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kle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大隋國師》-第五百六十七章 日常萬壽觀推薦-s6247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阿那史?本王不认识。”
盯着面前跪着的突厥人,公孙獠让他抬起脸打量了几眼,最初拜他的那批人,早就不知道死多少回了,威目闭了闭。
“本王有空会回去看看,你们也别没事找事,到处惹是生非给本王带来厄事,赶紧离开。”
嫌对方碍眼的挥了挥手,让他赶紧滚开,阿那史不敢多言,对方身上流露的气机,他在神坛感受不知多少回,听到让他滚开,如蒙大赦的爬起来,朝杨广拱了拱手,又向陆良生拱手行礼一番,也不跟那边的突厥使臣说道几句,在使者“祭司!大祭司!”的连连呼喊声里,一个人转身离去。
对于突厥使者的呼喊,四周几乎没人在意,陆良生朝转过身来的妖王公孙獠抬手,“多谢妖君帮衬。”
“什么帮不帮的,下次叫本王出来,事先说上一声就成。”
公孙獠摆了摆手,回头看去御阶站满的人类,大抵不喜欢被这么看着,魁梧的身形走动间,渐渐化为青烟飞去书生手中的《山海无垠》。
听着妖王话语,陆良生联想到前两次,心里猜出一些来,妖性多淫,山海无垠当中虽有山有水,时日一长终归还是无聊的。
这本书册,陆良生已经给他随意同行之便,为什么不离开回到西北,大抵是因为师父的缘故吧。
收起《山海无垠》放回书架之中,走上御阶向皇帝见礼,过去两年,杨广蓄起了的胡须,抬手还礼之间,颇具气魄。
“先生回来就好,朕心里终于算是踏实了。”
君臣说笑两句,陆良生目光看去一旁单手持法剑的老人,上前礼貌的拱起手,唤了声:“越国公。”
群臣还在兴奋说起刚才的斗法,站在龙椅旁的老人脸上也有了笑容。
两年间身份越发显贵,但凡尘与修道是分开的,他与面前这位青年相识许久,向来也是平辈论交,是当做好友的,放下手中法剑,跟着上前抬了抬袖。
“陆道友这两年别来无恙?你一回来,老夫肩上担子可就轻了,哈哈。”
陆良生看着老人面目缭绕不详,只是跟着笑了笑,转过话头,“越国公说笑了,不过眼下还不是叙旧的时候。”
言语大抵意思,老人如何不明白,点点头重新拿过法剑退到一旁,杨广看在眼里,嘴角勾了勾,果然国师一回来,就有了制衡,越国公就收敛了一些。
看着皇帝神色,陆良生开口将他思绪拉回来,轻声道:“陛下,四国使臣还等着,此间事暂时了却,臣就先回一趟万寿观。”
“好好,国师先回观里安顿,朕处理政务,再邀国师赴宴。”
斗法一事已经落定,杨广便带了文武重新回到大兴殿,召集四国使臣说了些勉励的话,又商议了四国之间一些民生、贸易一类才在正午时分散朝设宴,款待他们。
…….
“胭脂水粉……大受西域胡姬钟爱之物,王家秘制!”
“……染布咧,上好的彩帛,不买也可摸一摸。”
陆良生牵着老驴走出皇城南门,东市热闹喧哗,人潮来去,书架小门微开些许,露出蛤蟆半张脸,吸了吸鼻孔,靠着紫金葫芦,舒坦的出了一口气。
“……还是人世繁华舒坦,小鬼女,不是老夫说大话,就这闻一闻,老夫就知道哪家菜肴好吃,哪家少放了调料。”
书架另一侧,几卷画轴里,响起红怜的声音。
“蛤蟆师父,你来长安这么久,就只会了这个吗?”
“你……你这小鬼女会不会说话。”蛤蟆道人亮着白花花肚皮,大喇喇斜躺在小床铺上,看着从门缝间过去的街景,哼了哼:“老夫会的你别说见了,听都未曾听过,只是最喜这个罢了,若是不信老夫之话,你大可问问良生就是。”
红怜也在话里哼了哼,就是不问,等了半响的蛤蟆,拿蹼敲了敲架壁。
“你倒是问啊?!”
“不问,我才不让公子为难。”
陆良生笑着倾听书架里师父和红怜用法音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话,伸手向后拍了一下,正要抬头伸舌去舔旁边糖葫芦的老驴脑袋挨了下,顿时老实了许多,跟着主人一路穿过长街,来到曲池坊。
守卫此间的百余名士卒顿时站的笔直,齐声:“拜见国师!”
远处的湖面也荡起水浪,像是在给两年不见的书生打声招呼,陆良生笑着拱手一圈,走去山门,沿着笔直的石阶回到万寿观。
推开房门,放去书架,袍袖拂开,积攒家具、瓷瓶、屏风的尘粒纷纷随吹来的微风卷起空中,飞去了外面。
“公子,我来帮你!”
红怜从画里飘出,朝窗棂吹去一口气,四扇窗户一一向外敞开,去叠被褥时,栖幽也从书架飘出化为人形,看着捧起书本的红怜,瞪起眼睛,随手拿了墨砚过去书桌。
“我也要帮忙,你让一让!”
走出书架小门的蛤蟆道人,看着两女挤在一起,四目互瞪,撇了下嘴,回头看去葫芦、衣柜。
“摆几本书有什么好争的,也不说帮老夫一把。”
“师父,还是我来吧。”
陆良生笑着蹲下从师父手里拿过小衣柜、紫金葫芦摆去床沿,又去了两女中间,夺了那几本书,整齐的摞去书桌,只见两人还在杵在那互瞪,相隔的空气里仿佛都看到青白的电弧闪了出来。
刚回来就对上了?
栖霞山时,还好好的……陆良生见她俩阵仗,有些头皮发麻,还是不掺和的好,直接绕过去,端了铜盆,拧开水袋,仅倒了少许清水,片刻,水面就升到了半盆左右。
等到那边两女互相哼了一声,各自抱起双臂转去一个方向,此时陆良生已经洗漱完,走去屏风后面,一边换下身上的麒麟氅,一边隔着屏风说道:
“师父,等会儿可能还要入宫一趟,你去吗?”
蛤蟆道人整理着一件件从陆家村里带出来的几件新衣裳,在身上比了比,丢去一旁,重新又拿了一件。
“为师就不去了,你带些回来就是,宫里的食物,为师不挑。”
“那好。”
陆良生换上平日穿着,系着纶巾转过来走出屏风,就见边上两颗脑袋上下重叠正朝里打望,一见书生处来,红怜、栖幽飞快散开,一个拖着长袖飘到墙角咿咿呀呀的唱起小曲儿,看也不看这边,另一个不知那儿变出来的小枝去捅,正撅起屁股趴在小衣柜的短小身形。
惹得蛤蟆道人挥蹼打开小枝,气的青筋鼓涨,双眼都泛起红芒来。
陆良生看着他们,也不知说什么好了,时辰还早,随意拿起桌上一本书,籍着照进窗棂的阳光,躺去床榻翻看,安静一下心境。
时辰一点点过去,窗外的日头渐渐倾斜,划去楼的另一边,山门外,几个宫里侍卫骑马护着一辆马车过来芙蓉池,朝山门值守的士卒拱起手。
“劳烦通报一下国师,陛下在宫中设宴,让我等过来迎接。”
此时,阁楼内翻看书卷的陆良生,侧了侧脸,看去窗外山门的方向,将书本一合,放去桌面。
“红怜,栖幽,我去宫里一趟,你们……”
那边飞舞长袖的红怜连忙收了舞姿,飘到书生面前,福了一礼。
“公子去就是了,早些回……”
“老妖,我要去!”
栖幽丢了小枝,一蹦就跳了过来,举起手兴奋的喊了一声,旁边正要说完后面‘…..回来’两字的红怜,话锋一转。
“公子,我也要去!”
呃……
陆良生伸手按下栖幽的手,一句一顿接上之前后面未说完的话:“你们,在房里等我回来!”
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老驴凑上来,都被他一手推了回去,迎上过来传讯的士卒,便径直下了山门,走进停靠的马车。
“驾!”
驾车的侍卫抽响鞭子,驱赶着前面三匹盯着湖面有些不安的大马,缓缓驶离了这方。
渐渐在视野间拖远的万寿观里,阁楼上,红怜和栖幽互瞪着跑到了外面,无人的屋子里,蛤蟆道人敞开衣裳,站在窗棂,负着蛙蹼望着外面景色,及远方沐在黄昏里的城墙。
身后书架,一缕青烟飘到地上,公孙獠龙行虎步过来,伸手抹开床沿铺开的一件件花衣裳。
“别碰!”蛤蟆道人侧过蟾脸,声音威严。
公孙獠悻悻收回手,干脆的坐去附近一张圆凳上,双手压着膝盖,看着站在窗棂的短小背影。
“本王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愿离开了,换做我,我也不想走。”
“老夫之前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晚风带着窗棂传出的声音,飘在夕阳的残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