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7gd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玉虛天尊-第五百一十五章霸天!(一萬兩千字的超大章!)推薦-l4fig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万仙阵,紫光呼啸而起。
八角垂芒的紫微星冉冉耀升。接着天枢、天璇等诸星一一点亮。
七星拱垂,紫微独尊。
这八颗星辰依星图缠次运行,演化另一张星图覆盖万仙阵上空。
灿灿明明的星光构筑紫微垣星图,抗拒上清派由斗姆为主,二十八星宿为辅的周天星斗图。
“紫微为尊,这是北斗派的路子。”风黎冷声道:“师弟们继续演化二十八星宿,将他炼杀!”
万仙阵中,那张星图浮现紫微帝君法相。
帝君手持星勺,对四面八方投来的各种上清道法一扫。什么真火、雷霆、罡风、玄水……在这一扫中全部消失。
但同时,星勺也随之淡去。
紫微垣缓缓隐去,又有另一尊星宿大帝的形象出现。他凌驾星宿海,吞噬上清万仙阵中的星光。
星宿宫的道法。
这无疑证明大家对星魔的猜测:他的确跟当年星宿宫有关。
想到这,不少仙家开始心虚。
当年星宿宫覆灭,不少仙器法宝被各家收藏。星魔这些年频繁盗取星辰法器,怕不是要拿回当年星宿宫的东西?
轰——
星宿大帝法相刚刚升起,收走万仙阵所有星辉。可马上,万仙阵上空涌动无尽雷霆,直接把星宿大帝轰碎。
赵朗负手站在核心阵台前:“星宿大帝?如今紫极神图早就没你位置了。”
他身边,一位女性元君出手,玄光利剑从万仙阵彼方劈下。
“魔头,看我戮仙剑!”
刺耳爆炸声震彻天穹,直指宿钧立足之地。。
宿钧见势不妙,化作一群星蝶逃离龟灵元君的剑气攻击。可饶是如此,他所化的那一片星蝶,仍被剑光灭去大半。
纪清媛心中一惊,下意识握紧拳头。
“怎么,师妹很紧张他?”
“毕竟他救了我们。”纪清媛略作迟疑,说起当初宿钧在骊山胜境的行动。
“若非他,恐怕董朱至今都无法从弱水海出来。若非他,我们这些人也在骊山胜境被彻底石化。”
任鸿看向万仙阵,阵内的宿钧颇为狼狈。逃过龟灵元君攻击后,很快又碰见赵朗道君的攻击。
这次主持万仙阵,足足下场三位道君亲自动手,分别是灵牙、赵朗以及龟灵。
任鸿暗道:这厮犯蠢,来碧游宫惹事,活该给他一个教训。
可见纪清媛担忧星魔,他心中虽然不爽,但还是好言安慰:“放心,好人不长命,换人活千年。这混账,死不了。”
再看另一侧的菡萏、青囊,她二人神情明显慌张,忧虑宿钧的安危。
不过在场又何止她们?
倾慕星魔的女仙不知凡几,她们站在碧游宫角落,担忧地看向万仙阵。
赵朗道君喜战技之法,他手持金鞭和星魔斗法。星魔一开始上蹿下跳,避让赵朗道君攻击。可适应后,他突然招出一道紫气,也施展同样的上清鞭法和赵朗对击。
“赵道君,你看我这套伏虎鞭如何?”
“小贼欲偷学我上清战技?”赵朗面带不屑,转而换成上清道统另一套鞭法。但很快,星魔有样学样,也施展出来。
这下,赵朗神情郑重几分,又换了一套战技。可没多久,宿钧仍能完美模拟。
“这小子不是偷学,而是用一种秘术推算解析,然后仿照出来?”
赵朗心中嘀咕:他的依仗,就是那种紫气?
旁观仙真中,有人低声道:“李道友,你看这是不是‘斗转星移法’?”
李微明站在人群中,神色颇为复杂。面对好友的提问,他默默摇头:“像,但不是。不过……似乎比我们星宿宫的‘斗转星移’更加高明。”
李微明转世归来,修行尚是筑基。他前世乃星宿宫门人,在星宿宫覆灭后,自称散修,暗里用“星魔”名义收集星宿宫法宝,并寻找摧毁星宿宫的那些凶手。
奈何他道行不济,半道身死。好不容易在好友帮衬下才转劫过来。可回来后,得知自己“星魔”名号,早就不知换了多少人。
也是耐不住好奇,他来看看如今这使用“星魔”名头的人,到底是哪位同门。
然而仔细辨认,他根本想不起这位“星魔”到底是当年哪位同门。
而且李微明眼中,这位星魔施展的星辰道法比当年宫主、圣女秘传的核心道书更加精玄。
李微明盯着星魔,忽见他身边紫气变化,当远方奎木狼星区的箭矢射来时,同样变化一排箭矢反射。
这种变化万千的玄妙紫气,让李微明想起星宿宫一个传闻。
“莫非,我们星宿宫的传说是真的?他所用的是太一紫气?”
相传,星宿宫第一代宫主偶然得到太一紫府天书,从而开府立道,建立星宿道统。
星宿宫一脉和北斗、紫阳同源,都跟上古年间的太一教有莫大干系。
而星宿宫传承的天书,记载关于太一紫气的传闻。据说,炼成这种紫气就能开辟天之紫宫,君临天地万道,故又称“先天无极太一皇极气。”
宿钧以太一紫气模仿上清道法,除却龟灵元君的戮仙剑诀比较麻烦外,其他招数道法都能模仿一个真形,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将攻击还回去。
因此,面对三位道君联合围攻,宿钧还能勉强维系一个不败之局。
当然,他体内的泰一珠正疯狂吐纳元气和他自身融合,帮助他发挥真人巅峰战力。
而他本体灵胎境的修为,在不断融合紫气的情况下,渐渐有向紫府境晋升的趋势。
“这次冒险一搏,果然有收获。等我跨入紫府境,任鸿那家伙留在我身上的咒术,大概就可以化解了。”
过了一会儿,风黎似乎不耐烦。她站在万仙阵核心,亲自出手招出一口仙剑。
“万仙起!”
一道道上清仙光从四面八方投射到仙剑,但凡出现在这座万仙阵内的仙真,他们的法力统统被风黎引动。
“魔头,你既敢闯我万仙阵,便接我一记万仙来朝!”
风黎挥剑斩出,青光划过天地,一尊尊仙真身形出现在空中,共同朝拜上清玉宸大天尊。
这一剑蕴上清真意,一尊大道尊法相出现在万仙阵内,轻轻对宿钧点去。
平淡无奇的一击,让宿钧毛骨悚然。他回忆起前世的一道记忆,想到一个灰袍剑仙。
“好家伙,黎姐姐的剑法怕是真有那位教主的几分真传了!”
宿钧向后退了一步,面对这避无可避的一剑,挥手抛出一只玉蝶。
“上清道法,今日在下算是领教了!”
造化玉蝶迎向“万仙来朝”,弹指间翅断蝶亡。
可宿钧趁此机会,化作银辉遁去。
“哪里走!”玄云圣母伸手一拍,两道金光蓦然乍现,对宿钧身子一搅,直接把他截成两段。
宿钧身子一震,将金斗落在原地,化作无数蝴蝶散去。
“圣母,不用送了!”
忍着剧痛,宿钧逃之夭夭。
“又是一只造化玉蝶的子虫。”任鸿垂下眼帘:“他已经从幻星蝶中找到升华造化玉蝶的法子?前番救师妹等人用了八只,如今又折了一只替死,他手中还能有几只?”
造化玉蝶若是用得好,一只就是一条命。
任鸿推测,宿钧手中的造化玉蝶恐怕已经所剩无几。
“为师妹她们折损造化玉蝶,这人情着实不小。”
任鸿沉思时,耳畔传来灵牙道君的笑声。
“哈哈……哈哈……垃圾就是垃圾。臭水沟爬出来的贱种,以为仗着一点雕虫小技就敢来闯我们碧游宫?见到风师姐的剑法,还不是直接抱头鼠窜?”
“……”任鸿抬头,默默看向灵牙道君。
万仙阵解开,上清妖仙们出来,一个个勾肩搭背,嬉笑怒骂。
“灵牙师兄说的不错,区区一个小魔,不知从哪借来狗胆,竟冒犯我上清圣地。”
“是啊,这次让他知道知道,我上清之威不容亵渎。”
“可惜师姐仁慈,不然一剑斩他狗头!”
“……”任鸿端着酒杯,眼中寒光冒起。
而此时,灵牙道君似乎瞧出任鸿面色不虞,他转念一想,心中明白几分,冷笑:怎么,瞧见我上清碧游击退星魔,你不高兴了?你们昆仑不中用,还敢在我们碧游宫摆脸色?
他端着酒杯过来,装作醉醺醺的模样碰杯:“道友放心,你们玉清道统吃的亏,我们上清派帮你们找回来,毕竟三清一家,。大家说,是不是啊。”
“师兄说得对!”
旁边一群妖仙们跟着起哄。
任鸿面色冰冷,略一琢磨,明白灵牙道君的讽刺。
这些家伙要用玉清派丢宝,上清派击退星魔,来彰显自家神通高过我们不成?
在场玉清一脉的仙家不止任鸿一位。他那位在东海隐居修行的昆仑道君师兄,也派遣弟子前来。听到这话,气得差点跳出来。
还有其他几位真人,也一个个拉下脸。
亏得任鸿身份贵重,拂袖按住众人,才没让他们直接跟上清道派翻脸。
“上次星魔去昆仑,无非小打小闹一场。最终盗取的一气珠也被我寻回。我一人足矣的事,自比不得碧游宫这么大的阵仗。”
任鸿看着灵牙子,嘲笑道:“三位道君出手,厉害,真厉害。”
“怎么,你嫌弃我们以大欺小?”灵牙子正要分辩,忽然上方传来呵斥:
“行了!你们还不回来!”风黎薄怒道:“距离星魔帖的子时之约还有些时间,你们就不怕他半路折回?”
赫胥晨瞧着气氛不对,也赶忙圆场:“师伯说的不错,星魔最喜欢按照事先预定的时间盗宝,以此彰显他的玄妙神通。眼下还有一段时间,他可能是故意退走,让我们分心。灵牙师叔,万万不可大意。”
灵牙子:“放心,放心。他要敢再来,老子直接打爆他的狗头!”
天皇境,颛臾默默看着解冻的海上冰川。
一簇簇黑色火焰出现在冰川表面,这片冰冷死寂的海域仿佛活了过来。
“情感,开始恢复了。果然,另一个我能影响这个我。因为情根在那一边……两者是共用一副情感神经?”
风黎叫住灵牙子,不愿让他和任鸿争执。
偷偷瞥了一眼任鸿,见他开始跟玉清道统几位仙家聊天,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玄云走过来:“师姐,我刚才将星魔击伤,此刻他应该……”迟疑下,玄云继续说:“他晚上应该过不来吧?”
“还是要小心?我看过他历来的卷宗,不到最后一刻,万万不能大意。”
任鸿安抚玉清诸仙,看了看天色,对身边众人道:“我见星魔已经退走,晚上料想不会再来。先下去歇息了。”
纪清媛见星魔遁走,悬挂的心渐渐落回,听闻任鸿要回屋,连忙问:“师兄可是不舒服,难道精元尚未恢复?”
“无碍,睡一觉就好。就是碧游宫的酒水,略有些辛烈。”
玄宝真人一听,笑了:“碧游宫的仙酒号称天下第一烈,不习惯的人确实有些不适,师叔早些回去吧。”
……
八代棺椁顺利回到华胥山。
不多时,棺椁周边的碧落仙蛾拢在一起,形成一只三丈高的六阶异虫。
看到这一幕,天门教徒纷纷跪下来朝拜。而旁边那尊棺椁,传出二代的沙哑笑声:“看来八代收获不少,已经能凝聚化身了?”
仙娥吐纳元气,形成包裹自己的青冥蚕茧。
“外天本源的确丰厚。”
叮——
仙娥化形,蚕茧破碎,背生青翅的俊美少年站在自己的棺椁上。
教徒们激动不已:“恭喜大人还阳返生,重塑青冥仙体。”
上下检查身体,少年满意一笑:“还成,恢复到真人境。这个化身勉强能用。”
随后,他转身看向天空中的眼睛:“陛下,我去人间走走,您不介意吧?”
天皇留在幽世的冥目传出一道神念:“可。”
少年点点头,负手从棺椁蹦下来。
看着面前的教徒,他挥挥手:“都起来吧,虽然你们身上都有不净之血,但既然朝拜天皇,是我们这一脉的人,那都是自家人。对了,你——”
他让众人站起来后,指着其中一个年轻教徒。
“你叫什么名字。”
教徒紧张道:“云溪,我是云氏族人。”
这个教徒,就是不久之前差点舍身帮八代挡剑的人。
“就你了,你跟我一起去人间,我要去找三代。”
三代?
云溪抬头看向天目,但天皇没有言语,显然默许了八代的行径。
八代脚下青冥仙光一动,卷起云溪来到人间东海。
云溪看着眼前波澜壮阔的大海,忙道:“大人,据我们的消息,三代大人目前正在碧游宫。”
“嗯,我感觉到了。”
三代偷偷打出一道印记,随后带云溪走入海域。
青冥仙光在二人脚下化作一叶扁舟,载着二人在东海行走。
“跟我说说,东海的事。龙族当年被我赶到东海,现如今怎么样了?”
“龙族苟延在深海,这内海之地是碧游宫管辖。此外,还有东荒大洲……”
云溪亲自跟着一位大人行走,内心忐忑不安,一股脑说着自己知道的情报。
过了一会儿,八代突然道:“你说,东海伏魔殿有十二位魔君?”
“是。他们是当年三清教主封印的大魔。”
“正好,我想在人间找些奴仆。索性去伏魔殿看看,把他们炼成傀儡。正好,也能让他看看我的傀儡术到底有没有退步。”
去伏魔殿?
云溪神情一呆,连忙道:“大人,伏魔殿那里有玄门众多精锐驻守。且十二魔君诡秘凶横,绝非善地啊。”
若是八代全盛期,云溪自不会阻拦。可眼下一尊化身,仅仅用碧落仙蛾作为载体,能有多少法力?
面对一群魔君,根本打不过啊。
“区区魔君而已,怕什么!”
八代手一挥,五色光雾裹着右手,隐约看到一柄神器。
“有‘钺皇浑天戟’在,怕什么魔君?”
云溪一脸茫然,显然不知道八代的底气来自哪里?从哪借来的胆,竟然敢凭借一柄神兵斗战十二魔君。
八代随意一瞥,看到云溪的茫然。
“怎么,你们连三代打造的钺皇浑天戟都不知道?”
八代不满道:“这神兵在你们云氏,难道没有记录?”
云溪默默摇头。
“记好了,这可是我们天皇阁的至高神器之一。三代采昊天本源铸造,经我之手大成,是承载一方天道的无上神兵。历代天皇阁主,除却我也就只有三代可以动用。”
云溪飞快点头,表示自己记下。
“对了,你们族里对三代是什么记录?怎么评价他的?”
小舟骤然疾行,无数海岛被甩在后面。
“我们族中典籍不全,对三代大人的记录。仅仅有他和骊山圣女赌斗,刺杀农皇以及化解天地火劫的事迹。对了,他跟水玉公主相恋,并主持了风氏和神农人族的合流。”
“不是相恋!”八代直接打断,他眼神阴冷:“是那贱婢纠缠三代,而三代心慈,不愿太元邪母滥杀,顺势跟她成亲。他们俩根本没感情。至于三代合流两脉人族,那是被妖女贱婢迷惑,才让我们风氏融入不净之血。”
云溪察觉八代身上的怒气,青年默默缩头。
八代所谓的不净之血,就是神农一脉的血。
“不过你放心,我有净化秘仪。回头先帮你净化血脉,恢复我风氏血统。”顿了顿,八代又道:“其实三代主持血脉合流,也是另有算计。
他知道风氏一脉繁衍不易。特意用合流方式,将风氏血脉融入神农一族,然后再通过秘仪净化,便可恢复风氏血脉。这样一来,可以把所有神农血脉转化为我风氏人族。”
云溪一怔,还能这样干。
“那如此一来,日后岂非直接便是天皇一脉统治人间?”
“自然。所以说三代心慈,哪怕对神农一脉的孽种都留有一线生机。只要他们肯转化血脉,便可作为我风氏子民。”提及偶像,八代露出向往之色。
“届时陛下临凡,三代化为人皇天帝,即可再续太昊天下。”
噗——
青冥舟突然停下,云溪被掀飞到海里。
“大人!”他赶忙飞回小舟,看到八代正注视着远方一座岛屿。
“大人,那里是神玉岛,定海大圣的道场。相传是昔年帝女墓……”
“我知道。”八代眺望那座岛屿,自语:“我当年把帝女墓的守卫一族杀绝,不想萧氏一脉竟然还有后人?他们的命够硬的啊。”
他的目光落在岛上,看到一位名叫萧隼的仙人。他守在定海宫潜修,保护神玉岛。
八代握紧钺皇浑天戟,杀机毕露。
不如先把这座岛沉了?不,不行,直接下手动静太大,三代恐怕不喜。
这时,他眼前视界中出现一位女仙。
他看到齐瑶走入地宫,前往最深处的一幕。
“是她?水玉公主?她转世了?”
八代略略一琢磨,嗤之以鼻。莫不是这贱婢又开始纠缠三代了?
云溪感受八代身上的杀机,那厚重的杀意差点把他逼疯。
但瞬间后,八代又恢复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好似一位邻家少年。
“行了,我们继续去伏魔殿。”
这贱婢的事,自己不能插手。但可以用易天定命之法,引其他人动手。三代身边,万万不能让这种贱人存在。当年她害得三代心软,没有夺取神农天下,刺杀农皇。这次,万万不能让三代再为她改变主意。
……
夜半子时将近,诸仙坐在碧游宫中,等待星魔帖约定的时间。
不知从哪里扯来一朵乌云,遮掩了月光。
“不对劲。”风黎放下玲珑盏:“师弟。师妹,你们小心。”
道君们打起精神,只见一道银光自外面飘然而至。
董朱、赫胥晨坐在纪清媛、菡萏诸女身边。看着银光,董朱嘀咕:“这货胆真大,白天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敢来?”
得知星魔假扮凰公主救自己,再想想自己二人这百余年的追逐,董朱脸上不免多出一丝担忧。
要不,先把人情债还了,然后再亲手抓他?
“魔头,你还敢来?”赵朗高喝:“白天我妹妹留你一命,你不知珍惜,今夜再来,便直接送你去转世。”
星魔淡然一笑,儒雅从容:“贵派俱是转劫仙真。与其担心在下,不如想想未来会不会再坠轮回,受千百劫红尘之苦。”
他袖袍一甩,星光飘逸,直接卷向二十八星宿图。
风黎当即把手边金钟一晃,再度展开万仙阵。
而这一次,万仙阵比白日更多三百六十种变化。不仅形成一处处阵盘,更演化一方上清仙界将星魔彻底困在这里。
风黎出现在仙界云空,高坐九重云端:“这次将他困住,万万不能放走了。”
“是!”
一群群仙家走入万仙阵,那一处处阵盘点亮光辉,形成一个个串联起来的小世界。
星魔含笑静观,等所有仙家入阵,上清一脉的万仙阵威能真正展开后才动手。
“易天定命。”他手指微微勾起,眼前一座风吼阵的神风陡然散去,取而代之是无穷烈焰,反将阵主烧伤。
天空,玄云圣母将同门救走,托起金斗化作一道黄色天河罩向星魔。
“白天金斗被夺,娘娘还好意思再用?”星魔身子一纵,化作虹光绕开黄河。
随意站在一朵青云上,他打量天空中九曲长盘的天河,恍然笑道:“此乃黄河阵,莫不是河伯手中那套?”
他伸手一指,袅袅紫气升腾银色天光,划出一道浩瀚星河刷向黄河:“所谓‘黄河清,圣人出’,你们今日便恭迎我这尊紫微圣人吧!”
星河冲刷黄河,立时将黄河浊气洗得干干净净,成为一条包罗万千星辉的天河。
而这条天河的源头便在星魔脚下。
立在天河之上,浩然清气配合无量星辉,宛如一尊谪世仙圣立在那里。
“区区旁门小贼,也配圣人之名?”远方,灵牙道君跨入天河。
他鼓动道君之力,一掌拍碎天河,无数星光绚烂而动,在天空四散纷飞。
“小贼,去死!”
道君化掌为拳,先天大道聚于一点,开天辟地之能锁定星魔。势要在一拳中,将他从这方天地彻底抹消。
这小子死定了!这三清之争,到底是我上清压玉清。
灵牙子心中得意,但他眼中的星魔并不慌乱,他抬起手,仅仅一个响指。
天空四散的星辉霎时变成满天蝴蝶。
银光飞舞的蝴蝶交相辉映,转眼又成了无数星辰。
“统御星宸之缠次,毋失常经。”星魔低声念了一句,随后笑了:“这天地自然,日月星辰的规律在我手中,跟我打?纵然是你家上清仙界,也不够啊。”
灵牙子身子一僵,他感受到天空中那无数星辰对自己的压制。星轨运行之间的规律,形成一道道玄奥的法则束缚,将自己牢牢束缚在群星之下。
“这厮的星辰道法,怎么跟白天风格差距那么大?”
灵牙子扭动身子挣扎,但天空星斗大放光明,法则纠缠也越来越紧。
“师叔!师尊!”
下方,上清诸仙坐镇一处处仙阵,看到灵牙子被群星困住,连忙催动二十八星宿图,妄图用另一套星辰体系救人。
星魔往下面看了一眼,右手运气对下方轻轻一扫。
“万神图。”
一股无形气息扫过下方阵盘,一处处阵盘内聚拢的真火、玄水纷纷化作精怪,和阵内仙家缠斗。
自然,也就顾不上和星魔交手。
九重玉阶之上,上清道宫之前。
风黎看着星魔,狐疑越发严重。
这厮跟白天的,真是一个人吗?
怎么战斗风格差距这么大?
但她用截天算命之术推演,他和白日星魔的的确确是一个人,命格同存,位尊紫宫,乃昔年的天帝命格。
“怪哉,莫非白日星魔的确有所留手?”
……
星魔身上紫气澎湃涌动。而在紫气之下,他催动另一神通“五炁玄都”。
左手冒出五色玄气,然后交织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
随着光球蓄力,万仙阵内的五行元气从各个阵盘流逝,自动落入星魔手中。
龟灵元君霍然色变,忙提醒灵牙子:“师弟,小心他左手——”
“我知道!”灵牙子被群星图束缚,只能悬停在星空,这就是一个最大的靶子。
不过,想要用一招先天秘术击败道君。你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
灵牙子倔脾气上来,在星魔左手轻轻一推,那个五色小球缓缓飘向自己时,鼓动自己全身法力,引动自己的根本大道。
“我倒要看看,这旁门外道之法,如何伤我!”
先天力之大道运行,以灵牙子为核心,一道道上清仙光穿梭飞旋,形成漆黑的力场领域。
看到灵牙子防御,龟灵元君暗暗松了口气。她仔细观察那个光球,马上察觉这个光球的真面目。
世界?
这是一个五气圆满,法度严谨,且蕴含天道之力的世界雏形。
小球缓缓飞来,携带碾压世界的重力飘在灵牙道君头顶。
轻灵与厚重,在这一刻达成完美平衡。
灵牙子面色不改,御守严谨的先天力场中探出一只由上清仙光聚拢的元气大手。
“给我回去!”
力场反弹五色光球,元气大手擒拿世界,妄图把这个世界返还回去。
然而——
元气大手在触碰光球的瞬间,自行崩溃。
龙吟炸响,光球飞出五色巨龙缠绕灵牙子的先天力场。
“五龙镯?”不仅仅是风黎和上清诸仙,外面观望的其他仙真也察觉这五龙来由。
“这秘术跟五龙镯同源?可五龙镯这件顶级仙器不是在龙族?”
五龙镯,昔年天皇阁之宝,后来落在龙族公主敖昆玉手中。但要仔细说来,五龙镯对应天皇阁一门秘法——先天五龙诀。
风黎目光幽邃,审视星魔:“这小贼……又是天皇阁的妖孽吗?”
但这五龙之道落在李微明眼中,又有另一个解读:五帝华盖?这位道友果然是太一教的正统传人?这不是五帝内座的演化模式?
五龙缠绕灵牙道君,一声高过一声的龙吟彻底将他淹没。
什么先天立场、力之大道全部崩毁。万仙阵内,只有一个五气碰撞所湮灭而成的黑洞。
灵牙子被黑洞吞没,生死不知。
风黎敲击金钟,将黑洞扩张之势镇压。龟灵不假思索,冲入黑洞将灵牙道君拉出。
此刻的灵牙道君衣衫褴褛,身上处处都是先天五行大道灼烧的道伤。
他面目狰狞:“道君?好小子,你白日隐藏够深的,你居然也是道君!”
能击败自己的,除了道君还有谁!
灵牙狂暴妖性起来,再没有什么上清仙真的气度,直接化作本体,一头千丈白玉象顶向星魔。
龟灵担心他吃亏,也赶忙跟上去。
“小贼,吃我戮仙剑意!”
上午,斩伤幻星蝶的剑气重出。
可星魔不慌不忙,他手中紫气涌动,然后演化五色光雾,在手中聚拢成一柄长戟状的兵器。
但光雾朦朦胧胧,看不到这件神兵的真容。
只是风黎下意识用劲,差点捏碎手中的金钟。她看向纪清媛身畔,并未看到任鸿。
……
伏魔殿,八代握着钺皇浑天戟,站在伏魔殿前。他周围,雷雄为首的上清仙真将他团团包围。
“阁下到底是谁,为何来伏魔殿?”
“虽然你们是孽仙一脉,但今天本座高兴,都滚,今天不杀你们。”
雷雄身边,一位老者低声道:“师侄,他好像是异虫得道,也是妖仙。应该是真人境。”
“真人?区区真人就这么狂?”
雷雄面色一怒,调动紫极神图上的雷泽神君之力。
他在紫极神图有上三品的道相加持,一道神雷打出,竟也有一点先天韵味。
然而八代仅仅把手中浑天戟一挥,雷霆立时被吸走。
“算了,直接送你们滚吧!”
他挥舞浑天戟转了三圈,对前方雷雄等人的驻守仙阵狠狠一砸。
“都给我滚!”
五色流光爆炸,无数气浪翻滚着掀飞上清仙阵,所有仙人一口气扫出三千里,甚至伏魔殿的大门都被砸出一道裂缝。
“道友,道友快救我!”
伏魔殿内,传来一声惊喜的尖叫:“只要你肯救我,我当年留下的宝库全部送你?”
“不,先救我。”
“救我。先生只要肯救奴家,奴家愿为奴为婢。”
……
伏魔殿内,一声声魔音此起彼伏。
八代随手抓着浑天戟,指着伏魔殿:“老实立下本命血咒,乖乖给我当奴。不然,我直接将你们炼成傀儡。”
铮铮——
浑天戟一阵低鸣,在八代手中颤抖几下,缓缓从他手中消失,重新汽化为光雾归入天地。
看到这一幕,八代先是一愣,然后狂喜:“是三代,他调动浑天戟。果然,他有当年的记忆!”
那么,他应该也记得自己。
云溪躲在角落,灰头土脸爬出来。他顾不得其他,扯着八代的衣角:“大人,别说那么多了。您没有这柄神器,神通战力还剩下几成?”
“我现在只是化身,能有多少法力?无非是依仗三代遗留的至宝,才能力压一群道君。”
“那么,面对一位真正的道君呢?”
“伯仲之间吧?”
“如果这位道君再带着一群人呢?”
八代皱眉,看着伏魔殿后面升起的上清仙光。
伏魔殿这等重地,自然也有道君镇守。八代狂妄之举,将这闭关中的道君唤醒。
此外,雷雄等人也从远方杀回来。
看到这一幕,八代提起云溪衣领:“风太大,先撤了!”
……
碧游宫,万仙阵。
星魔握着一把被五色光雾缠绕的怪异神兵,和龟灵元君、灵牙子以及赵朗道君三人同时交手。
五气徘徊,天际层层叠浪,扫尽万仙阵所有阵盘,演化混沌气象,迫使赵朗回救同门,不得再度出手。
天空,龟灵元君御剑纵横,与神兵飞出的五条巨龙纠缠。
至于灵牙子——
星魔挥舞神枪,一记神龙摆尾将巨象挑飞。
长枪反转,随手扔到空中。
“天光殛!”
神兵化虹,转眼击碎戮仙剑意,将龟灵元君打飞。
元君在空中翻滚三圈,化作一缕清气卸去劲道,重新站稳。
“这魔头好诡异,这神兵又是什么?白天怎么不见他用?”
但转念一想,元君心忖:小贼果然心机深重。上午故意藏拙,让我们误以为他技止于此,但晚上施展更加高深的手段,直接打压我们。师弟说的不错,这厮绝对是道君了。不是道君,哪有这么高明的神通秘法?
翻手之间镇压群仙,迫使万仙阵碾压之势,成为几位道君跟他的正面对抗。
有信心一打三道君,他不是道君是什么?
“师姐,咱们联手。”
甩着长鼻的巨象刚说完,虚空冒出八根千里巨索,将他团团缠住。
星魔纵身一跳,落在灵牙原形的脑袋上,重重跺了一脚。
“哪处臭水沟蹦跶出来的妖孽,竟然比我高,老实跪着!”八根金索一震,演绎先天八卦大道,携带无上天道之威狠狠困住灵牙道君。
轰隆——
大象砸入地面,正好是下跪的姿势,膝盖在接触大地的刹那被彻底砸碎。
万仙阵外,董朱看到八根金索,心中一动。用肩肘戳了戳赫胥晨:“喂,这些金索似乎跟你的手法类似?”
“不是类似,就是我那套金索神通,依托先天八卦而成。”
看到灵牙子头顶浮现的先天八卦图,赫胥晨幽幽一叹。
赫胥晨的金索秘法来自千年前,一位名叫“颛臾”的仙人。甚至他修炼颛臾残篇后,导致自身分裂一缕元神心魔,差点走火入魔。
后来他将这道元神心魔镇压在北昆仑,借助三清道韵炼化,才勉强将魔性洗去。并因祸得福,得到北昆仑一位乾坤道君的记忆。
他对八卦金锁知根知底,这是一门十分高明的神通秘法,别说道君,大成后甚至能束缚天仙。
“灵牙师叔这次丢人丢大了。”
被人踩在本体头顶,甚至被打碎膝盖,跪在地上。
这已经是把道君面皮剥下来,踩上几脚后再扬灰天下。
这简直是血仇啊。
“星魔历来行事,万万没有这般狠辣歹毒。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不仅赫胥晨怀疑,好多熟知星魔作风的人,也都震惊于今晚星魔的做派。
以前星魔盗宝,都是通过巧妙华丽的仙术破解机关。而这次,竟然选择硬碰硬?
这不是盗宝,而是夺宝啊!
当然,这位星魔展现的术法同样华丽。
玄云圣母下场时,他手一招,天空无数云气化作飞鸟青鱼阻隔圣母视线。
面对赵朗道君的上清万雷钧天咒。他从身边紫气一扯,掏出一尊巨大的棺椁。
棺椁开盖,直接把赵朗打出的雷霆吞下。
然后棺椁一转方向,雷霆轰向另一侧的龟灵元君。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这位星魔玩得比白天那位更加高明。
龟灵元君打散雷霆,张口喷出一颗日月明珠,天空群星光辉被日月压盖。
“玄云,跟我一起用陷仙剑!”
龟灵娇喝后,头顶浮现绝仙剑意。
另一侧,玄云圣母祭起陷仙剑意。
“四剑不全,你们也好意思玩?”面对天空照耀的日月神光,星魔随手扯下自己的披风对天空一挥。
“给我灭!”
易天之法,天空光明尽数消失,万仙阵内出现一片幽微空玄之天。
“易天定命。这厮就为了白天灵牙子的话,至于吗?”
风黎咬牙切齿,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
下方,星魔和赵朗厮打在一起。
面对赵朗挥过来的拳头,星魔手中神兵直接架住。
“五炁玄都。”
星魔心中默念,左拳聚拢先天五气。在神兵抵挡赵朗攻击那一刻,果断挥拳砸中他胸膛。
“噗——”
赵朗喉咙一甜,道血狂喷,整个人被这一拳轰出三十丈。他感到自己胸腔似乎出现了一座奇特的宫殿玄都,正不断吞噬自己的上清仙气。
“哥!”玄云圣母大惊,提剑冲向赵朗救人。
灵牙子挣扎着从深坑爬起来,大喝:“魔头,有本事跟我比力气!”
千丈巨象伸卷象鼻,去抓星魔手中的神兵。
噹噹——
星魔荡开天空射下来的绝仙剑意,纵身一跳,又飞到天空中。
他挥动神兵,对下方灵牙子所在一指:“三山何在?五岳何在?九州群山何在?”
泰山为首、恒山、嵩山、华山、衡山、雁荡山、庐山、九华山等等九州名川全部出现在神兵顶端。
然后一座座雄峰名山如陨石砸下,生生把灵牙子镇压在九州名山的神禁封印中。
跳到群山之巅,泰岳之上。
星魔笑道:“怎么,臭水沟出来的小畜,也配跟你家大爷比?你算什么东西?”
站在山顶,星魔又看到远方涌动的先天之力。二十四道毫光冲霄闪耀,形成一片片海潮。
“定海珠?赵朗啊赵朗,就算你得到焦顼的这套珠子又如何?”
神兵顶端蓄力,光雾中露出一点神兵的真容。
玉钺状的顶部正面刻日月之纹,背面雕阴阳之理。
星魔挥兵震动,六道明曜亮光配合三道暗淡光辉融合。
“九光灵苑。”
九色光华照亮万仙阵,一股不亚于道君之威的恐怖破坏力在神兵顶端聚集。
当然,在外人眼中。这是星魔用紫气引来北斗九皇之力。
嘭——
九色光华击穿天空云海,轰向定海狂潮,再度将赵朗撞飞。而这一次,星魔不再留手。他手中神兵轻震,于虚空划出一道完美的圆圈。
赵朗顺势跌入其中,不知去向。
乾坤大仙术,虚空挪位。
这次,星魔真正动真格的。不论前世今生,所有道法全部亮出来。甚至明知道身份极有可能爆发,也要顺着心意放肆一把!
……
万仙阵外,诸仙失声。
一己之力,连挑三位道君!不,算上玄云圣母就是四位。
而不久前,他才仅仅跟一位道君旗鼓相当。
这怎么可能!
姚青囊似乎想到了什么,拉住菡萏仙子的手。
菡萏面色煞白,也担忧不已。
虽然她们希望星魔获救,但却没想过,是用这种方式帮助星魔。
董朱咂咂嘴:“任鸿真是错过了一场好戏。这哪里是上清赢了,星魔这手段我还真是头一次知道。”
但紫气做不得假,命格做不得假。
哪怕董朱这等熟悉星魔的人,都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力压道君的人,的的确确就是“星魔”。
赫胥晨露出疑色,他已经努力算了好几次命格,可眼前之人的的确确就是星魔。但据他了解,星魔就算有泰一珠补足法力,也只能发挥真人巅峰,无法跨入道君层次啊。
人群中,隐藏起来的某人差点抱头喊出来。
虽然你来帮我很开心,但是你这么肆无忌惮,把前世的天皇神兵都亮出来,就不怕把黎姐姐惹怒?
你这么多熟悉的手段,甚至战技都不隐藏来历,你这是挑衅啊!
四位道君配合上千位上清仙真,甚至无法在星魔身上留下一道伤。
这一幕彻底激怒风黎。
好吧,我本来对你还有些留情,没有下狠手。但你既然这么打脸,把钺皇浑天戟都亮出来,那么我也不用留手了!
“师妹,师弟,你们都回来!”
风黎一声高呵,把龟灵元君等人召回。又命诸门徒回归万仙阵,仅仅用来加固阵法。
她从云座起身,默默看着万仙阵中的星魔。
“你们不用管了,只需加固阵法,免得战斗余波逸散碧游宫,毁了我们金鳌岛、”
她从云阶走下,每走一步便解开自身一道封印。
“造化轮,开。”
“玄灵轮,开。”
“补天轮,开。”
“苍凤轮,开。”
“九极轮,开。”
……
风黎脑后一道道神轮运转,每一道神轮运转,都有一股浩瀚法力涌入体内。
而碧游一脉道法仙光,随着神轮开启全部隐去。取而代之是昔年骊山派的根本道法,七彩香雾在她身边弥漫,更有一尊若隐若现的人身蛇尾相。
“你要战,那便战吧!”
七彩玄气在风黎身边聚拢,玉手探去,拉出一把三尺三寸的五色石剑。
此剑朴实无华,和星魔手中的神兵形成鲜明对比。
剑指星魔的一瞬,整座碧游宫隆隆震动。昔年上清教主铭刻的符箓仙禁忍不住呻吟崩裂,显然承受不住风黎法力全开。
“师姐!”龟灵惊呼出声:“何至于此?”
风黎解开自己的封印,如同当初的徐阴阳一般,已经爆发超越本界极限的力量。
十二境界最后一个,大成天仙。
而这,仅仅用来对付星魔?
纪清媛面色煞白,连忙站起身。
“师姐,星魔虽作恶多端,可罪不至死。且玄都宫有言,请天下修士将他擒拿后带去玉传观。”
风黎置若罔闻,只看着殿中央的星魔。
“女娲真传。”星魔低声笑了:“此情此景,与当年何其相似。”
这一刻,他的情感被完全调动,仿佛回到曾经……回到自己一人踏破骊山神殿,和圣女邀战的场景。
“五炁玄都,九光灵苑。”
神器形态更加清晰明了,这是一把等人高的奇形兵器。顶端为钺形,有日月阴阳之纹。枪杆中央为五龙交缠之相,色彩各一,象征先天五行。而末端为戟头状,有狰狞凶恶的兽首纹。
看到这把神器,风黎眼皮跳了跳。而远处赵朗、玄云等一众道君都露出骇然之色。
灵牙子一脸难以置信的神色:“这不可能!怎么是这玩意!”
或许不是当年那一把,但他们对这柄神兵的形象很熟悉。
当年,那尊天皇陛下便是挥舞着一柄类似的神兵,将诸神打落轮回。
这是天皇陛下曾经使用过的兵器形态!
“不,绝对不是那把。”
赵朗道心颤抖。要是那把神兵进入此界,怕是一瞬间就把这个世界灭了吧?
“六合八荒,天皇独尊。”
星魔很不情愿的念出这句话。
神兵两端的日月、兽首纹全部亮起。他不断转动天兵,每转一圈,便有一道天道神威从莫名虚空涌来,注入这柄神器之内。
当风黎挥剑从上方刺下,这柄“钺皇浑天戟”已经转动七圈。星魔双手挥动神兵,直接砸向上方飞下来的风黎。
没有声音,没有结果。在这一刻,时光彻底凝滞。唯独道君们感受到一股两种截然不同的先天道韵在碧游宫内爆发。
赵朗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天皇、地母?你们真要重演当年那一战?师姐,你要打,跟他去外面打,在咱们家里打,不怕破坏咱们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