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dbtg優秀都市言情 仙武帝尊 六界三道-第三千三百四十章 兩魔來襲閲讀-hy37h

仙武帝尊
小說推薦仙武帝尊
轰!轰隆隆!
浩瀚的诸天,电闪雷鸣,映着末日之光。
“蝼蚁,颤抖吧!”
天厄两尊荒帝的话,一次又一次的响彻世间,如魔咒,大帝听了都不免心神恍惚,更莫说大帝之下的。
“诸天气运,浩然长存。”
苍生并非无人,众帝的帝道天音,已是完美交织,成一篇缥缈的仙曲,演成了这么一句话,与魔咒对抗。
“天魔冲七煞,不久将至。”
“那无情的上苍,真要泯灭众生了。”
“我们还有希望吗?”
如这等话语,响彻在诸天每个角落,某些个秘辛,先前只至尊有资格知道,但苍生已从帝的大道天音中,听出了秘辛,其中便包括天魔冲七煞,灭世征兆。
也对,苍生有权知道。
如今这局面,真正到了大决战前夕,得死个明白。
“有希望。”
太多的老辈一声铿锵,浑浊的眸,闪烁坚定之光。
绝望,他们经历过。
如东荒女帝证道时。
那时的诸天,何等的孱弱啊!连一个至尊都没有,完全就是用血骨铺出来的,皇者、神将、阎罗、圣体…有太多太多的人,为了那个希望,战的粉身碎骨。
同样的浩劫,无人惧怕。
老辈们如此,也同样感染后辈,无数先辈拼出的希望,是要用命捍卫的,不然,如何对得起战死的英魂,他们能守住这片大好的山河,后世一样做得到。
不惜一战,不惧一战。
苍生的信念,亦是执念,诸天还有翻盘的机会。
“蝼蚁,颤抖吧!”
圣魔幽笑,笑的肆无忌惮。
无人搭理他。
众帝看他的眸,都平平淡淡,无怒也无恨。
颤抖?没有的事儿。
在场的,随便拎出一个,都不是吓大的。
还有。
天魔冲七煞降临前,苍生第一个灭的便是你。
这一点,众帝自有默契。
灭世还未到,一代圣魔还有利用价值,还能牵制天道,待大决战,一代圣魔便形同摆设了,不牵制天道,便没了生存意义,众帝会抄不犹豫的将他打灭。
无所谓。
这,是一代圣魔眼神儿所代表的寓意。
天道不灭,吾便不灭。
待灭了众生,待纪元终结,便是上苍做主宰。
“小子,最后一战了。”
恒岳宗上空,谢云喃喃自语道。
他在,大楚的帝也在。
如这话,众帝都在喃语,口中的小子,自是指叶辰。
至尊已披上战甲,时刻准备开战了。
逢苍生有难,那尊圣体从未缺场过,刚烈的一脉,亦救世的一脉,愿他逆天归来,再打出一片朗朗乾坤。
此次,众生会助战。
哪怕举世献祭,也在所不惜。
“叶辰。”
圣体家的妻,依旧是巾帼不让须眉,也都披上了铠甲,如凡人间的女将军,各个英姿飒爽,映着凄美。
她们会在大楚。
她们会守着他们的故乡,死也会守到丈夫回来。
轰!轰隆隆!
末日笼罩之下,一片轰隆响满宇宙。
有雷劫,荒帝级雷劫。
渡劫者,乃天庭一尊老准荒帝。
“回来。”
神尊一声冷哼,可惜晚了,毁灭的雷海,已遮掩了苍缈,那道苍老的身躯,已极尽升华,献祭了多有寿元,恢复了最年轻的姿态,义无反顾的冲天而上。
神尊的话,他听得见。
众帝的喝斥,他也听得见,却并未转身,已绝了生路,被逼到了绝境,便无生路,要在死前拼上一拼。
女帝不语,亦未阻拦。
老至尊之心境,她自是懂,要为苍生拼个希望。
奈何,诸天有缺憾。
世人望见那片毁灭雷海,也是亲眼看着老准荒帝,葬灭九霄的,有荒帝门不假,可是,荒帝的路是断的。
啊!
帝灰飞烟灭,只留一声嘶吼,是发自灵魂的咆哮。
举世悲痛。
那声吼,他们同样也有,是哀凉也是不甘。
“叶辰,灭世要来了。”
女帝轻语,依旧屹立在山巅,静静守望者苍缈。
奈何,无人回应。
诸天一日,宇宙虚妄或许便是百年千年。
小孩在沉睡。
自叶辰融入未知,它便一直沉睡,神色时而痛苦,眼角时而淌泪水,也不知是小娃的泪,还是叶辰的泪。
苍生的呼唤,叶辰听得见。
可他,身在未知,与小娃同化,给不了回应。
几百年了。
他融入未知,足够几百年了,苦苦找寻那段时空,能寻到,却分不出,也不知是小娃故意为之,还是那道“刑”字封印在作祟,一次次尝试,皆失败告终。
“没时间了。”
叶辰的喃语,也只他自个听得到,声音沙哑不堪,若非危机,苍生也不会呼唤,该是天灭世已拉开帷幕,任何一个瞬间,都可能大决战,都可能纪元终结。
可笑的是,他还被困在这。
他这世人眼中的苍生统帅,这一次,怕是要缺场了。
此刻,他该是明白人道至尊的心境了。
或许,那场人与神的决战,人道统帅也是缺场的,无它撑场面,人道战的全军覆没,只以执念唤它归来。
曾有一瞬,小娃微皱眉。
这个皱眉,是叶辰的神态,小娃沉睡,他却有意识。
之所以皱眉,是因有强大存在靠近。
是虚妄魔,先前被打的身残,如今已复原,偷偷降临,不敢太靠近,只敢远远望着,双眸已微眯成线。
小娃的状态,虚妄魔该是看的出。
正因看得出,它才敢跑这来,认为这是一个机会,灭小娃的机会,在沉睡中意识空白,偷袭或许能成功,叶辰能清晰望见,虚妄魔眸中的寒光,嗜血暴虐。
还未完。
除虚妄魔,还有虚无魔,也显化了真身。
它之形态,更加狰狞。
两魔一东一西伫立,有魔煞汹涌,形成魔煞血海,魔煞中多怨灵,挣扎哀嚎;血海中多异象,映着毁灭,它们还在观望,想瞧瞧刑字小娃,到底有无反应。
“醒来。”
叶辰嘶吼,欲唤醒小娃,若这般被灭,那才扯淡。
小娃睡的安详。
叶辰不确定,小娃是否能听到他的呼唤,只知那两魔,已从两方走来,露了森白牙齿,狰狞如一只鬼。
“醒来。”
叶辰一次次呼唤,有人来砸场子了。
吼!吼!
回应他的,是两片魔煞血脉,一路吞没虚无虚妄,将小娃淹没了,其内怨灵无数,毁灭的神通自也无数,一次次啃咬小娃,一次次摧残其体魄,不死不休。
“醒来。”
不止叶辰在呼唤,小娃肚中的虚妄花,也在呼唤,轻颤的花瓣,绽放了绚丽的光,它是知道虚妄魔与虚无魔的,那是两尊极可怕的魔,真有可能灭了小娃。
“汝也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