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2q6优美都市小說 超能作者討論-第860章 神仙閲讀-h9vkx

超能作者
小說推薦超能作者
这是如何的可笑,只有是那东西都变得有些可笑的,这都是让人觉得不那么开心的,这样的东西都是那么的可笑。
很快两位大夫开始给他们的老父亲诊病,第一个是那南极仙翁诊病,他只是用手指搭了一下脉,就断定他的病情,很快说道:“你父亲这是五劳七伤,难以根治,只有是用猛虎的胆入药才行,可是这猛虎必须要用人肉才能诱来。”
听到这话他们也是十分的为难,这是怎么的东西,用人来做诱饵,实在是有伤天和。
于是他们请方天行诊治,他试探那唐宏深的脉象,很快便是皱起了眉头,他对唐宏深的子女们说道:“令尊是邪气入体,需要用人的心才能救治。”
两人听到这样的话,对于他们的情况都是有些无奈的,这两人的力量都是有些无奈的,对于自己的东西都是那么的无奈。
这也太过匪夷所思,这是怎么的东西,让他们愁眉不展。
也许是两个庸医,只是来骗钱的,根本不会治病,于是他们就打算把这两个家伙给赶出去。
叫刚找的两个仆人把他们给赶出去,他们身体健壮,对付这一个老人,一个少年足够了。可是事情并不是他们想的那样。
两人过来想要把这两个家伙给打垮,就像是一个被人给打败的力量,可是根本就无法移动他们一丝一毫,就像是一座山一样,根本不是人力能搬动的。
这样的事情实在不是该发生的事情,超出人们的认知,那两个仆人就好像是见到鬼一样,连忙是跪在地上求饶道:“仙人降临,求求您,饶恕我们的冒犯。”
南极仙翁不知可否,只是一拂手便是将那个凡人推开。方天行也是毫不在意,一些凡人罢了,在仙人眼里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生命。
那唐红姑和唐钱程似乎也是吓傻了,没想到自己带回来两个神仙,简直是匪夷所思。
看到两人的本事,唐红姑和唐钱程也是有些惊讶,连忙作揖说道:“得罪仙人,实在是抱歉。”
他们也是诚惶诚恐,不知道怎么会招惹上这样的东西,只能是勉力应付,这是一个让人觉得不那么的开心,这可是让人觉得有些不那么的开心。
方天行笑着说道:“我们都是下凡的仙人,是来考验你们的孝心的。”
听到他们的话,也是觉得仙人竟然会有这种闲心,关心自己的孝道,不过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治好自己父亲的病。
于是他们说道:“能帮我救救我父亲,他真的快要不行了。”
“我们之前说的话并没有哄你,非得付出代价才可以,世界上没有白得的东西。”方天行对他们说道。
仙人再次确认,之前的办法就是最后的办法,除此以外没有别的办法。
他们十分犹豫,只有是说要考虑一下。那实在太为难。
看着自己的亲人感觉有些难受。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孝之终也。”
一谓不违法犯罪,使自身遭刑宪,如果犯了,谁最担心你?这是最起码的孝。二谓成年后立心做任何事,都要有点成绩,不能是别人问起来,你自己都臊得不好意思说,如果是那种父母、老师会因你而自豪的,就更好了,是孝的终极形式。
方天行和南极仙翁也就暂时离开,等待他们的选择,这是那么的无奈,选择将决定他们的命运。
这是怎么的东西,对于孝道的评价又该怎么的衡量的,两人之间还存在异议,于是方天行和南极仙翁,这是怎么的可笑东西。
只要让自己的力量都变得更加的强大,自然是有办法解开的,即便是如此的事情也有办法评出公论。
这就是让人们觉得有些无奈的,这是怎么的东西。
他们的选择代表了自己的道,那是他们对于孝道的理解或者是付出,他们只管做,如何评价只有方天行和南极仙翁才能做。
唐红姑和那唐钱程也是面临很大的抉择,不知道该怎么做,该如何做出抉择。
父亲躺在榻上,气息微弱,似乎随时都会死去,要是再不救治,恐怕会很危险,这样的事情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这是让人觉得有些无奈的东西,自己的力量都是有些无力的,没有人能轻易的解开这个问题。
可是眼前的事情由不得他们犹豫太多,这真是艰难的选择。
方天行和南极仙翁也在等待,等待他们的选择,也是等待比试的胜负。
那唐红姑和那唐钱程都是觉得这是有些奇怪的,面对人们的情况都是有些可笑的,人们的力量根本做不了什么。
父亲需要自己割肉才能活,唐钱程醒来后,耳边还能听见父亲的话,他从来没听说过这种偏方,但是紧急关头,为了医好老父亲的怪病,他决定试一试。
于是他起了榻,找了一把刀,毫不犹豫地就从自己肋骨下割了一块肉。说也奇怪,割了这么大一个伤口,唐钱程也没有感觉到疼痛,但还是急忙用布把伤口包裹了起来,血流了一点也止住了。
但是他也顾不上思考这些事,急忙将这肉熬制成了油膏,涂抹在老父亲的腿上,父亲觉得好了许多,也不觉得疼了,高兴地问儿子:“这是什么药啊?从哪弄的啊?”
唐钱程随口说到:“村口来了个神医,说是可治百病,谁知道这么有效果,可能就是上天安排过来救你的。”
过了不久,老父亲的伤口便痊愈了,身体好像还比之前好了许多。唐钱程的肋骨旁的伤疤,虽然包裹的严实,也编瞎话骗了妻子,但是妻子还是发觉出了异常,追问之下,唐钱程才道出实情,妻子一下就大哭了出来:“你就不怕出现什么意外吗?你忍心扔下病重的老父亲和我吗?这事就不能和我商量商量吗?”
唐钱程看着妻子大哭,也急忙解释:“这不是父亲的病着急吗,我当时就没多想。”妻子又抱着唐钱程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