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yej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55 打職業去!鑒賞-vxirf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勇敢的二次元同学自我展示过后,剩下的几位,基本就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再没人能记住他们说了些什么,这倒让杨军侥幸混了过去,他的介绍就像一段白噪音一样,好像从未存在过。
接下来,由于男女生都只有一人竞选班长,直接自动当选。
由于自我介绍过于超时,本来的提问环节也转到了微信群了。
然后就是各种建群加好友了。
这个过程中,会有几个人像是毕业写同学录一样,地毯式扫码,这样就很没有诚意,而且杨军会很尴尬。
待宣布散会后,杨军便拿起本和笔起身。
“哥,那我先走了……”
“嗯?”李峥扭头就按下了他的本子,质问道,“不来我的课题组么?”
“哥,我都听不懂……”
“没关系,我相信你的学习能力。”
“谢谢哥了,真的谢谢……”杨军挠着光滑的寸头傻笑道,“我知道哥是帮着我,可我还是觉得,我不配,来了也是添麻烦。”
“哪有?一起学习不妙吗?”
“哥,我其实……一直不太喜欢一起学习……”杨军拧巴着脸,使劲组织起语言,“我们那里,也有人缠着我一起学习,但其实是在拖我的进度。现在在这里,我跟哥一起学习,也是在拖哥的后腿……我虽然啥都不是,但这点志气还是有的。别的事情,哥帮我,我都记得,一定涌泉相报,唯独学习上的事,我自己来。”
“嗯……”李峥逐渐意识到,学习这件事是杨军唯一的圣坛了,不容半分施舍,想到这里,他的手也才松开,叹了口气嘱咐道,“别的都好说,智能手机是现代生活的核心必需品,再怎么样也要挤出钱买一台,没钱我先借给你。”
“成!”杨军拿起本子连连点头,“哥,等我觉得自己能行了,一定来找你。”
“一言为定。”李峥笑道。
“一言为定!”杨军刚要走,又觉得不够意思,这便扯下一张纸,“光说不顶用,我给哥来段血书。”
“不要这样,搞得像学阀逼你签卖身契一样。”
待杨军走了,又互加了一番好友后,差不多已到饭点。
但教室里依旧有很多人。
留下的人,无非只有一个目的。
加入课题组!
全程,开题的只有李峥和吴越两个人,有意向的同学自然都会向这两个人集中。
于是,小二十个人就这么聚到了李峥周围。
其实,他们中没有一个人听懂李峥要做什么。
但在李峥讲完,后面同学自我介绍的时候,就算不认识他的人也已经被科普了。
这样一位顶级大神牵头,就算啥都没搞成,搞搞关系也是极好的。
尤其是常刻晴。
她自打李峥提出课题的那一刻,就没有停止过花痴一样的笑容。
笨蛋学弟~~竟然用这么复杂的方式跟学姐套近乎~~
好啦好啦,学姐陪你玩。
不就是学习小组嘛,跟着学姐学就对啦。
相反,在教室的另一边,吴越那边。
只有女生班长刘雨薇过去了。
吴越,满面凝重,十分怀疑地盯着桌头。
“雨薇,咱们说实话,你听得懂李峥那个课题是要干嘛么?”
刘雨薇只轻声叹道:“easy。”
她是个穿着和妆容都十分“华人”的女生,这种感觉很难细说,就是那种外国生活的华人专有的那一套设定,非常适合出现在环保组织封面上的那种造型。
这种时候,这么说话。
让吴越再次受到了打击。
“你是觉得很简单么?”吴越丧着脸问道。
“我是让你放松。”刘雨薇捋了把头发,斜身支着脖子笑道,“李峥说的内容至少都是研究生毕设级别的,过去的人大概都是想social一下吧。”
“来我这边就不能social么?”吴越委屈地摊臂道,“我特意选了一个很广泛很含糊的事物,就是为了提高大家的参与度……”
“你没看过李峥的资料么?”刘雨薇轻笑道,“竞赛和黄二的事都不知道?”
吴越呆滞摇头:“我这个路径……比较封闭,幼儿园开始就在蓟大系统内部。”
“那不行的,你这套在大学是行不通的。”刘雨薇冲李峥那边努了努嘴,“现在这里是全国最恐怖的一批人,要打交道得跟上他们的思维。”
“有道理……”吴越痛定思痛,转头道,“雨薇,你比我更适合当大班长,交给你吧。”
“No,No,No。”刘雨薇连连摆手,“我只是丰富一下简历的。”
“要出国么?”吴越愣愣问道。
“Why not?”刘雨薇抬臂笑道,“这里2/3人都会出国。”
吴越咽了口吐沫问道:“有什么坚决的理由么?”
“那你有什么坚决的理由考蓟大么?”
“……好吧,我理解了。”吴越使劲揉了揉脸,“我还是要谢谢你,就算只有你一个人,我也会坚持把课题搞起来的。”
“你误会了,我只是过来安慰你一下。”刘雨薇赶紧抱起本子起身,“班里的事辛苦你了,需要我帮忙的时候吼一声。”
“……”
“对了,你也别急着走。”刘雨薇临走的时候不忘指了指李峥那边,“被那边淘汰的人会来找你的。”
“杀人诛心啊……大姐……”
“This is life.”
正如刘雨薇所料,李峥正在面临尴尬的困境。
招兵买马自然是极好的。
但以他现在的实力,也容不下这么多人啊。
一个小组6个人,是他能组织的极限了。
没办法,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
李峥只能选择以学取人了。
被淘汰的朋友,你们都是好样的,只是当初没有好好学习。
不,不只要好好学习,还要足够变态,足够妖孽。
扫视着眼前人群的学力,李峥其实是可以瞬间定夺的。
只是,就这么生硬地请走一批人,好像是在以貌取人一样。
没办法,只能狠一点了朋友们。
李峥嗽了嗽嗓子冲周围道。
“感谢大家的信任,但这个课题真的容不下这么多人。”
“我斗胆提几项要求,大家自我适配一下,觉得无法接受的,可以去吴越那边,或者再等等,自行开题也可以。”
“简单来说,我希望一起合作的人,能考虑下面几点。”
“1:你有志于科研,这是一个纯科研课题,无关其它行业。”
“2:你在某一方面至少有本科大三水平的自信。”
“3:你每周至少要付出35个小时在课题研究上。”
“这几点作为大一新生确实很难做到,但这个课题属性本身就是这么硬核,觉得不太适合的同学可以先不那么急。”
听过这些,有意者难免面面相觑。
“打扰一下,李峥,竞赛银牌算是大三水平吗?”
“金牌吧。”李峥无奈道。
另一个女生问道:“李老师,35个小时是指实验室工作时间还是包括论文梳理时间?”
“都包括。另外不要叫老师。”
“这边这边,豫南理综差一分满分,考虑一下啊!”
“豫南么?”李峥点头,“很强,会考虑。”
乱糟糟的询问中,领袖他坐不住了。
“唉,你还是太温和了。”屠夷寇起身拍了拍手,“朋友们,你们还是太年轻了,社会不是这样子的,要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语言看意图——李峥的意思根本不是那种量化标准的招聘。来,我来把这三点要求翻译成人话——”
“1:老子这搞科研呢,不懂的崽子别捣乱。”
“2:我只要大牛,变态,麻烦先照照镜子。”
“3:就像我打游戏一样,要么不打,要么爆肝,肝跟不上的就不要自寻死路了。”
话罢,屠夷寇转望李峥:“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大概……是吧。”李峥咽了口吐沫,“屠兄,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必要的礼貌。”
“都是同学,搞这些个虚的干啥。”屠夷寇冲周围挥手笑道,“行了行了,都等着吃饭呢,凑热闹的先散了吧,你们一定能找到更好的课题。”
在屠夷寇的劝退下,大半人就这么散了。
还真就往吴越那边凑了。
吴越,迎来了他的第二春。
不对!
他意识到,刘雨薇说的不对。
并不是自己的做法跟不上环境。
只是李峥这个人单纯的变态罢了。
来,没有神经病的人们,我们来展开凡人的反击。
“同学们。”吴越笑望向自己这边走来的众人,“课题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学院实际上并没有硬核科研的基础,反而是哲学文史类的课题,更容易获得审批。”
“是吧,院长都是搞哲学的呢。”一人当即附和,“李峥确实是强,但一上来搞这种天马行空的项目,先不说有没有结果,院里批不批都不知道呢……”
另一人跟着摇头:“要是化院,生院可能还有戏……不过这种项目不该是导师起,学生跟着做的么?”
“是啊,李峥这么硬做其实不太看好……就是想给自己找个事做,认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罢了。”
“唉,结果还被人家筛下来了。”
其实,这些同学的议论。
说的都非常的对。
一个大一新生起一个博士研究生课题,是很扯的。
就算他真的是天纵奇才,唯一的可行通道也是找到一位互相信任的导师,由导师安排资源指导研究。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便是学阀的由来了。
时至今日,无论中外,这套系统已然稳固运行多年,基本牢不可破,便是史洋与周毅那种亲密无间的关系,也是要遵循这个规矩的。
所以,在正常的思维里,如果李峥真的天纵奇才,有了一个了不得的设想,那么他要做的是找一位好导师详谈,而不是自己拉队伍蛮干。
拉完了队伍,不还是要去找导师安排资源?
那这成什么了?
成包工头了啊。
包工头可是导师的买卖,不带二包、外包的。
多数同学自然想不到这么深,也没必要想到这么深。
现在还聚在李峥周围的人,无疑是最单纯的一批人,只是想着一起学习、研究,努力获得成果,做出突破的一批人。
这当然是李峥喜欢的一批人。
只是……还要考虑学力的因素。
小组最多容纳6人,除自己外只有5个名额。
而留下的有7个人。
首先,李峥的目光投向了他的左面。
领袖还坐在这里,他是很意外的。
“面试?”屠夷苏问道。
“嗯。”
“稍等我组织一下……”屠夷苏酝酿片刻说道,“我家里开厂的,从小就玩机械,把我关厂里不让我上网的时候我都在玩机械……就这么说吧,在三和干日结的时候,我帮两个厂子改过生产线,那些搞设备的工程师都给我上烟,有个厂家的台商老板还要雇我……”
李峥眼儿一瞪:“那位老板……不会是姓郭吧?”
“小厂,小厂。”领袖摆手道,“那老板也是没想明白,我都来三和了,怎么可能打长工呢。”
“好的,我了解了。”李峥点头道,“我们的确需要工程机械方面的大佬,只是,我总感觉你会中途跑路。”
领袖闻言,神色逐渐郑重起来,探身点头:“那就赌,谁又不是个赌呢,我连你要干什么都没听懂就下注了,还帮你劝退小朋友,给个面子好不好。”
毕竟是领袖,李峥很难拒绝。
“那……好吧。”李峥探身望向旁边平静下来的莫念,“莫兄又是为何要加入的呢?”
莫念微微一笑,抬起了紫得发黑的食指:“Ukulahlwa,太疼了。”
“……”
“我认真的,真的很疼。”莫念苦着脸点头道,“我要承认Ukulahlwa的缺陷,这种修炼太过极端,其实是建立在自残基础上的。”
他说着又像个找到新玩具的孩子一样,天真可爱地望向李峥:“听到你的课题的那一刻,我就能感觉到这东西有多无聊。对,这就是我要的修行!”
“好的……”李峥被迫认可,“不过学习修行听我的,你不要乱搞。”
“是,导师,我可以叫你Master.Li么?”
“不可以。”
“……”
之后,李峥开始做残忍的事情了。
他首先望向了一位学力200出头的寸头同学。
“请。”
“我……我是化学金牌。”
“好的,简单聊一下玻尔兹曼统计。”
“……我……我没学……”
“那说说表面吉布斯自由能吧。”
“那是什么?”
“L-B膜的形成呢?”
“……”
“朋友……”李峥双掌托着下巴,黯然凝视过去,“你这样……我很难做……”
“打……打扰了,李哥……”寸头颤腿起身,捂着脸就逃走了,甚至都没有去吴越那边。
李峥很愧疚。
对不住了,兄弟。
我本来也是可以直接请你走的。
但那样你一定会认为自己的外形有问题。
那样的打击更大。
李峥叹了口气,这便望向了旁边那位学力200出头的女生,送上了又一轮凝视。
“请。”
“我……我……”女生颤颤后退,“我就是瞎看瞎听的……打扰啦。”
女生也跑了。
至少,她跑的很体面。
这两个人一跑。
他们后面本来完全挡住的人就露了出来。
“啊。”林茉茗一个哆嗦,捂住了身体。
“你也来?”李峥看着她的学力兴奋地搓起手来。
“我……我……”林茉茗捂得更紧了一些。
其实她自己也在问,为什么我也来?
大概就是,班里最厉害的,最成熟的一群人,在做大人才能做的事。
只要混进去,那自己也就是超级成熟超级厉害的人了。
将来谁再搞年龄歧视,瞪死他!
林茉茗的想法是很美满的。
但真正站在这里,看着面前似乎有所企图的李峥,两眼眯笑的领袖,以及脸上的肌肉都紧绷起来的JoJo,林茉茗还是本能地后退起来。
成为大人的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让她再想想吧。”后排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我先说?”
李峥神色一震,回过身去。
是学姐!
她还没走!
这间教室,乃至全学院除自己外学力最好的存在。
哎呀,这可就来劲了。
“你还在,太好了!”李峥激动点头,“什么都不用说了,我要!”
“公平起见,还是说一些吧。”常刻晴淡然点头。
实际上。
哇哈哈哈哈哈!!
果然是为了我。
一切都是为了我!
你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我学习有多好,不知道我认识多少其他学院的牛人,不知道我有啥用。
但还是瞬间喊出了“姐姐,我要”!
太猛烈,太炽热了学弟!
这些话,等到了小实验再悄悄说也可以啊。
“咳……”常刻晴掩面咳了一声,实际上是在擦口水,“我还是说两句吧,给林茉茗一个参考,我看她挺紧张的。”
本来只是随便的借口。
但在林茉茗听来,确像阳光般温暖。
大人的世界,不都是妖魔鬼怪。
还是有正义大姐姐的。
常刻晴就此展开了她的介绍。
“理科我都懂一些,各个学院的学生会干部、导师教授,我也有所联络,课题真正展开后,会需要各方面的资源,单纯英培的导师恐怕很难提供,我会帮忙一起想办法。”
“关于你刚刚问的那几个问题。”
“首先,L-B膜……”
不知不觉中,几个人像是聆听音乐一样,听着常刻晴上了5分钟的课。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顶级老师,把知识点吃透揉碎,翻译成你的水平刚好能听懂的,用最简洁准确的语言说了出来。
课后,领袖茫然鼓掌:“我竟然没走神……”
莫念则是茫然看手:“我竟然真的只是在听课,忽略了她的性别……”
林茉茗单纯的茫然。
李峥心花怒放,握住了常刻晴的双手:“足够了,学姐,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结识你这样的人。”
“嗯……嗯……”常刻晴这次有些失态了。
李峥抽回了手才回味起来:“学姐你的手好烫啊,身体没事吧?”
“嗯……嗯……”
“好吧。”李峥最终转向林茉茗,“请。”
“……”林茉茗这才反应过来,紧跟着就原地唔唔起来。
糟糕……
完全想不到任何带我玩的理由!
就好像是大孩子们在玩游戏,一个小宝宝非要混进去一样……
因为看上去实在太可怜了,外加馋他的学力,李峥不得不引导起来:“把你的优势直接说出来就好了……”
“我……我会做标本。”林茉茗煞有介事点了点头,而后抡着大臂比划起来,“家里还有好多收藏的陨石。”
“嗯……有没有跟课题相关的优势呢?”
“课题……课题是什么来着?”
“……”
“等等……我自己能想起来……”林茉茗努力地揉起脑袋。
“任何能跟课题沾上边的都可以。”李峥耐心地给出提示,“比如,你有一些与生俱来的特点和特长,我们都没有的那种……”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语言!
是语言啊,留学生!
你英语好,有办法去帮忙找一些论文,翻译一些论文的。
有必要的话,发表论文的英文版你也是可以的。
还要我帮你说出来吗?
林茉茗看着李峥,似乎也有种大哥哥带着她逐渐接近答案的感觉。
“对对……我……独有的……跟大家不一样的……”林茉茗的灵感似乎来了。
“有的,就是那个。”李峥使劲点头,“说出来。”
“!”林茉茗嘎嘣一下,瞬间拨云见日,茅塞顿开,攥着双拳挥了起来,“我有钱!我带资进组,我有好多好多钱,还是美元呢!”
“……”
漫长的沉默。
“怎么?科研不是需要钱的吗?”林茉茗茫然望向几人,“我生活费很多的,一个月好几千呢,只要带我一起,我给大家发工资。”
领袖闻言,突然凑到李峥耳边:“我觉得可以,都是战友,有外汇大家一起恰。”
李峥想了想,低声回道:“可是屠兄,我们几个长辈,这么拿小孩子的钱,这样是不是有失体面。”
领袖又想了想,又贴耳道:“这是国际主义精神,不寒碜。”
李峥又想了想,终于点头道:“可能还需要你做一些外文论文的梳理。”
“这个很简单啊,英语之外,德语、法语、日语、俄语我都可以的。”林茉茗连连点头,“会这些就可以带上了我吗?”
“可以的,非常好。”李峥起身想要握手,但理智终究让他收了回来,转而依次望向几人。
很好,5人团队,英培顶级配置。
换做是MOBA游戏,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上单:常刻晴,Solo King级别的单学强者,善于各学院游走,强,且稳。
打野:屠夷寇,神出鬼没,缥缈大神,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不仅敌人不知道,自己人更不知道,只能祈祷他在有困难的时候天神下凡。
中路:李峥,全科水平研究生起步,掌控全局。
ADC:莫念,憋佬硬汉,意志力惊人,可以重复同个实验千万次依旧稳定如初,直到憋出大件成果。
辅助:林茉茗,全语言精通,资料无限,还有钱,足够奶起一个团的钱。
完美。
这还想什么?
打职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