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b1ag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壺中洞天-第三百七十三章 公輸冊帶來的消息-5n66g

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小說推薦大秦從獻仙藥開始
此时已是深冬,大秦的万里江山,白雪铠铠。
在这个严寒冷冽的冬季,秦国的百姓却并不觉得这个冬季有多寒冷。
因为今年的冬季,他们不再需要挨饥,也不需要受冻了。
今年原本粮食便喜获丰收,收成增产三倍,且朝廷还减免了口赋,使得大秦百姓家家户户皆有足够的余粮。
加上秦国大搞基础建设,以及大力发展手工业,农闲之时,男丁几乎都有去修运河,或是在手工作坊作工,所以皆有收入。
有了工钱,就可改善生活,加上手工业的兴起,无论是衣服,还是鞋帽,亦或者是棉被,都可轻松买到。整个秦国,可以说是彻底的解决了温饱问题。
无数百姓,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脸上无不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心中尽是温暖,甚至眼神当中,都充满着希望的光茫。
许多的人,一说起如今的生活,都会忍不住眼中揩泪。
因为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的苦楚,遭遇了太多太多的苦难,而今日的生活,简直就是做梦都不敢想像的,所以想到如今的安稳生活,无不感触,继而感慨万千。
他们眼中的泪,是幸福的泪水,是感动的泪水。
…………
咸阳城下起了雪,家家户户到到处处挥舞着雪花。
大雪覆盖了咸阳城的道路,光线照在雪上,照的咸阳城一片清明剔透,雪花追逐着微风绕着满城飞舞。街道上,一些公子哥们穿着簇新的华丽衣衫,骑着高头大马把路上的白雪践踏的一片凌乱。
“年底了,这一年又快要结束了!”
李阳带着扶苏,站在咸阳宫的城头上。看着眼前这座披上了银妆的咸阳城,不由感慨了一声。
算算时日,自己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足足快三年时间了。
时间过的太快了!
李阳感觉像是做梦一般,若不是眼前的这个世界如此的真实,他都不敢相信这一切会是真的。
有时候,他时常会想,这会不会真是一场梦?
当梦醒来的时候,自己睁开眼,还是以前的那个世界。
只不过,这个梦实在是太长了,长到他每次睁开眼,依旧身处梦中……
有时,夜深人静之时,他会想念那个世界的父母,想知道他们过得还好吗?
可是,他又清楚的知道,自己恐怕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也许,在以前的那个世界,自己在三年前的那场车祸中,就已经死去了。
心中惆怅,不由叹息了一声!
“太傅为何叹息?”
扶苏自然不明白李阳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好奇的问道。
李阳摇了摇头,将心中这个只有秦始皇才知道的秘密,压了下去,抬头指着街上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声,道:“你看,如今的大秦,通过近三年的改革,已经是一片安宁了。”
扶苏点点头,颇为感慨的道:“是啊,三年时间,我大秦却有了如此之巨大变化,这一切皆是太傅之功劳。此,我大秦之幸,万民之幸也!”
李阳笑了笑,倒是也没谦虚。
因为他也觉得,这三年时间,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值得骄傲的。
废连坐,轻徭役,改律法,收北方,行土改,修运河,改货币,独立司法,这一切的一切,对这个时代来说,都是具有着重大的意义。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能做出这番功绩,全是因为秦始皇的信任和支持。
如果没有秦始皇的信任和支持,自己又怎么可能在大秦大刀阔斧的改革?又哪里来的这番功绩?
所以,他内心深处,十分感激嬴政。
可以这么说,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是秦始皇嬴政造就了自己!
也正是因此,当李阳听到扶苏的赞言,不由摇头道:“殿下错了,臣最多只能算是一个治国之臣,陛下才是用人之君,一个臣子就算多么有治国才能,若遇不到识才之君主,又岂能建出功绩?所以,今日大秦的变化,首功是陛下。而殿下它日若有幸为君,亦要懂得识人用人。”
“学生谨记!”扶苏听后,深深一揖。
提到皇帝,李阳不由真的有些想念秦始皇了,于是道:“也不知道陛下在少昊,如今究意如何了!”
扶苏眼光望向远方,叹道:“希望飞剪船能够快点打造出来。”
李阳点点头。
“报!”
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禁军的禀报声。
“何事?”扶苏没有回头,问道。
“启禀殿下,工程制造署公输册欲求见殿下和镇国君!”那名禁军禀道。
“公输册?”
一听这个名字,李阳和扶苏都猛然转身,二人相视一眼,都觉得十分意外。要知道,公输册可是在山东主持飞剪船制造的。
难道……飞剪船造出来了?
想到这里,李阳赶紧问道:“公输册他现今在何处?”
“此人就在国政院!”禁军回道。
“他真的到咸阳来了!”李阳顿时大喜。
禁军问道:“殿下,可要唤他过来?”
这时,扶苏显然是等不及想见这位公输册了,赶紧道:“不用,孤去国政院见他!”
李阳点点头,二人立即便朝国政院赶去……
…………
不多久,李阳和扶苏就赶到了国政院。
一到国政院,便见到了一个身穿布衣,风尘仆朴的男子。在这大秦的朝廷中枢国政院的大堂厅里,这样一个布衣之人,倒是显得格格不入。
当然,李阳一眼便认出了此人,这不是公输册,还能有谁。
此时,公输册亦注意到了外头有人进来,转头一看,立即迎上前来,恭恭敬敬的一揖:“下官拜见镇国君!”
“公输大人不必客气!”李阳赶紧双手托起公输册,不让其深揖,同时对他介绍道:“此我大秦长公子殿下,快快行礼!”
“臣,工程制造署公输册,拜见殿下。”公输册一听,心中一惊,赶紧见礼。
扶苏也伸手作托起状,笑道:“公输册,尔之大名,对孤来说,可是如雷贯耳啊,哈哈。”
公输册一怔,很快就明白肯定是李阳提起过自己,于是忙道:“臣,只不过是一无名之辈,殿下过奖了!”
“你不必过谦,你的才能,太傅早已跟孤说过,打造海船,乃是我大秦的头等大事,公输大人辛苦了。”扶苏夸奖的同时,还不忘体恤道。
如果不是知道公输册的真实才能,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傻愣愣的人,会是一个大才呀?
扶苏也是笑了笑,然后问道:“对了,此次你来咸阳,是有何要事吗?”
一说到这话,公输册这才赶紧点点头,开口道:“臣此次是特地前来向殿下,以及镇国君禀报,飞剪船已经成功打造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