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7u4l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天道發動機 起點-第0679章 層層加碼讀書-w3q10

天道發動機
小說推薦天道發動機
第0679章层层加码
建武帝脸上那肉眼可见的愤怒,并没有让那位质问他的金丹境强者感觉到丝毫的抱歉,他依旧是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说道:“建武爷,我的一位同伴叫做沈子玉的,失踪多日,我家掌柜让我问问你们,你们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建武帝说道:“阁下是不是问错人了?既然是你们的同伴,他的去向你们应该很清楚,怎么反倒问到了我的头上?你这不是缘木求鱼吗?”
那名金丹境强者冷哼道:“建武爷,你不要在我这里巧言令色,那是没有任何作用的,我既然来你这里询问我同伴的下落,那就是因为我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证明我的同伴的失踪跟你们有着莫大的关系。我家掌柜是不想伤了你我两家的和气,才让我来问问,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考虑清楚之后,再重新回答我的问题?”
建武帝很是憋屈,但是,他还没有办法和眼前这人翻脸,他只能仰着头,看着这位一直脚踏飞剑的金丹境强者,说道:“阁下同伴的失踪,和我们确实没有关系,这让我如何向你们交代?”
那名金丹境强者说道:“建武爷,我本来以为你是一个分得清楚形式的人,但是现在我就这么一看,我就发现你分不清楚好歹,不知道趋利避害。你以为我来这里对你进行盘问,是随随便便就过来的吗?不怕告诉你,我们已经掌握了充分的证据,沈子玉就是被你们给害死的。”
建武帝摇头,说道:“你搞错了,沈子玉确实不是我杀的。”
那名金丹境强者不屑的说道:“你想杀死沈子玉,那你也得有那个本事呀,不是我看不起你,建武爷,十个你摞在一起,也不可能是沈子玉的对手。不过,你杀不死沈子玉,不代表杀死沈子玉的那个凶手没有和你待在一起。现在,我给你下一个最后通牒,马上把杀死沈子玉的凶手交出来,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只诛首恶,其余不究,可你要是敢不听从我的劝告,执迷不悟,包庇凶手,那么好吧,那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建武帝说道:“阁下好不讲道理,我都说了沈子玉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我的同伴杀了。你想找沈子玉的下落,尽管找去,不要污蔑他是死在我们手中的。”
那名金丹境强者脸色微变,说道:“到了现在,你还在这里给我狡辩。建武爷,数日之前,我家掌柜一片好心担心你们进入圣人墓之中会遭遇危险,故而派沈子玉对你们进行劝阻,阻止你们进入圣人墓之中送死,这是我家掌柜对你们这些邻居的一片关爱之心,完全是一片善意。可是,那日沈子玉奉了我家掌柜之命,离开之后,就一去不回,你能否跟我解释一下沈子玉去了哪里?你不会要告诉我,沈子玉感念你建武爷身上的皇者风范,皈依到了你的麾下了吧?你建武爷有那么大的魅力吗?”
建武帝脸色变幻不定,他真的很想好好的质问一下对方,派人拦截,阻止他们进入圣人墓这种龌龊事儿,怎么从他的嘴里面说出来,就带着这么一股悲天悯人的味道,陈掌柜是个什么德性,他就不信对方不知道。明明知道的前提下,还能够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脸皮之厚,真是他生平所见。
只是这些话,建武帝只敢在心里边儿说说,不敢宣之于口,他说道:“或许沈子玉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自己离开了,也或许沈子玉得到了什么机遇,然后把机缘卷走,偷偷的潜藏了起来。哎呀,不分析不知道,这一分析就吓一跳,阁下,别怪朕没有提醒你,这个圣人墓之中处处都是危险,但是处处都隐藏着机缘,这机缘不分男女老少,不分修为高低,只讲运气,运气好,谁就能够得到,说不定沈子玉就是一个运气极好的人,无意当中得到了一份特别好的机缘,凭借着这份机缘,说不定就能够一跃成为元婴真人,你摸着良心问一下自己,如果你得到了这样一份机缘,你会偷偷的将它留下来自己使用的,还是将之上缴给陈掌柜?我看,沈子玉应该是跑了,带着机缘跑了,回头等他下一次露面的时候,说不定他就已经成功的晋升到了元婴期,成为了一种我们见了都要毕恭毕敬的元婴真人。”
那名金丹境强者腮帮子狠狠的抽搐了两下,他不否认建武帝说的有一定的道理,若是他没有掌握实际的证据,说不定就让建武帝给忽悠了,但问题是他这次过来是陈掌柜亲口吩咐,陈掌柜言之凿凿的告诉他,沈子玉已经死了,还把沈子玉留在陈掌柜那里的命牌拿出来给他看,他记得很清楚,沈子玉的命盘已经碎裂成七八块儿,拼都无法拼在一起。
没等建武帝把话说完,他就目露凶光,暴喝一声,打断了建武帝的话。
“够了,建武爷不要在这里跟我胡言乱语,沈子玉就是你们杀的,这一点是不容你们否认的事实,你说的再多都没有用,你们必须要为沈子玉的死负责,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我现在最后再重申一次,你们必须立刻马上把凶手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们翻脸无情。本来我们只要凶手一个,但是如果你们再执意阻挠,那么我们不介意多杀几个,好让沈子玉在往黄泉的路上能够多几个同路人。”
建武帝哼了一声,说道:“都说了沈子玉不是我杀的,也不是我们几个杀得。都说的这么明白了,还让我们交出凶手,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那名金丹境强者脸色一沉,说道:“看来建武爷还有你们这些人,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也罢,沈子玉只身一人前往黄泉,太过孤单了,我们这就为他送上几个同路人。”
建武帝连忙给站在他身边的文治帝和永和帝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做好准备。
如果可以选择,这三位皇爷都不愿意和陈掌柜的人杠上,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不愿意,就可以不去做的,先不说他们,不可能把杀死沈子玉的齐天给交出去,就算是能,他们也不会这样做。
陈掌柜已经和他们翻脸,绝对不是简单的将一个凶手交出去,就能够解决问题的,他们必然需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才有可能平息陈掌柜的怒火。
这个代价,不仅仅是指修炼资源方面的损耗,甚至有可能包括很多人的性命。
杀人陪葬,这种事情,陈掌柜绝对做得出来,其实别说是陈掌柜了,就算是他们,以前也没有少做。
建武帝的再三否认,一再狡辩,彻底的惹恼了那名质问他的金丹境强者,他的双眸几欲喷出火来,说道:“建武爷,本来我奉了陈掌柜的命令,打算给你一次机会,但是现在看来你是一点儿都不珍惜,非要让我们来硬的,那好,我们现在就如你所愿,让你见识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
说着他就给他的两位同伴,使了一个眼色,说道:“周平,马德如,你们两个就和我一起,向龟缩在墓门后面的建武爷,好好的展示一下我们的手段,让建武爷知道,他到底应该如何选择?”
同样和他驭使飞剑,飞在空中的,一名穿着书生袍的男子朝他拱了拱手,问道:“老潘,你说我们应该打哪里,才能够让建武帝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老潘朝着下方看了看,然后用手一指建武帝他们事先布置在圣人墓周围的禁制和法阵,说道:“先毁了它们吧,这是建武爷他们布置的两层乌龟壳中的一层,我们直接把它打碎、打烂,不但能够打痛他们,而且可以让他们膨胀的脑袋好好的清醒一下,知道该怎么跟我们说话,知道该怎么遵从我们的要求,依命行事。”
周平和马德如两人一起点头,随后他们两个人分左右飞了出去,穿着书生长衫的马德如率先驱动着脚下的飞剑,从天上俯冲而下,冲向了建武帝他们布置的禁制和法阵,在他接近的时候,那些禁制和法阵马上被激活,马德如毫不畏惧,他取出一把法杖来,连连挥动,一道又一道的雷霆从他的法杖中飞了出去,落到那些禁制和法阵上。
这些禁制和法阵都是建武帝他们消耗了大量的阵法资源,这才好不容易布置出来的,可是,在马德如雷系法术的攻击之下,却是如同纸糊的一样,一碰就碎,连一个能够稍微坚持的久一点的都没有。
与此同时,另外一个叫做周平的金丹境强者,他一直脚踏着飞剑在空中盘旋,并没有降低他的位置,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对禁制和法阵的威胁就小了,相反,他站在飞剑之上,不断的往外抛着一枚又一枚的玉符,这些玉符落在禁制和法阵上,直接就炸裂开来,玉符爆炸所产生的巨大威力就像是犁地一样,把地面给翻的乱七八糟,依托地面布置的禁制和法阵,其下场可想而知,全都被摧毁,无一幸存。
周平和马德如联手,两人没有消耗太长的时间,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两人就把布置在圣人墓周边的所有禁制和法阵给破除掉了,没有一处能够残留下来。
如此情景,让建武帝看得睚眦俱裂,缩在他身后的文治帝和永和帝也很不好受,为了布置这些禁制和法阵,包括他们三个人在内,可是都拿出了大量的修炼资源,又组织了大量的人手,包括他们在内亲自动手,花费了不短的时间,这才好不容易的把圣人墓给包围了起来,本来还指望着这些禁制和法阵能够发挥巨大的作用,结果没想到,如此轻易的就被摧毁掉。
看着周平和马德如进行破坏,老潘稳稳的站在飞剑之上,神色没有一丝动容,等到周平和马德如破坏完毕之后,来他这里复命的时候,老潘这才从高空之上俯视着躲在墓门之中的建武帝,说道:“建武爷,到了现在,你们应该知道厉害了吧?现在,我再给你们一个机会,首先你们要把伤害沈子玉的凶手交出来,交由我们处置,其次,你们必须马上从圣人墓之中走出来,然后发誓永不踏入这一座圣人墓之中,至于这一座圣人墓以后如何处置?你们就不用来操心了,自然会有我们来处理。”
建武帝早就猜到了老潘他们绝对不会仅仅是索要杀人凶手那么简单,现在,老潘果然在这个条件的基础之上,又开始往上加码,要独自占有他们脚下这座圣人墓的探索的权利,还要将他们驱逐出去,一点儿残羹冷饭都不肯留给他们。
这还仅仅是老潘在口头上说出来的,一旦他们遵照老潘的要求,从圣人墓之中出来,那么他们就没有了任何外在的保护,那个时候,如果老潘他们几个要对他们下手,他们连躲的地方都没有,到时候绝对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毕竟他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是老潘他们的对手,就算是联合起来,想保全自己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建武帝还在想办法拖延,他说道:“阁下,让我们把圣人墓给你们腾出来,不知道这是陈掌柜的要求,还是你们自己擅自加上的?如果是陈掌柜的要求,那么让我们腾出来也不是可以商量的事情,可如果这是你们自己擅自加上的要求,你们就不怕这样做,会让陈掌柜对你们生出不满之心吗?这座圣人墓之中的机缘,我想除了我们这些发现者之外,你们是没有资格碰出的,它们都应该属于陈掌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