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5yg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農場混異界》-第二百零六章 問罪閲讀-t79rk

帶着農場混異界
小說推薦帶着農場混異界
庆都城城隍府后面的传送阵大院那里,一阵白光闪动,下一刻一队骑兵就出现在了大院里,这一下就引起了看守大院那些军士的警惕,那个领头的军士看着这一队骑兵,手已经抓向了自己的武器。
就在这时,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道:“这位小哥儿,可还记得我?”那个军士定睛一看,发现这个人正是前两天坐过传送阵的那个人,还赏了他一个金币呢,他先是一愣,随后他马上就开口道:“你是三山城阴阳司的司长朱一珍大人吧?你这是?”说着他看了一眼传送阵里的那些骑后。
朱一珍连忙拿出了吴一法的手令道:“小哥儿你请看,这是城隍大人的手令,我们三山城是奉令领兵前来庆都城这里,准备集结起来,前去前线那里支援的,城隍大人怕我们误事儿,所以特许我们坐着传送阵前来。”
那个军士接过了手令看了一眼,随后把手令还给了朱一珍道:“原来如此,那就请朱大人随我来,我们从这里离开,各位就可以直接去军营那里报告了。”说完他领着朱一珍他们,往另一边的一个出口走去,朱一珍连忙领着人跟上。
不过他和文云逊却是留了下来,让黄竭领着兵去了军营,而朱一珍走到了那个军士旁边,对那个军士道:“这位小哥,我们三山城还会有几批骑兵过来,到时候还麻烦你帮我们指一下路,这位是我们三山城的城隍大人,他这一次是奉了府城大人的命令,领兵前来的,我们现在必须要去府城大人的府上去拜见。”
那军士当然不可能为难朱一珍他们了,他们这些当兵的,最多只能算是半个修士,而向朱一珍他们,可是真正的修士,别看现在朱一珍他们对他客气,那是因为朱一珍他们看在吴一法的面子上才会对他们客气,要不是看在吴一法的面子上,怕是都不会多看他们一眼,所以那个军士也不敢在朱一珍他们面前拿大,他连忙道:“原来如此,两位大人请这边走,从这里出去,就是府城大人府上的后门,两位要是想从前门去拜见的话,只要绕过府城大人府上就可以了,不过一般的情况下,从后门也是可以过去的。”
朱一珍道了一声谢,随后这才引着文云逊往前走去,不一会儿两人就出了那个传送阵大院,一出传送阵大院,他们就看到了一条不是很大的巷子,而在巷子的对面,有一个大门,这个大门并不是很大,但是也只是相对于这座府坻来说,要是按一般的标准来说,这大门已经不算小了。
朱一珍一看这大门这里没有人把守,但是门上却有门环,他连忙走上前去,轻轻的拍了两下门环,大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一个仆人打扮的人,从门里走了出来,他看了朱一珍和文云逊一眼,一看到两人腰上都带着鱼符,他连忙冲着两人行礼道:“参见两位大人,两位大人是?”
朱一珍连忙开口道:“这位是三山城的城隍文云逊文大人,我是三山城阴阳司司长朱一珍,我们是奉了府城大人之令,领兵来庆都城这里支援的,特来拜见府城大人,请代为通报。”朱一珍自然是上前答话,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不能让文云逊出面的。
那仆人一听朱一珍这么说,他连忙一侧身,对两人道:“两位大人请。”朱一珍和文云逊举步进了府门,那仆人引着两人来到了旁边的一个门房里,随后对两人道:“两位大人请在这里稍候一下,我马上就去通报。”朱一珍和文云逊全都应了一声,随后那仆人就转身出了房间,向府里跑去。
在那仆人离开房间不长时间,就有另一个仆人进来,给两人上了茶,然后退了出去,文云逊和朱一珍也没有心思喝茶,两人都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吴一法召见他们,其实他们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因为他们知道吴一法的事情比较多,不知道吴一法是不是有时间见他们,要是吴一法没有时间见他们,那他们可就麻烦了。
不一会儿,那个去通报的仆人就回来了,他冲着两人行了一礼道:“两位大人请随我来,大人在书房等候二位。”两人连忙站了起来,随着那仆人往府里走去,走过了几个回廊,他们就来到了一个院子,然后被那仆人领到了一个房间前面,随后那个仆人请两人在那里等着,他走到了门前,对着门前站着的一个仆人低声的说了一句什么,那个仆人看了朱一珍和文云逊一眼,接着开口道:“两位大人请进吧,大人正在等你们。”说完他就推开了房门。
朱一珍和文云逊连忙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就见到吴一法正坐在书案后面看着两人,两人连忙冲着吴一法行礼道:“下官三山城文云逊,参见府城大人。”“下官三山城朱一珍,参见府城大人。”说完两人就冲着吴一法行了一个大礼。
吴一法看了两人一眼,微微一笑道:“两位不必多礼,入坐吧。”两人应了一声,这才站直了身体,走到了吴一法右手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吴一法看着两人,微微一笑道:“两位能这么快就整顿好军队,前来庆都城这里支援,本官十分的欣慰,这一次一定会上表仙庭,给两位请功的。”说这话的时候,吴一法一直看着两人,他要看看这两人是什么反应。
文云逊马上就冲着吴一法行礼道:“多谢大人,这本就是下官份内之事,实在是当不得大人的夸奖。”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他的脸上却有喜色,很显然吴一法的表态,让文云逊还是很开心的,如果真的能得到仙庭的嘉奖,那对他今后的发展,一定会更有好处的。
吴一法看着文云逊的样子,突的两眼一眯,随后开口道:“不过本官有一事儿不明,还要请文城隍来为本官解惑。”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而文云逊和朱一珍的脸色却全都是一变。他们听出来了,吴一法的语气好像不对,他们却是有些不明白,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吴一法,竟然会让吴一法用这样的态度跟他们说话。
吴一法看着文云逊,接着沉声道:“本官想知道,文城隍你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才会在你来庆都城之前,把城隍之位,交由陈祖安代管的,能跟本官说说吗?”他说这话的时候,两眼死死的盯着文云逊。
文云逊一听吴一法这么说,却是一愣,上一次朱一珍来的时候,吴一法好像就问起了这件事情,当时朱一珍还说,吴一法并没有什么反应,怎么现在又提起了这件事情,而且看样子,好像还十分生气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儿?
文云逊连忙道:“回大人的话,这一次大人急令我等来援庆都城,我为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就把朱司长也领来了,而陈祖安是三山城速报司的司长,所以下官就让他代管三山城的,如下官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人责罚。”
吴一法看着文云逊,沉声道:“文城隍,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是想着,通过陈家与阳家搭上关系,你是不是还想着,这一次本府把你从三山城那里叫到庆都城这里来,是因为阳家的关系?本府说的可对?”
文云逊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他和朱一珍连忙跪了下来,吴一法这么问他,那摆明了就是撕破脸了,这让他如何能受得了,同时他也听出来的,吴一法好像对他的做法十分的不满,特别是对他想要与阳家拉近关系,很是不满。一想到这里,他连忙道:“大人误会了,下官之所以让陈祖安来代管三山城,确实是因为陈祖安是三山城的速报司司长啊,并无别的意思。”现在就算真的是那么回事儿,他也不能承认,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这么说。
吴一法冷哼了一声,随后看了一眼文云逊道:“文云逊,你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当初血杀宗产出粮食,你想要插手这里粮食,但是血杀宗不同意,你就对那些粮食苛以重税,这些本官可以不追究,你为了扬名,知道陈家与阳家有关系,就特意让他们把粮食送到了庆都城这里发卖,以为自己扬名,这些本官也可以理解,但是本官很想知道,难道说陈祖安只是帮你卖了两次粮食,他就成了有功之人,就可以成为三山城的速报司司长了?我仙庭的官位,难道就成了你私相授受的工具不成?”
这话可就太重了,文云逊顿时汗如雨下,他连忙一个头磕在地上,急道:“下官有罪,下官有罪,请大人恕罪,请大人恕罪。”朱一珍也连忙跟着文云逊磕头,他的头上也满是汗水,他十分的清楚,要是文云逊真的被处罚,他也一样跑不了,谁让他是文云逊的心腹呢。
吴一法看着文云逊的样子,冷哼了一声,接着开口道:“知道本官为什么突然就要集结兵力吗?你们真的以为这些兵力是去支援前线的吗?前线那里虽然损失了一些骑兵,但是十几万大军,根基未损,现在还不需要支援,本官之所以集结这些兵力,并不是为他支援前线,而是为了对付庆都城里的那些大家族。”
说到这里,吴一法停了一下,他看了一眼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但是汗已经把地面都打湿了的两人,接着开口道:“这么多年了,庆都城这里的这些大家族,已经成了庆都城里的毒瘤了,本官是奉了仙庭秘旨,要铲除这些毒瘤的,而陈家与阳家是什么关系,你们竟然把三山城交给了陈家代管,你们可知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