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epg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五胡之血時代 txt-第540章熱推-payzn

五胡之血時代
小說推薦五胡之血時代
慕容鲜卑定居辽东,其实不过才是两代人的时间。
在这期间,慕容鲜卑依旧保留着游牧游猎的旧习,就算迁出辽东也不会面临活不下去的局面。
当然,前提是能得到栖息游牧的地盘。
“我听说,这邺城的天子素来仇视诸胡,连带着我们鲜卑也是一同不喜,现在又要我们归顺,又要我们迁出辽东,难道真的以为我们慕容部儿郎手中没有刀吗?”
旁边的慕容翰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手扶着腰间的刀柄说道。
刘隗对于慕容翰得勃然作势丝毫不惧。
“小将军,难道以为只有你手中有刀剑吗?”
“大汉有三十万虎贲,五十万材官良家,而且还是甲坚兵利,难道还怕你手中区区一柄刀不成?”
刘隗说罢,一伸手按住了慕容翰握着刀柄的手掌,往前用力一推,把他露出的刀刃给强横的推了回去。
慕容廆见状,已经是眉头紧皱,心中充满了焦虑和不安。
现在仅仅是辽南一个三山郡的汉军,就已经搅动的辽东暗潮汹涌。
若是刘预再鼓动鲜卑各部和高句丽一起卷土重来,慕容廆真害怕自己无力招架。
“那邺城的皇帝,若是让我们迁出辽东,又去往何处?”
慕容廆思索良久,才缓缓的开口说道。
刘隗一听,顿时就是来了精神。
慕容廆既然能问出这种话,那就说明他已经是准备要答应了。
对于四面皆敌的慕容鲜卑来说,困守一方土地并不是他们的习惯。
在遇到危险,或者有了更好的选择的时候,抛却故土并不是什么问题。
当年从大鲜卑山南下的时候如此,迁入辽东的时候也是如此。
历史上慕容鲜卑从龙城入中原的时候,也是如此。
现在,对于慕容鲜卑来说,更不是什么难事。
问题就在于能不能接受刘预提出的要求了。
“北凉州!”刘隗立刻说道。
“什么,北凉州?”
慕容廆父子二人,此时都已经被这个新的名字给搞糊涂了。
这天下只有一个凉州,就是大晋凉州刺史张寔控制的凉州。
什么时候又出来一个北凉州。
“不错,就是北凉州。”
刘隗随后就把皇帝交待给他的话,对着慕容廆父子都说了一遍。
慕容廆和慕容翰儿子,这时候才明白。
原来邺城的汉家皇帝野心大的很啊,这是要利用他们清扫从草原通往西域的通道。
沿途的坚昆、呼揭、杂胡等部落,就是他们要对付的敌人。
“蛮荒之地,有什么好的,你家皇帝难道以为我们是愚蠢不成?”
慕容廆脸上挂满了不悦。
在这一个计划中,慕容鲜卑需要先迁徙到阴山、贺兰山一带,然后再统一归于汉军的指挥,继续沿着草原向西域推进。
等到了西域之后,刘预会以中原为后盾,支持慕容鲜卑在车师、乌孙一带建立藩国。
“这可是裂土封疆啊,单于难道还有什么不能满意的?”刘隗说道。
“跨越万里,前途凶险,难道要我们慕容部死绝吗?”慕容翰也是不同意。
“哪有什么万里?”刘隗立刻摇摇头。
只听他继续说道。
“从阴山、贺兰山开始,往西去往车师国,不过是三千里,从拓跋部来辽东也就是这么远罢了。”
刘隗随后又是给慕容翰父子上了一堂地理课。
自从匈奴人衰落之后,鲜卑就已经占据了整个草原大部。
虽然有许多的都是宇文鲜卑这种匈奴小弟改头换面的假鲜卑,但是依旧有许多鲜卑人迁徙去了草原西部。
其中势力最大的一股吐谷浑部,就是慕容廆的亲哥哥率领的。
他们对于草原一带的路程,可谓是非常的清楚。
只需要一对比,也就不觉得从阴山去往车师国一带有多遥远了。
等到刘隗解释了一通之后,慕容廆父子都是低着头继续沉思。
他们并没有做出任何要立刻点头的打算。
刘隗见状,也知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
只见他猛然起身,向着慕容廆朗声说道。
“单于,我言尽于此,既然单于依旧是不肯答应,那我便回去给天子复命了。”
“只不过,到时候辽东慕容氏身死族灭,可不要再后悔!”
刘隗说罢,就是摔袖转身,丝毫不犹豫地就要离开。
慕容廆见状,立刻就是大惊。
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上来,一把拉住了刘隗的衣袖,脸上笑着说道。
“大连兄莫急,我可没有说不肯啊。”
慕容廆把他拉回坐席之后,又是继续说道。
“只不过,数万部众迁徙千里,恐族中老弱不知道要病死多少啊。”
“而且一路上辗转无数,万一要是有人不肯舍弃辽东故土,半途之中发生变故,那也是凶险万分啊。”
慕容廆的担心倒是真的有可能。
慕容鲜卑之中也是有着各个势力的部族,其中许多人的生活习性也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依旧保留游牧的习性。
但是游牧的生活,哪里有定居耕种好啊。
少了许多的迁徙之苦不说,光是每年能积攒余粮备荒,就已经胜过游牧数倍了。
“哈哈,原来单于是担心这点事情,实不相瞒,我来辽东之前,陛下早已经是想过这个问题了。”
刘隗笑着说道。
“那陛下打算如何解决这个?”慕容廆问道。
“陛下知道,慕容部毕竟是大部,迁徙辗转殊为不易,故而准许部分部族,可以不必西迁,而是就近屯垦。”刘隗摆出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说道。
慕容廆闻言,却是充满了疑惑和惊讶。
“部分?就近?”
按照刘隗话里的意思,这些汉人难道还要把慕容鲜卑拆分了不成?
一部分人西迁,一部分人就近。
这是赤裸裸的肢解慕容部啊!
慕容廆如何肯答应?
“不错,陛下考虑到有人不便迁徙,便准许他们往东平州安置,在那里为国征讨三韩、濊貊等山中蛮夷。”
“这如何使得,我们慕容部皆是同进同退,绝对没有此等道理。”慕容廆立刻就是大摇其头。
经过之前的交锋,刘隗已经是彻底摸清了慕容廆的底牌,也就没有了原来的顾虑。
“单于,果真如此嘛?”刘隗笑着问道。
“那是自然!我们慕容部都是同心同德,绝对不可能如此布置!”
刘隗听后,便缓缓的说出了一串部落的名号,还有一连串的数字。
慕容廆听后,立刻就是大吃一惊。
因为刘隗说的这些,全都是慕容的一些部族的情况。
这些部族详细情况,若是没有人告知的话,根本不可能从刘隗的口中说出来。
“大连公,你这是何意?”慕容廆已经是有些慌了。
这就说明,有些部族已经暗中与汉军勾结在了一起了。
不然不可能把自己部落的情况告诉给汉军。
这些部落的实力虽然算不得大,但都是靠近汉军势力范围,慕容廆若是发兵讨伐,很容易就与汉军遭遇。
到了那个时候,外敌环伺,内部又是叛乱迭起,慕容廆可就是要穷途末路了。
“单于不必担心,我刚刚说的这些,其实也都是一些心思纯良的部族,他们只是想着耕种糊口,也不是什么奸诈之辈,单于又何必如此激动呢?”
刘隗轻轻笑着说道。
因为此时慕容廆的脸色已经是红一块白一块了,很明显已经是惊怒难平了。
刘隗心中得意,对付这些慕容鲜卑,根本不是太大的难事。
特别是拉拢一些被汉军爆锤过的部族,更不是什么大问题。
财货粮食一收买,立刻就是得到回应。
“刘预欺人太甚,杀我部儿郎,逼迫我们迁离故土,现在有割裂我们的部众,难道以为我们慕容无男儿乎?”
血气方刚的慕容翰已经是暴怒而起。
“哈哈,少将军误会了,这些人虽然安置东平州,但依旧是以慕容为主,何来割裂一说。”
“当年吐谷浑率部西迁,难道不是一样吗?”
“现在吐谷浑雄踞贺兰山,可称一地之雄,丝毫不比困居辽东差啊。”
面对刘隗的花言巧语,慕容翰根本就是不想听。
他现在就是想把眼前这个老东西给碎尸万段。
不过,旁边的慕容廆显然更是理智的多。
“大连兄,你说的这几个部众,依旧是以我们慕容氏为首,是何意思?”慕容廆问道。
“陛下说了,这几家愿意留下的部落,可以继续由单于的子侄统领,可以得到正式的封藩。”刘隗说道。
慕容廆一听,立刻又是飞速的盘算起来。
其实,这也是刘隗献出的计策之一。
在拉拢了一部分慕容部落之后,这些部落与慕容廆就已经离心离德了。
然后再给他们之中,掺杂上一个慕容廆的子侄,既可以让阻止他们之中出现新的首领,又会让这个慕容廆的子侄无所施展。
可谓是把这些脱离的部众又是给分化了一番。
“单于,不要再犹豫了,答应了吧。”
“只要立刻去邺城上表归顺,将来慕容氏得到两个藩国之封,已经是绝对有保障的了。!”
刘隗最后充满鼓动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