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m1wq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866章 時代的尾聲(2)讀書-gh6ob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蝗虫宴?”
渤海长公主府邸里,这位美艳的女主人正在用精巧的锉刀修指甲,听到鹅王长孙晟说高伯逸将会在邺南城郊外举办“蝗虫宴”,庆祝众人抗击蝗灾有功!
这他喵的又是玩什么鬼花样?
高彾一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不好了,因为她必须要去,而且似乎好像要亲口吃一吃蝗虫,跑不掉的。
高伯逸的骚操作真是跟他在床上行房时的花样一样多!
高彾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她觉得高伯逸这个人实在是太能折腾了,太会来事了。
而且,蝗虫好像是有毒的吧?
高彾记得小时候晋阳那边蝗灾,饿得不行的人吃了蝗虫以后就被毒死了!
她本来就面色白皙,想到这里面色更是白得跟纸一样,惨兮兮的。高彾无力的坐在床头,最近天热得人心烦意乱的,她还时常呕吐吃不下饭,整个人都懒得只想睡觉。
“唉,你说你这个人啊。我师父是什么人?京畿大都督,辅政大臣!他想的是什么事情,是提振士气啊!是凝聚人心啊!
大家吃的不是蝗虫,而是吃的胜利!我们战胜了蝗虫,而不是被蝗虫啃得颗粒无收!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啊?”
长孙晟鄙视的看了高彾一眼,轻轻哼了一声。
有人说,女人的颜值跟智慧常常不能同时拥有,也就是说,漂亮女人通常都很蠢而且缺乏头脑。
高彾就是这样的典型,人不坏,可是头脑缺了点意思。
“我去了,不是要跟那个女人见面?”
高彾小声的问道,她现在简直就是把七八岁的长孙晟当军师了。毕竟,长孙晟是关中人,在邺城没有势力,绝对不会坑她的。
“你要是不去,人家会以为京畿大都督娶的是李家女,而不是你这个渤海长公主,这都想不明白?”
长孙晟人小鬼大拍了拍高彾头上的发髻,就像是在拍一只猫一样。
这话算是说到高彾心中最深处了。别的地方她可以让,这一点绝对不能让!没有一点妥协的可能!
“那我应该穿什么衣服去?”
“还在纠结衣服呐!你穿尼姑的衣服去都行,只要吃蝗虫不输人就好了!你越是吃蝗虫,高伯逸就越高兴,他就越有面子。这跟你穿什么无关,关键是支持!
妻子要支持丈夫的,李家那个女人估计要把心肝都挖出来给我师父,你做不到这一点,在外人眼里,别人也会觉得你是多余的!”
长孙晟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高彾好奇问道。
“我虽然只有一个爹,但我爹又不是只有一个女人?我虽然尚未娶妻,可看我爹是什么样的,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嘛。”
长孙晟意味深长的看了高彾一眼,那意思是在说:难道你不知道你那几个弟弟都是些什么货色?
这话果然让高彾无言以对。
“对了,这次我也要一起去见识一下。”
长孙晟有种预感,高伯逸不会无缘无故的搞什么蝗虫宴,他这么做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你为什么要去?”
“将来我在邺城迟早要娶权贵之家的女子,现在去先探探底不行么?万一以后我娶了丑女,那多没有面子啊。”
长孙晟这话让高彾觉得对方这个聪明孩子跟着高伯逸似乎有被毁掉的趋势。
……
晋阳的粮仓空了,沸腾的民愤,也被平息下来了。
段韶望着空空荡荡的官仓,一脸苦笑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唐邕说道:“这下好了,手里最后的牌都打出去了,若是邺城神策军挥师来攻,不需要他们攻城,我们会不战自溃了。”
当然,这只是自嘲的话而已。
官仓确实是没有了,但那些勋贵们家中的粮仓还是满着的呢!还是那句话,就算再多人挨饿,又怎么会饿到他们身上呢?
“这并不是最后一张牌,最后一张牌,是突厥人!
阿史那库头是木杆可汗阿史那俟斤的弟弟,他的部落一直在跟我们做生意。相信这次他们也不会拒绝换粮食的提议。”
“如果他们拒绝呢?”
“那我们就派人去说,我们决心投靠邺城,以后再也不跟他们做生意了,看看谁会比较急!”
阿史那库头一样希望自己手里的势力壮大,木杆可汗死后,他就可以取而代之。所以他没有理由拒绝唐邕的使者。
这是一件很好理解的事情。毕竟,突厥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或者说,他们内部的倾轧更多,部落制度天然决定了突厥人很难将所有的实力都凝聚起来。
不然他们早就横行天下了。
“你说得也有道理,只是……”
段韶回望了一下四周,发现没有什么人在附近,于是压低声音在唐邕耳边说道:“太后最近身体不是很好,确切的说,是一天比一天差!”
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慎重的微微点头,什么别的也没说。很快他们就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出官仓,就像刚才那一幕从来未发生一般。
……
敦煌鸣沙县的城头,突厥人的游骑已经随处可见,他们除了不攻城,不攻击商旅外,其他的什么事情都做,其气焰嚣张可见一斑。
韩雄看着眉头紧皱的宇文宪,轻声说道:“上次你的判断是对的,突厥人果然察觉到了。
上一批粮草还能支持十多天,几万人省着吃的话,一个月也够了。我们还可以再等等。”
说这话的时候,韩雄才知道当初宇文宪的大胆行动,对前方的支持是多么巨大。突厥人现在明显是因为第一次受骗而“恼羞成怒”了。
下次送军粮去玉门关,就是九死一生!
“不,我们明日就出发,趁着突厥人还未部署完毕的时候,去一趟玉门关。”
“送粮?”
“不,给他们送石头和茅草去,还有引火的猛火油!”
火攻?
韩雄被宇文宪的计策吓了一大跳!实在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玩这么一出。
“会不会有点不妥,要不派人去问一下窦毅?”
“不能派人,一旦派人,绝对会被突厥的游骑截杀。到时候再派人去求援。”
宇文宪摇了摇头,否定了韩雄的建议。
见对方还要说,宇文宪反问道:“韩将军想到我军明日出发了么?”
“没想到。”
“所以突厥人也想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