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7y9玄幻小說 問丹朱 ptt-第二百九十九章 同悲分享-mvtcs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皇子们都离开了,大殿里安静无声。
皇帝虽然一向喜欢安静,但此时此刻的安静比往日显得阴森可怕。
进忠太监走进来时,也有些忐忑。
“都办好了?”皇帝的声音从前方落下来。
声音空空落落似真似幻,进忠太监低头道:“五皇子和皇后宫里的人都处置干净了,五皇子已经押送出宫,皇后也进了冷宫,奴婢也见过贤妃娘娘,请她暂代后宫之主,娘娘应下了。”
皇帝嗯了声。
进忠太监上前一步,接着道:“太子殿下没有回去,在外殿值房坐着。”
嫡亲兄弟和生母做了这样的事,又受到这样的惩罚,对于太子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冲击。
皇帝的声音很冷静,没有像往日那般怜惜,只道:“冷静一下也好。”
进忠太监又道:“周玄也没有回去,去三皇子门外跪了。”
皇帝的声音笑了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主动请罪,果然是个做臣子的样子了。”
进忠太监便又上前一步,轻叹说:“这次的事太大了,周侯爷他也是被吓到了。”
皇子之间其实没那么友爱,大家心里都清楚,但竟然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实在是骇人。
“这都是朕的错。”皇帝声音低低道,“是朕对他们太好了。”
进忠太监噗通跪下来,抬袖子掩面哭:“陛下,您可别这么说,您对哪个子女都全心全意的呵护,这都是皇后纵容的,不,这都是诸侯王的错,如果不是他们当年乱政,先皇早亡,母妃势弱无力,陛下您一个人,才十几岁的孩子,只能自己匆匆忙忙胡乱的选个皇后——”
说到这里进忠太监再也说不下去了,放声大哭。
皇帝被他哭笑了:“好了好了,不要扯那么远了。”
进忠太监伏在地上啜泣。
皇帝幽幽长长的吐口气:“朕也累了,先去歇息吧,一切事等歇息好了,再说。”
进忠太监爬起来,呜咽着去搀扶皇帝,两人离开大殿,殿内重新陷入安静。
外殿值房里,太子孤坐其间如木雕石塑。
福清太监跌跌撞撞的走进来,手里捧着一碗汤碗,进来跪下就哭:“殿下,您多少吃一点东西吧。”
太子明白,吃东西不是关键,他看向福清,问:“到底怎么回事?”
福清低声哽咽:“没想到三皇子那边的防卫竟然那么严密。”
太子道:“防卫严密早就知道,他们不是高手吗?”
高手也有失手的时候啊,福清不敢争辩,低头啜泣:“殿下,那些真正的高手还没有来得及靠近,据他们最后送来的消息说,营地外防卫也很严密,似乎有千军万马伏击,还好铁面将军的援兵到了,趁着混乱,他们才有机会散去,否则也就被抓住了。”
太子明白他的意思,要是这些人也被抓住,这件事就不是到五皇子被封禁这里就结束了,他也会暴露。
或许,说不定,他已经暴露了。
太子不由想到皇帝适才在殿内说的那句话,“事情只要做了就一定留下痕迹,没有人可以逃脱!”,总觉得除了骂五皇子,还有意有所指。
“这一次的事,就到此为止吧。”太子低声说道,脸色惨白,这一次真是损失惨重。
五皇子被圈禁,皇后被打入冷宫,他暗藏的人马逃亡,短时间内不能再出现。
三皇子这棵幼苗,不知不觉竟然长成了结实的大树,毒药没有毒死他,匪贼没有杀死他,他还恢复了身体,获得了声望,那接下来谁还能奈何他?
“殿下。”福清太监跪下抱住他的腿,哀声急急,“留得青山在啊,您是太子,只要您是太子,将来就是皇帝,没有人能威胁你,殿下,现在看起来三皇子势盛,但五皇子和皇后被罚,您是最可怜的人,陛下会更怜惜你,这就是您最大的机会啊。”
太子低头看他,笑了笑:“你说得对,孤,会打起精神的。”
福清抬起头看着他,泪流满面。
“好了,起来吧。”太子说道,指着旁边,“把羹汤拿来,孤要让父皇怜惜,但不能让他忧心,孤要好好吃饭,好好的为我的兄弟母亲赎罪。”
福清哭着点头,捧着汤羹起身放到桌案上,太子坐下来,一手拂袖一手拿起勺子,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外边有太监报“周玄来了,在外边跪下了。”
太子握着勺子的手一顿。
福清低声问:“见不见?他适才见过三皇子了。”
太子道:“这是他的心意,不能三皇子要,我们就不要。”
周玄拒绝了皇帝的赐婚,这是铁了心不放兵权,铁面将军到底年纪大了,等铁面将军卸职,兵权肯定要握在周玄手里,福清点点头,道:“奴婢去请他进来。”
太子摆摆手,继续拿着勺子吃饭,不多时脚步响周玄走进来。
“谨容哥。”他没有喊太子,而是唤太子的名字。
太子握着勺子没有停:“怎么不喊殿下了,你现在不是臣子吗?”
正因为自称是臣子,对皇子奉为君,所以五皇子要他带自己去,他就以君命不可违,不管不问不理会的顺水推舟——也才有了今日。
周玄几步过来,在他面前单膝跪下:“谨容哥,都是我的错,我的纵容,让谨容哥你失去了一个弟弟,我就把自己赔给你——”
他说着流下眼泪。
太子依旧没有看他,将勺子狠狠的送进嘴里,嘴里已经塞满了,但他似乎没有察觉,依旧不停的喂自己饭吃,脸上眼泪也流下来。
看着失魂落魄的太子,周玄抓住他的胳膊哭喊一声“哥,你别难过了,哥,你别难过了——”
太子手里的勺子啪嗒落下,伸出手和周玄相拥,呜咽哭泣:“我不配当哥哥啊,我不配,都是我的错,我没有管教好他——”
殿内两人抱头痛哭,站在门口的福清太监也太袖子擦泪,对旁边探头的太监们道:“别打扰他们了。”
太监们忙点头,轻轻的退开了。
…..
…..
小曲探头看殿内,看到三皇子一人独坐,他迟疑一下走进来,低声问:“周侯爷走了?”
三皇子嗯了声。
殿内再次寂然无声,这安静让人有些窒息,小曲忍不住想要打破,一个人便冒出来,他脱口问:“殿下不是说去见丹朱小姐吗?”
听到这个名字,孤坐的三皇子抬起头看向殿外,日光倾斜拉长,天边似乎有五彩云霞流光溢彩。
“今天不去了。”他说道,“再等等吧。”
小曲俯首应声是,殿外又有细细的脚步声挪过来,一个娇俏瘦弱的身影向这边探望。
“宁宁。”小曲无奈的转过头,问,“什么事?”
女声轻轻怯怯:“御膳房送来了点心,殿下早饭午饭都没有吃。”
小曲又看三皇子,三皇子默然无声,他便对外道:“送进来吧。”
宁宁应声是,两边的太监忙对她低声说:“宁宁真厉害。”“还是宁宁你来就行。”说这话将食盒递给她。
宁宁接过,脚步摇摇晃晃走进来。
…..
…..
铁面将军缓步走出宫门,打开的宫门再次关上,一层层禁卫将宫门围拢。
“将军,要回军营吗?”枫林驾车过来问。
铁面将军看了眼军营的方向,再看向另一个方向,道:“先随便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