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fq65精品言情小說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石門空間(二合一)鑒賞-921zn

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小說推薦網遊之骷髏也瘋狂
“人类,给我住手!”
铁匠那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可当他来到近前,震惊的发现,地面上收拾的那叫一个干净,别说蛋液了,连一点液渍都没有留下,简直太过分了!
紧接着,他的目光扫在了旺财那圆滚滚的肚子上,还有那不时传出的饱嗝声,顿时绝望了,难怪会收拾的这么干净,这特么是用舔的!!!
“你……你们……竟然把火龙胚胎给狗吃了?”
“前辈,瞧你这话说的,都掉地上了,这么脏,不给狗吃,难道还能给人吃啊?”
大烟鬼他早已忘记刚才抢蛋液的举动,嘿嘿笑着说道,“这只是个火龙胚胎,想要成长到幼体不知道要多少年,更不用说召唤它参与战斗,我们可等不起,拿来喂狗也算是废物利用了,您说是吧。”
“该死,你们都该死!”
铁匠怒不可遏,肺都差点被气炸了,这可是他辛苦培育的双头火龙胚胎,就这么付之一炬,他怎么能够承受得了!
“前辈,您这是什么意思,宠物蛋又不是你的,我们怎么处置这枚宠物蛋,您好像管不着吧?还有一件事我想不明白,我们又没招惹到您,您为什么要骂我们?无缘无故招来骂名,就算您是前辈都不行!不解释清楚,小心我向至高规则投诉你!”
大烟鬼主动朝前走了一步,硬怼了回去,彻底爷们了一把。
“烟鬼兄弟说的好!这理由没毛病!真要投诉的话,算我一个!”
大血牛走到烟鬼面前,与他并肩而立,对于烟鬼兄弟的表现,大血牛显得很是惊讶,他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么爷们的一面,铁匠NPC都已经愤怒到这种程度了,还能有这么足的底气,真是难得!
苏然倒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次副本他这是第一次与铁匠碰面,先观察下形势再说。
在苏然看来,这枚宠物蛋与铁匠有着密切的联系,他的分身正是双头火龙,也不知道这枚宠物蛋是不是分身所化,如果真是分身涅槃的话,那乐子可就大了,宠物蛋碎裂,代表着分身火龙将会永久失去!
那也就意味着,他获得这双生心源残魂的难度将降低不少,最起码不用经历与双头火龙拼命的环节,不过,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连苏然自己都觉得不可能,这种魔技分身拥有无限复活的特性,哪怕进化失败,都无法剥夺分身存在的权利。
当然,也不排除自己猜测错误,这双头火龙并不是铁匠的分身,而这铁匠的身份,也并不一定是魔界之人,在没有得到有力的证据之前,所有猜测全都有推翻的可能。
“人类,你们等着,给我等着!”
碍于系统限制,铁匠并没有当场爆发,充满恨意的目光扫了他们一眼,这才下潜到了地下,没了身影。
“我去,这家伙的眼神好可怕,就好像毒蛇一样,咱们得罪他是不是有些不明智?”
大血牛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直接冲到了天灵盖,眼中多了一丝怯意,“这寻找双生心源的任务可以说是废了,要不咱们放弃任务,再重新进入一遍副本?”
“这主意不错,咱们再打碎一次蛋,让铁匠这家伙再品尝一次蛋疼的滋味,看他还敢不敢和咱们甩脸子!”
大烟鬼当即拍板,非常赞成大血牛的想法,“反正这副本可以无限进入里面,不把这NPC折腾出毛病来不算完!”
“省省吧,这副本一次一变样,再想来到这镜面空间,还不一定何年何月了。”
苏然对于这俩人的幼稚想法感到很是无语,先不说这镜面空间,就连这枚宠物蛋,也应该是仅有的一枚,要是能刷新无数枚,那旺财的进化就不愁了,用不了十天半个月,就会进化成超魔兽,一点难度都没有!
当然,系统是不会放任这一幕出现的,连超魔兽都能速成,这不是扯淡呢么!
“那咱接下来怎么办,得罪了铁匠NPC,绝对会被穿上小鞋的,不得不防!”
大烟鬼看了眼四周,并没有发现铁匠的身影,他感觉有些不妙,朝着苏然说道,“覆水兄弟,要不咱们先离开这里吧,找到熔岩部落的老巢,看这铁匠还敢不敢嘚瑟!”
“小声点,隔墙有耳。”
苏然指了指脚下,“这家伙很可能没有离开,这样的话就先别说了。”
“呃,也是哈,还真有这个可能!大兄弟,接下来就交给你了,你让我们向东,我们绝不往西走!”
大血牛一点也不想停留,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只等苏然发号施令了。
“走,找奶油小生她们会合,人多力量大,总比咱三个臭皮匠要强!”
苏然看了眼还在消化中的旺财,一时半会也没办法骑了,只能先将旺财收回宠物空间,踏空术开启,来到了半空中。
在苏然的带领下,他们三个绕开那几个封印之地,非常顺利的来到了东边的地形,期间一点危险也没有遇到,就连隐藏在地下的铁匠,都没有给他们制造麻烦。
“覆水兄弟,你看下面,那些花纹消失了!”
“什么?”
苏然下意识的往下看去,正如大烟鬼所说,那些纹路确实消失了,他好奇的问道,“你们看看自己的属性,还持续减血么?”
“哈哈,大兄弟你这就不知道了吧,自从那宠物蛋破碎后,我的血量就已经稳定下来了,这偷血的勾当,纯粹是宠物蛋搞的鬼,打破它也算是报仇了!”
大血牛笑着说完,往前方扫了一圈,轻咦一声,“你们谁看见小生会长她们了?”
“前面墙壁上有一扇石门,她们应该是进入里面了。”
苏然站得高看得远,第一个发现了镶嵌在墙壁上的那扇石门,这石门处于开启状态,不出意外的话,婉儿姐她俩应该在里面。
可就在此时,一道尖叫声从石门里面传了出来,将氛围渲染的非常紧张。
“不好,是小悦的惨叫声,她们遇到麻烦了!”
大烟鬼心中一惊,表情变得很严肃,不等苏然指挥的,快步朝着石门行去,“覆水兄弟,快走,去救她们!”
“这石门里面隐藏着危险,一定要小心行事!”
苏然在提醒完之后,这才跳了下来,随着大烟鬼二人一并进入了石门空间。
“嗯?”
出乎意料的是,石门里面只有一个椭圆形的深坑,还有一堆似曾相识的蛋壳,除此,再无他物。
“原来这些蛋壳是被吸到这里来了,看来她们已经掉进去了,大兄弟,你有飞行技能,先下去探探虚实,如果没有危险,我们再跟着跳下去。”
大血牛看着这深不见底的深坑,感觉有些打怵,不敢往里边跳。
可是,还不等苏然回言的,背后传来一道巨力,轰在了他的脊骨上,直接将他踹进了深坑中。
“不好,偷袭!”
“可恶的铁匠,还我大兄弟命来!”
整个过程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到,大烟鬼和血牛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盛怒之下,朝着身后的铁匠杀了过去,大声嚷嚷着要给覆水报仇雪恨。
“就你们?”
铁匠冷笑一声,再度沉入了镜面之下,让二人的反击落了空。
“靠,这家伙也太阴险了,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连对拼的勇气都没有!”
大血牛骂骂咧咧的说道,看来对铁匠这种避而不战的表现很是不满。
“得了吧,别在这刺激他了,咱们就算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就别在这说些没用的了。”
大烟鬼率先来到深坑边上,鼓起勇气,眼神变得非常坚定,“血牛兄弟,横竖都是死,与其让这铁匠折磨,不如跳下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走!”
其实不用大烟鬼提起,大血牛自己都明白,这里已经成了是非之地,不能久留!
就这样,二人在铁匠的逼迫下,直接跳了下去,至于等待他们的会是什么,一切皆是未知。
铁匠从地面浮现而出,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深坑,将周围的蛋壳全都捡了起来,碾成粉末,洒进了深坑中,这才转身离开了石门空间。
石门缓缓闭合,此地空间彻底陷入了沉寂之中,无边的黑暗笼罩了下来,给人一种死亡的恐惧,非常的压抑。
“噗通!”
苏然被轰下深坑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整个人陷入了晕厥之中,从此时的状态上来看,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嘶……”
很快,苏然便从晕厥中恢复了过来,在感受到脊柱传来的剧痛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低骂道,“这铁匠下手也忒狠了,差点要了我这条小命!”
只要没有挂掉,怎么都好说,苏然挣扎着爬起身来,抓起一把坟头草丢进了嘴里,用力咀嚼了起来,血量开始蹭蹭蹭的往上涨,连脊柱传来的阵阵剧痛,也跟着减轻了不少。
可就在此时,连续两道‘噗通’声在他背后不远处响起,吓了他一跳。
“哎妈呀,这破坑怎么这么深,腿都要断了!”
大烟鬼从地上爬了起来,第一时间将药剂往嘴里灌,补充起了损失的血量。
“你的腿断了还好说,我的是头先着地的……”
大血牛揉着脑袋,抱怨道,“还好我皮糙肉厚,要不然早就挂掉了,这破空间竟然有三层楼这么高,装个电梯能死啊?”
“啊哈,覆水兄弟,原来你没死,我还以为要帮你收尸了,看来你的命就是属小强的,承受了那么猛的重击,又从上面掉了下来,还这么生龙活虎的,真是厉害!”
大烟鬼在补血之余,看到了一边的苏然,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就连大血牛都兴奋的忘记了加血,快步走到了苏然身边,和他诉说着铁匠的阴险和卑鄙。
“刚才就是个教训,让咱哥三个看清了这NPC的真面目,一定要留心身后,防止他再度偷袭,都补充好血量,然后去寻找小生她们。”
苏然为自己刚才捏了一把汗,还好铁匠没有追杀自己,要不然,就算有双倍血量,都不够死的!
“奇怪,怎么还没见到小生会长她们,到底去哪了?”
大血牛补充着血量,还不忘朝着四周看去,不仅人没见到,连那道惨呼声都再也没有响起。
“应该就在附近,她们福大命大,不会出现意外的。”
苏然将分身雷蝠召唤了出来,稍作沉吟,又将铁血沙傀儡、机关神猪、暗夜雷龙召唤了出来,当然,骷髅大军没有放过。
这些死亡骷髅的实力虽说有些弱,但架不住多,二十只骷髅往这里一站,什么玩家有胆量去挑衅它们?
“大兄弟,这些宠物你早该召唤出来了,这样完全可以避免刚才的那次偷袭!”
大血牛看着这么多只宠物,心中踏实了不少,回想起刚才被铁匠偷袭的那一幕,都替苏然感到不值。
有这些宠物在,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偷袭!
“血牛,你考虑的有点简单,我要是召唤出来,偷袭的那就换成你们俩人了。”
经过大血牛的提醒,苏然这才意识到,刚才在上一层的时候,一点宠物优势都没有发挥出来,被偷袭到也是活该,现在他长了记性,召唤出了这么多宠物,围绕在他的身边,心里的紧张感减轻了不少。
“也是哈,覆水兄弟,有你这思想觉悟,我就放心了,牺牲你一个,成全我们两个,这等舍己为人的境界,值得我们去学习!”
大烟鬼在补充完血量后,将铁棍扛在肩膀上,随便选择了一个方向,信心满满的说道,“这次我打头阵,一定能将小生会长找到!”
“烟鬼兄弟,你是怎么知道方位的?”
“蒙的!”
“……”
还没等大烟鬼冲出去多远的,像是发现了什么,一个急停,扭头又逃了回来,慌里慌张的喊道:“覆水兄弟,救命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