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egn精彩玄幻小說 校園修仙武神-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我是丁姑娘的朋友讀書-f8zm1

校園修仙武神
小說推薦校園修仙武神
陆遥本来觉得丁子昂让他感觉很亲切,可是见到老芋头后,他发现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一时间,对面前这位躺在床上的老芋头倒是充满了警惕和好奇。
“小伙子,你家是哪里的?”
老芋头看着陆遥笑问道。
“我不知道。”陆遥没有将黄威告诉自己的那些事情说出来,毕竟他到目前还对那些话抱着怀疑的态度。
“不知道?”
老芋头顿了顿,又问道:“那你家里还有什么人,你为什么回来到滨州市呢?”
“我也不知道!”
陆遥摇摇头,道。
“那你……”
“爷爷,你就不要再问了,陆大哥对自己以前的事情想不起来了,你问再多他也是不知道这三个字。”
老芋头还要再问,却被丁子昂给打断了。
“原来是这样啊!”
老芋头恍然大悟的笑了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问了,你在这里玩聊天,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好了!”
“谢谢!”
陆遥感激的笑了笑,道:“第一次拜访本来应该带点礼物的,可我又怕丁姑娘把我丢下自己跑了,实在抱歉,下次来了补上吧!”
陆遥一边说,一边看了丁子昂一眼,见她噘着嘴有点生气了,才不继续往下说了。
只是,老芋头却是转过头来责怪丁子昂道:“你这孩子,人家陆遥又不是坏人,你怎么能这样对人家!”
“爷爷,我……”
“子昂从小就生活在我身边,也没什么朋友,陆遥啊,你可别生她的气,其实她这孩子除了娇惯一些身上也没有那么多臭毛病,以后慢慢想处你就会知道了!”
“您说的哪里话,我和她已经是好朋友了,怎么会生她的气呢!”
陆遥看丁子昂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马上打圆场道。
“哼,不理你们了,我去准备午饭了!”
丁子昂气呼呼的说了一句,转身朝着角落中那处所谓的厨房走去。
“陆遥,我看你年龄和子昂差不多,我就叫你小陆吧,这样也显得亲切,怎么样?”
老芋头看了一眼丁子昂,无奈的笑了笑,又对陆遥道:“既然你对以前的事情也记不清了,不如在我们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这里的气候比较好,看着满上的美景心情也舒畅,说不定你什么时候就想起来以前的是了,你说呢?”
“多谢爷爷!”陆遥感激的笑了笑,道:“我听丁姑娘说您身体不好,我恰好懂些医术,不如让我看您看看如何?”
“嗨,没什么可看的,人上了年龄了,小灾小病的也扛不住了,顺其自然吧!”老芋头的表情很平静,淡淡的道:“这要是放在以前,我也不可能在床上躺这么多天……”
“爷爷,您还是让陆遥给您看看吧,他的医术的确是很厉害!”
丁子昂本来是忙碌着给两人准备午饭去了,可是听到陆遥聊起老芋头身体的事情,马上有凑了过来,此时见爷爷有些不想让陆遥给他治病,马上劝慰道。
“傻孩子,爷爷的病爷爷自己知道,这是老人病,不是医术高超就能解决的,要不然还哪来的生老病死之说呢!”老芋头在丁子昂的头上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笑着道。
“我不管,如果我没有遇到陆遥也就罢了,既然我遇到了他,而且他也答应了,你一定要让他给您看看!”
丁子昂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她的性格中也有着男孩子一样的倔强,尤其是面对着自己最敬爱的爷爷,更是表现的有些执着。
陆遥看着两人如此这般,心里也是觉得很欣赏,开口道:“爷爷,丁姑娘虽然已经二十岁了,算是成年了,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值得托付终身的人,您的任务就还没算完成,您说如果在这个时候您的身体垮了,那以后让她怎么生活?”
“你躺下我给您号号脉再说,怎么样?”
“对对对,躺下号号脉,有什么事情一会再说!”
丁子昂闻言根本不给老芋头再说话的机会,直接上前扶着老芋头的身体,让他尽量将姿势调整好,随后冲陆遥使了个眼神,道:“开始吧!”
陆遥冲老芋头微微一笑,只见他手腕一抖,五根金色的丝线瞬间将老芋头的手腕被固定住了。
五根手指搭在金线上轻轻的抖动,那节奏,那神态,宛若一名陶醉在自己音乐中的钢琴家一样,手指跳动,极赋美感。
此时,老芋头将眼睛慢慢的眯起来,尽量的保持呼吸平稳,配合陆遥号脉。
山洞中除了丁子昂刚刚放进锅中的牛肉翻滚传来一阵咕嘟嘟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了。
约莫五六分钟,陆遥手腕再次一都,那五根金色的丝线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从一直胳膊跳跃到了另一条胳膊,号脉扔在继续。
两次号脉大约花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等陆遥收回金线,丁子昂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怎么样,我爷爷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没什么大碍,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陆遥看了老芋头一眼,看到他眼底闪过的一丝一样的神色,淡淡一笑对丁子昂道:“我开两幅药,吃晚饭了麻烦你去市区各抓一副,回来早晚各一次,温水煎服,半个月后应该可以见成效了!”
“真的?”
“你没骗我!”
丁子昂听到这话,心里一直悬着的巨石终于是平稳落地了,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如不是陆遥在场,只怕她能高兴的跳起来。
“早上早餐吃的不怎么样,有些饿了!”
陆遥笑着说了一句,气氛再次活跃起来,丁子昂马上转身去忙活她厨房的那一摊子了。
“小陆,陪我出去走走吧!”
老芋头看着丁子昂高高兴兴的去准备午饭,突然看着陆遥说了一句。
“嗯!”
老芋头虽然说的比较突然,但是陆遥似乎早就猜到了似的,没有说什么,拉过旁边一个自制的简易轮椅,扶着老芋头左上后两人出了山洞。
洞内温暖如盛夏,洞外却是冰天雪地,随着冰雪消融消耗了巨大的热量,此时的山上迎面吹来的微风都让人觉得仿佛是刀子一般,让人觉得不舒服。
“你不是普通人吧?”
老芋头和陆遥在洞口看着远方,足足五六分钟过去,谁也没有说话,直到老芋头突然问了一句,陆遥才镇定的道:“应该吧!”
“你的医术的确很高明,只是号脉的时候便可以对我的身体做出一些改变,可是,你应该也发现了我的秘密吧!”老芋头看着陆遥的眼睛,淡淡的道。
“您也不是普通人!”
陆遥迎着老芋头的目光看去,淡淡的道。
“你应该说我们都是同一类人!”老芋头淡淡一笑,道。
“丁爷爷,我想知道他们说您二十年前将一群为祸当地的土匪放走了,是这样吗?”陆遥淡淡一笑,没有接着这个话题在继续聊下去,而是话锋一转,问道。
“你觉得呢?”
老芋头笑着反问道。
“我觉得应该是这样!”陆遥淡淡的道。
“哈哈!”
老芋头大小两声,道:“都说人老成精,可你这小子年纪不大,人倒是比我还精明!”
“不过,你倒是赌对了,我老头子还真就吃了你激将的这一套!”
老芋头顿了顿,目光转向远方,淡淡的道:“我杀了他们!”
“就在那条山谷,对吗?”陆遥沉默了片刻后淡淡的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
“你小子的实力的确是不俗,如果我老头子现在还健康,真想和你小子过两招,看看你到底有几斤几两!”老芋头并未生气,反倒是笑着道:“没错,我将他们引进了山谷,然后全部杀死,最后再将他们埋在山谷中,我想,如果不是这场百年难遇的暴风雪,只怕你也发现不了吧!”
“这与暴风雪无关!”陆遥淡淡的道。
这一次,轮到老芋头吃惊了,脸色突变,足足顿了七八分钟后才问道:“那你是怎么发现的?”
“山谷中有法阵,我料定这里曾经有和我一样的人战斗过,可是,我一路走来却没有看到任何打斗的痕迹,这便说明当初在山谷中并没有如同我们这样的人激斗过,只不过是有人为了隐藏一些不想让人发现的事情而布下了法阵!”
“不得不说,你的手法的确很高明,竟然想到了以杀阵来抹除杀气和怨气。可是,您又不够高明!”
“因为只要有一件杀气足够浓重的法器便可以察觉到这一切,而我,手中恰好就有这样的一样东西!”
“小伙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到现在还想套我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