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cxu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諸天萬界BOSS聊天羣 txt-第六百二十七章 琦玉一拳震天帝(求訂閱,求訂閱)鑒賞-pmogf

諸天萬界BOSS聊天羣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BOSS聊天羣
就在天帝太微打出来的真龙之火即将击中鼠仙的那一刹那,夜时秋出手了,他竖起双指,弹指一点,顿时,一道蕴含了他雄浑法力的结界出现在鼠仙的面前,帮他将这道神火成功抵挡了下来,同时,依旧慵懒地坐在椅子上的夜时秋对天帝懒洋洋地说道。
听到夜时秋的话,再看到自己想要杀人灭口的行为居然被他成功给制止了,天帝太微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难看了起来,心中把夜时秋的祖宗十八代都给问候了一遍。
这小子说没做亏心事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但我做……不对,本座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但本座做的那些事若是当着众神的面公布了出来,这会有损天家的威严,毕竟,这些下等的神哪里能够理解天帝的‘苦衷’啊?
这般想着,天帝咬着牙,看了眼夜时秋,也不说话,再次抬起手对鼠仙奋力挥出了一掌,这一次,这一掌他用尽了全力,强大的火系灵力在他的掌心迅速凝聚,然后轰隆一声,如雷霆炸响般,一道耀眼的光柱冒出,朝着鼠仙猛冲了过去。
“哦,又来,而且这回来真的了啊。”看到天帝在被自己挡住了一击后,居然还对鼠仙出手,摆明了一副非得弄死他不可,就是不让他把话说完的架势,夜时秋挑了挑眉,心道。
随即,身形一闪,整个人如鬼魅般从座位上突然消失不见,出现在了鼠仙的面前,然后,双手冒出紫光,就要再用劈天神掌和这位天帝过一过招。
只是,就在这时,一道很萌很傻的声音传入到他的耳中。
“咦,这人看起来比润玉厉害很多啊,群主,让我来和他打一架试试吧?”
“你?”听到声音,夜时秋没有将掌力挥出,只是让双掌表面附着的强大法力对天帝打过来的火焰光柱进行抵挡,他侧头望着这个瞬闪到了自己身边的秃头披风侠,眉头一皱,问道:“你之前不是说和润玉打了一架,已经发泄完,满足了么,怎么现在还想和人打架?”
“嘛,之前我以为要面对的人没有润玉厉害,所以就不感兴趣,但现在看来,这个天帝比润玉厉害很多,这样的话,我还是很想和他打一架的,说不定他能打败我,这样的话,我会很热血的。”琦玉用手指头抓了抓自己的脸颊,对夜时秋回答道。
夜时秋:“……”
秃子,你真是想太多了,这位天帝虽说比宝莲灯世界的玉帝厉害很多,但绝对不是你的对手,要说这个世界的玄灵斗姆元君,那倒还有几分……好吧,应该也没有赢的可能性。
无奈地看了看这个一脸坦率的秃子,夜时秋叹了口气,道:“好吧,既然你想出手,那就随你好了,记得留他一命,他现在还不能死。”
“嗯。”得到群主的同意,他肯把对手让给自己,琦玉高兴地点了点头,然后,望着面前占据了他全部视线的火焰光柱,对天帝说道:“那个,天帝,现在由我来做你的对手,希望你……算了,就这样吧,你可以使出全力哦。”
话落,一拳右手紧握成拳,左脚往后退了一步,拉开架势,然后,在周围水神洛霖和殿内所有神仙的注视下,口中喊道:“认真一拳!”
“轰!”拳字说完,琦玉就猛地挥动了他的拳头,顿时,一股威猛绝伦的拳风被他打出,撞击在那道被夜时秋用法力抵挡住的火焰光柱上,然后,让人吓得眼睛都快掉到地上的一幕出现。
只见原本那威势赫赫,让人看得不禁头皮发麻的天帝太微打出来的火柱居然在顷刻间破碎了开来,火苗四溅,不仅如此,那站在至尊宝座上挥掌的天帝瞳孔猛地一缩,就像挨了一拳似的,整个人腹部后缩,进行了弯曲的倒飞了出去。
“砰!”天帝的身后是至尊宝座,他能倒飞到哪里去呢?当然是狠狠地撞击在宝座的椅背上了,在撞到了椅背上,发出一道嘹亮的声响后,天帝再顺着椅背滑落了下来,摔倒宝座上,嘴角溢出一丝血迹,就连发髻都被撞的散开了,披头散发的,显得十分狼狈。
“啊?这个天帝不行啊,虽然比润玉厉害,但还达不到我希望的水平,他不是我的对手。”在一拳覆灭了天帝的攻击后,琦玉就要再度出拳,迎战天帝,和他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场,谁知,火苗悉数落下,待能看清了前面的景象后,琦玉却发现那天帝此刻已经被他之前的拳风给弄倒下了,顿时,失去了再战的兴致,收起拳头,有些失落的说道。
“你……噗!”琦玉的声音虽小,但在场的都是神仙,谁还听不到他的话啊?将他那番说自己不行,瞧不起自己的话收入耳帝后,天帝心中一怒,气急攻心,竟喷出了一口血来,气息变得更加萎靡了。
“陛下!”
“父帝!”
这时,总算回过了神来,天后荼姚和火神旭凤一起朝天帝跑去,将他从至尊宝座上扶了起来,两人皆露出一脸担心的表情。
随即,后者无比愤怒的转头望向台阶下的润玉,质问道:“这几个人都是大殿带过来的,他们伤及父帝,大殿难道就不想说些什么吗?”
说什么?说干得好吗?
润玉在心里淡淡说道,接着,抬头直视着那高高在上的火神旭凤,对他反问道:“案子尚未审完,父帝就急着出手想要灭杀鼠仙,不只是润玉带来的两位朋友,就连润玉也非常疑惑,父帝为何如此,竟给人一种杀人灭口的错觉?相信水神仙上还有太上老君,以及在场其他的仙友应该也有这种疑惑,所以我这两位朋友出手阻止父帝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父帝在被群主仙上阻止了以后居然还再次出手,明知润玉的朋友挡在鼠仙面前,依旧不留手,如今这般,二殿,你想让我说些什么?”
“你……”
“好了,天帝是我们伤的,火神,你要是有意见就跳下来,我再给你一掌,保证让你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没必要为难你哥哥。一直纠缠着哥哥的未婚妻,还想在这种场合找哥哥的麻烦,你这种人,不,你这种神,我也是第一次见,端的是无耻至极!”懒得听他们兄弟吵架,夜时秋大手一挥,直接打断了旭凤要说的话。
接着,转头望向被他和琦玉救下来,此刻已经彻底懵了的鼠仙,对他说道:“你之前说笠泽簌离,然后呢?接着说,让大家都听听这高高在上的天帝天后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额,是,小仙领命。”鼠仙眨了眨眼睛,愣愣地对夜时秋拱了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