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6gjo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愛下-第三十六章 人盡其用-20vph

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大空頭
“小邢虽然是大学生,能力也很强,但他对于招商引资的流程和事物还没熟悉过,贸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件事交给他,会不会太急了点?”
“吕局长说的对,和第一工业株式会的合作,关系到我们市未来几年的发展,贸然把这件工作交给邢科长,万一有个意外,那咱们下这么久的心血不就白费了。”
“我没有针对邢科长的意思,但他到底还是太年轻了点,之前也是在财政局工作,和招商引资上的工作性质完全不同。”、
“……”
当官,资历这种事,总是一道难以跨越的槛。
邢磊被江成林破格提拔到科级,还是招商局的实权科级,立马引来了招商局内部的一致反弹。
有说他资历不够的,有说他应该一点点磨砺的,在招商局局长吕蒙才带领下,不少人都从各个角度指出了邢磊上任可能出现的不良后果。
众人情绪激动,慷慨激昂。
就似乎,如果邢磊一上任,搞砸和第一工业株式会的谈判是必然结果。
对此,江成林老神在在,心里跟明镜一样。
目的就一个。
一个萝卜一个坑,来个新人把科长这个坑占了,那可就少个坑了。
终于,喧嚣的议论声为之一静。
江成林喝了一口茶,朝一直没发言的副局长汤纪念看了一眼。
“老汤,你怎么说?”
低着头,似乎随时都会睡着的汤纪念动了动脖子,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昏暗的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之意。
“咱们和曰本第一工业株式会的商谈也有段时间了,虽然对方吹的天花乱坠,但资金还是遥遥无期,谁也不敢保证那帮小曰本在打什么注意。”
“老汤,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们工作不负责,不到位?”
“我可没这么说。”
“那你什么意思。”
“首长说了,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但咱们和那帮小曰本兜了这么大圈子,可连跟耗子毛都没看到。”
“这能怪我们?小曰本的奸诈你们又不是不知道,都已经谈好的合同,忽然又不签了……”
“那不还是你们工作没做到位。”
“你……”
“我怎么?老话说的好,是骡子是马,出来溜溜就知道了。都谈好的合同,人家又不签了,你们还在这里指责别人工作做得不到位,怎么不先检讨一下自己。”
“……”
“……”
不知不觉之中,会场就像是个火药桶一样,到处充满了硝烟的味道。
局长吕蒙才为首的一系和汤纪念为首的一系,直接就干了起来,就差没有开口骂娘了。
这时候,江城林再不出来表演还能等到什么时候。
“咳咳咳——大家都听我说两句。”
“……”
“……”
“老吕啊。这件事也拖了一个多月了,光是经费你们都花了十几万,这什么时候能够个准啊!”
“江副市长,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帮小曰本真的很难缠。”
“老吕啊,自从南巡后人家珠海光是去年就引资了六十亿,咱们到现在连一个像样的项目都没拿出来,你让我很难办啊。三天,我再给你三天时间,上面非常重视这件事。你必须三天之内,给我把这件事敲定下来,让资金到账。”
“……”
吕蒙才的脸顿时黑了。
三天时间,这特么不是欺负人么。
饭还得一口一口吃呢。
第一工业株式会的社长现在关门不见客,也什么话都不说,谁能在三天把这件事搞定。
“三天时间,这……”
“怎么?三天时间还觉得紧,你底下的人要是不行,那就换人。”
“……”
“小邢那是正儿八经的高材生,毕业于华海大学,学的就是经济和金融专业,咱们现在不知道那帮小曰本心里想什么,所以无法判断。你们要是不知道怎么办,把他叫来了解下工作说不准就更好做了。”
“……”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谁能怎么办。
吕蒙才和在场的几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只得赞同了这个提议。
不久,‘一路小跑’的邢磊到了会议室,在江成林授意下,他有些紧张的站到了众人面前。
“兵法曰: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了解过鹭岛造船厂的背景,它是一家非常具有实力的企业,目前的状况,主要是受国际经济环境影响所导致。曰本人为什么会看上它?那是因为它有价值。”
“……”
“众所周知,曰本商人都是很精明的,如果不是有很高的价值,他们怎么可能和我们耗费一个多月的时间来谈判?”
“……”
“主席说过: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曰本人三番五次试探,我认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试探我们的底线。因为他们清楚我们的弱点,需要外汇以及经济上的薄弱。”
“…….”
“但我们的优点也很明显。鹭岛造船厂的历史悠久,技术上,虽然落后了点,但我们主要是差在动力系统和高精密设备上。
如果有这些,我认为,鹭岛造船厂的实力绝对能够跟川崎、大宇这些知名企业做比较。”
“从我了解的情况看,第一工业株式会恰好具备这样的技术,他们在很早以前就和曰本川崎有合作,承包川崎在船舶机电设备的配套生产。
而去年,第一工业株式会还收购了波罗的海造船厂。”
“……”
邢磊的一番话让会议室炸了锅。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这句话,谁都明白。
但问题是在这之前谁都无法知道第一工业株式会的目的和底线,持续的财政危机,让不少人心里就抱着一个打算。
卖一点钱先解决燃眉之急再说。
但现在就不同了,如果邢磊说的都是真的,那只能说明,第一工业株式会有着极大的野心,能够看中鹭岛造船厂那只能说明他们非常需要鹭岛造船厂,而不是买方市场。
“小邢。你这些消息都是从哪里打听来的?”
“对啊。我们怎么都没有听过?”
“你确定这些消息都是真的?”
“……”
面对着七嘴八舌的议论,邢磊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但眼神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切。
“我确定,这些消息都是真的。我有同学在北方做生意,他亲口告诉我,去年,第一工业株式会收购了波罗的海造船厂。”
“……”
四下一片安静。
波罗的海造船厂,要知道,这家船厂,可是苏联最大的船厂之一。
苏联的制造业可能备受吐糟,但重工上的技术,那绝对是当代最先进的水平之一。如果第一工业株式会收购了这家船厂,想要再成立自己的船厂,一切都说的通了。
没有人想一直做别人的外包公司,第一工业株式会和川崎合作多年,自然能够看到川崎的订单。
有了和川崎合作的经验,又有了波罗的海的造船技术,那不造船岂不是傻。
“所以我认为,曰本人反反复复,就是想要试探我们的底线。但买卖,既不是买方市场,也不是卖方市场。我们有所求,他们也有所求。我们完全可以待价而沽,试探他们的底线。”
“可如果,你猜错了怎么办?”
“夫未战而妙算胜多者,得算多也。我们完全可以先算一算我们自己的优势,和对方的需求有多大。
鹭岛造船厂位于入海口,水运交通便利,船坞设计经过时间的检验,不会因为洪水和自然灾难造成什么灾难性后果。其次,华夏人工成本优廉,材料生产加工成本也同样廉价。建造一艘船,最主要的公种是电焊工。
但据我所知,在曰本,一名电焊工,每天工作八小时,每周工作五天。薪水大概在一万三千块钱。
而在国内,这个薪水要除以二十,甚至是三十。
同等强度和时间的劳动,国内电焊工的薪资,最多就是六百元。”
“并且。在曰本,企业必须为工人提供至少两张巨额的商业保险和社会公共年金,仅仅这笔开支,就比国内的薪资要高出好几倍。”
“……”
“资本是追逐利润的,二十倍的人力成本,对于一家企业来说,具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其次是材料。曰本造船厂所使用的钢材,其实大部分都是从国内进口的粗钢,如果他们把造船厂设在我们鹭城,材料上也会节约一笔很大的开支。”
“……”
“而在成本端之外,我们还有一个极为优厚的政策优势,减税条款和土地政策。”
“……”
“可是,全球造船厂目前订单都不景气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否则鹭岛造船厂也不会走到现在这个地步。”
“这恰恰就是我们的另外一个优势。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候企业怎么生存?开源节流。就像现在的曰本,裁员、降薪等等一系列手段,都是为了企业保持足够的生命活下去。”
“第一工业株式会想要在造船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就需要有足够的竞争力,而我们廉价的人力成本、材料成本,可以为他们降低生产成本在市场上更加具有竞争力。并且,国人吃苦耐劳那是出了名的。我敢说,他们在全世界都找不到像我们国家这样优秀的劳动力。”
“……”
“大家还有什么其他看法?”
“……”
“我认为,将第一工业株式会招商引资的任务交给邢磊通知非常合适,有没有其他意见?”
“我同意。”
“我同意。”
“…….”
“散会。“
哗啦啦——
浅绿色的海水轻轻拍打着鼓浪屿岸边礁石,溅起几尺高洁白晶莹的水花,伴着一阵微风吹过,再眺望一望无际的海面,大自然的宁静让人心中顿生轻快出尘之感。
一艘艘渔船漂浮在不远的海面上,柴油机的马达声让原本寂静的早晨多了一些活力。从钢琴码头上岸,再沿着鹿礁路走上一段路,历史留下的痕迹一幕幕呈现在了眼前。
成排连在一起的花园洋房,英国领事馆、美国领事馆、曰本领事馆等异域建筑风格和八卦楼、八角楼等华夏古典建筑风格,无声诉说着华夏历史和东南省百年历经的岁月沧桑。
这里有美国归正教会在1848年建立的“中华第一圣堂”,有英国教也在这里建造的“协和礼拜堂”,在这些教会的支持下,又建立了培养了一批又一批本土牧师、传道士的“圣道学教”,为西方文化入侵和西方国家政府,进一步掌握华夏东南门,海关和港口管理大权提供了有力支持。
“光绪十四点的时候,这里已经沦为公共租界了。这栋房子就是意大利一名富商建的。”
“这栋房子,也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民国时期政府本打算拆掉这些建筑,但后来认为耻辱就该留给后人以示警示,最终得以保存下来。”
“……”
走在鼓浪屿石板铺成的道路上,破例被提拔为招商局科长的邢磊做起了临时导游,一路上为沈建南等人讲述起这座岛屿数百年的沧桑历史。
到底是大学生,逻辑思维和记忆都很清晰,指着各种不同建筑风格的建筑物,从西方教会传道收买人心,再到清政府无能让鹭城沦陷,再到宗教势力在华夏的渗透起源和西方国家跟随的入侵,将被时间淹没的岁月和历史一一再次呈现在了众人眼前。
但走到一栋红砖黄墙具有日式建筑风格的建筑后,邢磊滔滔不绝的话,忽然为之一顿,他看了看安惠浩二一行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沈忆梅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看着建筑门口挂的标识牌,傻傻追问起来。
“这个医院也是教会建的么?”
博爱医院。
一个曾经令鹭城,乃至整个东南都为之哭泣的医院。
因为,它是鹭城在被曰本占领时期建立的。
表面上,它是一家救死扶伤的医院,事实上,他们以安藤洋行为主,是曰本在鹭城设立的情报站和情报机构,并且秘密进行T计划细菌研究实验。
而研究的对象,都是曰本人从鹭城乃至东南抓来的青壮年劳力。
这是一段承载着屈辱和血泪的历史。
但如今鹭城正在为鹭岛造船厂的事情和第一工业株式会谈判,这种事实在是不方便当着安惠浩二一行人说。
邢磊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安惠浩二,最终又将目光投向了沈建南。
“其实这家医院的来历我知道,二战没有爆发的时候,曰本安藤洋行和临沂本土势力在临沂开了第一家博爱医院,后来曰本占领了鹭城,为了方便T计划的研究,就在这里设立了新的博爱医院。听说,下面的地下室,就是当时细菌病毒研究留下来的。”
“那栋红砖楼房看见没有,二战曰本人投降就是在这签订的投降条约。”
沈建南的百无禁忌,令邢磊不由有些紧张,毕竟,当着安惠浩二一群曰本人的面这么说,实在是有点打脸和拉仇恨的嫌疑。
但结果,却令他不由一怔。
安惠浩二忽然走出人群,站在博爱医院的门口,严肃朝着医院躬身行了一个诚恳的道歉礼。同行的其他曰本人,一看安惠浩二的反应,也齐齐走到了他背后跟着行了一个大礼。
“诸君,我为曾经有曰本人在这里犯下的罪行忏悔和道歉。虽然我知道,这并无法为已经发生的事情再改变什么。但在曰本,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认为他们犯下的罪行是曰本的耻辱,希望诸君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正常合作。”
安惠浩二这话一说,招商局局长吕蒙才站不住了。
“安惠先生,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因为这件事影响我们之间的合作。”
你特么是不是傻?
同行的江成林像是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吕蒙才。
这特么明摆着是沈建南在给邢磊铺道,这傻逼居然还一脸巴结讨好曰本人,真不知道这货脑袋里特么是不是都是浆糊。
邢磊就聪明的多了,虽然沈建南没有具体说过和安惠浩二之间的关系,但他看的出来,沈建南才是第一工业株式会真的话事人,尽管,他的名字并没有在第一工业株式会的股东名列。
“安惠先生,历史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谁也无法更改。不过我有个提议,鹭岛造船厂的历史,和鼓浪屿一样久远,它承载着鹭城人几代的记忆和感情,如果第一工业株式会正式收购了鹭岛造船厂,我希望贵公司能够为此做些什么。”
“邢君的话有道理。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恳歉意,在和鹭岛造船厂达成合作的基础上,第一工业株式会愿意无偿赠送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予鹭岛市百姓,为曾经这里遭遇的灾难赎罪。不知道邢君意下如何。”
百分之十五股份?
无偿赠送?
吕蒙才傻眼了。
为了和第一工业株式会达成合作,他不知道来来回回,鞍前马后跑了多少次,也没有谈来什么值得一提的政绩。
可邢磊这刚一上任,就立马捡到这么大一个功劳。
狗日的,这小子运气也太好了吧!
以为巴结上江成林就想上位么,门都没有。
“谢谢安惠先生,但无功不受禄,百分之十五股份,实在是太重了。”
“……”
“……”
一行人全都懵逼了,不管是鹭岛方面的人,还是第一工业株式会的人,全都眼神怪异,表情僵硬。
这货是脑瘫么?
第一工业株式会和鹭岛政府达成的收购方案,价值两千万美元,百分之十五,可就是三百万美元。
这么一大笔钱往外推,不是脑瘫又是什么。
江成林实在是看不下去。
如果说是想要抢功劳还能够理解,可特么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也能干出来,脑子都是屎么?
还无功不受禄,无你马个笔,
当下,江成林的脸就黑了,往前一挤直接就把吕蒙给挤到了身后。
“小邢啊。这件事是你负责的,你怎么看?”
安惠浩二也是个聪明人,虽然心里不耻吕蒙才的反应,但还是顺着江成林的话把邢磊再次送了起来。
“邢君。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代表鹭岛人谢谢安惠先生,毕竟这件事,如果非要追究跟安惠先生的关系并不大。”
“邢君心里不满意么?在两千万美元的基础上,第一工业株式会可以再追加一千万美元投资,并且出资为曾经的罹难者建立一座祠堂,邢君觉得意下如何?”
“那我先替鹭岛人谢谢安惠先生!”
“……”
“……”
翌日。
鹭岛政府公开宣布。
曰本第一工业株式会和鹭岛造船厂达成合作,拟出资两千万美元收购鹭岛造船厂百分之八十五股份,并且额外追加一千万美元,参与鹭岛造船厂到入海口的海运清理维护项目。
“老师,谢谢您!”
鼓浪屿一栋泛着岁月气息的建筑里,邢磊交叉双手站在沈建南面前,诚恳道谢着。
在邢磊没有上任招商局之前,鹭岛方面和第一工业株式会的谈判进入了僵局,日方一直不断找茬推诿,颐气指使的态度似乎随时都会翻脸。
招商局局长吕蒙才,被第一工业株式会社长田中二次郎举报受贿问题,遭到查处,快要退休的副局长汤纪念莫名其妙就成了正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