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1n7z都市言情小說 夢迴大明春 王梓鈞-374【錢寧下崗】閲讀-nidtq

夢迴大明春
小說推薦夢迴大明春
“奉
天承运
皇帝制曰:朕闻,古称妇德无仪,不自表见,乃若夫以名卿著,是其仪所以令也。尔宜人黄氏,乃礼部左侍郎王渊之妻,性成贤淑,德合柔明,顺正相夫,允迪妇德。兹封尔为淑人,祇沐恩光,琬借琰承。
制曰:荣名上逮,义向弥彰。尔秦氏(香香汉名为秦含香),乃礼部左侍郎王渊之妾。恩施宜沛,宠赍乃加,赠尔为四品恭人。望尔遵夫顺妻,轨仪娴习,殷勤芹萝,俭朴为家。
制诰
正德十二年润十二月一日。”
这就是给黄峨和香香封赏诰命的圣旨,没有分开颁发,直接合而为一。
关于黄峨的内容,全都属于溢美之词,说丈夫能够功成名就,离不开妻子的辅佐支持,最后还祝黄峨越来越漂亮。香香的封敕就敷衍得多,直接指明是顺带的,还告诫香香要遵从丈夫、顺服正妻、修习品德、勤俭持家。
黄峨跪拜谢恩,捧走那道圣旨,香香连接触圣旨的机会都没有。
在她们接圣旨之前,王渊也接了一道圣旨,还有三道发给父母、大哥和宋灵儿的圣旨直接送去贵州。
“恭喜老爷,贺喜夫人!”
王家的仆人们纷纷道贺,黄峨让夏婵拿出铜钱散出,一个个顿时更加欢天喜地。
屏退家仆,黄峨拿着圣旨左看右看。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还没满二十岁,就被皇帝封为三品淑人,再往上就是二品夫人了!
“妹妹,你也拿去一观。”黄峨把圣旨递给香香。
香香自是欢喜,端着圣旨瞧了又瞧,再恭恭敬敬递还给黄峨。连同王渊那道圣旨一起,送去王家祠堂供着,逢年过节都得给圣旨上香。
回到内宅,黄峨唤来奶妈,一脸开心的逗弄儿子。
“妈妈……抱!”初一张开小手说。
这小子大年初一降生,论月份已经一岁,可今年正好非常罕见的润十二月。他已经会站立了,不过迈腿就摔,“妈妈”也喊得利索,死活都不愿改口叫“娘”。
“初一真乖!”
黄峨把儿子抱过来,感觉人生已经圆满。丈夫位居高官,儿子聪明可爱,自己也得了三品诰命,还有什么可追求的?
香香则是一脸羡慕,她也想有个孩子,可王渊很少去她房里。
王渊把祠堂那边的事情搞定,也跑回内宅抱儿子。结果初一很不给面子,进了父亲怀里就哭,明显把他当成陌生人。
“老爷,锦衣卫指挥使遣人投拜帖,如今正在门口等着。”夏婵快步奔来,男仆不能进内宅,只能通过丫鬟来传话。
王渊冷笑道:“不必理会此人。”
投拜帖的自然是钱宁,这位老兄已经快被吓死了。
就在昨天,司礼监被撸了一大串,少监卢明更是被杖毙而死。张永、魏彬等八虎中人,反而因当时已罢职闲住,无比幸运的逃过一劫,并且比以前更受皇帝宠信。
今天上午,制敕房有两位翰林官,被扔到穷乡僻壤做县令,估计这辈子都没法回京了。三法司也有好几位官员,被弹劾贪赃枉法,流放六千里充军戍边。
皇帝不把事情挑明,百官也不敢把事情戳破,君臣之间极有默契的处理此事。
钱宁虽然还没被抓,但皇帝传旨让他面壁思过。
朱厚照在边镇打仗时,让李应留掌太子仪仗,其实就是负责保护太子。现在论功行赏,李应直升从三品都指挥同知,并且暂代锦衣卫事务——帮皇帝清理锦衣卫!
如今钱宁等于被软禁,不得擅自离家,但准许他派人出门。随便派出去一个,身后都跟着锦衣卫,所接触者全部被调查。
钱宁只能派人来求王渊,希望王二郎念及昔日情分,顺手拉自己一把。
官位肯定保不住,能保住性命即可,他愿献出一半财产!
整个春节,风声鹤唳,文武百官都不敢到处串门儿。
正月初七,春季大祀的前三天,朱厚照派出太监传旨:夺去钱宁的荣禄大夫、柱国、后军都督府左都督等官衔,降为平民,勒令抄家;特进荣禄大夫、柱国、管锦衣卫事、后军都督府右都督朱安,朱厚照的另一名义子,同样被革职抄家,贬为平民。
这两人都仇敌无数,皇帝虽然留他们狗命,能不能活下来却全看运气。
有贬就有升,骠骑将军、锦衣卫都指挥使陆宣,因随御驾出征有功,授荣禄大夫,升后军都督府右都督,掌锦衣卫事。锦衣卫都指挥同知李应,因查案有功,升锦衣卫都指挥使,管锦衣卫事。
李三郎这次赚大发了,直接升任锦衣卫都指挥使。
虽然锦衣卫都指挥使,名义上是锦衣卫最高长官,但真正的主官必须加“掌锦衣卫事”后缀。比如钱宁,早就卸任锦衣卫都指挥使,而以后军左都督的身份“掌锦衣卫事”。又比如成化朝的袁彬,刚开始仅为都指挥同知,却也能以小欺大“掌锦衣卫事”——谁当家做主,全看皇帝心情。
李应已经很幸运,有个后缀是“管锦衣卫事”,相当于实际上的二把手。
一把手叫陆宣,直升后军右都督,并且“掌锦衣卫事”。
陆宣此人有些城府,也有些贪财,但还算比较有底线,从他不愿做皇帝的干儿子就能看出。历史上,他当了好多年的锦衣卫都指挥使,前几年被钱宁压着,后几年被江彬压着,熬到嘉靖登基直接完蛋。
现在嘛,陆宣白捡个右都督掌锦衣卫事,简直高兴得发疯。他作为锦衣卫一把手,非常有自知之明,对二把手李应热情相待,还主动给王渊送来新年礼物。
可惜,王渊的跟班没了。
袁达只是王渊的朋友,并非王家奴仆。他跟随王渊西域灭国,又追随王渊阵斩达延汗,不可能一直压着不让人家出头。
朱厚照也对袁达非常赏识,特招其进入京城武学读书,这个学校相当于“武版国子监”。只要袁二从京城武学毕业,立即就能授予武职,而且职位肯定不低,因为他早就立有许多战功。
王渊正考虑把浙江收的跟班张慕,招来京城听用,这还没写信呢,朵颜三卫就派使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