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cjng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妖女請自重-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好的預感讀書-1pdbp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找到两人的位置,江云鹤看了眼左右,确定了方位之后便一路返回。
路上就看到一辆四匹麟马拉着的车,车厢上镶金布银,一片奢华。
车窗位置正拉开,隐约可以看到两个人在说说笑笑。
其中一人不经意间见到路边的江云鹤,目光微微一沉,随机便恢复过来,转口对身边之人道:“说起来最近城中最热闹的便是那个月仙子与苏小小争男人又打起来了。”
“哈哈哈哈,此事我也有所听闻,我倒是想看看那个修士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说话之人是个蓄着短须的男子。
“我倒是见过一次,那人修为倒是不高,但满嘴花言巧语。和姬长渝走的很近,据说在打诗泽的主意。”
“有点儿意思。”短须男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他倒是察觉到身边之人的话语有些不怀好意,不过没放在心上。无论他与那江云鹤有什么矛盾,他都不在乎。
不过自己那个十六弟的那些心思,倒是要敲打一下。
先前说话的便是在姬诗泽府上与江云鹤有一面之缘的姬陵,而短须男子便是永安郡王的三子姬长世,是如今最有实力的王子之一,实力势力不下于世子姬长空。
“过几日的赏宝会,不如请他过来,正好我也想见见那位月仙子。”姬陵眼底带着一抹阴沉与冷意。
他知道苏小小背后的人是谁。
……
姬陵看到江云鹤的时候,江云鹤也看到了他。
毕竟这么骚包的马车,想不注意都难。
上次姬诗泽府上见过一次之后,怕姬陵会影响到自己,便让苏小小去找姬陵的麻烦。
事实证明,苏小小做的不错。
自己好长时间都没见到姬陵。
跟姬陵在一起的,不知道是哪位王子。
江云鹤也没太在意,与马车相错而过。
没走多远,又巧遇了一个熟人。
永城不小,对于修士来说却也不算太大。
尤其是大部分修士活动的区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怎么自己在这?”任如玉那张巧笑嫣然的面孔出现在江云鹤眼中。
“我之前有预感今天出来会遇到一些很好的事情。”江云鹤笑的灿烂。“现在我知道了。”
任如玉轻笑。
“还以为你会陪月仙子。”
江云鹤耸耸肩:“这个世间,很多人无论存在与否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也有一些人如果不在,这世间便会缺少了一分颜色,有一些缺憾。
执月如此,你也是如此。”
“总说好听的。”任如玉心情极好,轻哼一声笑道。
“虽然是熟人,不过在这遇到也算有缘,要喝杯酒么?”
“一个让人欣喜若狂的邀请。”江云鹤笑道。
任如玉眼波一转,笑了笑。
两人也没去醉仙楼,便在附近找了间酒楼要了些吃食,酒水倒是任如玉自带的。
修士寿命绵长,很多人都将心思放在美酒、美食、好茶等享受之物上。
片刻后,任如玉目瞪口呆的看着趴在那的江云鹤。
“……”无语片刻后,任如玉轻笑出声。
心中意外的感到满足。
对方这酒量竟然敢和自己一起喝酒,而且“毫不犹豫”的醉倒在这,倒是让她感觉到对方从没说出的信任。
修行界,除非至交好友,又有几个人敢如此?
双方虽然接触不多,但江云鹤的信任让她的心情格外的好。
之前求师叔出手,她现在觉得很值得。
“不过现在怎么办?”任如玉一手拿着酒杯小酌,看着江云鹤脸色发红醉倒趴在桌子上,忍不住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抚摸一下,又掐了一下。
她心中有种冲动,直接把江云鹤带回去。
片刻后任如玉摇摇头,轻叹一声:“算了。”
如果自己把他捡回去,怕是那位月仙子要打上门来。
这两天执月和苏小小交手两次,虽然没人看到交手的真实情况,但凶悍的态度确实有一定威慑力。
……
江云鹤揉着额头拍了拍身边,还好,没有人。
睁开眼睛坐起来。
“醒了?”不远处传来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
“醒来有你在身边,真的太好了。”哪怕脑子昏沉沉的,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江云鹤本能一般的说道。
执月本想板着脸,不过听到这话,脸上顿时极为柔和,有一种别样的光彩。
江云鹤真是让人想生气都气不起来。
“你酒量这么差……”执月微微摇头。“不要在外面喝酒。”
容易被人捡走。
最重要的,修行界并不安全。
“以后尽量不在外面喝了。”江云鹤叹口气,自己以后得告别美酒了。
凡人的酒倒是可以,修士的酒是真不能碰了。
“我是怎么回来的?”江云鹤已经发现自己是在执月的房间里,房间中涌动着熟悉的香气。
“任道友把你送回来的。她说路上遇到你,便喝了一杯,没想到你一杯就人事不知了。”执月有些气,也有些好笑,江云鹤的酒量,她还是第一次知道。
在修士中也算是相当惊人了。
“那得谢谢她了。”江云鹤笑道。
执月微微点头,任如玉的作为倒是让她有些好感。
和苏小小、卓如梦那两个图谋不轨的妖艳贱货不太一样。
虽然也有些警惕,但没像对那两个人那么忌惮。
没到中午,便有程府的下人前来通禀,有人送了请帖过来。
执月出去了一盏茶的功夫便回来,神色淡然道:“是永安郡王三子派人送的请帖,几天后的赏宝会,邀请了你我。”
“哦!”江云鹤心中转动一下,永安郡王三子姬长世是诸多子嗣中实力最强的几个之一。
之前应该没在永城,这是刚回来便让人送了请帖来。
执月的身份和名气果然很大。
自己等人在永城呆了两个月,除了姬长渝和姬诗泽外,也没见过郡王别的子嗣。
反倒是执月刚来就接到了请帖。
虽说是被人小瞧了,不过江云鹤的心态好得很,丝毫都没在意。
最主要的是他也不想掺和到郡王子嗣的争斗里。
和他们打交道,还不如认识一些散修和其他修士。
“要去么?”江云鹤问道。
“得去一趟。”执月在回来前就打定了主意。
虽说她对这种邀请没什么兴趣,不过她的目的只是在于继续宣布主权而已。
她可没忘记,前些日子江云鹤和姬诗泽过从甚密,不知道能不能在赏宝会上看到她。
估计可能性不大。
这种赏宝会一般都是用来结交各路高手的,怎么可能会让与姬长渝一母同生的姬诗泽出现在那。
很快,执月皱了下眉头,她突然想到另外一个人可能会出现在那。
梦女。
以她这一代梦女的身份,被邀请的可能很大。
执月冷笑一声,不知她敢不敢见自己。
自己来了三天,她都没露面,怕是心虚了吧。
江云鹤看执月在那不知道想什么,忽而冷笑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