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3w6z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棄子 ptt-第一千六百章 劫掠百姓的蠢材鑒賞-k9x3l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
桂阳郡在地理位置上比较靠近交州,荆州的商贾若是想要前往交州,桂阳就是最好的中转站。
只是荆州富庶,商贾均是北上中原贸易,交州除了一些珍珠、象牙之类的奢侈品吸引人心之外就没啥了。这些东西,荆州本地就有,想要赚钱的商人们也懒得跋山涉水前往交州,直接在自己当地购买就行了。
交州属于大汉比较偏远之地,当地的百姓在各种领域都无法和中原相比。加上时不时出现的蛮人土著,恶劣的地理环境和气候,使得中原人除非活不下去,真的不会前往交州的。
历史上,交州地区就是汉人朝廷流放的南方专属地区。没有人愿意去,可交州还是需要发展的,只能把犯人送过去了,就当成是废物利用。
在宋代之前,一听说要流放岭南,很多犯人就如同死了亲爹一样。
交州也得力于这个政策,一点点的发展了起来。
目前这个时代的交州,还比不上中原的富庶。
比方说士徽他们带过来的士兵们进入桂阳郡之后,就如同土包子进了大城池一样,看什么都新鲜。要知道此时的交州还未完全开发出来。桂阳郡虽然比较偏僻,好歹都是汉人的天下,发展比交州很多地方都要好。
而过于顺利之后,交州军士兵的内心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在乱世,军队和土匪之间的差别不大。老百姓之中经常会提防着“兵匪”的祸害。有些无良的军队,在打完仗之后,会对当地的百姓进行劫掠。有些甚至会杀良冒功,不知多少无辜百姓惨遭毒手。乱世至今,唯一没有对百姓进行劫掠的,可能就是只有神武朝廷的刘军了。
交州军拿下一座城池之后,还会担忧能不能守得住。可是一座接着一座城池被他们攻下,交州军士兵就想着自己把脑袋别在腰间,今天不知道明天事,总要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吧。
于是乎,交州军士兵开始有组织的进行劫掠。
甚至有些低级武将更是直接参与其中,瓜分好处。
交州军每次攻下一座城池,全军上下都会发一笔横财。在交州军之中,士兵拿着性命为他们拼命,打赢了仗,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放松一下心态是很正常的。
士徽他们想要阻止,拿什么去阻止?就算是士兵们听话了,心里不痛快了,日后还怎么打仗。再说了,下面的人得到了那么多的好处,对于士干他们的孝敬是一点都不少。更别说士干、士颂三人派出心腹自己收刮起来。
嗯,有些事情,高级人物当然不好出面,必须偷偷地进行,还要拿大头。
典型的做了婊子还要牌坊。
有了这样虚伪的领导人,交州军士兵就更加肆无忌惮。苦的只有桂阳郡的百姓。
桂阳太守赵范知道自己治下的军民百姓身处于交州军的淫威之下,可是他能够怎办?手里没有反击的兵力,只能期盼着援军尽快到来。今日受的罪过,明日再报仇雪恨。
士干、士颂内心则是打起了小九九。一个桂阳郡就这么多财富了,要是攻入荆州的核心城市襄阳,那岂不是富得流油?作为交州的统治阶层,士徽他们的财富足够他们丰衣足食,但是要像中原大地那样奢侈是不行的。毕竟现在是士燮在位,他一直以来讲究节俭,对于自己的儿子看管得很严格,平时给予的俸禄和赏赐真的不多。
由此可见,士燮能够在交州统治这么久,不是没有原因的。
人都想让自己过上舒心的好日子。士干和士颂也想趁这次出征而捞一点外快,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水准。士燮再让他们节俭,也不能把他们的战利品给没收了吧。士干和士颂可不像士徽那样的节俭,他们二人每天的花费大着呢。于是士干和士颂两人找到了士徽,向他表示了想法。
士徽作为最有希望和实力继承士燮位置的人,他是最需要其他兄弟的支持。哪怕他觉得这样做不是很好,会导致桂阳郡的百姓和刘军对交州军产生敌视,最后还是同意了士干和士颂的建议。
“将士们远来辛苦,需要放松身心也是应该的。不过千万不要惊扰到了当地百姓,免得我交州名声受损。若是出现了什么差错,拿你们两个是问!”士徽装作看不到,出了什么问题,他不负责,他知道士干和士颂是什么德行。
有了士徽的变相默认,士干和士颂就更加卖力起来了。他们也不想打得太狠了。
交州军是按照东吴的命令出兵的,不是他们本来的意愿。士徽他们也想明白了,自己这一支部队就是为了给东吴分担压力的。损失的都是交州,而得到利益的却是东吴。
连士徽都不想那么用心去攻打了。哪怕现在交州军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士徽后来十分后悔自己这个想法。他也非常后悔自己纵容士兵劫掠百姓。他完全想不到自己会因为这个决定而葬送了性命。
整个桂阳郡都被打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桂阳城这个桂阳郡最重要的城池了。由于交州军不断地劫掠,使得其他城池的百姓闻风丧胆,立马收拾自己的细软,往桂阳城方向逃跑。
赵范真的一点都不担心,且不说奸细能不能混入进来,就算混入进来了,又能够怎么样?他赵范在桂阳城的影响力巨大,兵力也足够,根本就不怕有奸细。而且交州军现在都忙着收刮百姓的财富,哪里还顾得上进攻桂阳城啊。
赵范暗笑交州军主将是蠢材,为了劫掠,居然放弃了那么好的进军机会。如果赵范是交州军的主将,定然会立刻加速进军,先把桂阳城拿下,然后以桂阳郡为根基,等候交州的支援,再进攻长沙郡,转道武陵,威胁江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