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e7t优美都市言情 搶救大明朝討論-第2193章 老三,你一定要學會炫富!鑒賞-t2ud1

搶救大明朝
小說推薦搶救大明朝
朱慈烺这个可以教育好的逆子,终于心事重重的离开了万胜宫……而看着他离去的朱由检,当然是心情舒畅了!
不过这舒畅并不全都来自对逆子的教育,还有逆子的钱!他知道自己终于不必再为缺钱的事情发愁了。
他真是五行却钱的苦命啊!上辈子就不说了……这辈子他总有钱了吧?财政收入都搞到6000多万了!
可谁知道花得更多,照样缺钱。两辈子加一起,缺钱缺了一百多年,这真是太欺负人了。不过现在好了,逆子有办法搞钱,逆子最大的本事就是搞钱!这一点朱由检非常清楚,因为上辈子逆子别的本事,朱由检都学会了,而且还青出于蓝,可是逆子赚钱的本事,朱由检学来学去就是个皮毛。
朱由检搞钱的手段,无非就是两个,一是抄家;二是收税。所以在他领导下,大明的财政收入也就止步于6000万这个数量级了。
而且,朱由检从来不知道什么是“亏本主义”,所以他搞出来的贵妃万户斡尔朵都是亏本的,他建立的大明军户千户所基本上也是赔钱的,他封的那些勋庄多半也在惨淡经营。
那些亏本的项目,都需要大明朝廷兜底补贴。而赚钱的勋庄和千户所,则不会向朝廷缴纳一文钱的利润……
所以崇祯的殖民扩张搞得越大,财政问题也就越大。如果没有朱慈烺为他兜底,他早晚得走仁宣之治的老路。
他的一生功业,不就是打下来的地盘吗?如果最后一块块都放弃了,他不得气得吐血?
现在钱的问题终于有解了,地盘也就守住了,他的心情自然大好。
就在这时,司礼监的秉笔王承恩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行了一礼:“万岁爷,宁王殿下到了。”
宁王朱慈炯这段时间一直在忙活迁镇的事儿,就是把自己的封户从宣府边墙之外和燕山山区的勋庄迁去朝鲜。
朱由检已经迫使朝鲜国王将全罗道、庆尚道南部沿海地区的大片土地拿出来“赠”给朱慈炯当勋庄了——朱由检还有理呢,说是让朱慈炯替朝鲜守边。而且这些土地的“主权”还是朝鲜的,只是封给了朱慈炯。
而且朱由检还和朝鲜国王保证了,一旦日本问题得到解决,朱慈炯就会从朝鲜南部迁走,所占有的土地都会归还朝鲜王国。
在崇祯皇帝的一再保证之下,朝鲜国王总算是勉强答应了。
当然了,他答应不答应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
因为这些土地本来就在李信指挥的援朝军手中……
不过土地虽然在明军手中,但是要把朱慈炯的十八个千户都挪过去,还是非常困难的。
其中最大的困难还不是花钱,而是那些安顿下来的军户不大肯走!
如果不是崇祯十七年前的灾荒太厉害,这些人现在还在河南、陕西、山西老家给地主扛活呢!
现在好不容易有口饱饭了,又要让他们去朝鲜半岛当“武士”……这不是折腾人吗?
好在这些人都是军户,不是民法在管,而是军法在管!而且还有各级官员(都是朱慈炯的家臣)压着,可以强迫他们离开所在的勋庄,向遥远的朝鲜半岛迁移。
不过朱由检还是担心宁王的18000封户在迁移的过程中发生变乱,所以就命令朱慈炯亲自带兵“护送”。
18000户当然不可能一次走完,那可有将近10万人呢!一次走完,到了天津也没有船只可以运啊!
所以御海军北洋水师就为朱慈炯制订了一个分九次迁移,每次迁2000户的方案。因为迁移途中要打顺天府过,所以朱慈炯每次路过北京,都会回家看看。这段时间,他就因为从朝鲜返回路过顺天府,而顺路回北京小住。
他在北京没有专门的王府,而是住在东安门外,金鱼胡同的十王府内(名字叫十王府),和一群年龄超过十周岁,可以在少年侍卫团服役的皇子同住——朱由检的儿子很多,但是待遇并不高,而且还得接受近乎严酷的教育。除了朱慈烺之外,其他的皇子年满十周岁就不能在皇宫里面住了,要搬去十王府居住。而且还会补入少年侍卫团,接受严酷的军事养成教育。和他们相比,有十二金钗陪伴的朱慈烺的青少年时代,简直幸福的到了腐朽的地步。
而朱慈炯这个未来的天皇,就在十王府中居住了整整四年,每天都过着俭朴、严格、紧张的学习生活,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奢侈?什么叫炫富?
……
“炫富就是故意示人以奢侈……就是故意乱花钱,让别人觉得你很有钱!老三,你可明白了?你是皇子,总有大手大脚花过钱吧?”
万胜宫内,朱由检这个不负责任的父皇正在教儿子怎么炫富——不教不行啊,这小子不会!生在帝王之家,居然不知道炫富,也不知道乱花钱,真是太惨了!
朱慈炯却不好好学习,还一脸冤枉的表情,对正谆谆教导他的父皇说:“什么?我大手大脚的花钱?这怎么可能?父皇,您说的是老大吧?他有的是钱,儿臣是没有钱的……而且就算有一点钱,也得省着点花啊!”
“你怎么就没钱了?”朱由检眉头一拧,“朕记得有给你零花啊!一个月有……”
“只有十两银子!”朱慈炯伸出两个巴掌在朱由检跟前晃了晃,还撅着个嘴,“儿臣都不敢花,一花就没了。”
“十两银子……也不少啊!”朱由检说,“老大搬去端本宫前也就这个数啊,他可从没和朕哭过穷。就算他住进了端本宫,也没多拿几个钱。”
“父皇!”朱慈炯哭笑不得,“老大有软饭吃啊,他的十二金钗中有十一个都是很有钱的,所以老大从小到大就没缺过钱!”
“是吗?”朱由检想了想,又道,“那老二也没哭过穷啊……他没软饭吃吧?”
朱慈炯说:“父皇,老二也不缺钱,他娘亲会给他钱用,大贵妃可有钱了!比我母后有钱多了……”
什么?兀良哈大贵妃很有钱吗?朱由检心说:朕怎么不知道?每次见朕,她都哭穷……
朱由检一挥手,“你别提老二,现在朕在教你乱花钱……你一定得学会了。学会了,才好去日本炫富!你得让你的天皇娘子和日本的穷鬼武士都觉得你有的是钱!”
“可这个怎么学啊?”朱慈炯巴巴的看着老爹,然后笑嘻嘻地问:“父皇,您是不是要给儿臣一大笔钱让,儿臣乱花啊?这事儿虽然有点难,但是儿臣一定会努力的,保证学会!”
多好学的孩子啊!
“这个……”朱由检被朱三太子的问题给难住了,他想了想,一摆手道:“朕才不会给你钱去乱花呢!”
朱慈炯两手一摊:“父皇,那儿臣就不会炫富了,儿臣都没富过!”
也对,炫富也得实践啊!都没有富过,怎么会炫呢?
朱由检想了想,也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于是就说:“那朕给你一道手诏,你赶紧去端本宫找老大,让他教你怎么炫富,他最会炫富了……朕给你一个月,无论如何都得学会炫富!”
朱由检还真是个好爸爸,连这事儿都想到了朱慈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