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553精华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三章 非巫妖的課程鑒賞-edl27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和聪明人交谈,果然省时又省力。光听卡班拜大魔法师的一声好,林就明白对方理解了代数的奥妙。然而还不清楚的是,他们是不是会以为这个扩展,就是数学的终点了。就好像大魔法师的孙女以为会了四则运算,就精通了数学。
以此为延伸的N元N次方程式,除此之外的三角函数、微积分,各种数列的探讨,还有无数未解之谜。纯数学,是一门没有尽头的学问。做好心理准备了吗?迷地。咭咭咭咭。
某人心中的怪笑,换来的是诸神国度与深渊的震荡。这世间,能够察觉的凡人寥寥无几,坐在某人身边的巫妖是其中一个。但大多数察觉的存在,却不解这震动的背后深意。那是某个无名存在的欣喜,祂是唯一,也是全部。
其实迷地从过去,来自其他世界的过客也有不少,当然会有异界的知识就此在迷地扎根,去芜存菁后并适应了迷地的环境,发展成为一门看起来是土生土长的学问流传。那些人里头,也有来自比地球更加高科技的世界,数学等知识的研究也不在话下。
但还没有人如某个穿越众一样,成体系的将家乡的知识搬来迷地,并广为流传。除了之前的穿越众前辈,将这些家乡知识视为秘密与在迷地的立身之基,仅有极小部分被他人窥知,并传播于世以外,最主要是时空环境的不同。
如这个时代一般,魔法师们将知识的研究与传承视为己任的时代,在迷地的漫长历史中是前所未见的。无数被岁月埋葬的秘密从尘土中被挖掘出来,活在当下的人们同时不断探索新知,并将之记录,交接给下一辈。
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中,来自地球的某人才有可能散布那名之为‘科学’的宗教。要是早上几个时代,躲躲藏藏是他唯一的求生之道,否则就只能上火刑柱,蒙神宠召。那时的迷地,没有任何一个旧时代的神灵,愿意接纳这污浊的灵魂。
不过这一切背后的深意,某人无从得知。他只是为了自己接下来的饭碗有着落了,感到开心。而且教的还是一群人,不是一个或两个特别妖孽的天才。
意思就是说,自己可以用为了顾及其他蠢货吸收的进度为理由,把自己所掌握的知识慢慢地放出来。而不是像之前教身边那只妖孽一样,没几天的时间,就把自己肚子里的干货全掏空了。然后接下来就得面对一堆自己也没有答案的问题,轮番折磨。
真想对她说声:姊!要是小的我真那么天才,早就核弹傍身,随时随地扔一颗、炸一颗了。
做人呀,细水长流才是道理,竭泽而渔算什么。
不过自己的事情搞定了,还要想办法帮芬一把。人最忌讳闲下来,闲下来就容易胡思乱想。让巫妖闲着,简直就是世界将要被征服的前兆。所以林说道:“卡班拜阁下,我的女伴,芬妮虽然还没取得斐斯特区大魔法师的资格,但她可是一名巫妖,有着相当丰富的魔法知识。我相信她也可以在阁下所创立的学院中,成为一名很优秀的教师,传授很少人掌握的高深魔法。”
被吹捧着的巫妖,客气地行了一简礼。她没有摆出倨傲的模样,但也不是求赏赐,渴望着一份体面工作的舔狗,她就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讲白一点,就是无所谓。
但看着被某人介绍着的美艳女性,除了卡班拜的孙女恨得牙痒痒,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外,其他人却是副为难的模样。因为摸不透这群人的想法,所以林没再继续推销,而是安静地等待对方的反应。这时要是猜错心思、讲错话,那就只会适得其反。
片刻,卡班拜说道:“抱歉,崔普伍德阁下,我当然也很希望邀请提卡尔阁下,来到我的学院授课。但之前您有提到,不打算教授P语言。所以我也不知道可以邀请提卡尔阁下教授什么知识。”
这样的问题,让某人也语塞了,总不可能他帮芬决定要教什么吧。虽然说他开口的话,那一位不会拒绝,大魔法师卡班拜也有很大的机率会同意。但是这样一来,某只巫妖的积极性绝对跟她主动提出要求有所不同。
届时会不会变成要自己准备资料,芬就只是上讲台,张张嘴说话,这种名为两人各教一门课程,实则一人负责两人课程的鸟事。这种挖坑给自己跳的行为,某人绝对不做!所以林就只是努力地装出一副无辜的眼神,同样望向那一直没说话的巫妖。
被某人满心期盼看着的巫妖,没能坚持装傻到底的原则,只得有些不耐烦地说:“好啦,不要那样看着我。想学的话,我可以教授一些关于生命的知识。”
林顺着话意,大大地赞了一声,说:“对!关于生命的知识。在这方面,我可以挂保证,没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了。”
某人的话是这么说,但几位老牌大魔法师的表情却是更加担忧了。这也让林想起,迷地有多少法爷,借口研究生命,整出一堆亡灵、不死族、返死生物的糟心玩意儿。就算没这些东西,研究生命的魔法师最常因为失控整出来的东西是──瘟疫。
又名黑死病的瘟疫,在迷地的历史上,也曾经大流行过好几回。不全是自然形成,也有人为的。而在人为的情况中,也不尽然是研究者为了报复什么事情,所以放瘟疫害死一堆人。更多时候,最初的想法是希望拯救更多的人,结果却是把人给害死。
不过知识是中立的,好或坏,都操之在使用者的手上。所以对于芬打算教的东西,真的对求索着更多、更高深学问的魔法师们,毫无吸引力吗?因此,林小心翼翼地问道:“卡班拜阁下,你们真的对芬所掌握的知识,毫无兴趣吗?”
“不,阁下,应该说正好相反。我,以及和我一样的魔法师们,肯定会渴望着从提卡尔阁下口中所传授出来的一切。但我担心的是,假如学习者恶用的话,那又该如何?”
“哦,这点小事啊。”林恍然大悟地说道。
卡班拜却仍是苦笑的表情,说:“这可不是小事呀,阁下。要是所教非人,根本难以想象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也就是说,你们担心的是学的人出问题,而不是教的人吧。”
几位白发苍苍的大魔法师,虽然没有开口,但还是默默地点了头。
“假如只有担心这点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大问题。解决的方法很简单,芬负责教。至于哪些人可以来学,就请学院帮忙筛选吧,甚至请协会出面都没关系。总之要取得一个许可证明之后,才能来上巫妖开设的生命课程。我记得,协会在传授禁咒类的知识时,不是也有相关的审查机制嘛。我觉得用类似的规矩办理就好。”
魔法师协会对于禁咒,其实也就是战略级魔法的态度,是管理而非封锁。除了希望取得这项魔法的人,需要缴付大笔的费用外,协会也会针对求知者做一定的资格审查。
审查内容大体而言,就是有没有做过奸犯科,是不是累累犯行、罄竹难书。基本上只要不是声名狼藉的魔法师提出申请,又出得起足额的钱,都还是能学到的。
亦即这样的审查,并不会严谨到申请者必须要有圣人般的美德,才能够学习那些被视为禁忌的知识。事实上魔法师们都很有自知之明,真正道德高尚的善良之人不存在的。真正克制这些魔法师的,是他们学到了禁咒后乱用的话,官方也有记录,可以循线找上门。
而按照崔普伍德氏的提议,针对每一个希望向巫妖学习魔法的人,做类似的资格审查,似乎……不是不可以。而且与其放任这一位在外随便收徒,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管着,似乎还比较好一些。
不过就在卡班拜将要点头,正式说出邀请之前,芬伸手制止了几位大魔法师,说:“先说好,我所教授的知识中,不包括巫妖的转化仪式。而且不管是现在,或是将来,我都不会讲类似的知识。”
对于巫妖提出的限制,在场所有人都是不解的表情。芬也没有高傲到什么都不肯说,而是解释道:“我以前也有身为巫妖的部属,在和他们的简单交流中,我知道了几件事。其一,每一个巫妖的转化过程都是不一样的,或者说在细节上会有不同。说明完整的巫妖转化仪式,其实就跟暴露弱点差不多。”
其实话说到这边,大家也都能够理解了。没有谁会主动暴露自己的弱点。
但芬还是继续说道:“其二,转化的过程非常残忍。假如不是对自己残忍,就是对他人残忍。没有什么开开心心、轻轻松松变成巫妖的方法。”
其实从过去所留下的只字片语,大家大概都能揣摩出这样的结论。只是今天有一个‘过来人’明确地说出来而已。
“最后,我要讲的东西跟巫妖的心得没有关系,但很重要。对迷地,对所有智人的文明来说都很重要。这也是我的研究在最近,刚好是可以做个小结的阶段,也有想过要如何公开。既然有这样一个机会,那我就在课堂上讲出来吧。”
“那太好了,提卡尔阁下。我很荣幸地邀请您,来到我的学院中任教。”
“叫我芬妮就好。我不喜欢提卡尔那个姓氏。”芬很认真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