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1w9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寒門禍害 起點-第1717章 暗鬥無處不在推薦-mu2cg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紫光阁,清晨的阳光透过天际,洒落在这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
三百份崭新的试卷送到紫光阁的偏殿,本场的殿试审批便是拉开序幕。
殿试跟会试的审卷制度有所不同,由于只有区区一道策论题目,且仅有三百份试卷,通常仅需要一日便能完成此次殿试的审阅工作。
殿试的试卷不进行“誊录”,但会进行“糊名”。虽然在理论上,考官能够通过考生的笔迹辨别考生,但其中会出现一定的误差。
十三位阅卷官围着拼凑到一起的桌子坐下,每审阅完一份试卷,就会递交给右手边的阅卷官。
同样地,右边的阅卷官审完试卷的审阅和评分,亦会将试卷交给他右边的阅卷官,这种审阅的方法叫“转桌”。
审卷官在卷子上面写下自己姓氏来标示,并各加“○”、“△”、“//”、“1”、“×”五种记号来评分,以“○”为佳,“×”为劣,共分为五等。
为防止审卷官出现打压或者作弊等现象,所以允许阅卷官的评级等次存在不一样,但却不允许差得太多。
比如“○”与“×”出现在同一份卷子中,那监试官会提卷,一旦发现某位读卷官存在打击或作弊行为,这位阅卷官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只是任何制度都会存在着漏洞,后面的阅卷官批阅卷子时,都会小心提防跟前面的阅卷官出现重大分歧产生。
正是如此,殿试的审卷工作便出现了“圈不见点,尖不见直”的现象,大家默契地将分歧保持在一个可控范围内。
在审卷之前,徐阶带领着众读卷官一起拜祭孔圣人,并当众发表了一番慷慨陈词,然后回到拼凑成回形桌坐了下来。
大明对位置的顺序是极为讲究。徐阶当仁不让地坐在首位,袁炜则是紧随其后,再后面则是吏部尚书吴山和户部尚书严讷。
不过在这次的位置安排上,却是没有单纯地按着一贯以地位和资历的排序方式,更偏重于“词臣”的身份。
第五位是词臣出身的吏部左侍郎董份,其早已经挂了工部尚书衔,现在更已经是轮值于西苑,故而他可谓是当之无愧。
第六位则是礼部左侍郎林晧然,他的资历和地位自然是不够的,得益于他是本次会试的主考官,加上礼部左侍郎是最正统的词臣,却是直接排在其他人之上。
后面跟着的是工部尚书雷礼、兵部尚书杨博、刑部尚书黄光升、左都御史张永明、侍读学士王大任、大理寺卿张守直、左通政使刘体乾。
却不论他们心里作何种感想,林晧然在朝堂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现在林晧然因会试主考官的身份排在他们前面,但按照着这种形势的发展,真正排在他们的上面是早晚的事情。
哪怕兵部尚书杨博亦是不得不重视起林晧然,他的天花板是六部尚书,但这个后辈已然是必定会入阁拜相。
“林大人,你的试卷!”
监试官由锦衣卫指挥使朱孝希担任,他从木制的卷箱取出了试卷,此次殿试的试卷分成十份,每份三十卷,依次派放给在场的十位读卷官,对着林晧然显得友好地微笑道。
“朱指挥使,有劳了!”
林晧然亦是报以微笑,伸手接过递过来的试卷道。
朱孝希跟林晧然有着交情,只是在这里不宜作交流,亦是轻轻地点头,便是给工部尚书雷礼又是进行派发下去。
林晧然打开试卷,便是准备进行审阅。
他今天的心情原本还算不错,只是打开试卷之时,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却是饱含敌意地抬头望向正笑盈盈地坐在首座之上的徐阶。
随着当今圣上嘉靖越发地痴迷于修玄,今年的殿试题目直接交由内阁拟定,而本次殿试的题目正是出自于徐阶之手。
一位嘉靖二年的探花郎,出的题目应该是有相应的水准才是,只是现实却非如此。
“论当今圣明天子治下盛世的得失!”
林晧然在看到此次殿试的考题的时候,心里顿时有一万匹草铌马奔腾而过,对这位面善心狠的甘草阁老恨不得手刃之。
在以往的殿试考题中,通过都会是一段数百字的皇帝感悟,现在却是简简单单的一行字。只是这道题目考的哪是什么考生的才学,分明就是要从中寻找马屁文的高手。
当今圣明之主?冶下盛世?
徐阶这是昧了多少良心才能说出的这种马屁话,为了讨好嘉靖连眼睛都瞎了不成?如果当真是盛世,会连区区七十三万都拿不出,顺天府的提编银搞得高于正税?
最令到林晧然感到气愤的是,在这种题目考核下的选才,只会是让到他三百名门生“去真存伪”。着重谈论嘉靖治世的“失”会得不到高分,而对嘉靖的盛世大唱颂歌的将会赢得高分。
林晧然辛辛苦苦选了三百名有锐气的考生,为的正是要这些人能够帮着他推动改革,结果徐阶玩了这么一手,让到马屁文章好的考生地跑到前面抢了好位置,那他还怎么能带好这届学生呢?
先前还一直窃喜得到三百名进士门生,只是徐阶给他玩了这么一手,却是直接打乱了他的如意算盘。
在这个朝堂中,确确实实是争斗无处不在。却是不得不承认,徐阶是大明最阴险的政客,这一手简直是给他直接喂了一把苍蝇。
徐阶仿佛事不关己般,并没有注意到林晧然敌视的目光,已然是开始审阅起试卷。
咳!
正是这时,一个咳嗽声突然传过来。
林晧然循声望过来,却是见到岳父那张臭脸,只好怏怏地陪了一个笑脸,便是开始投入于这一场紧张的工作中。
由于这三百名都是他的门生,心里不存在太明显的偏向。哪怕是对于蒙诏和王时举,同样会一视同仁,很是公允地审评着每一份试卷。
每人三百份试卷的阅读量并不是什么轻松,哪怕在场对文章都是经验老道之人,很多年老的官员难免会吃力。
林晧然的精力旺盛,却是有足够的时间间隙观察其他人。
他发现袁炜明显削瘦了不少,脸上亦是充斥着不健康的苍白,且时不时传来咳嗽的声音。旁边的雷礼仿佛受到严世藩被问斩事情的影响,整个人显得有些神不守舍,甚至有一次反过来给他递卷子。
林晧然伸手接过试卷,又是不动声色地递了回去。
雷礼这才如梦初醒,对着林晧然报以感激的微笑,旋即将那份审阅完毕的试卷递到了旁边杨博的案头之上。
杨博虽然给人一种强悍的感觉,但亦是货真价实的进士出身,对于审阅殿试试卷的事情亦是处理得一丝不苟,此刻正是聚精会神地审阅着试卷。
董份像是突然发现了宝贝一般,显得得意洋洋地赞叹道:“呵呵……以尊主权,课吏职,信赏罚,此文章有状元之才也!”
殿试的审阅工作不像乡试和会试那般严格,一旦某位读卷官发现好的试卷,却是完全可以当众分享出来。
至于监试官锦衣卫,如果是陆炳还会有一定的震慑力,但现任锦衣卫指挥使朱孝希却没能赢得皇上太多的信任。
不说皇上对此次殿试并不重视,现在他的地位其实是位于阁臣之后,甚至都比不上准阁老董份,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徐阶不仅没有进行制止,反而显得颇有兴趣的模样,便是对着董份直接要过那份试卷道:“用均,老夫瞧上一瞧!”
“元辅大人,请审阅!”董份的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对着徐阶恭敬地呈上了那一份试卷道。
吴山对着二人的举动,不由得微微地蹙起眉头,但最终并没有选择吭声。
袁炜和严讷看在眼里,虽然没有进行反对,但亦是没有凑热闹。
徐阶认真地看过试卷,当即便是轻轻点头道:“呵呵……确实是上上之选!”说着,便是在上面用朱笔画了一个“○”,然后交给旁边的袁炜。
董份和徐阶竟然都是如此推崇,大理寺卿张守直和左通政使刘体乾不由得交换了一下眼色,便是继续装模作样地继续审卷。
两位大佬已经如此表态,下面的人自然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倒不是所有人都怕了这两位,而是犯不着在这种小事上跟这两位大佬叫板,特别选谁做状元跟他们其实一文钱关系都没有。
状元跟其他人没关系,但跟林晧然却是关系很大。
谁都希望自己的门下是一帮能臣干吏,而不是一帮平庸之辈,他不想落得徐阶那般的窘境,所主持的嘉靖三十二年会试的三百名门生没有几个能堪大用的。
当董份将试卷递过来的时候,他很快便看到了一份画写着一连串“○”的试卷,知道这就是董份所说的状元文章。
这确实是一篇不错的马屁文,通篇都是称颂着当今盛世。
只是这文章的用词造句,却并没过于出众,在同类的文章中亦是中上等。如果硬说是状元之卷,那么就是昧着良心乱说话了。
虽然历来是文无第一,但总归有一个相对公平的标准,这个被董份称颂的状元文章已经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林晧然不是昔日初入官场的菜鸟,知道这份试卷的背后存在着龌龊的勾当。在思忖片刻,他并没有选择将事情闹大,却是在上面写了“林△”
除了左都御史张永明和大理寺卿张守直需要用名字区分,其他十一位读卷官都只需要写下自己的姓氏即可。
很快地,三百份考试全部审阅完毕。
此次殿试的审卷工作明显要比以前要高一点,现在仅是黄昏降临的时分,却还有足够的时候选出最优的前十份试卷,由皇上决定最后的名次。
很是巧合,虽然此次没有全圈的全优试卷,但十二个“○”和一个“△”的考生刚好十名。
“呵呵……此乃天意,咱们亦不需要花费时间再挑选了,前十名便在此了!”徐阶看到这个情况后果,却是微笑着说道。
林晧然虽是对此次所选的方法有异议,但心知这一切都是按着规矩来处理的,却是只能是默默地接受这个不算太好的评选结果。
哪怕所选的一甲三进士差一些,他亦是只能捏着鼻子认下了。
按着以往的惯例,在选出前十名试卷之后,他们还需要将前十名进行排序,这才上交给皇上做出最后的定夺。
虽然这个排序并不是最终的结果,但若是能够排在前面一些,其名次亦会相应会好上一些,甚至关乎状元的最后归属。
徐阶看着大家都没有异议,便是当即做出决定地道:“那咱们先打开弥封,看完考生的情况再行商议吧!”
面对着徐阶这个决定,大家亦是相视一眼,默默地点头同意。
随着话题落下,几个急性子的读卷官便逐一撕开了试卷的弥封。
十份试卷的姓名和籍贯纷纷显露出来,分别是:福建化州府陈经邦、南直隶苏州府伊在庭、江西南昌府陈栋、北直隶河间府宋诺、南直隶苏州府周铎、江西南昌府徐渊、江浙湖州府范应期、北直隶池州府汤希闵、江浙嘉兴李自华和广东高州府李一迪。
徐阶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是摆出了贤相的做派,显得温和地对着众官员道:“大家都议一议,应当如此排序?”
众官员听到这话,却是谁都不想冒然站出来,更不想着急地表达出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故而都想要静观其变。
林晧然正想要站出来说话,结果被董份抢先一步地道:“都说举贤不避亲,老夫推荐范应期为第一备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