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5p2優秀玄幻小說 拜見君子 連山易子-第747章 山有不祥,莫去相伴-uw90u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滚滚血海里。
原本低眉垂眼,满脸慈悲相的白衣和尚,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身上迸发出来的万丈佛光。
刹那间化为恐怖黑光。
一尊尊从佛光中降生的佛陀,猛然转化为一头头地狱恶佛般,弥漫出滔天的杀气。
血淋淋的眼洞里,迸射出两道犹如实质般的杀气。
白衣和尚化为地狱恶魔了。
这让封青岩愣了愣,白衣和尚似乎是因血后的缘故,才会如此……
白衣和尚乃是冲血后而来。
“府君,这小和尚是谁啊,感觉不简单啊。”
这时血后立即警惕起来,化为一大片血海挡在封青岩身前,道:“奇怪了,这小和尚似乎入魔了,很有可能已经化为恶鬼了。”
隆轰轰——
此刻降生于血海的无数佛陀,猛然朝血后攻击上去。
一个个佛掌猛然拍出。
但是。
现在所有的佛陀都已经黑化了,变得无法狰狞,面目犹如地狱恶鬼般,根本不是什么佛陀。
佛掌变成了鬼掌。
迸发出诡异的阴风,似有无数的怨灵生出。
怨灵的嘶吼、咆哮,犹如穿透灵魂般,直接在人的心神里响起,让人感受到灵魂阵阵撕裂。
在无数佛掌之下。
血海的上空立即撕裂,瞬间出现无数的裂缝,产生恐怖的混乱之力。
天地犹如要崩溃般。
血后不动,但是身体迅速膨胀,化为一座百里血海,欲要把白衣和尚收入血海般。
但此刻。
虽然血后化为百里血海了,但是却无法向前,似乎被白衣和尚挡住了。
百里血海只能向后膨胀,差点把封青岩给收了。
封青岩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惊,白衣和尚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只是……
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
血后和白衣和尚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导致白衣和尚一见到血后,就立即黑化了?
现在的白衣和尚完全黑化。
在黑化后。
他身上的不祥,终于显化出来了。
他身上有诡异的东西生出,化为各种恐怖之物,嘶吼地朝化为血海的血后攻击上去。
血后想把白衣和尚收入血海里。
白衣和尚亦想生吞了血后,裂开一张巨大无比的嘴,朝血后所化血海咬去。而之前降生的佛陀,此刻亦犹如恶魔般,化为各种恐怖的怪物,裂开一张张大口,朝血海咬去……
“府君,这是什么鬼东西?”
血后有些愕然和惊心道,白衣和尚身上迸发出来的气息,令它有些心悸……
似乎可以传染它一样。
这导致它收了,也不太敢收,以免自己发生不祥了。
“血后,小和尚似乎认识你啊。”封青岩走到一边观战道,“是不是你杀了他?”
“应该不是啊。”
血后道。
但想了想,又不太敢确定,谁知道是不是以前干什么?
“双目被挖……”
封青岩仔细观察着白衣和尚。
但此刻的白衣和尚,还能称为和尚呢?这分明就是一个狰狞而恐怖的怪物,完全看不出人样……
不过,似乎正是看不出人样,所以暴露出一些之前看不到的情况。白衣和尚体内的血,似乎早已经被吸光了,只剩下佛法所化的佛血……
血?
这会不会真是血后的干什么?
轰!
在封青岩思索间。
白衣和尚猛然被血后轰飞。
但是,封青岩之前有令,不可伤,更不可杀,导致血后放不开手脚。
一时之间竟然被白衣和尚压着打。
这让血后大怒不已。
“哼,一个死人,也敢在我血后面前逞威?”
血后怒火道,猛然化为一尊巨大无比的血人,一拳就把白衣和尚给轰飞了。
但是白衣和尚不死不灭,一次次疯狂杀上来。
不过,待血后放开一些手脚后,很明显就占了上风,白衣和尚并不是对手。
封青岩看了一阵,便往仙山而去。
白衣和尚都已经化为怪物了,自然没有阻止,似乎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斩杀血后。
在白衣和尚一次欠被轰飞,甚至还被砸断无数骨头后,似乎彻底怒了。此刻只见白衣和尚,终于扔掉了手中的木鱼,仰天咆哮起来,身后有无数的血浪升腾而起……
这是?
血后愣了一下。
在它愣着时,便见白衣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般。
“不好!”
血后心里猛然一惊。
这血海,可不是普通的血海里,似乎隐藏着神秘而不祥的血量。
若是让白衣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自己还不一定就是对方的对手,甚至对方还有可能把它拉入血海之底。
它对血海之底十分忌惮。
似乎可镇压它。
正往仙山走去的封青岩,猛然停止脚步回头看去,看到白衣和尚已经和血海将要融为一体。
此刻血海在异变,剧烈震动,令天空崩裂,产生可怕的力量。
诡异的气息在弥漫,似有不祥在发生。
“血后,这是怎么回事?”
封青岩蹙着眉头问。
“府君,我不知道,似乎小和尚是血海孕育出来的血灵。”血后不太肯定道,猛然朝白衣和尚杀去,欲要将其分离出来,不让其与血海融为一体,“府君可有办法阻止?若是让小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恐怕无法再困住他了。”
“没有。”
封青岩摇摇头道。
“……”血后愣了愣,便有些迟疑道:“府君,血后倒是有个办法,但是血后无法控制其结果,结果有可能是好,有可能是坏……”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封青岩道。
“我本身乃是一座血海,或许可以吞噬这座血海……”血后满眼期待道,“只要先一步把血海吞噬了,小和尚就无法再与血海融为一体了。”
封青岩闻言,眉头微微蹙起来。
“府君,再考虑来就不及了。”
血后焦急中催促道。
“那你现在为何不阻止?”封青岩眯着眼睛道,“难道小和尚在与血海融为一体时,乃是无敌的状态?”
“呃,府君……”
血后愣了愣,就连忙道:“府君,小和尚打不死啊,根本就阻止不了。”
“你这么想吞噬血海?”
封青岩问。
“府、府君,我吞噬了血海,可以变强一些。”血后小声道,“这座血海不简单,很强,很神秘,也很恐怖,只要我吞噬了,可能会让我变强,甚至拥有血海本身所有的力量……”
封青岩蹙着眉头沉默不言。
他对十六禁忌,一直没有放心过,一直在暗中关注,以免发生意外。所以,他并不知道血后吞噬了血海后,会发生些什么……
恢复记忆?
或者是其他?
这座血海很有可能与血后有关,毕竟血后就在此出世。谁知道血后吞噬血海后,会不会挣脱鬼门的控制?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禁忌能够听话,完全是因为轮回演化盆和鬼门的缘故。
至于它们为何会被轮回演化盆和鬼门压制,甚至是控制,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
十六禁忌的来历十分神秘。
他并不清楚。
“府君,小和尚快要和血海融为一体了。”
血后见封青岩久久不说话,神情显得越来越焦急,一副迫不及待要阻止的样子。
“原来这样。”
封青岩点点头,便道:“不过,你就不怕,吞噬了血海,会导致你发生不祥?我要说清楚一点,这血海之下可能隐藏着不祥的源头,有可能会导致你亦发生不祥。”
“呃……”
血后似乎愣了一下。
但是不知为何,它对血海越来越渴望了。
似乎只要吞噬了血海,一切皆会恢复过来,一切记忆亦会想起……
“府君,现在只有吞噬了血海,方能阻止小和尚啊。”
血后焦急而无奈道。
此刻封青岩反而笑了一声,觉得血后还真不能吞噬血海,谁知道吞噬血海会不会挣脱鬼门的控制?
“我来试一下。”
封青岩突然道。
“……”
血后有些惊讶,不知道府君如何阻止小和尚。
这时在封青岩的脚下,已经漂来了之前白衣和尚扔掉的木鱼,他捡起来看了看就敲击起来。
一声声木鱼声响起,犹如千古钟声般。
嗡——
木鱼声悠扬。
犹如穿透了万古的时空。
正在融合血海的白衣和尚,听闻木鱼声后猛然一僵。
那化为怪物的头颅,缓缓转头朝封青岩看去,一双怪物之物缓缓合在胸前。
合十。
渐渐地。
滚滚血海平静下来。
崩裂的天空迅速恢复过来。
狰狞而恐怖的魔佛,慢慢变成了俊秀的白衣和尚……
这时封青岩有些惊讶,血后更是愕然不已。
他只是姑且一试的想法,谁知道效果如此好,一切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小和尚,你的木鱼。”
封青岩递上木鱼微笑道。
白衣和尚一步步而来,空洞的双目依旧血淋淋,但是已经充满了佛性,犹如佛陀降世般。
在走来时,小和尚的嘴巴一直在动,似乎是想说话。
但是说不出来。
他在努力说话,但是依旧无法说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他伸出手,想要写什么,还是无法写出来……
他想通过意念,要显示出什么。
还是无法显示出来。
在封青岩注意到他的嘴巴时,小和尚却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低眉垂眼。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但是封青岩的眉头却紧皱起来。
在他注意到小和尚的嘴巴时,通过口语,似乎是在说“不祥,莫去”的意思。但是,他无法确定小和尚所说的言语,与他所说的语言一样。所以无法肯定小和尚,是不是在说“不祥,莫去”……
虽然他无法确定小和尚的言语。
但是,根据眼前的情景,小和尚应该是说“不祥,莫去”。
“我知道不祥,正是因为不祥,我才会去。”
封青岩道。
此刻小和尚在百丈外停下,依旧低眉垂眼,似乎在等着什么。
封青岩立时明白过来,手中的木鱼就缓缓向小和尚飘去。
小和尚接过木鱼,一边轻轻敲击,一边低念着经,血海里的魔佛渐渐恢复过来,镇压血海……
但是在片刻后。
小和尚再次猛然抬头,血淋淋的眼洞里,迸发出可怕的杀气。
似乎要再次黑化了。
封青岩见到,赶紧把血后收回鬼门。
而正要黑化的小和尚,愣了愣,就恢复过来,依旧阻止在封青岩身前。
不祥,莫去!
封青岩苦笑一下,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
小和尚阻拦他前往三仙山,他放出血后,小和尚黑化,欲要与血海融为一体。他收回血后,小和尚恢复过来,继续阻拦他前往三仙山……
看来只能换个禁忌了。
不过,小和尚为何与血海融为一体?
他还是没有弄清楚,血后和小和尚之间的关系,要不要将血后放出来,继续观察一阵,看能不能弄清楚一些事情?
想了想,还不放了。
他担忧有些控制不住血后,一下子将血海给吞了。
“血海,三仙山,不祥……”
他闭上眼睛思索。
可惜还是没有想起什么,但是血海却横在三仙山前?
为何?
三仙山能够投影在轮回之梦里,说明三仙山很有可能是仙之一脉,最为标志性的存在。
那血海很有可能是三仙山发生不祥后才形成。
那血海自然与不祥有关。
而在此时。
封青岩心里猛然一惊。
十六禁忌有没有可能,就是不祥的源头?
其实十六禁忌便是不祥?
“难道十六禁忌,便是不祥?”封青岩皱着眉头,心思沉入沉沦黑狱里,认真观察着黑陶花盆。
据他隐约所知。
凡是接触过黑陶花盆之人,都会发生不祥,是因为花盆上禁忌图刻的缘故?
这很有可能!
但黑陶花盆上,为何会有禁忌图刻?
是先天还是后天?
封青岩思索一阵后,就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立即唤出门忌。
“门忌,拦住此人,但莫要伤了。”
封青岩道。
门忌点头,但很快注意到下方的血海,猛然一惊,皮囊就控制不住颤抖起来,道:“这、这是……”
“这是什么?”
封青岩问。
“这、这好像是血后的……”
门忌猛然想不起,正在努力想着,但就是想不起来。
封青岩脸色微微一变,果然与血后有关,立即喝道:“拦住小和尚。”
门忌猛然回神过来,就去拦住小和尚。
此刻小和尚倒是没有黑化。
封青岩趁着门忌拦住白衣和尚时,立即往三仙山飞掠而去。但是,就在此时,门忌似乎再次想起什么,震惊看着下方的血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