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q7iy人氣都市小说 靈器復甦 txt-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感情與理智分享-3zlh2

靈器復甦
小說推薦靈器復甦
辰风本不想这样做,要知道永生境的季阿公当初就是被小娃娃的辰风失控的黑白气诀给搞到修为狂跌的,全身器官都受损切除,极为严重。
那一年还是老爷子帮忙,去抓了一个执天者,将那股暴乱的气诀牵引到执天者身上,才勉强保住季阿公的命。
连季阿公都挡不住,莫北飞更不可能挡住!
只是莫北飞的态度很坚定:“我们需要天通境的力量!”
辰风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好,如果你坚持的话。”
他也清楚,莫北飞如果有天通境的实力,行事也会方便许多。
毕竟幽老怪可是有十五个永生境的神和五十个以上的天通境强者。
他们这边没有一个天通境高手,多一个莫北飞也好。
莫北飞一再坚持,辰风便按照莫北飞的要求布下了血阵和黑白气诀,这个措施非常极端,也只有这样,辰风才敢让莫北飞回长盛村去。
花费了两个时辰,蛮角的意识才终于被辰风封禁,莫北飞逐渐掌控了身体。
那股熟悉的高冷气息再次回到了莫北飞身上。
“抱歉,我泄露了驿站的位置。”莫北飞闷声道,“蛮角这阵子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得到。”
“你看得到?”辰风有些意外。
因为孙项和穆义他们的记忆都是停留在自杀的那一刻,后面发生什么事,他们都不记得。
“是,师父在我们身上留下一些守护,可以避免自己的记忆被窥探,但蛮角还是很强,我收敛记忆的时候,一些碎片被他看到了。”莫北飞说道。
“我明白了。”
辰风没有去怪莫北飞。
莫北飞不小心泄露了驿站的位置,小镇被毁,安若雪出事。
但罪魁祸首是幽老怪。
这点他拎得清楚。
莫北飞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獬豸的狱木才勉为其难地从他身上撤掉。
他看着毁于一旦的显龙山,皱起眉头。
“这里全毁了,会传出去的。”莫北飞说道。
“晴儿师姐就在獬豸的狱里修炼,她有破镜重圆。”辰风说道。
莫北飞怔了一下。
“她一直在担心你,需要知道这一切。”
辰风不管莫北飞同不同意,他还是把修炼中的乔晴儿给叫醒。
“你……”
乔晴儿看见莫北飞的那一刻,握紧了拳头。
“你们谈吧,我在那边等你们。”
辰风直接离开。
——
树林的风吹着叶子簌簌作响。
辰风坐在未被毁掉的树枝上,靠着树干,眼神怅惘地看着远处的那两道影子。
他不知道莫北飞和乔晴儿到底在说什么,也不想去知道。
两人的关系十分复杂,从辰风进入师门开始,就存在了。
感情的事,辰风掺和不来。
只有让他们自己解决。
他望着手中的玉笛,怔怔出神。
安若雪的身影仿佛在他的眼前晃动着。
夕阳下的血花,仍然历历在目。
辰风握紧了玉笛。
莫北飞能够以这样的方式重新活下来,那么他相信自己也可以办到!
只是——
要救回安若雪的难度,要比莫北飞还要大。
因为安若雪是被一位永生境的神占领了身体。
辰风甚至连天通境的蛮角意识都无法直接压制,又如何靠近永生境的安若雪?
在九州的修道场那边,辰风确定了一个信息。
永生境的神,从来都不去修道场。
因为幽老怪为他们寻找的道鞘,极为完美!
根本没有像其他天通境的穿越者那样,需要时不时去修道场修复一下道鞘的问题。
这样一来,辰风就没有办法靠近被神占领的安若雪。
更没有机会用同样的办法来压制安若雪体内那个穿越者的气息。
辰风把玉笛收了起来。
他没有意气用事。
在这种时刻,哪怕安若雪出现在这里,他也会掉头就走。
只有活着,才能救人。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轰鸣声,被蛮角凝聚成为石柱的碎石破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凝结了起来。
蛮角残留的气诀都被文天祥给震散了,所以被毁掉的显龙山,仍然可以用“破镜重圆”来恢复。
只是这个过程很缓慢。
由于造成的破坏实在太大,破镜重圆的能力还是有限,并没有完全将整座山恢复,只恢复了大概一成左右灵器就陷入了休眠。
“就这样可以了,不需要再去管了。”辰风说道。
乔晴儿默默地点头,收起了破镜重圆。
莫北飞把“生灵叠聚”的匕首交给辰风,说道:“我不回长盛村了。”
“那你去哪里?”
“九州。”莫北飞说道。
辰风明白了莫北飞的打算。
他想要继续潜伏在九州,监测穿越者的动向。
“你的性格和蛮角不一样,很容易露陷。”辰风说道。
莫北飞是个高冷的人,不苟言笑,话又不多。
而蛮角很嚣张,说话极为放肆,和莫北飞截然相反。
莫北飞奇怪地看着辰风,没有反驳什么,只是说道:“我会尽力,但我们需要情报。”
“你同意他这么做?”
辰风看向乔晴儿。
乔晴儿脸色很平静,她没有去看莫北飞,只是说道:“他需要为小镇的两万条性命负责。”
辰风微微一愣。
他以为第一个反对莫北飞再回九州的,应该乔晴儿。
但这一次,乔晴儿没有感情用事,也没有再尝试去阻拦莫北飞。
她甚至默认了莫北飞去犯险!
乔晴儿好似也变了个人一样。
“师父在,我们可以任性。师父不在,谁都不能逃避责任。”她说道。
老爷子,是他们的靠山。
以前无论他们做什么事,闯什么祸,都不怕出事,老爷子身为一个神,怎么会那么轻易让自己徒弟被那些寻常的灵器所害?
老爷子对他们很宽容,总是会帮他们解决处理不了的烂摊子,在外面出事了,他就会出面把这几个莽撞不安分的徒弟拎回家,回炉深造。
在老爷子眼里,他们永远都只是小孩子,他会让徒弟去独自碰壁,去冒险,去摸索做人行事的道理。
可是老爷子不在,他们必须学会长大。
乔晴儿看着辰风,她的眼睛很清澈,就像是有一道光,映照着辰风的倒影。
“不能所有的事情都让你来抗。”她说道。
那天驿站出事后,辰风落寞的身影刺激了乔晴儿。
他们身为师兄师姐,本该接过师父的胆子。
可是在师父离开后,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入门时间最短的师弟在处理。
即便安若雪出事后,他仍然没有感情用事,而是理智地做着他必须做的事情。
那一刻,乔晴儿看清楚了自己要怎么做。
“我明白了。”
辰风没有表示什么,只是转过身去。
夕阳的余晖带着一丝落寞,无力地沉入山脉中,仿佛坠向无尽的深渊,阴沉的暗夜笼罩着大地,令人窒息。
但他们都需要去搏取黑暗里的那一缕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