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5ppy非常不錯小說 夏逆-第一百一十章、動手搖人熱推-vu4mr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
一般来说,真人宗师是很难被暗算的。
武道修为达到先天魂异之后,魂魄产生变化,很多人的直觉都会增强,当危险即将到来的时候,便能感觉到警兆——当然,也不一定非要到这个境界才行,很多人在境界不够的时候,一样能感觉到警兆,无非天赋使然。
有这种天赋的人还挺多的,基本上那些高明的斥候都有这样的天赋。或者说,没这种天赋的人,成不了优秀斥候。
随着修行不断加深,魂魄逐渐增强,直觉也会跟着增强。等到了真人境界,这种直觉会得到一次大规模的提升,提升到在危险降临之前就能预警的地步。而如果修炼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更是会产生质的变化——天人境界的大宗师,但凡是有人要算计他,恶意一起,他就能有所感应。
这还不是极限,如果能够沟通这世界本源的大道——说“天道”也未尝不可,将自己和世界本身锚定,甚至可以让别人一提到你——无论名字还是身份,甚至只是一个代称,都会立刻感应到。
所以想要算计长生者,很难很难。
长生者之间的斗智,类似于一种同时有明牌和暗牌的赌博。双方都能看到彼此的明牌,却看不到对方的暗牌。所以必须猜测对方暗牌的大小,估算自己能不能赢。
能赢,就应战。不能赢,就跑路。
去年端午的那场大战,事先双方其实都已经感应到了。只是彼此都信心十足,所以才发生了那一场大战。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比方说当年帝甲子扫荡诸子百家,就是以特殊的手段隔断了诸位仙佛妖神的感应,才能够一举成功。
他当时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直到今天,也还是个迷。
无论是那一战硕果仅存的当事人毕灵空,还是继承帝甲子遗产的大夏帝家,都不知道这个秘密。
长生者们对于这种奇妙的感应,常常会加以利用。比方说潘龙的老师毕灵空,无论她在哪里,只要使用特制的信香,就随时可以和她联系。
实际上要和她联系,并不真的一定需要信香。只是这世上念叨她的人太多太多,不用信香作为区分的话,她压根就不知道谁是值得自己联系的。
类似的做法,在长生者之中很流行。甚至有不少宗师都能做到这样的事情——只要曾经窥见世界的本源,不论是否有幸锚定道路或者执念,都能够获得这种感应能力,无非强弱不同罢了。
只要使用特定的信香,就能够准确地定位祷告者,进而秘密联系。
九州世界有一些别具一格的妖神,甚至从这种特殊能力出发,建立了类似“联络中心”的玩意儿。比方说那位心悦宗的黑白郎君,就建立了一个被称之为“客服”的体系。但凡是心悦宗弟子,点燃信香祷告,就能够和在祭坛值班的心悦使者联系,从而购买物品或者服务,方便得很。
潘龙目前的修为是真人境界,而且在真人境界里面都不算高明。他也不是那种有斥候天赋的人,按照正常情况,只有在危机快要降临的时候,他才能够感觉到警兆。
但到那个时候,其实一般已经不怎么来得及了。
如果暗算他的那一方再运用一些特殊手段隔绝感应,那他可能甚至一直要到被一拳打在脸上,才会幡然醒悟,发现自己被人害了。
真人被暗算和杀死的情况,总体而言,并不少。
但潘龙的情况与众不同。
他身怀深厚的功德,并且这份功德并非只是单纯存在,而是受到山海经影响甚至控制的。
用另外一个世界的说法就是,寻常人的功德是“惰性”的,而他的功德是“活性”的。
活性的功德,能做到的事情远比惰性的更多。而当这份功德的数量大到惊人的时候,产生的效果更会非同寻常。
刚才,就是功德激发了他的灵性,在向他示警。
而且起作用的不仅仅只有功德,更重要的,其实是山海经。
紫云宫想要算计他,当然早就作了遮蔽灵感的准备。这些女人虽然嚣张,但作为历史悠久的大派,作为南海地区的霸主,她们手头上着实有不少厉害的底牌。
这些底牌并不足以对付一位佛门大德,但如果只是一位转世而未觉醒的大德圣僧,那就不一样了。
圣僧转世,无非就是有功德护身。正常来说,功德护身则百邪不侵,就算是能够靠着一些卑鄙手段逼他自己走进陷阱里面,将他杀死,也并不能满足紫云宫的实际需求。
花费那么大的代价,那么多的资源,就为了杀死一个年青的真人?
这话就连跟他们合作的马佚都不信!
紫云宫要做的,不仅仅是杀死潘龙,还有更加重要的目的。
为此,她们早就布置了阵法,通过长期的施法,来遮蔽潘龙的功德护身。
原本她们打算多准备一段时间,确保行动成功。可潘龙的进步速度实在太快,快到超乎想象。
帝壬辰二十一年六月初一,他在刘河洛刘老爷子的金盆洗手大会上展露了深厚到令人惊讶的功德,当时他只是实力接近真人境界而已。但仅仅大半年之后,帝壬辰二十二年的二月初十,他已经能够借助排教大阵,勾连通天江之力,和一位资深的佛门真人大战。
那一战之中,潘龙展现了毫无疑问的真人实力。
等到八月中秋之际,潘龙已经称得上是真人层次里面名列前茅的高手,远远胜过了许多老牌的真人。
再到年底的时候,他甚至能够在和任长生的交流中,给任长生以启发,帮助任长生修成仙佛。
按照这个进步速度,或许用不了三年五载,他就能够天人合一,成为一代宗师。
若是他修成宗师,紫云宫准备的那些遮蔽感应的手段,有一大半都要失效。
遮蔽一位真人的感应,和遮蔽一位宗师的感应,根本不是一回事!
更不要说潘龙明显在逐步恢复前世的神通和境界,没准等到他天人合一的时候,举手投足间已经是各种佛门神通层出不穷。
别的不说,若是他到时候展现金刚不坏、琉璃法身、虚空不染等几种神通,紫云宫所有的布置直接就都成了笑话。
他们要是有本事对付一位修成这些佛门顶级大神通的宗师高僧,又何必折腾这些幺蛾子?
所以紫云宫这次借助围捕大妖的机会伏杀潘龙,也颇有被赶着鸭子上架的感觉。
如果可以的话,她们宁可多准备几年。
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错过这次的机会,只怕以后就没机会了……
所以就算明知道这次的行动其实并不很靠谱,她们也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为此,紫云宫不仅出动了全部的三位真人宗师,就连平时将自己冰封在海底玄冰之中、一年只醒来两三次的“冰剑客”昙芬都破例出关,来到了海角城。
她们可以说,已经将所有能打的牌都打了出来。如果这次还不能成功,那就只能宣布放弃,让所有的前期投入全都打水漂,血本无归。
不是万不得已,她们绝对不愿意这么做。
何况……她们觉得,其实也未必就不能成功。
潘龙再怎么厉害,也不过就是真人境界,哪怕他有什么底牌,无非就是相当于宗师层次的实力罢了。
仅仅只是这样可不够,“冰剑客”全力出手的话,短时间内足以镇压寻常宗师。再加上紫云宫两位真人一位宗师……足以将他拿下!
反正,正在黑暗中默默等待的这些女人,觉得自己胜算很大。
潘龙对形势的估算,其实也差不多。
靠着功德激发灵性而示警,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将会遭遇什么危险。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紫云宫要害自己,但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的第一想法就是,趁着紫云宫那些人还在神武司守着,先带上琼花阁众人,乘风狂奔,跑回广陵。
只要回到广陵,紫云宫那些人就不敢来找麻烦。
紫云宫的确嚣张跋扈,但再怎么嚣张跋扈也是有极限的。在城市里面动手袭击偶然经过的路人甲是一回事,袭击这个城市里面长期驻扎并且稳定交税的某个势力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前者算是江湖仇杀,没什么大不了的。后者……遇到性格激烈的官员,直接就能定性为挑衅大夏皇朝的威严。
以潘龙和苍渊的关系,若是潘龙和琼花阁在广陵城遭遇袭击,结果几乎毫无疑问。
紫云宫是南海一霸,但在大夏朝廷面前,她们什么都不是。
平时朝廷对她们那些嚣张跋扈的行为视若无睹,是因为彼此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可如果她们自己不知趣,从南海跑到扬州去打脸……那朝廷必定会很不客气地一巴掌抽回去,让她们明白老虎屁股摸不得的道理!
除非紫云宫打算舍弃多年基业,从此浪迹天涯甚至逃出大夏九州,否则她们断然不敢做这种事!
这个计划可谓十分的稳妥,但就是有个小问题。
以潘龙的实力,没办法带着琼花阁上下几十号人乘风狂奔。
在不影响飞行速度的前提下,他最多也就带上三五个人。就算拼着降低飞行速度,他顶了天也就带着十来个人飞行——这是极限了,想要再多,绝无可能。
可琼花阁这一次来了六七十人啊!
难道说,他带着武极星等几人逃跑,把别的琼花阁帮众都扔下吗?
从道理上讲,只要他们跑了,那些寻常帮众的死活就无关紧要。正常人应该不至于找他们的麻烦,起码是不至于特地去杀他们。
毕竟,只是一群连先天境界都还差着十万八千里的寻常武夫而已。
对紫云宫来说,这种程度的甚至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顶天了算是“杂役”。
堂堂紫云宫,九州大派、南海一霸,总不至于杀不了正主儿,去杀一群杂役泄愤吧?
但潘龙想了想,不由得苦笑。
换成别人可能不至于,但换成紫云宫……他还真没这个把握。
紫云宫真做得出这种事来啊!
杀不了高手,杀一群普通人泄愤,这种事情……她们又不是没做过……
不仅如此,这道理他能想得通,武极星必定也想得通。
就算他能把武极星救走,这件事也必定在她心中留下深刻的阴影,甚至于化成心魔。
武极星因为天生凶性的缘故,原本就已经有心魔了。再加上这个心魔,只怕用不了多久就要彻底走火入魔,变成一个狂性大发,只知道攻击和杀戮的魔头。
那样的话,就算救了她,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办法……也不是不能用,但只能作为无可奈何时候的最后选择!)
既然这样不行,那么潘龙自己跑了……多半也不行。
他跑了,紫云宫多半就杀琼花阁众人泄愤了。
如果真的是万不得已、无法可想的情况,潘龙也只能咬咬牙忍了——以后再来报仇就是。
但他并不是真的万不得已,他还有别的选择。
(可恶!本来不想用这一招的……)
他心里抱怨着,悄悄从天空降落,来到了海角城中一处无人居住的院子里面。
海角城气候温暖、交通便利,每年深秋,都有高手将家中长辈送到这里来修养。借助温暖湿润的空气,能够有效地滋养心肺,帮助老人过冬。
但再怎么保养,老人毕竟年老体衰。等老人去世,这些用来修养的房屋就失去了意义。
它们有的被卖掉,有的则被封存,等着将来或许还会用到。
潘龙此刻降落的,就是一间看上去还有维护,但显然已经很久没住人的屋子。
他在小院里面清扫一番,整理出一片干净的空地,然后拿出了一炷信香,将其点燃。
烟雾袅袅升空,却没有散开,而是化为一个阴阳鱼的形状,在空中缓缓旋转。
阴阳鱼之中,列御寇的声音传来。
“潘龙,你怎么突然点了信香?遇到麻烦了吗?”
“正是。”尽管知道对方多半看不到,潘龙还是先朝着信香行了一礼,然后苦笑着说,“晚辈遇到了麻烦,力有未逮。毕师正在闭关,兰陵先生又是个不爱管事的,想来想去,只有向您求助了。”
嗯,潘龙的办法就是——动手摇人。
你不就是仗着比我多修炼几百年,想要以大欺小嘛。
那让我家大人来跟你谈一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