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b8i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txt-555.小兒破賊,勢成寧問強對-su0st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小說推薦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杀!”
商军气势一涨,齐齐大吼一声,向着陷入包围的周军发起围攻,再加上殷破败、余达、鲁仁杰等武艺高强之将的冲杀,顿时让雷震子感觉有些施展不开,感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尤其是那股渐渐汇聚的煞气,更是让雷震子心中一凛。
“我大周已立国二世,今讨伐无道昏君,上下一心,替天行道,先王在天之灵,必然护佑我等,杀!”
雷震子大吼一声,竟是抬出了早已挂掉的姬昌。
姬昌虽死,但仍是西岐文王,多年经营西岐功不可没,其功绩早已深入人心,尤其是在其死后,连宿敌纣王都为其追封上谥号,更是让天下人无不感念其功绩。
雷震子不单单是仙人、将军,还是姬昌的螟蛉百子,这么一吼,便让将士们回忆起了姬昌种种,士气为之一振。
而这时候,他也不在乎因果业力,连续挥动黄金棍,扫死了数十人,即使大开杀戒染上因果业力也在所不惜,毕竟这已经是他第二次深入大商境内了,第一次还好说,是用计,虽然全军覆没,但迷惑了鲁雄,取得了更大的胜果,可这第二次是单纯的伏击,若是全军覆没,必然遭到责罚,姜师叔那边也不好交代。
“将军威武!”
周军气势大振,将士们们齐齐大呼,随着雷震子奋勇杀敌。
敖烈将一切看在眼里,雷震子没有大肆出手,但只是一挥一举之间就带走一条性命,这样的轻松写意,即便有所克制,也让商军心惊、周军振奋,必须想个办法解决。
敖烈打不过雷震子,只能硬着头皮上,要不是同处于军队煞气之中,法力有所削弱,他连上都不敢上。
几乎同时,两人迎面而上。
军阵之中,法力虽然运转生涩,两人依然还是爆发开来,瞬间接近,交身之间,便是道道法力激荡,震彻四方。
地面烟尘四起,木石轰然炸开,两人都不像之前交手时有所收敛,具是全力以赴,只是错身而过,地面都颤动起来。
黄金棍与长枪同时挥出,正面硬撼。
轰隆!
枪棍相交,如雷霆落地,山石炸开,尘土飞扬,交战的商军与周军竟然都自发避让开来,留下一片白地,而二人脚下的地面,则是裂出了蛛网般的裂缝。
忽的,雷震子扇动双翅,隐隐生出风雷之像,黄金棍横扫而出,带起一股磅礴的白浪,直直冲向敖烈。
敖烈面色微沉,不动如水,往长枪之中灌入法力,向前横扫,枪芒如翻涌浪涛,滔滔向前。
轰!
枪棍再度相交,猛然撞在一起,无形的气浪四下冲开,甚至将一顶军帐吹起。
商周士卒手中的动作,具是不由得慢了几分,心中无不念想着,这…就是仙?
两人继续战作一团,棍与枪碰撞,火星四溅,殷破败等人在最初的慌乱之后,便回过神来,他们心中震惊,但早知有仙人干预商周之战,也不算太突然,而且正逢战时,作为将军,自然不会把心中的震惊外露。
缓过神来后,殷破败便接手了军队的指挥,强自镇定下来,大吼道:
“右路左路齐上,杀!”
随着殷破败的一声令下,商军再次展开围杀。
殷破败等人都很清楚,这样的场景终究是要习惯的,雷震子几番战斗都没有出手,这次堂而皇之的开杀,就足以见得,仙人并不是什么悲天悯人的存在,凡人将士在他们眼中,不过是蝼蚁,该动手的时候绝不会留手。
不过他们都是大商战将,要护商势必得和这些仙人对上,以后总是要面对的,一个人两个人,肯定不是仙道修士的对手,可千人、万人呢?
呃…
看着这根本不似凡间征战的两人,大概千人、万人在仙人面前依旧不算什么。
不过这都不重要,他们是在反抗,凭什么圣明的君王要被诬陷成昏君?凭什么安定和平的天下,要变得大乱?
两军厮杀仍在持续,商军已经完全占据上风,因为周军就雷震子一个将军,其他人至多有些勇武,根本指挥不了大军,要不是看着雷震子一直压着敖烈打,只怕周军已经败了。
雷震子的脸上,不由露出了焦急之色,越战下去,就越对他不利。
而随着商军的优势,敖烈竟然越战越勇,明明修为大不如他,却从二八开打成了三七开,又从三七开达成了五五开,这下便是全力以赴,也不容易招架。
雷震子咬牙切齿的盯着敖烈,道:“你们早就谋划好了,算计我等?”
敖烈被雷震子看得发毛,鸟人长得确实难堪:“哪有的事!我军不过是将行军路线登报刊载,你们便自己送上门来了!”
雷震子怒火中烧,这岂不是在说他自寻死路?
他怒道:“还敢戏耍于我?我军袭营放火,你们瞬间便反应过来,要不是早有准备,又怎会如此?阴谋诡计…阴险小人…..”
“啊…”敖烈闻言一愣,大笑道:“谁知道你们会在此时袭营?不过是陛下早有准备罢了!”
雷震子也是一愣:“纣..纣王?”
就是那个外头兵将打生打死,自己在大帐里头睡得昏头昏脑的无道之君?
“不错!”敖烈大喝一声,高声道:“陛下每逢深夜便在营中歌舞,将士们虽然睡不好,更因夜晚的吵闹而导致注意力难于集中,有的还失眠,记忆衰退,常忘事,但对声音、火光,却变得极为敏感…..”
敖烈的话还没说完,雷震子就全明白了。
商军将士固然在日夜歌舞之下睡得不好,却对声音、火光变得敏感,而睡得浅、对火光敏感,就会出现之前的情况,在周军刚放火的时候,就第一时间醒来、灭火,根本不惧怕袭营。
至于因此导致的失眠、记忆衰退,根本不算事,最多也就是战斗力减弱,可战斗力再怎么减弱,人数优势也摆在那里,吃定了周军不敢派出大量兵马潜入埋伏。
对此,雷震子也只有苦笑,谁知道纣王在军营之中日夜歌舞,是为了防备袭营呢?
他不仅没有看破,还特意袭营,正中下怀啊!
“杀!”
雷震子见事已至此,便想着杀到一兵一卒,尽可能杀伤商军,削弱其战斗力。
“哼。”
敖烈则是冷哼一声,弃了手中的凡铁,两手合拢拉出一道白光,手中现出一柄法力凝聚的长枪,也不甘示弱,两人再度战在一起。
“不过是强弩之末罢了,全军压上!”
殷破败有条不紊的指挥着,无数商军便一齐进退,节节压上。
“杀!杀!杀!”
便是商军精神状态不加,神经衰弱,周军也不可能顶着巨大的兵力劣势反扑,再加上雷震子无暇抽身指挥,只再撑了片刻,便落入败势。
雷震子暗叹一声,完全中了纣王的奸计,这不仅是计,更是计中计,可以说当他们按照纣王的想法前来伏击时,就已经落入了先天败局了。
周军节节败退,反观商军却是节节攀升,便是因为日夜歌舞生平导致的神经衰弱,也有好转的势头,一个个振奋无比,高呼着,前进着,砍杀着,压制的周军喘不过气来。
感受着商军阵中那愈加凝练的煞气,雷震子手中的黄金棍一晃,只觉得法力又被压制了几分,当下一咬牙,猛地展动风雷双翅逼退敖烈,直接开溜。
敖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落在地,好在伤势不重,如今雷震子开溜,这支周军基本上算是全军覆没了。
他们这支商军连续两次取得小胜,虽说不足以完全弥补西征大军的大败,却也算是难得的好消息,足以振奋士气。
“收拢将士,打扫一番继续休息吧。”敖烈咳出几口血,吩咐下去,如今所需要的,便是留存体力恢复过来,与鲁雄会师,带动西征大军的士气。
而且多休息一阵,也就能多调节一些状态,以将士们如今的状态,确实能够防备袭营,但真要到了汜水关与西征大军汇合,极有可能再次与周军大战,到时候正面作战,肯定要吃战力不足的亏,必须抓紧时间恢复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