾兽,以绝对的力量镇压下的所有人,然后换取你们所需要的和平?”舍人毫不犹豫地怼了回去。
长门再次沉默片刻,眼中忽然就迸射出那种类似于狂信徒一样的炙热。
“弥彦是通往和平的唯一桥梁,只有在弥彦掌控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和平!”
舍人:“…”
这大概就是典型的小迷弟吧?
无奈地摇摇头,没办法,现在已经完全说不通了,这个人已经完全被蛊惑了。
那么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轰!!!
身影消失后,再次出现时,直接一拳将长门六个分身中的一个硬生生地砸在地上,砸得稀巴烂。
这六个佩恩六道分身和舍人印象中的模样完全不一样,所以他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地狱道。
这具被舍人砸到的身体轰然爆裂,化作一块块破碎的机械零件。
“修罗道?那我就要把你那所谓的,通往和平桥梁的美梦,亲自破碎!”
舍人的声音出现在代表长门讲话的天道旁。
天道的脸色猛地一变。
“神罗天征!”
“神罗天征!”
两人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同时从他们身上腾起一股无形的看不见的能量波动,目标是以各自为中心,将周围的一切全都轰退。
不过仅仅僵持了不到半秒钟时间,长门的天道分身直接倒飞而出。
同样是轮回眼,一个是身上集齐六道能力的外道,一个则只是继承了轮回眼六道中天道的力量,相互碰撞后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这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级的力量。
“万象天引!”
天道分才刚刚被神罗天征轰飞,舍人就单手一抓,将其抓了回来,一把抓住脑袋,就是直接朝地上砸去。
没有什么特别花里胡哨的忍术,也没有什么难度超高的技巧,有的就只是绝对力量上的碾压。
这一刻,旁边的那几道也终于是反应过来,一齐冲向舍人。
能控制灵魂的人间道,能召唤出各种奇异通灵兽的畜生道,能吸收任何查克拉攻击的饿鬼道,以及能召唤出狱阎王的地狱道,趁着舍人攻击天道的间隙,同时发起攻击。
只是,当他们靠近舍人时,就看到从舍人的肩膀处,陡然延伸出四只机械手臂,恰到好处地直接按住另外四道。
同时,舍人此刻唯一空出的那只手,也随着接触确定了地狱道的身份。
甚至不管自己肩膀处延伸出的机械手臂,直接“抢”过地狱道,将之与天道一起,狠狠地砸向地面。
“修罗之攻!”
从肩部长出一只机关手然后变成炮筒的形状,大量聚集查克拉。
这是修罗道的攻击。
六道能力,各司其职。
而其中修罗道的责任就是攻击,无穷无尽的攻击,机械的身体让他可以拥有各种特殊的攻击手段,而这需要积蓄力量的修罗之攻,则是修罗道的最强攻击。
据说穿透力极强可以击穿地爆天星,可见其恐怖之处。
另外三只修罗手臂用力将剩余被限制住的三道高高抛起,看起来就像是几个飞跃在空中的活靶子。
同时,机械化的炮筒中,查克拉也终于积蓄完成,全力轰出。
一道紫色的光束正面击中这三道分身,伴随着这道几乎贯穿整个天空的紫色光束散去,半空中除了缓缓飘下点点齑粉外,就什么都没有剩下。
六道佩恩遇上了一个集齐六道之力的外道,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亦或是特殊手段,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舍人缓缓站起身,他身上的那些修罗道的机械也缓缓褪去。
看着地上躺着已经模样不完整的天道以及地狱道,从他们身上被插满的黑色金属棒中随意挑选了一根,拔了出来。
这些黑色的特殊金属棒,是轮回眼所独有的能力之一。
而这些黑棒真正的作用是作为查克拉接收器,不管是其身上的黑棒还是脸上的黑色三角锥,都是一样的作用。
长门正是通过这些黑棒向这六道分身传递查克拉,再结合轮回眼的视野共享能力,不知道他们具体情报的人,落败在他们手中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同时这些查克拉黑棒也可以作为武器,可以通过注入自身的查克拉,起到混乱被贯穿之人的查克拉的作用。
不过要是用这六道分身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为了让这些黑棒能更好地传导查克拉,所以本体不能距离这些分身太远。
舍人随手拿起一根黑棒,稍稍感知,就找到了查克拉的传导来源。
“鬼鲛,你先看住他!我很快回来!”
说着,舍人纵身一跃消失在树林中。
“明白!”
此时的枸橘矢仓还有些浑浑噩噩,所以鬼鲛看住他并不是什么难事。
与此同时另一边。
距离舍人与六道分身战斗场地有一段距离树林的一个大树洞中,长门此时就在这个树洞内。
和之前状态良好神色饱满时的长门有很大不同,此时的长门身体略微有些干瘪,看起来一副消耗过度的模样。
这就是他过度使用轮回眼的代价。
哪怕他现在只剩下了一只轮回眼,自身的负担要小很多,可他终究不是轮回眼的真正主人,只是仗着自己漩涡一族的强大体质才能强行使用轮回眼的力量而已。
每一次过度地使用,都会对他的身体带来很多负担。
此时他扶着墙,喘息着,额头分泌着些许汗水。
“我早就跟你说过,那个人真正的恐怖之处,是对你非常了解,对任何一个人的任何特点,都非常了解,好像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不同于他那强大的实力,这种不知道来自于哪里的情报,才是最恐怖的。”
树洞内的阴影中,一个人影缓缓走出,佩戴着橘黄色的面具,正是宇智波带土。
“就连斑先生你,他也知道得一清二楚吗?”长门慢慢恢复了自己急促的呼吸。
宇智波带土沉默了片刻,他是以宇智波斑的身份在长门三人面前活跃,否则以他宇智波带土的真实身份的话,根本就没有资格成为晓组织背后的掌控者。
“没错。”
得到肯定的答案,长门也沉默了。
他很难想象,这个在他们面前那么神秘,号称是活了几十年,曾经与忍界之神千手柱间战斗过的男人,舍人居然也对他很了解。
“他快来了,已经感知到了我的位置。”长门离开扶着的树壁,呼吸终于是平稳了下来。
隐藏在面具下的宇智波带土脸色一变,“现在还不是和他碰撞的时候,既然任务完成了,那么我们也该离开了。”
听着带土略带急促的说话声,长门略带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你好像,有点怕他?”
从带土的右眼出现一阵阵螺旋状的空间波动,“你不走,我就自己走了。”
长门没有再多说什么,默默站到了带土的面前。
两人消失在这树洞中。
几分钟后,舍人姗姗来迟,感受着树洞内残留的空间波动,不用多想就知道是谁留下的。
自从上一次带土在自己手中吃瘪后,就变得格外谨慎,根本不过舍人与他面对面的机会。
因为带土知道,他只要再一次直面舍人,就很有可能再也走不掉了。
这是舍人给予他的威慑,无形之中让他的行动遭受很大的限制。
同时,他们这次行动舍人也看明白了,枇杷十藏就是他们的弃子,负责拖延鬼鲛,而带土和长门则负责对付雾隐村的第四代水影枸橘矢仓以及捕捉六尾人柱力泡沫。
带土直接解除了舍人留在枸橘矢仓身上的幻术控制,致使他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后,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身体,眼看着六尾人柱力泡沫被夺走。
晓组织完成任务后,佩恩负责断后拖延时间,带土使用神威空间的时空间忍术带着长门本体离开。
这就是他们这次的作战计划,付出一个晓组织主要成员,以及几个次要成员的代价,换取六尾。
就算是在舍人看来,这买卖都很值。
谨慎的带土这次连清晰的空间移动轨迹了都没有留下,舍人就算是想追都没有路线可以追。
只能再次回到枸橘矢仓那边。
今天一天时间,一直默默无闻积蓄力量的晓组织,终于是开始了他们的计划,砂隐村的一尾,岩隐村的五尾,雾隐村的六尾,以及云隐村八尾人柱力奇拉比重伤。
除了木叶之外,其余村子的人柱力全都遭受到了攻击。
不过除了雾隐村不受控制外,其余几个隐村遭受到攻击,都在舍人的预料之中。
令他比较意外的是八尾人柱力奇拉比居然没有被抓走。
但也足够了,这样的攻击足以让这几个不听舍人提醒的几大隐村付出了应有的代价。
在舍人看来,必要的教训还是要的,否则他们根本就不会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这几只尾兽的损失,还在舍人的理解范围之内。
回到枸橘矢仓的身边。
看着站在原地毫无动静的他,以及百无聊赖将斩首大刀插在地上,依靠在斩首大刀上的鬼鲛。
“舍人先生。”鬼鲛喊了一声。
点点头,来到枸橘矢仓的面前,淡淡地看着他。
眼神略微有些呆滞的枸橘矢仓也缓缓恢复清明,神色复杂地看着舍人,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木叶的第四代火影,你为什么…算了,我明白你是为了对抗今天来的那些人所在的神秘组织吧?以尾兽为目标的组织。”枸橘矢仓开口道。
“没错。”
“所以,你需要再次控制我吗?”矢仓再次问道。
舍人还是毫不避讳,再次点点头,“只能继续委屈你了。”
只是令他有些的意外的是,枸橘矢仓居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表现出什么抗拒的姿态。
“嗯?你不反抗吗?”
“我反抗有用吗?”矢仓苦笑一声。
的确,以舍人之前的实力,他就无法阻挡,现如今实力更加强大,而且本身幻术抵抗就比较弱,就更加没机会了。
矢仓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继续道:“而且在你的控制下,我看到了蒸蒸日上的雾隐村,越来越多的雾隐村笑容,和木叶没有隔阂地合作后,让雾隐村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快。
我承认这是以我的能力所无法做大的。”
“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样的觉悟。”舍人还是感觉有些意外的。
矢仓忍不住撇撇嘴,“什么觉悟,只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的,自我安慰的一种说法而已。”
“准备好了吗?我要接管了,事情紧急,没有太多时间浪费。”
晓组织行动了,舍人可不能浪费是将在这里。
矢仓表情一僵,点点头道,“来吧,不过在最后,我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你说。”
“在你的目的完成后,将水影之位归还给我们雾隐村,小冥….也就是照美冥,她是最合适的人选。”
“我尽量。”
“谢谢…”
“看着我的眼睛。”
万花筒写轮眼再次发挥作用,控制住了枸橘矢仓,再次拿回他身体的控制权。
等到舍人完成真正的目的,雾隐村还会不会以雾隐村的形式存在,这是一个问题。
“走吧,鬼鲛。”
“好的,舍人先生,我们去哪里?”鬼鲛拿起地上的斩首大刀,小跑着跟了上去。
“召开五影大会!”
“五影大会?”
“是的,既然晓组织已经动手,那么那几个顽固的家伙也就不会再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
也是时候该让他们出出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