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ugr精华都市小说 天降我才必有用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八章 傳說與現實看書-27siq

天降我才必有用
小說推薦天降我才必有用
听她提起幽冥老祖,张大仙人顿时猜到古沉鱼找自己的主要目的了,故意道:“幽冥老祖?是幽冥大军的首领吗?”心中暗忖难道克制幽冥大军的办法就在幽冥老祖的身上?
古沉鱼悄悄留意张弛的表情变化,张弛的表情控制相当到位,即便是睿智如古沉鱼也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古沉鱼摇了摇头:“幽冥老祖只是一个传说。”
张弛饶有兴趣道:“古先生说给我听听。”
古沉鱼道:“对幽冥墟而言,幽冥老祖等同于人世间开天辟地的盘古,这里多半人都认为,幽冥墟是幽冥老祖一手开启的。”
张弛道:“我对幽冥墟了解不多,这里的历史究竟有多少年?”
古沉鱼道:“没有人知道,有记载的历史只不过八百年。”
“八百年?”张弛压根不相信,和人类历史比起来这八百年也太短了。
古沉鱼道:“当然不可能是八百年,据我所知,应该是有人故意要隐瞒幽冥墟的历史,所以将八百年前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全都抹去。”她抿了口茶,双眸投向远方,黑色的夜幕下白色的山川建筑,这景色单调得让她感到乏味。所以她才会选择罗浮平原,在那里至少还能够见到短暂的光明。
古沉鱼并不怀念故乡,她怀念得只是自己的家,那个曾经属于她秦君实、秦禄山的家。如果儿子还活在世上,她也许会安心长留此地,因为希望在,可她早已失去了希望,古沉鱼知道丈夫心底深处可能和她存在着同样的想法。
张弛足够耐心等着古沉鱼开口,古沉鱼的这番话虽然勾起了他的好奇心,可他不能显得太主动,一个人越喜欢主动越容易陷入被动。
在古沉鱼看来,张弛对这件事显得漠不关心,这也并不奇怪,张弛只是一个过客,古沉鱼道:“你应该知道幽冥的由来吧?”
张弛点了点头:“听说过一些,据说是天坑发生灵气爆炸的时候,有一部分工作人员受到了大量的辐射,身体产生异变,这些人后来变异成了幽冥。”
古沉鱼道:“是不是还有个说法,将这些幽冥送入了有去无回的传送阵?”
张弛道:“是这么说。”
古沉鱼问道:“你也是从外界传送而来,你和纪昌当初进入的应该是同一个传送门,为何你们没有被直接传送到极北之地?”
张弛愣了一下,他还从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
古沉鱼道:“这里其实就是九大灵墟之一,过去也不叫什么幽冥墟,那些所谓的幽冥过去不仅仅存在于极北之地,冷山高原、北荒乃至罗浮平原都有他们的踪迹。”
张弛道:“他们才是这里的原住民?”他想到了北美大陆的印第安。
古沉鱼道:“一切源于放逐,那些受到辐射的工作人员被放逐到这里,他们的身体产生了异变,而他们又感染了更多的人,原本宁静平和的灵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血腥杀戮,灵墟的文明遭到破坏,历史遭到践踏,就在局势变得不可收拾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强大的超能力者。”
张弛已经猜到这个超能力者是谁。
古沉鱼道:“在他的带领下人们开始向这些感染者发动反击,这些变异的感染者节节败退,被一举赶到了极北之地,他又带领大家在极北之地和冷山高原之间建起了冰雪长城,将那些感染者阻挡在外。就在大家准备享受和平之际,这位超能者突然神智错乱,他也受到了感染,他对昔日的战友大肆屠杀,死在他手下的无辜性命不计其数。”
张弛低声道:“他是幽冥老祖?”
古沉鱼点了点头道:“不错,他就是幽冥老祖,人们付出了更为惨痛的代价方才将他铲除,都说幽冥老祖寡不敌众死于八百年前的一场血战,可谁也没有见到他的尸体。”
张弛心中暗忖,如果古沉鱼所说得都是事实,那么事态严重了,一个幽冥老祖的威力估计能够顶得上一支幽冥大军,不过他也和幽冥老祖当面对峙过,幽冥老祖并不是血腥嗜杀之人,而且在看出自己来自于外界之后选择网开一面,看来这个幽冥老祖十有八九和他们一样也是从外面进来的。
古沉鱼道:“五大氏族之所以发生内乱,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所有人都清楚,就算五大氏族联盟在一起,仍然无法抵挡幽冥大军,冰雪长城被攻破是早晚的事情,可现在不一样了,如果谁能够找到幽冥老祖的遗体就能反败为胜。”
张弛笑道:“一具尸体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古沉鱼道:“一具尸体当然挡不住幽冥大军,可如果通过尸体找到了幽冥的弱点,那么就有了转守为攻乃至取得全胜的机会。”
张弛看了古沉鱼一眼,他并不相信事情那么简单,更不相信古沉鱼会突然转了性,这帮人在幽冥墟呆得太久,性格上或多或少都存在缺陷,而且对人性看得非常透,一个比一个冷酷无情。当初在光明城的时候,古沉鱼可是想把自己置于死地的。
张弛道:“古先生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事情吗?”
古沉鱼道:“我想你告诉我一些幽冥老祖的事情。”
张弛笑了起来:“古先生,我还是刚刚听你说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明人不说暗话,你应该见过皇甫望吧?”
张弛心中有些奇怪,古沉鱼是何处得知这件事的?自己不会说,雪女也不会说,难道是皇甫望自己说的?
古沉鱼道:“皇甫望也在北冰城,目前被风满堂保护起来,他告诉了风满堂一个秘密,所以风满堂有把握战胜幽冥大军。”
张弛听古沉鱼这么说,看来皇甫望应该无恙,皇甫修临终之前的确交代给他一些事情,估计皇甫望就是依靠他老子所说的秘密和风满堂达成合作的,而古沉鱼、独北峰这些人,之所以不远千里来到北冰城,也是因为皇甫修的秘密。
张弛口风很严,他摇了摇头道:“我并不清楚他们的事情,我对这件事也没兴趣。”
古沉鱼道:“其实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的事情都是可以交换的。”
张弛道:“可能我要让您失望了。”
古沉鱼摇了摇头,她将鲍弈星叫了进来,当着张弛的面展开了一张画,上面画着一个人的正面像,张弛一眼就认出画的是何东来,想不到古沉鱼还有这个才艺。
张弛当然明白古沉鱼绝不是向自己展示才艺的,给他看这幅画的目的是要交换,张弛心中暗忖,何东来当初只身进入幽冥墟营救自己,后来和他一起离开,在离开幽冥墟之后,少有听到何东来的消息难道……
古沉鱼道:“上次救你的人是他,你想不想知道他的下落?”
张弛笑眯眯看着古沉鱼,这娘们开始抛出诱饵,该不是在故意诈自己?
古沉鱼道:“告诉我幽冥老祖的事情,我用何东来的消息来交换。”
张弛道:“可能你误会了,我对他的消息没什么兴趣。”
“他现在很危险,我还以为你是个有恩必报之人,那就算了。”古沉鱼反将了张弛一军,她相信自己的这个诱饵肯定有效。
果不其然,张弛放下茶盏道:“我忽然又有些兴趣了。”
古沉鱼道:“你们离开之后,他又回来了,他去了极北之地。”
张弛愣了一下,自从他们离开幽冥墟,他和何东来就再也没有见过,虽然期间听说过何东来的消息,但是没有一件可以证实,何东来也特地交代过,让他以后就当成陌生人,彼此心中知道对方平安就好,可张弛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何东来这么快就去而复返。
仔细一想,重返幽冥墟或许是何东来最好的选择,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营救自己和楚江河之后,等于告诉所有人,通天经就在他的手中,想要获得安宁最好的隐蔽地点就是幽冥墟。
张弛道:“你知道他的具体落脚点吗?”
古沉鱼点了点头。
张弛道:“我在前来北冰城的途中,误入不冻河,在不冻河的地下支流碰巧遇到一群人正在开采冰山。”投桃报李,如果不给出等量价值的消息交换,古沉鱼绝不会告诉他何东来的下落。
古沉鱼道:“那冰山就是幽冥老祖的埋骨之处?”
张弛点了点头道:“那些人全都是山蛮氏,由皇甫修亲自指挥,他们开采一些蓝色的冰晶,然后利用船只运走,我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在开采的现场看到一个光屁股的男子被困在冰岩里面。”
古沉鱼抿了抿嘴唇,表情变得极其凝重。
张弛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了她,并没有说自己和幽冥老祖打过照面的事情,即便是如此,古沉鱼也听得惊心动魄,张弛说完,她沉思良久都没有说话。
张弛道:“我知道得就这么多,您现在可以告诉我何东来的下落了。”
古沉鱼道:“他在剑棘森林。”
张弛道:“具体点。”
古沉鱼道:“前往圣坛废墟的路上,如果一切顺利,一个月后可以抵达。”
张弛有些好奇地望着古沉鱼,古沉鱼道:“是不是很奇怪我怎么知道?因为他和城守同行,他们要去证实一件事情。”她的表情变得有些哀伤,补充道:“关乎幽冥墟甚至外面世界的大事。”
张弛虽然不知道古沉鱼说得是什么大事,可有一点能够肯定,何东来和秦君实已经合作了,能让秦君实放弃权力富贵,甘心去极北之地冒险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古沉鱼道:“我们都是外来者,无论之前我们之间发生了怎样的不快,可在关乎命运的变局面前,我想我们应当联手协作。”
张弛点了点头,古沉鱼的这句话没毛病。
古沉鱼道:“如果不是宗九鹏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居然又来了幽冥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在短短的十年内已经二度造访,从这件事不难推断出他掌握了自由出入幽冥墟的秘密。
张弛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也不是为了拯救世界,主要是为了探望绿竹。”
古沉鱼笑道:“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一个情圣。”
张弛脸皮一热,怎么感觉这娘们在挖苦自己呢?
在张弛面前古沉鱼也没必要做太多隐瞒,轻声叹了口气道:“这幽冥墟就是我们秦家的诅咒,为了这里,我们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张弛道:“古先生当初过来的时候也是为了保护这里?”
古沉鱼道:“里面和外面的世界又有什么分别?我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只想着一家人平平安安,可来到这里方才发现,连这简单的愿望也成为奢求。”
张弛趁机道:“他们去极北之地做什么事情?”
古沉鱼道:“寻找幽冥老祖的遗体,有人提供了消息,幽冥老祖的遗体就在剑棘森林的圣城废墟中,现在可以证明这是一个骗局。”
张弛听到这里,不由得担心起来,如此说来何东来和秦君实正在一步步走入圈套之中。
古沉鱼道:“张弛,你去过极北之地对不对?”
张弛点了点头,上次就是进入极北之地之后何东来方才启动了传送阵。
古沉鱼道:“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人敢跨出冰雪长城,我想求你一件事。”
其实就算古沉鱼不说,张弛也已经猜到她想求自己什么事情。
“追上去,阻止他们进入圣城废墟,我怀疑那是一个圈套。”
张弛叹了口气道:“就算我答应你,只怕也是有心无力,他们两人走了那么久,我怎能追得上?”
古沉鱼道:“知不知道他们为何要一个月后才能抵达圣城废墟,因为他们必须要等待时机,现在圣城废墟仍然处在寒潮封城的阶段,想要进入其中必须要再过一个月,你有我的帮助,你只需半个月就应该可以追上他们。”
张弛没有马上表态,因为他和古沉鱼之间还没有建立起足够的信任。
古沉鱼道:“你可能还不信任我,不过等你见到秦绿竹就应该明白我没有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