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v9au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棵神話樹-第七百三十一章 庚金神軍,可敵天地兩極!【大章】讀書-d8t99

我有一棵神話樹
小說推薦我有一棵神話樹
“神灵?”
纪夏和祸龙的面色陡然一变。
他们在看到那昔日的大庚帝朝场景的时候,就已经认知到秦河大帝的实力,不同凡响。
他能够一个人击溃百万的敌族,足以证明他实力的恐怖。
当时纪夏猜测。
秦河大帝秦无神,也许境界已经达到了上劫的巅峰。
天地两极之上,是为上穹境。
无论是无垠蛮荒的帝朝,还是无垠蛮荒周遭界外天、秘境中的帝朝势力。
那些旷伟存在,能够登临上穹,便已经成帝!
上穹境,便是帝境!
而上穹帝境之上,就是上劫境!
成就上劫,经历天地规则降下的劫难,逐渐彻底脱离凡胎。
等到获得大机缘,完整度过上劫境,那么强者的躯体,便从此化为神灵之躯!
从此掌控道则!
从此成为高高在上的神灵。
而这样的神灵,战力比起先天孕育的大多数神灵,都要强大!
而此刻,秦河大帝亲口说出,他只差一步就能够成就神灵。
那便意味着,在秦河大帝生前,他的实力已经位于上劫巅峰,只差最后一道上劫!
只要他的躯体复苏。
只要他能够勘破最后的瓶颈,就能够彻底成为神灵。
一尊能够和许多古老神灵匹敌,拥有神国的尊贵神灵!
而今,在无垠蛮荒之中。
不论埋葬着何等的隐秘。
只要这些隐秘不被戳破,那么,神灵就是位于顶端的存在。
他们俯视无垠,他们甚至能够制定无垠规则。
纵观无垠蛮荒两个岁纪以来的历史。
就能够轻易看出,制定无垠蛮荒规则的,其实一直是统治无垠的神国们。
之前的古梧、沉悬。
后来的大鼎、大息、天目。
这些无垠的神国,之所以能够被称之为神国,也许就是因为神国中央,有神灵掌控无上的权柄。
“神灵之间,是否也有强弱之分?”
祸龙忽然发问,他道:“大帝,而今无垠蛮荒,三大神朝分立,而诸江平原之上,曾经诞生过三尊先天神灵,他们的力量和神朝之主比起来,孰强孰弱?”
大帝虚影不曾开口。
一旁已经彻底止住哭泣的商炽,却忽然开口道:“能够建立那般广阔神国的神灵,自然要比那三尊先天诞生的神灵要更加强大。”
大帝虚影徐徐点头:“无垠蛮荒、旧渊之中,四大神朝之主,始终是极为强大的神灵,因为他们也从凡俗一步步走来,也曾经渡过天地规则的劫难,熬炼自身,蜕变为神躯。
而且,他们在悠久的岁月里,不知修行了多少年时间,也许,上古甚至太古时期,他们就已经存在了。”
纪夏怔然。
他刚刚听闻上古岁纪有足足六百万年。
那么更加古老的太古岁纪,又绵延了多少岁月?
他不由开口询问大帝虚影。
秦河大帝虚影沉默一番,竟然出奇的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太古岁纪,是动乱的岁纪。
也很多古老的神灵,在显化之时,曾经提及过在太古岁纪,无垠蛮荒经历过一场大破灭时代!”
大破灭时代?
纪夏听到秦河大帝的话语,猛然记起曾经在与阴君交谈的时候,阴君曾经提及过大破灭时代!
纪夏还记得一清二楚,当时阴君目露唏嘘,自语道:“自从大破灭之后,昔日的尊神,都沦为邪祟了,再也无法降临到这里了。”
阴君所谓的“这里”,自不必说,一定指的是无垠蛮荒。
阴君在无垠蛮荒很多地域之中,利用奇异伟力,发展信徒,想要用血祭的方法,为他自己架设一座神桥。
从而能够降临无垠。
纪夏许多年前的记忆复苏。
秦河大帝继续道:“我从雎哀王将的口中,得知在大破灭时代之前,我们所在的无垠蛮荒,曾经被称之为大端罗界,受天地宇宙规则的青睐。
大端罗界,便是所谓的神界!”
纪夏张了张嘴,有些不知该怎么形容他自己的心绪。
其实纪夏早在知晓无垠蛮荒之外,还镶嵌着无数界外天、无数秘境的时候,他就曾经打趣自己。
“那无数秘境、界外天,就是所谓的下界,而无垠蛮荒便是无垠的神界。”
下界的生灵,向往神界,希望能够打破空间壁垒,进入神界之中,而神界其实对于寻常生灵,和下界无二,但是对于能够打碎空间壁障的存在而言,确实一个更加神秘,充满无尽可能的所在。”
纪夏在心中感慨。
“这样说来,一步步有凡俗成就神灵的存在,比起先天神灵更强强大?”
祸龙一头银发披下,躯体巍峨,气魄威严。
秦河大帝深深看了祸龙一眼,继而深深点头,大约是满意祸龙的天资,满意祸龙的绝伦霸气。
他继续回答道:“并不如此绝对。”
“大多数情况下,一步步成就神灵的存在更强,可是先天神灵中,也有极为伟岸的存在。
他们的神力几乎无垠,他们的力量无法揣测,他们的神秘也根本无法察知!”
纪夏忽然接过秦河大帝的话头,道:“比如陆父、大风、黑天、胥泽……”
秦河大帝缓缓点头,道:“你所提到的这些神灵中,胥泽不是先天神灵,可是你所提到的这些存在的神力,俱都毋庸置疑……在古老的太古岁纪,就有他们的踪迹。”
纪夏低头思索了一下,抬头道:“大帝,你可曾听说过古星君?”
秦河大帝似乎微微一愣,旋即摇头。
纪夏想了想,他躯体中的古星血脉,骤然运转。
气息从他的确实中升腾而出,在这座青铜古殿里,分别构筑出三道星君法相!
岁、镇、辰……
三尊古老、神秘的法相虚影,在虚空中悬浮。
秦河大帝凝视了这三尊法相许久。
继而在纪夏希冀的眼神中,微微摇头。
“我不曾得见过这三尊星君法相,也不曾获知过星君法相的隐秘……
可是我从这三道法相中,感知到了躯体中,浓郁的血脉气息……这种血脉气息也来自于人族血脉,而且极为浓郁。”
秦河大帝说到这里,语气忽然升高了一些道:“难道这些星君是我人族在古老岁月中的先贤?”
纪夏徐徐点头,有摇了摇头:“他们确实是我人族祭拜的星君,但是,是否也是人族,我也不知。”
与此同时,纪夏在心中低语道:“连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秦河大帝都不知道星君隐秘……
但是大息的罚天王将雎哀,却似乎知晓一些关于五大古星的隐秘,他在镇塔血色空间中,曾经一眼看穿我的古星圣体。”
此时。
秦河大帝忽然看了看这青铜古殿的穹顶。
他微微叹气道:“我不能够继续依托那一丝真灵,显化躯体了,否则青铜古殿也许会察觉。”
商炽的躯体,微微疆域。
“无神大兄,我能否留下来陪你?”
商炽怯怯的开口。
两只大眼睛中又在酝酿着泪花。
秦河大地虚影在商炽面前蹲坐下来。
他朦胧的面容上,两只深邃、漆黑的眼眸,逐渐清晰起来。
这一双眼眸中仿佛蕴含着深渊、星河、宇宙。
秦河大帝凝视着商炽,轻柔说道:“我这一次气息沉寂之后,就要全力用魔胎铸神玄经,壮大我自己这一丝真灵,不能够再显现气息虚影,也不能够与你说话。
你留在这里,每日面对着空荡荡的青铜古殿,甚至还有被青铜古殿察觉的风险。
还不如走向无垠蛮荒……我还有一件事极为重要的事情,交代你去做。”
商炽原本听着秦河大帝的话语,稚嫩的面容表现得十分失落。
但是当秦河大帝说有事让她去做的时候,她的眼神之中忽然满是光芒。
“这件事,对无神大兄你的复苏,可有帮助?”
秦河大帝温和的笑了一声:“自然有帮助,而且是极大的帮助,你如果能办妥这件事,也许能替我节省下数百年乃至上千年的时光。”
商炽立刻用力点头:“既然如此,大兄你尽管吩咐,我出了这座青铜古殿,便叫醒北归,一同前去。”
秦河大帝却摇了摇头:“且让北归沉睡吧,他一旦苏醒,动静太大,难免引起某些存在的注意。”
这时,纪夏忽然说道:“大帝,我曾经在一次无意之中,获知西玄圣庭再度现世,有帝朝帝子猜测他们可能会……”
“可能会对我的墓葬下手?”
秦河大帝语气轻松:“你且不必担心,西玄圣庭绝不会对我的墓葬出手,因为还有许多势力,不允许我的躯体离开这座青铜古殿。”
他又叮嘱纪夏到:“你身上有王者之气,想来你的国度必然有兴盛之象,如此你就要多加小心,西玄圣庭向来不愿看人族兴盛。”
“西玄圣庭究竟与我人族有什么仇怨?”
一旁的祸龙不解:“西玄圣庭至今似乎都在搜索人族隐秘之地的所在,想要将他们尽数镇压。”
一旁的秦河大帝忽然沉默。
许久之后,他的语气有些怪异。
“详细原因,其实我也太知晓。
我只听说在许多年前,西玄圣庭圣后看上了我人族一尊先贤。
后来……西玄圣后,便抛弃了西玄圣庭圣主,跟随那一尊人族先贤而去……”
纪夏和祸龙眼神也变得怪异起来。
他们互相看了一眼。
纪夏有些迟疑说道:“如此儿戏?”
“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做不得准。”
秦河大帝哈哈大笑。
随着他的大笑之声。
纪夏忽然感觉自己脑海里,陡然多了许许多多,极为不凡的明悟!
“你是我人族后继者,而我这一尊先行者,却只能躺在这座青铜古殿之中,无法再为人族尽力,那么这些,便当做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秦河大帝直视纪夏的眼睛:“世人都以为我大庚帝朝灭亡,无数财宝都被许许多多帝朝势力瓜分殆尽。
可是他们不知道,大庚帝朝强大的根源,并不是那些所谓的灵器、所谓的灵丹。”
纪夏一边听着秦河大帝的话语,一边就在梳理着脑海中惊人的明悟。
随即,他面色之上浮现出一抹震撼。
“这是……庚金血脉的孕育苏醒法门?”
秦河大帝颔首,他的语气中也有了诸多自豪。
“我大庚帝朝能够纵横无垠蛮荒许多岁月,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一座崭新的人族帝朝,所依靠的就是这庚金血脉之法!”
“庚金血脉锋锐无比,你如果能建立一支庚金神军,那么十万灵府境界的庚金大军,甚至足以镇压地极存在!
三十万灵府境界的庚金大钧,甚至能够镇压天极!”
纪夏脸色陡然兴奋起来。
“似乎……这一种庚金血脉,一旦苏醒,便能够极快的成长……
而且,庚金血脉不用再和擎鼎血脉一般,从凡俗生灵开始培养,只需要让我太苍灵府修士苏醒庚金血脉,在花费时间壮大庚金血脉即可!”
这个发现令纪夏十分激动。
太苍需要的就是许多支,能够镇杀天地两极存在的强军!
而今,太苍发展的时间太过短暂。
即便有噎鸣秘境,有润世天云,也无法在区区几十年时间里,就孕育出能够直面神泽,甚至天地两极境界的神军!
而拥有了庚金血脉,太苍就可以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组建出一支威猛绝伦的强大军伍。
“修为越高,复苏庚金血脉精纯程度就必须要更高,所以花费的时间也就越漫长。
所以我还是建议你,还是从凡俗生灵开始,培养庚金血脉比较容易。”
一旁的商炽,大约看出了纪夏打得叮当响的算盘,提醒纪夏道。
“需要漫长的时间?”
纪夏毫不在意。
“有噎鸣密境存在,无垠蛮荒过去一百年时间,秘境之中已经度过了千年时光!”
“我就不相信倘若我太苍的灵府修士,这一千年什么都不干,专注于复苏庚金血脉……还无法苏醒这一道血脉威力!”
纪夏眼睛发亮。
现在的太苍,无法凑齐十万人族灵府修士。
毕竟百域两百多座王朝,围攻太苍的那一场出鹤之战中,也仅仅只有五千尊灵府修士!
而与绝晟的大战之中,绝昇皇朝约莫两万将领、两万鼎盛修士、诸多奉首、游荡强者,诸多存在加起来,也不过才十万灵府修士!
虽然绝昇皇朝,残余的势力中,也能再度拉出十万灵府存在。
绝昇大战之后,太苍升级了噎鸣秘境,灵府修士开始井喷式增加。
可是,哪怕距离绝昇之战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噎鸣秘境中已经过去二百多年。
而今的太苍人族灵府数量却仍旧不及十万之数。
相差的却已经不是很远了。
纪夏估计约莫再有二十余年,就能够凑足十万灵府修士!
届时再让他们复苏庚金血脉!
那时候的太苍就拥有了一支,能够硬撼地极存在的强悍军伍。
“到了那个时候,我太苍最弱的锐士,都是驭灵境!
当两百万太苍驭灵锐士席卷而过,我太苍就已经彻底超越了旧时代的绝昇,甚至比起绝昇,都有强出不知多少!
更可怕的是。
绝昇花费了极为漫长的时光。
而太苍,却仅仅花费了一百多年而已!
秦河大帝将这一道礼物送给太苍之后。
他的虚影,开始变得愈发模糊。
“纪夏,但愿我复苏之时,你的国度仍旧兴盛,仍旧强大。
那时我和你,便能够并肩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