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qxfs超棒的言情小說 大唐俏郎君 線上看-第1259章 戰略轉移推薦-1gmsv

大唐俏郎君
小說推薦大唐俏郎君
援军来了?
两批援军,一前一后飞抵战场。
一开始,援军借助硝烟纱帐的掩护,飞抵战场,没让人察觉到行迹。
飞抵战场之后,立马从硝烟纱帐中飞达敌军上空拉屎。
对,飞行机关兽,铺天盖地的拉屎。
拉下一溜溜,咻咻咻呼叫的炸弹。
“轰轰轰”
半人高的炸弹落地开花,炸的敌军死伤无计。
加上其中爆炸起一枚枚火焰弹,形成流星火雨,溅射出一大批火海,烧伤烧死了无数敌人。
这是大屠杀!
“嘶嘶”
欢庆在要塞里的将士无不止笑,看呆了。
不少人倒吸着一口口凉气,吓着了。
大屠杀,大手笔。
原来杀敌还有这种可怕的武器啊?
陷入其中,死的连渣都不剩了!
张扬惊诧的说道:“这,这也太恐怖了吧?”
“哈哈哈,表弟就是表弟,他又怎么可能不留后手,给敌人准备大礼呢?”
张涛明白了,这才符合表弟深谋远虑的个性。
难怪表弟没有追究两大帝国泄露秘密的事情,原来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这种大杀器,是不是表弟最后的底牌呢?
到是会把敌军逼上绝路,后果难料啊!
张涛刹那间想了很多。
感觉这一战不简单。
貌似是表弟挑起来的战争,旨在诱敌入瓮,群而歼之。
或许这是刺激狄溥一党的手段。
告诉狄溥一党,只要表弟愿意,这种飞行机关兽可以轰炸全世界。
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
那么这就是邀战,宣战,来战吧!
你们没有藏身之处,不战就等死吧!
张涛一念至此,打心底里生出钦佩之情,表弟豪横霸气啊!
就该这么干!
张扬眼见敌军被飞行机关兽炸弹落地开花,走近将军说道:“将军,我们要不要乘胜追击?”
“追个毛,命令全军撤退,沿途救援汉族人,撤!”
张涛回神,意识到表弟的意图,哪能不明白接下来该怎么做?
毕竟他经受表弟长达五年的教导,今非昔比。
为今之计是趁乱大撤退。
以免王浪军把狄溥一党激怒了,赶过来报复。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普通军人,哪怕是特种部队跟修士群体对战,那纯粹是找死。
没有半点胜算。
除非修士站在原地被军人用热武器招呼,或许可以杀死修士。
否则连修士的人影都没摸着,就被修士轰杀了。
双方之间没有可比性。
张涛有自知之明,带头撤退张扬不甘心的挡在将军身前说道:“将军,战绩稍纵即逝,此时正是我们反击敌人的大好机会啊!
就此放过敌人,牺牲的兄弟也不答应啊!”
“滚,你眼里还有军令如山这个词汇吗?”
张涛眼见这个好战分子的牛劲又上来了,抬脚把他踢翻在地上呵斥,作死别害兄弟们。
作为指挥官,首先要考虑的是大局。
这一刻,他觉着选择张扬做特种营营长,就是一大错误。
张扬被将军踢懵了,疼得龇牙咧嘴的爬起来嘟囔:“我说错什么了?”
“白痴,你除了作战有点小聪明,脑子里全身浆糊。
知道王浪军的飞行机关兽为什么姗姗来迟?
为什么我们身后出现外族人组成的杂牌军?
为什么朝廷至今没有来信,指挥我们作战与撤退吗?”
张涛恨铁不成钢的呵斥,不想让手下的将士背着包袱上路,影响行动。
此事干系重大。
闹不好就会出问题,害人害己。
特别是掩护汉族人撤退,出错就会累死汉族人。
毕竟汉族人手中没有武器,也没经过训练,体能差,撤退起来问题多多。
将士们若是背上心理包袱,在汉族人面前抱怨几句,会引发民乱,后果不堪设想。
张扬听懵了,抓着后脑勺说道:“为什么?
不就是打仗吗?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你是猪啊?
打仗也分大小。
你就不能把眼光放在全国战场上想想该怎么排兵布阵?”
“呃,那不是有你们将军去考虑吗?”
“老子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你丫的。
你既然知道老子考虑全国战局,命令你撤退,你特么的还要请战,违抗命令破坏老子的计划?”
张涛气得咬牙切齿的呵斥,若非参谋拉架,恨不得把他踹死了。
煞笔一个。
参谋长杨松说道:“张扬,鉴于你临阵抗命,军部撤销你的营长职务。
你若是不服,战后去军部上诉。”
“是,我服从命令,但请问这是为什么啊?”
张扬急得不行,不就是考虑不到全国战局吗?
全国战局那么大,这边乘胜追击敌人,仅仅只是些许的改变,还能杀敌激励士气,为牺牲的兄弟报仇,有错吗?
总归来说,小战场不影响大局吧?
那么能消灭敌人,为什么不打呢?
参谋长不是很明白,蹙眉说道:“你还有脸问为什么?
仅凭你违抗军令,动摇军心,枪毙你十回都够了。
别特么以为你自己屡立战功,你就能搞特殊,视军令如无物了!”
“我这不是在执行命令吗?
多问一句为什么也有错……”
“滚你妈的,你作死自己留下来杀敌,看看你怎么死的,滚!”
张扬不知错的反驳,迎来张涛忍无可忍的一脚,踢飞他就走了。
军车载人大撤退,忙的不可开交。
落入倒在地上的张扬的眼底,迸射出一抹恨意,看着大队人马撤退的景象,咬牙说道:“玛德,他不就是依仗王浪军才上位的吗?
没点真本事,尽特码的压制别人出头?
老子还不信了,就要留下来端了敌军的老窝,立功受奖!”
说干就干,他转身向敌军方向摸去。
一路踩踏血肉模糊的焦糊地面,行进了大约五里地,瞅见西方天空飞来一片人影,吓得就地掩藏。
可惜满目疮痍,连一个有叶片的树都没有,无处藏身。
“呼呜”
修士群体飞抵战场。
狄溥也在其列,飞到张扬头顶上呵斥:“说,王浪军用了什么武器?
“煞笔,要杀便杀,何必啰嗦?”
张扬这才知晓张涛在怕什么?
为什么大转移?
全是为了躲避修士群体的追杀,不得不转移的战法。
诱敌深入吗?
可是知道的太晚……
狄溥随手一拂,打出一缕邪气,进入张扬体内说道:“胆敢忤逆本座,那就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桀桀”
“老子死也不受你折磨……”
“桀桀,你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