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fb非常不錯小說 紅色莫斯科 ptt-第1246章 意外看書-lhzkp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252.2高地的失守消息,很快就层层上报给了罗特米斯特洛夫。这位戴着圆框眼镜,留着牙刷胡,看起来像一个乡村教师的将军,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询问汇报情况的近卫军军长:“军长同志,据我所知,252.2高地的防御工事,是普罗霍洛夫卡城外最完善的,为什么仅仅过了几个小时,就被德军占领了呢?”
“司令员同志,”军长哭着脸回答说:“按照我们事先的分析,最好的攻击地形,应该是普罗霍洛夫卡西南方向的狭窄地区,这块区域形成了很好的坦克通道,非常有利于德军展开大规模的装甲部队。因此,我们的防御重点,主要是摆在这个方向,结果没想到从西面来的旗卫队师和骷髅师,居然把252.2高地作为首先的突破点。”
“军长同志,我如今给你的命令,就是集中你所能集中的所有部队,向252.2高地实施反击,务必把它从德国人的手里夺回来。”罗特米斯特洛夫深怕近卫军军长忽略自己的提议,还特定强调说:“能否夺回252.2高地,是我们击退敌人的关键。”
罗特米斯特洛夫放下电话时,看到一群人走进了指挥部。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心想谁这么没有眼力劲,居然在这种时候来给自己添乱。就在他准备上前数落对方几句时,却从人群中看到了华西列夫斯基,他连忙上前他敬礼:“您好,元帅同志。”
“你好,罗特米斯特洛夫将军。”华西列夫斯基握住了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手,笑呵呵地说道:“我是特意到你这里来看看,希望没有影响到你的工作。”
“没有没有,”有参谋长和一群司令部成员的努力,罗特米斯特洛夫就算不在指挥部里,也不会影响到部队的作战。此刻听到华西列夫斯基的客套,他连忙说:“就算我不在指挥部里,参谋长也能处理好一切的。”
“既然没有事情,能陪我出去走走吗?”华西列夫斯基客气地问:“我想了解一下前沿的战事。”
“元帅同志,这不太好把。”得知华西列夫斯基打算到前沿去看看,罗特米斯特洛夫顿时被惊出一身冷汗,他连忙劝说道:“如今战斗就在普罗霍洛夫卡外打响,您此时去视察,恐怕会发生危险。”
“将军同志,我知道来自西面的敌人,正在攻击252.2高地。”华西列夫斯基说道:“我就是想去亲眼看看那里的战斗情况,才能确定我们即将展开的反攻,是否能取得理想的战果。”
“元帅同志,”听华西列夫斯基提到了252.2高地,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在半个小时前,德军的旗卫队师已经占领了252.2高地……”
“什么,252.2高地失守了?”华西列夫斯基没想到自己在离开瓦图京指挥部时,得到的消息还是守军打退了德军的十几次进攻,他本想来到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司令部后,亲口向罗特米斯特洛夫表扬这支表现顽强的部队。但没想到,被他所看到的部队,居然把阵地丢了,他的脸上不禁浮现出一丝怒气:“那高地上的守军呢,都撤下来了吗?”
“没有,”罗特米斯特洛夫摇着头说:“一个都没有撤下来。”
“一个都没有撤下来?”华西列夫斯基有些诧异地问:“难道他们都当了德国人的俘虏?”
“不是的,元帅同志,他们谁也没有当俘虏。”罗特米斯特洛夫见华西列夫斯基怀疑自己的部下,不免有些生气,他提高嗓门说道:“根据后方观察所的观察,他们是在敌人冲进阵地时,引爆了埋在战壕里的炸药,和冲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了。”
听完罗特米斯特洛夫的讲述,华西列夫斯基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地点点头,说道:“他们表现得很英勇,为了不让他们白白牺牲,我觉得应该对252.2高地实施反击,把阵地从德国人的手里重新夺回来。”
“元帅同志,我的部队已经在这么做了。”罗特米斯特洛夫回答说:“空降兵第26和28团正在集结,准备从敌人的手里夺回阵地。”
“将军同志,既然你的部队准备展开反攻了,我觉得我们更有必要去前沿看看了。”华西列夫斯基催促罗特米斯特洛夫说:“把这里的工作移交给参谋长,你和我一起到前沿去。”
见华西列夫斯基主意已定,罗特米斯特洛夫不好再反驳,只能把司令部的工作向参谋长进行了移交,然后带着一个警卫排,再加上的华西列夫斯基带来的警卫战士,分乘三辆吉普车和两辆卡车,朝着正在交战的区域前进。
车队在道路上行驶时,华西列夫斯基看到右侧行驶的是满载燃料和弹药的车队,而左侧则是迎面驶来的救护车队,车上满载着伤员。见此情形,华西列夫斯基感慨地说:“将军同志,看来前方的战斗打得很激烈,居然有这么多的伤员运下来。”
又往前行驶一段后,罗特米斯特洛夫见前方的道路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弹坑,而且被击毁的卡车和其它的交通工具随处可见,便对华西列夫斯基说:“元帅同志,如果我们继续沿着公路朝前行驶,很容易成为德国空军的攻击目标,不如我们换条路走吧?”
“可以。”对于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提议,华西列夫斯基倒是没有反对:“你对这里熟悉,就由你说了算。”
很快,车队就改变了方向,穿过一片成熟的麦田,朝着远处的森林驶去。
当车队进入森林之后,罗特米斯特洛夫的心里顿时觉得踏实了许多,有了树木的掩护,就算此时空中出现德国的飞机,也不用担心会遭到空袭。他饶有兴趣地向华西列夫斯基介绍情况:“森林的北面是坦克第29军的进攻出发阵地,在他们的右翼,是坦克第18军……”
华西列夫斯基一边听着罗特米斯特洛夫的汇报,一边透过车窗玻璃,观察外面的情况,根据远处的腾起的硝烟,他知道这里距离发生战斗的地段,只有区区两三公里了。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阵由近及远的坦克发动机轰鸣声,连忙命令司机:“停车!”等车一停稳,他立即推开车门跳了下去,罗特米斯特洛夫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连忙推开另外一侧车门下了车,一脸诧异地望着华西列夫斯基。
车队所处的位置,正处在森林边缘,可以看到外面的情形。只见华西列夫斯基走到路边,举起手里的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外面的情形。看了没多久,他就放下望远镜,扭头冲着罗特米斯特洛夫发火了:“将军同志,这些坦克是怎么回事?”
看到罗特米斯特洛夫一脸懵逼的样子,华西列夫斯基自顾自地往下说:“瓦图京同志不是和你们打过招呼,在反攻开始前,绝对不能让敌人知道我们有大批坦克已经进入了攻击位置?可你倒好,这么多的坦克,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行进,你以为敌人是瞎子、是聋子吗?”
罗特米斯特洛夫连忙接过华西列夫斯基手里的望远镜,朝着森林外行动的坦克群望去。他很快看清楚这些在行驶过程中,不时停下开炮的坦克,装备的基本都是短身管的火炮,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心里就明白,此刻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坦克,根本不是属于自己的坦克集团军,而是敌人的坦克。
他连忙回头向华西列夫斯基报告说:“元帅同志,我觉得有必要向您说明,您所看到这些坦克,都是德国人的……”
“什么,是德国人的坦克?”华西列夫斯基听罗特米斯特洛夫这么说,连忙抢过了他手里的望远镜,再次仔细地观察起来。苏德双方的坦克区别还是蛮大的,不久前华西列夫斯基因此太激动,根本没看清楚坦克的型号,此刻看清楚都是德军的三号和四号坦克时,他的脸色不禁变得铁青:“将军同志,看来情况不妙啊。如果这里出现敌人的坦克,就意味着你们命令发起进攻的出发阵地,已经被德国人占领了。”
“是啊,元帅同志,如今的战场形势看来比我们预计的更加糟糕。”罗特米斯特洛夫对华西列夫斯基说道:“我觉得有必要重新制定新的进攻计划。”
听罗特米斯特洛夫说完后,华西列夫斯基只考虑了十几秒钟,便毫不犹豫地宣布:“走吧,我们回你的指挥部,重新制定计划,防止局势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两人回到指挥部之后,华西列夫斯基立即通过专用线路,给瓦图京打电话。而罗特米斯特洛夫则把自己的参谋长叫到了面前,指着地图告诉他:“参谋长同志,我们在这里发现了大量的德军坦克,恐怕有五十多辆。”
参谋长只看了一眼地图,立即露出了惊愕的表情:“司令员同志,我们事先设定好的进攻出发阵地,都被德国人占领了,这可怎么办?”
“为了不让局势进一步恶化,我们必须采取相应的措施。”罗特米斯特洛夫向参谋长发号施令:“你立即给基里辰科将军打电话,让他派遣两个坦克旅,去迎战这些深入了我们防区内的德军坦克,阻止他们继续朝我军的防御纵深推进。”
华西列夫斯基和瓦图京通往电话后,表情严肃地对罗特米斯特洛夫说:“将军同志,原定明天和你们一同发起反击的坦克第1集团军,如今被德军的第48装甲军缠住了,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规定的进攻出发点。这就意味着,明天对德军展开的进攻,只能由你们近卫坦克第5集团军单独完成。”
华西列夫斯基所说的话,早就在罗特米斯特洛夫的预料之中,因此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刺激。他等华西列夫斯基说完后,立即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元帅同志,由于德军已经占领了我们的进攻出发阵地,那么我们就不得不重新调整进攻部署,特别是事先选定的炮兵阵地和进攻路线,必须全部进行调整。”
正当华西列夫斯基和罗特米斯特洛夫讨论如何变更部署时,刚放下电话的瓦图京,满脸苦涩地对坐在旁边的朱可夫说:“元帅同志,这真是太奇怪了。按理说,阻击旗卫队师和骷髅师的是索科夫部队,敌人要想突破他们的防线,至少也需要两三天时间。怎么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从西面冲到了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我觉得其中可能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朱可夫的眉毛往上一扬,警惕地问:“有什么问题?”
瓦图京想到索科夫和朱可夫之间的交情,知道自己分析了原因,肯定就会得罪人,不免踌躇起来。而旁边坐着的副司令员阿帕纳先科则还毫不顾忌地说:“这还用说么,肯定是索科夫的部队给德国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否则敌人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到达普罗霍洛夫卡城外呢?”
朱可夫压根不觉得索科夫会给德国人放开通道,但旗卫队师和骷髅师向普罗霍洛夫卡城推进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快得连防守城市的伞兵部队,都来不及进一步巩固阵地。为了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叫过了通讯兵主任,吩咐对方说:“主任同志,麻烦你给我接通索科夫的司令部,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他。”
好在通讯兵主任知道索科夫如今待在188师的师部,便没有和第27集团军司令部联系,而是直接接通了第188师的师部。听到有人接电话时,通讯兵主任客气地说:“我是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部的通讯兵主任,元帅同志有重要的事情,要找索科夫将军说话。”
片刻之后,听筒里传出了索科夫的声音:“我是索科夫少将。”
“索科夫将军,请您稍等一下。”听到是索科夫的声音,通讯兵主任连忙客气地说:“我立即请元帅同志和您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