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zi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ptt-第1313章 浮出水面看書-jhkwl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在小Z和枳推衍的信息中,委托者父辈的恩怨早已尘埃落定:三十年来都风平浪静,从来就没听到乔芸丹还和那啥富商纠缠不清,也没见父母不和之类,为什么突然间就被卷进一场遗产争夺战中了?
芩谷在没有进入任务之前,她对于委托者死亡真相有两种猜想:一是亍荀生的确是激情杀人。
二是,亍荀生被指使杀人。
随着调查深入,很明显,委托者情况属于第二种。
是委托者丈夫为了“干净”甩掉委托者,重新另结新欢而作下的局。但问题就在于布下这个局的人不止程思,他背后还有人。
而且从控制亍荀生的药物来看,对方手段非常高明,势力也不可小觑。
有限的资料中,芩谷实在查不出和程思狼狈为奸的另一个人究竟是谁。
现在,芩谷看到这份遗嘱,之前所有断掉的线索终于连接起来。
几十年没有任何联系(之前富商也是通过别人手暗中帮助委托者上大学读博,进高企),实际上落在外人眼中,觉得都是委托者个人努力和幸运的结果。就算是委托者隐约知道一点自己的身世,但并不清晰和准确,父母也都守口如瓶。
这份“天大的财富”就像是突然间降临到这个角色一样,实际上从委托者“幸运”地一步步走来时,有心人便已经注意到她了。
然后再一步步地给她布下这“天大的局”。
且说芩谷正在梳理这个角色接下来怎么应对,她现在虽然巧妙化解了数场危机,但是死掉的也只是两个早已“暴露”在明面上的人。
到现在还没有露面的,才是最棘手的。
所有跟这笔遗产有关的人,都在芩谷的“嫌疑人”之列。
——段成金的妻子,情人,所有子女。
被隔离在另一层空间的委托者灵魂,乔淼,她同样“看”到了现实世界发生的一切,大概是思考和观察问题的方式跟芩谷不一样,芩谷已经看到程思反常举动,但是她却没看到,还为程思的死亡悲痛不已。
直骂这个任务者太没用了,让自己受伤不说,还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到现在她竟然还觉得丈夫这么对她是被迫的,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她要投诉,她要让这个任务者身败名裂——去tm的绝地逆袭成就美满人生,破坏我的现象,毁掉我的家庭就是美满人生了?之前那些灵魂留下的评论都是刷的吧。
反正在某些人眼里,但凡和自己意见和喜好不一样的,别人却认可,那就是假的,刷的。就他/她真!
此刻,乔淼在“看”到这份冲天而降的遗嘱,顿时要求回到自己的人生。有了这滔天的财富,谁的人生不能“美满”了?
只可惜,她就不管多么强烈地要求返回自己身体,天道都没有丝毫回应。
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现实世界的,以魂灵石为代价的逆袭,天道法则便会将委托者的要求传递给任务者。也同时表示:任务者已经达成了委托者的逆袭要求。
然而,乔淼是以自己魂源为代价的逆袭,简言之,也就是她已经主动放弃了自己的灵魂,就没有自主返回身体的资格了——除非任务者让你回来。
很显然,她的灵魂中已经留下了返回的因子,所以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非常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这样的人想法很简单:既要享受最“贵宾”的待遇,又要拿回自己的灵魂。
乔淼没有得到回应,恼羞成怒:差评,我一定要向天道投诉你这个老女人。
……“乔女士,乔女士——”
齐律师见芩谷看着文件愣了许久没回应,忍不住压低声音提醒。
芩谷回过神,“我想知道,段先生……他现在情况如何?”
齐律师推了推眼镜:“这个…段先生说,如果你签下这份遗产继承协议的话,我就带你去见他。如果你拒不接受,那么他和那所有的一切也就与你无关。”
签下协议,不仅意味着继承天大财富,还有接踵而来的明争暗斗。
想来这份遗嘱也不是刚刚写的吧,所以一早知道段成金遗嘱的人所以就提前下手,除掉竞争对手。
不过,若是委托者上次真就那么死了的话,最后这份遗嘱不会公开,而对于外界,也只是一个少妇出轨,情夫失控激情杀人而已。
还真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计谋。
至于委托者的丈夫程思,要么他早已被对方收买,要么……难道说他说“已经怀孕”,实际上真正与他有奸情的是段成金的某个女儿?
芩谷才刚刚处理完程思留下的公司和财富,没想到又来一笔。
不过她才没想过放弃,而将这些拱手让给真正的仇人!
要,她怎么不要。到时候把所有盈利全部放进她的基金里帮助更多人,总比留给仇人好!
芩谷拿起笔,干脆利索写下委托者名字,按了指印。
乔律师便让她跟他们走,带她去见段成金。
芩谷道:“我还有一些很紧要的事情需要处理一下,你说个地点,明天上午十点,我准时到。”
芩谷的并不是商量的语气,三人相互看看,乔律师道:“那好,明天上午十点,就在你们小区门口,我来接你。”
“好,谢谢你们。”
送走三人,芩谷立马给吉玟打电话。
不到一个小时,吉玟急匆匆赶来了。
芩谷拿出一个眼镜,吉玟看看芩谷,又看看眼镜,有些不明白对方什么意思:“这…好像是姐夫的眼镜。姐,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是事情已成定局,你要”节哀顺变,重新振作。
其实在得知姐姐失踪时,她第一个怀疑的就是程思。
因为她觉得只有程思才有条件不着痕迹并且持之不断地给姐姐下药,但是后来姐姐回来了,还解开了很多事情。
以及后来程思被那个精神病杀了,现在她当然不可能再说程思有问题之类了。
毕竟再说也是死无对证,而且她一向知道姐姐对姐夫的感情,容不得别人说半个不好的字。
芩谷道:“听说你在搞一个研发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