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62v4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txt-第三百六十四章 尉遲展示-gyyyq

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小說推薦人發殺機天地反覆
“尉迟?!!”
“是尉迟将军!!”
“将军来了!”
……
混乱的厮杀之中,宁西军蓦然士气高涨数倍。
将是兵之胆。
大帅哥舒在此,宁西军无人敢退,视死如归。
而真正统率他们征战厮杀多年的是将军尉迟,两把熟铜锏横扫妖魔,豪放疏狂,不可一世。
若说哥舒是宁西军的大脑和心脏,是宁西军的定海神针,那么尉迟就是宁西军的胆,无双的胆魄再次,士气立时高昂。
尤其是方才营啸,军心惶恐,尉迟逼宫哥舒大帅,许多宁西军老卒心头茫然。
在见到尉迟身体之中跃出一头妖魔时,更是让许多人感受到心头灰暗。
不少宁西军都听过画皮之法,都意味那一刻率领他们多次征战厮杀的将军尉迟已死亡。
哪怕有大帅哥舒在,不少人其实内心都变得多了几分茫然。
还有那妖魔所说的诸多青春年少,长生之类的蛊惑言语,至少宁西军的老卒们如铁坚毅的心志,不知觉间,其实已为人所夺。
此刻,面对群妖攻击,所思所想不过是死战而已。
唯有——
将军尉迟在此出现,如神如魔,众人那赴死之心不变,可莫名的就有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激昂。
“哈哈哈……”
哥舒大帅苍老干瘦,哪怕面对群魔时也未曾有太多情绪的面容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我便知道,你这黑大个不可能这般就遭了毒手。”
“哥舒,你终于舍得出来了!”
尉迟的狂笑声跟着也响起,脚步在地面飞速踩踏,爆发出轰隆隆的声响。
自哥舒全心操持后勤以来,多数时日都是埋头筹算,哪怕是尉迟都少有见着。
两人虽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却如好友至亲,这等场合,以尉迟的心性,也不必毕恭毕敬去拜见大帅,反而张狂大笑,有种久未逢君,今朝携手大战的欣喜之情。
“蛇将,蜈蚣妖将,救我,快救我!”
在哥舒和尉迟两人之间,仓皇而逃的丑陋瘦弱老者颜吴忠,神情惶恐无比。
正在与哥舒对峙的两位妖将,见着颜吴忠出现,彼此都互望了一眼。
若是平常,可能二人对于一个投靠的人族都不甚在意,但眼下这人却不一样,乃是被妖王看重的“谋士”,今夜包括两位妖将和五太子都受其调度。
瀚海妖王凌巨子,自诩修道之人,又为国主,加之临近大周的缘故,平日里行事并不完全遵循其他妖王一般,反而颇有人间王朝的气象。
二妖虽无极其高绝的智慧,但也知晓今次招揽宁西军不成,若是这颜吴忠死了,恐怕之后妖王怪罪,想要推诿都不可能。
当即。
四脚蛇将身躯扭动将就朝着后方追来的尉迟迎了上去,而那蜈蚣妖将同时朝哥舒发起了攻击。
“来得好!”
面对蛇将扭动着身形,急速蹿来,尉迟丝毫不惧,反而大喝一声,迎了上去。
他的双锏已丢,手中却不知从哪摸了一把直刀,凌空跃起,狠狠一刀劈砍向了蛇将。
与此同时。
哥舒亦猛然发威。
他方才被两名蛇将盯着,不敢胡乱动弹,如今尉迟出现,蜈蚣妖将动手,立刻反击。
这两名妖将能够统御妖蛮妖兵,论起实力,比起狼妖凌巨子的五子和八子,不但不逊色,反而要更上一层。
人与妖厮杀之间,宁西军的气势节节攀升,刀光剑影,面对着各种狰狞丑陋,力大无穷的妖魔、妖蛮,不但未曾被打乱打散,反而通过配合结阵,一点一点厮杀回了优势。
宁西军老卒数十年来练武、厮杀,以武道而论,几乎军中就没有低过武秀才级别的,队正、什长、百夫长之类的,更是都在武举人级别。
宁西军人数如今不过一二万人,但几乎可以说是如今天下十九州,甚至放眼上下前年,人族之中最强的几支铁军之一。
而到了哥舒和尉迟这般,天赋、传承、厮杀、心性样样不缺,早已达到武道绝顶。
若无两名妖将盯着,以哥舒或者尉迟的战力,统率众多宁西军,恐怕此刻群妖攻城,乃怕能胜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
若是在昔年,龙虎气未断时,直刀在手,群妖根本不敢撄其锋芒。
如今夜入宁西城妖兵妖蛮数量过万,但在昔日,哪怕数量再翻十倍,也不够宁西军杀的。
……
“杀!”
怒吼如雷。
蜈蚣妖将迎上尉迟,轰隆一声暴鸣响起。
尉迟宛如神魔,手中的直刀连劈,刀气纵横,不过一个照面,蜈蚣妖将庞大的身躯就倒飞而回,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若非他身躯有着先天本命神通的甲胄护体,只这一下恐怕就要丢却了性命。
“不可能!”
蜈蚣妖将在地上爬起,神色间满是不可置信。
他虽未曾与尉迟交过手,但数十年交手,双方都极为熟悉,对于尉迟的武功实力还是极为了解,以尉迟这一下展现的战斗力,已是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尤其是,他见着一旁的蛇将正和哥舒杀得难分难解。
他与蛇将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而那哥舒,据传应当是宁西军第一人才是。
可蛇将尚且能与哥舒相持,他却一个照面被打飞,这……
还不等到他再缓口气,呼地一声。
尉迟已经杀到了他面前,一把直刀朝着蜈蚣妖将当头劈砍了下去。
铛!
直刀劈砍在蜈蚣妖将坚硬的头部甲壳上,火星四溅。
强横无匹的力道,硬生生将体魄强健,高大异常的蜈蚣妖将小半截身躯生生给砸进了土里。
只是饶是如此,蜈蚣妖将的外壳坚硬如金铁,被他祭炼成盔甲在人身时,除非是龙虎气之利器,否则以盔甲的防御力便是寻常神兵利器都无法破防。
尉迟一刀无功,丝毫不以为意,举起直刀铛铛铛又是接二连三的数刀劈砍而下。
每一刀,重若千钧,如山压顶。
蜈蚣妖将几乎无还手之力,每次想要爆发跃起,头顶凌厉雄浑的刀光就已劈下。
数刀之后,武功要将惨嚎一声,坚硬的头甲碎裂,被已经崩裂了不知多少豁口的直刀劈开。
再无声息。
“颜吴忠!”
尉迟抬手将只剩下一个刀把的直刀扔在一边,怒吼之声再次响起。
全力斩杀了蜈蚣妖将之后,他没有半丝停留,反而再次盯上了正在朝远处逃窜的干瘦丑陋老者颜吴忠。
双目赤红,仿佛泣血,几个纵跃,地面仿佛铁牛犁庭,大片的沙尘碎石翻涌,跳到了颜吴忠身前。
颜吴忠心胆俱裂,吓得扑咚一下跪倒在地,口中哀求哭喊:“尉迟,尉迟!你我二人四十年交情呐,我今夜也不曾想害你,我只是不想死,不想死啊!!”
“尉迟,我颜吴忠为宁西军四十年效命,今夜我只是想为兄弟们找一个出路。我们老了,尉迟,我们老了啊!!”
不知是因为颜吴忠的话,还是尉迟全力激荡之下,身体渐渐迈入到了衰竭的地步。
他的双目微微闭上,一动不动。
……
轰隆!
正应对蛇将连绵刀光的哥舒,蓦然暴喝,一个虚招在蛇将身前划过。
蛇将在蜈蚣妖将被尉迟斩杀之后,心中已经惊骇得难以形容,心神动摇间,登时被哥舒抓住了空荡,胸前被哥舒一脚踢飞了出去。
咔嚓的骨裂之声响起。
四脚蛇将口吐鲜血,倒在了杂乱不堪的地上,没有半丝犹豫,猛然间身体化出了妖魔真身,飞快地朝着远处逃遁而去。
一个哥舒他应付起来都极为艰难,更不用说另外一个神魔非人一般的尉迟。
哪怕他化出妖魔真身,面对这等人间武道绝顶的武者,也绝非他可以轻易应对,除非是迈入大妖之境。
然而,就是大妖。
昔年一条盘龙棍打下大周江山的周太祖姜重,以人间武艺也曾斩杀过不少。
这等武夫,对付起来若无神通,法术,哪怕肉身胜过对方,可意志、技巧、搏杀经验,依旧飞妖兵妖将能及。
哥舒见那蛇将飞遁而逃,也不追赶,这等妖魔他一刀在手,能够对付,可对方若要逃离,他却难以跟上。
侧身朝另外一处望去,身形一跃,已到了尉迟身身前。
此刻,宁西军与一众妖蛮妖兵厮杀正烈,但哥舒也未曾理会,反而站在尉迟身侧,一双虎目死死地盯着跪伏在地的颜吴忠。
这是他最为依仗的军中司马,谋士,然而,他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这人为妖魔蛊惑,闹出营啸,引群妖入城。
颜吴忠见哥舒飞掠而来,伸手指着尉迟,脸上又是惊恐又是痛苦道:“哥舒,你快拦着尉迟,快拦着他,他要死了,他爆发气血,他要死了……”
刺啦一声,颜吴忠撕开了身上的衣襟,干瘦嶙峋的身体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疤。
哪怕是一个军中司马,哪怕昔年不过是一介书生,可在这宁西城活下来,也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
说着,颜吴忠老泪横流,抬头四顾,“我不想死,我也不愿我的兄弟死,我们要长生,要青春,人间富贵我们的未曾享受过分毫!”
今夜他的算计其实并不复杂,简单直接,可自诩绝对有效。
然而,他还是没有想到,那化作尉迟的韩海妖国五太子依旧失手了。
以他的推算,那五太子其实都不用真的杀了哥舒,只要与哥舒纠缠久一会儿,或者能多引起宁西军的混乱,然后压制住哥舒的威信,那么今夜的事就成了。
宁西军的老卒他再是了解不过,这些人个个都是有一腔热血之辈,数十年来,这热血依旧未冷。
可这是以一个整体看待,若是放在个人身上,又有几个人真的如哥舒、尉迟一般完全为了大仁大义,天下苍生。
颜吴忠在这宁西军之中资历不下于尉迟,他少年时也曾激荡风云,也曾想过金榜题名,入大周翰林院。
然而天有不测,莫名卷入到了一些是非之中,被发配流离到了宁西边城。
三四十年来,他辅助哥舒,为宁西军出谋划策,操持后勤,与上官协调,引入商旅,一桩桩一件件,功劳极大,然而人到迟暮,终究是畏惧死亡。
每一日看着自己身体衰弱,以往坚守了数十年的理念、情谊,皆可抛却。
况且,他也未曾真的只是为了自家,他是真心为了众多宁西军选了一条出路。
大周都忘了,他们这般老卒,哪怕就是打下天下又能如何?
不能多活些年,不能返老孩童,不能存留青春,不能长生,一切,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
“尉迟?”
哥舒瞥了一眼跪伏在地的颜吴忠,立时转头望向一旁的尉迟。
尉迟双眼微闭,宛如铁塔的身躯,肌肉鼓掌,皮肤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不断冒了出来。
哥舒心头大惊,察觉到了尉迟全身气血滚滚激荡,仿佛沸腾一般。
同为习武之人,他自然明白,尉迟这是将全身的气血爆发出来的缘故。
寻常人若是举超过自身极限的重物,又或者在遭受到万分紧急的关头,也能通过爆发气血,产生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只是未曾习武的普通人,这样的爆发仅仅不过是一瞬而已。
但武道绝顶的武者,气血何其雄厚,哪怕全力爆发之下,依旧能够坚持片刻。
然而,这是以自身为代价,气血消耗,脏腑衰竭,到了最后只能一死。
此刻的尉迟便是这般,仿佛烈火在烧开水,只是开水已经快要烧干,那鼓荡的气血也渐渐要衰弱了下去。
嗖——
就在哥舒分神的这一瞬间,跪伏在地的颜吴忠骤然再次动了,身形灵敏如猿猴,四肢着地,扒拉着就想要朝宁西城西面被群妖攻击出来的缺口跑去。
他原本已是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便是因为与瀚海妖国的妖王做了交易,得了妖狼精血,如今看似身体干瘦苍老,但体魄远超常人。
这一下的动作,又急又快,哪怕是哥舒都未曾料到。
方才颜吴忠其实就有心逃离,只是那蜈蚣妖将被斩杀,蛇将又逃离,心中胆寒,如今有了机会,哪里还敢留下。
只要逃离了宁西城,只要活着,哪管的了其他。
可就在这一瞬间——
“老狗,哪里逃!”
尉迟猛然睁开双眼,铁塔似的身躯,仿佛炮弹似的一下冲了出去。
正四肢着地飞快奔逃的颜吴忠,蓦然就感受到了身后一股难以形容的压力袭来。
“死!”
暴喝如雷。
颜吴忠还未回头,后面的尉迟已经爆发出最后的一丝血勇赶到。
一拳轰击。
宛如陨石坠地。
颜吴忠的身体嘭地一声,整个背脊打断,而后又是一拳,整个头颅完全被尉迟打得暴烈。
“啊——”
两拳将颜吴忠击杀之后,尉迟又仰天长吼,冲入到了众多妖兵妖蛮之中,他虽无武器,然而每一拳都力大无穷。
哪怕是皮糙肉厚的妖兵,挨上一拳,也要暴裂。体魄强健的妖蛮,更是无一人能够应对。
宁西城内,众多老卒在尉迟的感染下,士气如虹,爆发出了这支强军真正的风采。
而众多的妖兵妖将,在蜈蚣妖将身死,蛇将逃离后,早无战意。骤然间,又有尉迟惊人的战力,和宁西军爆发的强大士气之下,顿时嘶吼着尖啸着,纷纷逃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