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jm5j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金色綠茵-第一二七章 我來自一場大水閲讀-iag42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如果两个在武术上风华绝代的神仙眷侣被山洪淹死,这个玩笑就开得太大了。
尽管阿珂完全不识水性,尽管羊一的水性也很一般,但他俩还是十分狼狈地脱困而出,爬上高处后略有些惊魂未定。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羊一从来就不是个智者,所以他对水亲近不起来,倒是对大山有很强烈的归属感。六百年了,其实羊一自己一直没有很清晰地察觉到这一点。
六百年时间,他也从来没有被大水没顶的经历,这是第一次。
雨停了,二人生火烤干了身上的衣服,羊一整理了一番思绪,他告诉阿珂:“我想起来了,六百年前,我是从水里来的,就是像今天这样的大水。”
被撬开的记忆死角,十分模糊地涌入了脑海中,羊一想起了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首个画面。
那也是一次突如其来的山洪爆发,他在水里,就在快要被淹死的时候,幸运地抓住了旁边突出的山石。爬到高处之后,精疲力尽的他便昏迷了。
不知昏迷了多久,醒来后大水已经退去,天空放晴,他躺在一颗茂盛的李子树下,树的旁边是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屋中有一些破旧不堪的简陋艰巨,还有一本不知道多少年的书。
然后,他就是杨毅了。
“我从水里出现,也许因为我在原来的世界,死在了水中。”
“还想起别的了吗?”
“只有这么多了。”
一天后,回到终南山小木楼的山坳里,羊一看着涓涓细流的小溪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就是这条时有时无的小溪,六百年前的那一天是一条汹涌浑浊的河。此后的六百年里,羊一并不是一直住在此处,而是走遍了整个已知世界。
但不管怎么说,长短时间加起来,他在此处隐居也得有两百年。就他所知之中,这条小溪别说爆发山洪,实际上它大多数时间是断流的,干涸得仿佛从来不存在过。
人类逐水草而居,是需要水源的,正因为小溪断流是常态,所以山中隐居或躲避战乱的人络绎不绝,但没人会选择这个山坳,只有羊一莫名其妙地住在了这里。
或许是运气不错,羊一隐居这里时,小溪时常会有点水,但他还是有一小半时间需要走很远的路,翻过对面的垭口去挑水。也许正是因为他笨,所以才坚持了下来。
羊一和阿珂沿溪流而上,却没有寻找到有丝毫价值的线索,日子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
四年前出山是为了杀欧阳锋,但恻隐之心油然而生,羊一没有杀他。这也是他在这个世界里最后一次动杀机,此后他再也没有杀过人。
六百年间,他杀过的人怕不是有成千上万,这六百年对于他来说,本就是残酷的杀戮。即便乱世,即便人命再不值钱,但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终其一生也不会杀人,或者被谁杀死。
他在原本的世界里,因杀戮落水而亡,从水中来到这个世界,便伴随着无尽的杀戮。
.
悠然而相濡以沫的生活才又过了不到一年,从华山论剑归来的隔年开春,平静就被打破了,东邪黄药师也来到隐秘的山坳,一起住了下来。
羊一问他怎么找到这里的,黄药师说自己掐指一算。
羊一说:“既是如此,你不妨算算我的来历,再算算归处。若算不出来,我便如同殴打欧阳锋一般也揍你一顿。”
黄药师哈哈大笑:“前辈果然不好糊弄,实则是王处一那个小牛鼻子告诉我的。”
郭靖和黄蓉回到东海桃花岛,一切筹备完成之后,到了年初便按计划成亲了。黄药师宠爱自己的独生女儿,却见不得郭靖‘小人得志’,小两口简直腻成了一个人。
日上三竿还不起床,日头还没落完便又早早歇息,哪个岳父能受得了女婿在眼皮子底下这般如饥似渴?
可这是人伦之礼,是闺女女婿相亲相爱的极致表现,他又不能去把郭靖打一顿,让傻小子懂得节制。再说了,如今也不见得能打得过,而且关键是黄蓉更主动。
又一日,哑仆全被驱赶得远远的,郭靖和黄蓉到了中午吃饭还紧闭院门和房门,窗帘拉得密不透风。听力极好的黄药师实在忍受不了,便索性留下一张纸条后离家出走,把桃花岛留给两个混账东西,随便他们折腾。
对羊一的好奇和敬仰,黄药师直奔终南山,回忆起羊一曾被王重阳称为师兄,便去了重阳宫。
全真教在全面开枝散叶,多有分支开设,大家都很忙,此时只有王处一留守祖庭。黄药师做事一向邪气十足,一点没客气,他让王处一告知‘羊师伯’隐居何处,否则就拆了全真教。
形势比人强,王处一打不过他,而且差得很远。为了保住重阳先师的心血,只能实话实说。
“药师,如果王处一宁死不说,你真会一把火烧了全真教吗?”羊一问他。
“那倒也不至于,但一天打一顿是少不了的。”
羊一开怀大笑:“哈哈哈哈……”
于是,黄药师便在山中住了下来,但显然不能和羊一与阿珂挤木楼,羊一让他自力更生。
黄药师是百科全书,土木农桑,没什么能难得住他,便悠悠然在距离木楼百丈的山坡上也建起了木屋,而且看规模还不小。
然而,还没等黄药师把地面平整完,洪七公也来了。
洪七没有女儿女婿,他是被丐帮的徒子徒孙们烦的。
帮主黄蓉躲在桃花岛只顾和郭靖不知羞耻,浑然不理帮中事务,乞丐们只好都来找七公。
洪七本质上是个侠客,却根本不是领袖管理型人才,他早八辈子就把帮主烦透了,否则也不会几年前那么没溜地将帮主之位扔给了年仅十六岁的黄蓉。
一帮大小乞丐围着他吵吵闹闹,洪七恨不得将他们全打一顿。
命令污衣派长老鲁有脚暂代帮主一职,等待黄蓉归来,然后又给鲁有脚派出了三根鸡毛级别的任务:寻找打听王重阳师兄的下落。
丐帮耳目遍布天下,羊一只是隐居,并没有刻意隐瞒行踪,所以丐帮想找到他难度并不大。
洪七不会设计房屋,但他是个好劳力。于是,羊一和阿珂便每天饶有兴趣地看着洪七在黄药师的指挥下,砍树夯土搬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