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xsdn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二十二章 擊殺真神相伴-lr1rv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慕雪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觉得自己下手可能重了一些。
不过她们并没有受伤。
把真灵更丁凉放好,慕雪就在她们边上布下了阵法,负面气息不会惊扰到她们,更无法穿透阵法,其他人也感知不到她们的存在。
弱水自然也不会危害她们。
“这样应该没什么问题了,现在可以进去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了。”
慕雪看着真灵跟丁凉微微点头。
这两个不让她冒险,她也没办法。
说服她们是一件很麻烦的事,还是直接动手来的快。
越快解决这里的问题,能越早见到陆水。
一想起陆水把最后的令牌往她这边丢,她就很高兴。
陆水果然是喜欢她的。
“好了,该进去了,一直感觉里面有个奇怪的存在。”
慕雪看着深处有些好奇。
那个存在并不是负面的存在,很是特殊。
在负面其他区域中,南北长老跟素染在对抗着周围漆黑怪物。
这些怪物什么形状都有,有普通的也有无法理解的,但是不管怎么样,就是杀不完。
越是里面,这种怪物就越多。
仿佛永无止境。
“这是负面气息诞生的凶兽,类似心魔的存在,杀了也只是让它们回归负面,不用多久就会恢复过来。”南长老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弄死这些怪物?再这么下去,我们根本无法探索里面是什么情况。”素染带着人攻击这周围的怪物。
她们在最外围试过了,到处都是那条河水,根本出不去。
而且她们也知道那是弱水,想要飞过去,根本不肯,想要用法术冰冻搭桥,统统做不到。
所以唯一的办法就去前往核心,或许能找到生机。
毕竟她们也发现这弱水在不断的溢出,仿佛用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弱水淹没,所以必须往里面而去。
但是里面明显没有她们想的那么容易,如同旋涡,越里面越是可怕。
“或许有一种办法,不过有些困难。”南长老说道。
“是什么?”北长老问道。
南长老很少动手,打架这种事通常都是北长老在做。
素染也看着南长老,其他弟子自然也希望有办法。
她们虽然不弱,但是也不强。
在这里时间越久越是难受。
“封印,将这些怪物封印住就可以。
但是封印是一件麻烦的事,消耗太大对我们来说也是致命的。”南长老说道。
素染思考了下,随后用简陋的封印术,将一只怪物封印了起来。
她发现确实可以封印,而且还不会越打越多。
“好像是有些用处,用阵旗吧,布封印阵,而且这附近可能也有其他人,我们只要找到他们,完全可以联手,没人愿意死在这里。”素染说道。
南北长老点头,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所以边布阵边找人联手。
“我来试着探索周围的人。”南长老说道。
“我带一些人帮你们挡住怪物。”北长老说道。
“那我来布阵。”素染说道。
素染的修为是最高的,布阵可以说最快最轻松,而是最节省力量。
尤其是她们还有大量灵石的情况下,几乎是最能保留实力。
只要素染保留着实力,对她们来说就是保留着王牌。

在负面情绪最深处,彩发小女孩在不断的躲避着。
“好讨厌的东西,一直缠着我。”
“而且一直在禁锢我的空间。”
轰!!
巨大的攻击袭向彩发小女孩,彩发小女孩当然打不过了,她只能躲避。
要不是她身为真神比较特殊,这里的负面气息对她基本没用。
她早被抓了。
不对,是早用力量逃回去了。
只要逃回去,就没有任何问题,这个怪家伙就是追到她的神域她也不怕。
但是现在不太敢用,因为她好像惹祸了。
要是把那个人引来,她又会被那个愚蠢的人类说抬头望不到蓝天,低头看不到草地,她的真神威严会受到严重的质疑。
不可以的。
不过身为真神又怎么能一直逃遁呢?
彩发小女孩停了下来,随后身上开始散发出气势,她看着这片空间的核心黑影,颇为有威严的开口道:
“人类,你在你在冒犯神,你可知道亵渎真神是何罪?”
突然间的气势让核心黑影停顿了下来。
这是黑影宛如一个人,一个女性人影。
她看着彩发小女孩,随后充满了怨恨:
“真神?
是的,是真神将我囚在这里,该死的独一真神,杀了你。
杀了你。”
面对这个人影,彩发小女孩毫无畏惧,她看着对方的攻势依然带着那种威严道:
“人类,我有一击可灭世,可毁万物,你敢接吗?”
“杀了你,杀了你。”那个人影更加暴怒了。
攻势更加凛冽。
这下彩发小女有些慌了。
“人类,看你这么嚣张,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你也别跟我计较。”
刷的一声彩发小女孩直接调头就跑,顺便还解释了一句:
“我是唯一真神,不是独一真神。”
可是后面那个处于黑暗中的人影,根本没有理会彩发小女孩说的,直接加速攻击。
彩发小女孩只能不停的躲避,虽然她能克制对方,但是差距太大,打不过。
如果只有特殊气息,力量不够强大,她是打得过的。
比如当初被她误吞的血影。
那个血影很特殊,谁见谁怕,但是她不怕呀。
她比那个血影更特殊。
所以吃了对方,就是闹了肚子。
寻常人吃了,肯定直接死了。
可这个就不一样了,对方太强只能不停的逃窜。
只是刚刚逃了一会,她就感知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
“好厉害的气息,好险能完全克制住这里的负面气息。”
她感觉这个气息如同黑暗中的火点。
而且是能燃烧黑暗的火点。
“去找她,或许她能对付。”
“不过身为真神向一个人类求助是不是有损真神威严?”
“不对,人类大部分是看不到我的,她可能也看不到。”
“不过她万一解决不了怎么办?”
“嗯~那就是真神显威的时候了(召唤大长老),神怎么能给人类带来苦难呢?”
随后彩发小女孩开始避开攻击,引着身后的人前往那道光明。
她有些希望那道光可以看到她,又不希望被看到。
希望被看到是她渴望跟人沟通,不希望被看到是因为真神威严受损。
————
秋景宫
“一直没有消息,好像不管怎么查,都差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芊吟仙子对着香芋说道。
“东方家的人跟陆家的人应该就要来了,或许他们有办法。”香芋说道。
芊吟自然知道东方家是茶茶家的势力,至于陆家她也知道是茶茶表弟家的势力。
她还知道原来那位前辈也在里面。
虽然那位前辈在,但是谁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去了哪里,需要面对什么,所以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诸位,这件事有着许多蹊跷,绝对跟我们秋景宫无关。”秋叶风对着一些人的逼问,只能无奈解释。
“秋掌门,我们这都多久了,至少有个眉目,可是什么都没有,这让我们怎么相信这件事跟秋景宫无关?”有人问道。
秋叶风是七阶的修为,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说,这已经是通天修为了。
可是这种修为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这没法让人信服。
当然,也没有什么人敢直接放肆。
毕竟在场基本没人修为有对方强。
七阶在修真界基本都是顶尖人物。
入道之后,或者再往后,是非常少见的。
至少寻常人是见不到的。
对一些中等门派来说,那都是故事中的人物,比如宗门先辈,开山鼻祖之类。
“这件事本身就透着诡异,我们秋景宫一时半会查不出来有什么不正常的?你们觉得自己实力足够,完全可以自己查。
我秋景宫绝不拦着。”金长老这时候开口了。
一个个都没有说话,他们实力不够,宗门的人还在路上。
然而就在他们以为这件事平息的时候,高空之上突然传来浩大的声音:
“有这位道友的话,我们就放心入场了,希望诸位道友不要介怀。
你们秋景宫查不出来,那么我们陆家自己查。”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人都是一愣。
这个时候他们才往高空看了一眼。
此时他们才发现,天空之上有一道空间门。
声音就是从门里传出来的,而在声音落下之后,门里走出了三个人。
他们三个一出现修为气息直接扩散。
不过几个呼吸间,整个秋景宫都被这三个人的气息所围绕。
入道,三个七阶入道。
在感受到这一切的所有人,内心都闪过浓厚的惊恐。
金长老是这样,秋掌门也是这样,其他人更不用说了。
这三个人给他们一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仿佛过度的窥视,会给他们带来难以承受的的代价。
“陆家的人,还是来了。”秋叶风内心苦涩。
陆家少爷在他们这里失踪,他们给不出任何解释。
如果陆家不讲道理,他们必然要承受难以想象的打击。
可是修真界怎么讲道理?
他们自己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件事个跟他们无关。
这时为首的一位老者开口道:
“陆家少爷,陆家少夫人,东方家大小姐,都是在你们这里失踪的,现在我们奉命来查。
希望秋景宫能给予方便。”
秋叶风立即恭敬道:
“这是我们秋景宫的过错,几位前辈能帮忙调查,是我们的荣幸。”
随后三个人落在秋叶风跟前:
“放心,我们只为少爷他们而来。
只要不阻碍我们,我们不会为秋景宫带来多余的损害。”
“我们明白。”秋叶风立即点头。
这时候老者转头看向身后的中年男人,道:
“树老,先检查下地下。”
树老点头。
这次外出族长直接找了他们三个人,其他人在路上,不过都是来做一些无关紧要的事。
找少爷的事是他们进行的。
当然,树老对于陆水的安危并不是很担心,以陆少爷表现出来的实力。
十之八九是故意进去的。
至于为什么,他不知道。
不过现在的他,依然要尽全力找到少爷。
这是他的职责。
随后树老开始感知地下去情况,此时他的脚下如同有一颗种子开始扩散,在不停的蔓延。
不多时他发现这里有个入道的强者在沉睡。
很老了。
没有理会对方,树老继续查看。
接着他发现了类似弱水的水池。
但是以他的认知,感觉那个弱水不太纯正。
真正的弱水他并未见过,不过没能给他危机感的弱水,也配叫弱水吗?
那处弱水没有源头,只是一方池塘。
枯树老人依然没有在意,而是继续查看。
他的力量一直在往下,越是往下他越能感觉到大地的厚实,越会对天地心怀敬畏。
芊吟此时一直看着。
她知道东方茶茶家跟她表弟家势力很大,但是没想到随便就来了这三位可怕的大前辈。
这三个人,能直接颠覆他们秋景宫吧?
她只能希望这件事真的跟秋景宫没有关系,不然后果不用想也知道。
不过能尽快找到问题的根源,也是她想看到的。
最好所有人都没事。
秋叶风站在原地,他身上不由得冒出冷汗,主要是担忧。
虽然这事真的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陆少爷就是在他们这里失踪的。
百口莫辩。
当然,他也希望对方能够找到线索,这样他们好全力相助,让对方看到他们宗门的诚意。
“咦?”许久之后树老突然有些惊奇的咦了声。
其他人自然都是望过去,对方后面的话,对很多人来说尤为重要。
秋叶风那是巴不得对方找到了线索。
“有发现?”老者开口问道。
他刚刚检查了高空,没有任何发现。
“有一点发现。”树老开口道。
这下很多人心都提起来了,但是没人敢催促他们。
“什么情况?”老者问道。
他貌似不是很急的样子。
“在地下深处有一处空间。”树老说道。
“不应该的,我也探查过了,并没有发现任何空间。”另一个中年人说道。
这个人是守在灵药园的人,他对炼丹成就颇高。
所以给自己取了个丹海的道号。
“不一样的,在我的感知中,这个空间是不存在的,但是我探查的时候,顺便让树根延伸下去,树根到达那个区域的时候,突然断了。
而且感知不到任何东西。”枯树老人说道。
老者点头:
“下去看看。”
能这么快有所发现,确实是一件好事。
尤其是地下区域在感知上没有任何问题。
这更能说明问题。
不过下去前,老者看了秋叶风一眼。
秋叶风立即会意,开口道:
“那不是我们秋景宫的区域,自我们秋景宫开宗立派以来,从未有人知晓未知空间的存在。”
之后老者就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带人往下方而去。
————
陆水此时还在刻他的阵法,这次用的是以前从未用过的,而且由弱水自己补充。
所以速度不是很快。
至于准备这些有什么用,对他来说用处很大吧。
总之不做点什么,他感觉不舒服。
至于东方渣渣那边,暂时没有问题,东方渣渣帮对方洗完头还在帮对方吹头发。
对方还在教她功德之术。
运气不错的样子。
上一世没见她运气这么好。
不过陆水比较在意东方渣渣的洗发水,不知道送给慕雪没有,如果没有,他就抢先一步。
在陆水还在刻画阵法的时候,突然有东西落在弱水中。
是树根。
陆水控制着阵法核心,随后把树枝从弱水中取了出来。
正常情况下树枝会落进弱水深处,最后归于弱水。
别说是树枝了,就是修真者都无法逃避这种命运。
这里的弱水可一点都不普通,修真界少有人可以在这弱水上自由来往。
“看来老爹派人来了,而且还发现了这里。”
“不过发现了又有什么用?这个弱水空间他们根本破不开,能做的只是在外面等待而已。”
“不仅仅如此,他们甚至无法观察这里面的情况,不过这树根应该是树老的,他不会担心我会有事。”
这般想着陆水便把树根丢回弱水,让弱水吞噬树根。
随后陆水不疾不徐的刻印着阵法,慕雪那边没有这么快。
东方渣渣还在里面学,看样子对方很有教导心得。
虽然慕雪也能教,但是不同的老师,教出来的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此时在刻画阵法的陆水突然停了下来,他犹豫了下,开始围绕着弱水往其他方向而去。
他想起来一件事了,要交代石明一些问题,不然容易出事。
其他事缓一缓无所谓,这件事一缓出问题,后悔都来不及。
是的,他要去找到石明,灭口。
陆水走在弱水溢出来的水面上,他每走一步脚下就会出现一个阵纹,他走路也可以刻画阵法。
只是没有用手画的精致。
不多时,陆水听到了打斗声。
接着他看到有个人影飞了过来。
砰的一声,一个人直接被打进土里。
陆水脱离了弱水走到了坑前,发现是石明。
得来全不费功夫。
灭口的好时机。
随后陆水蹲在坑前,他看着还在挣扎睁眼的石明道:
“答应我几件事,不然杀了你。”
听到这句话石明愣了下,然后看到了陆水,他吓了半死,谁知道大佬是不是说真的。
随后石明一脸严肃,道:
“东方道友你说,我什么事都能答应。”
“不准叫我东方道友,叫我陆水。”陆水平静的说道。
“陆水,陆道友?”石明试着叫道。
陆水点点头,继续道:
“第二,你现在是第一次见我。”
“在下石明,初次见面,不甚荣幸。”石明拱手说道。
陆水颇为满意的点头:
“第三,我实力微弱,区区二阶。”
“道友修为太低,这里太过危险,最好能跟着我,不过要远离我,我体质比较特殊。”石明立即道。
他完全明白了,反正他所有的事,都跟东方皓月,不对,跟陆水无关。
至于为什么这样,他管那么多干嘛?
陆水站起来道:
“你逃过了一劫。”
石明:“…..”
陆水大佬有些可怕。
随后陆水看着前方道:
“那里出什么事了?”
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什么危机的,最为危险的应该是弱水以及那个弱水三千。
除了这些,这里大致只有四个人。
这四个人中只有真武才可能跟石明起冲突,但是明显不是。
这么久了真武也没追上来。
“是怪物。”石明说道:
“前面有一群怪物他们从河的对面过来。”
陆水有些意外,随后迈步往前面而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是一群漆黑的怪物,这些怪物不好形容,总之什么样的都有。
不过它们身上都带着负面气息。
此时怪物都在围攻一个人,是真武。
虽然挺吃力的,但是对真武来说还能承受住。
陆水没有看向真武,而是看向怪物的来源。
是从弱水河底爬上来的。
“看来对面的负面气息有了灵智。”陆水有了猜测。
这里的空间是对立的。
对面的空间一点都不安全,或者说那边本来就是这边负面气息的堆积地。
而负面气息由来便是那个弱水三千。
现在负面气息明显想要从对面过来击杀弱水三千。
杀了有什么好处?
没什么好处,但是这些负面气息凝聚而成的灵智,谁能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杀人,或者要杀什么人,需要逻辑吗?
不需要的。
这时候真武击退了怪物来到了陆水身边道:
“少爷,这里的怪物根本杀不完,要退吗?”
陆水没有回答,而是听着东方渣渣跟弱水三千的对话。
“你真的十八岁就三阶吗?”
“如假包换,小姨说我是古往今来第一个十八岁三阶的绝顶天才。”
“我二十五岁三阶,让你记的那句口诀,只用了一刻钟就彻底记下。
你用了一个时辰了,还没记住。”
“香芋说天才是有领域的,可能在这个领域我的天赋表现的不明显。”
“你可能只是聪明的不明显。”
“对呀对呀,香芋也经常这么说。”
陆水听了直摇头。
随后对着真武跟石明道:
“击杀所有外敌,一只不漏。”
真武不明所以,但是还是点头。
石明脸色就不好了,又干这种事?
这次还没有奶妈。
他很怀恋那个写小说的初羽,那治愈能力真的厉害。
现在初羽不在这里,他可能要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