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qqp6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青猿傳-第438章 滅劫看書-pw90t

青猿傳
小說推薦青猿傳
海娲舍身以后,潮山之战并不算彻底结束。
袁河还没有来不及思索无纪浩土的摘取办法,旋即就被投影画面给吸引了注意力。
到了此时,仍旧驻守山巅封真台的修士仅存三位,俱都是十八祭师之一,那位铸造宏愿泪池的青邑祭师赫然在列。
只见她左手托起一颗卵状七彩石,环望身侧两位同门,说道:‘王兽虽陨,还有子兽,必须把它们尽数驱逐,否则三圣洲将再无一片修行净土,这一颗浩土之眼可助我们一臂之力!’
言罢,右手不断翻转,凝结掌卦,似在驱石施法。
浑天王睺虽然陨亡,身躯化为万剑岛,但它召唤的子兽仍在岛内游荡杀戮。
青邑祭师三修显然是海娲专门留在潮山,用作善后清理子兽,护佑生灵并重建三圣道统的人选。
随着青邑运转浩土之眼,石上开始浮现血文环带。
袁河对这种血文并不陌生,早前海娲驱使无纪浩土,正是施展了这种血术,且需要妖族掌卦做配合,如此才能驾驭无纪浩土。
血文转动之间,立时与万剑岛产生感应,早前被海娲封印在岛上的彩石纷纷显露法相,各有血文环绕,运转法则与青邑掌中之石一模一样。
青邑一石在手,竟可操纵万岛。
岛中彩石齐齐射放霞光,如似万箭穿空,在岛内横冲直撞,一头接一头诛灭浑天子兽。
“咦?原来这万剑岛不止是为了抵御海怪冲击,海娲给后裔们留下的遗物,竟然是灭睺法门!”
袁河的猜测一点不假。
骨中彩石,娲心血咒,正是海娲所留,克制浑天睺的不二之策。
但想以娲心咒驾驭万剑岛,必须使用青邑掌中的浩土之眼,这是整座法门的运转核心。
“彩裳,这一颗浩土之眼也有卵相,与你本体是否有相似之处?”
此刻的彩裳妖女已经呆愣多时,在她第一眼瞧见青邑掌中之石,就已陷入难言的迷惑里,她一直认定自己是龙凤血脉,想不到本体却是一颗石头。
她目不转睛盯着投影画面,看着看着,法体忽然虚化,缩形为拳头大小,变作一颗彩石,漂浮在袁河面前。
石外浮现着她的脸孔:“奴婢也万万想不到,本体是来自无纪浩土,自从奴婢有了灵智,从未觉醒过娲娘娘在奴婢体内留下的咒文,也感应不到万剑岛内的浩土气息,这才把本体与龙凤两族联系了起来。”
“你之所以感应不到,是因为你没有修炼潮山的镇山秘术。”
“镇山秘术?大老爷,这秘术是否与你驾驭潮汐涧时所使的神通有关?”
“不错!”
袁河所说正是《月醒道章》。
他准备把这部功法传授给彩裳妖女,此女身份太不一般。
浑天睺污秽大海,这是东洲与三圣洲修士的共同劫数,想要灭劫,非彩裳妖女不可。
将来能否把盘踞深海的浑天睺群给彻底清除,重现洪荒时四海龙宫驻海时的盛况,关键都在彩裳妖女身上。
袁河正欲略作介绍《月醒道章》,却见投影画面里另有惊变。
那青邑三位祭师联手驱使浩土之眼,很快把万剑岛内的浑天子兽诛灭大半,谁知那万剑岛上忽起一黑影,结成矛状射向山巅。
这一矛直接把青邑三位祭师打的重伤垂危。
中了这记偷袭,青邑也方才弄清楚,亘古始祖并未彻底陨落,仍有一丝残魂潜伏在万剑岛内。
遗憾青邑道行不够,难以抵御强敌,别说她单打独斗,就算潮山十八祭师联手,恐怕也奈何不了一尊先天始祖。
不过海娲仍旧留有后手,自从月潮山大战打响以来,封真榜一直高挂在山巅。
只要这柄诞洪荒真宝没有彻底归陨,那么潮山就永远不会失陷。
青邑祭师垂危之际,封真榜的真灵倾巢而出,抗住了亘古始祖幻化的矛影攻势,双方在山巅展开一场激烈缠斗。
一时半刻难以分出胜负,就在此时,天地滕然生变,九洲忽然移位,这股强绝的毁灭力道导致整座潮山出现刹那扭曲。
投影画面就此陷入模糊,袁河再也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潮山状况。
等到天地重归于平静,亘古始祖与封真榜灵都已经不知所踪,山巅只剩下青邑祭师一位修士。
她已经到了弥留之际,视角是仰望状态,她瘫在地上,颤颤晃晃抬起一条手臂,把封真榜本体打入潮山当中。
这一次施法像是耗尽了她的所有生机,她本想把浩土之眼也封入山中温养,以待后裔们将来继承这份衣钵。
但她法力透支过度,已经办不到了,浩土之眼刚刚被她施法腾空,忽又坠落,沿着山巅道场的残破缝隙,跌去了山下不知名的方位。
她叹息着转过头,视线最终定格在沉落山间的半块海珊玉璧上。
投影画面到此而终。
“她到底在看什么?”
袁河极不理解青邑的做法,到了临死一刻,她先藏匿封真榜,后试图安排浩土之眼,这两宝与潮山道统息息相关,她如此做合情合理,但她为什么对海珊玉璧也念念不忘?
袁河揣摩不透。
直至他重开瑞貅法目,第二次观摩投影。
待青邑临终的画面出现时,彩裳妖女忽然在旁喊道:“大老爷快看,玉璧中显露一道矛影,那亘古始祖,那始祖……他应该没有死!”
袁河不自禁锁紧眉骨,他也捕捉到了矛影,这影子虽然在玉璧中一闪而逝,却逃不过他的探测。
“他竟然没有死,那他现在肯定是隐遁在岁杏死界内无疑了!”
今次观看三圣埋骨之战,意外之事一桩接一桩,真是让袁河猝不及防。
早在几百年前,袁河与释心颜相遇,请这位婆婆探查岁杏死界的情况,被告知界中栖居着三个生灵。
袁河亲眼目睹霍残红被摄入死界,她肯定是其一。
通过云梦猕猴蒙不离的记忆幻境,袁河得知无花也遁入了死界,这位圣祖是其二。
至于第三者,当初袁河在霜环界观摩东游折翼之战,本以为第三人会是青翼始凰留下的残灵残识。
此时此刻,袁河才最终揭开谜底,岁杏死界的第三者,竟然是亘古始祖。
这是一个意料之外的事件,但袁河并不觉得紧迫。
亘古始祖虽然厉害,却是依靠海珊玉璧藏匿,从洪荒一直藏到现在,如此久远的岁月里,始终没有苏醒并露面,这说明什么?
说明亘古始祖在潮山大战中遭受的创伤过于严重,他醒不过来。
况且释心颜早就把陆婆汤灌入死界,此汤在冥府大名鼎鼎,专为迷惑灵智,就算那亘古始祖能克制陆婆汤,但他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必会迎来十二重楼的打击。
毕竟在离开东洲前,岁杏已经被袁河转移到了十二重楼内。
袁河的当务之急是协助彩裳妖女祭炼无纪浩土,清剿浑天睺。
只要把浑天睺群给斩尽杀绝,即使亘古始祖重生,跑出岁杏死界兴风作浪,也不要紧,因为袁河有落星钟、东游翅、十二重楼可以借用,或许连封真榜也可以唤醒出世。
失去浑天睺群的助力,亘古始祖单枪匹马,他绝对抵御不了四大洪荒真宝的联手一击。
他非死不可。
海娲杀不了的强者,注定要陨在袁河手上。
“守好这座泪池,替我护法!”
待袁河弄清亘古始祖的踪迹,旋即收了瑞貅法目,纵身跃入青邑祭池,他要尽快洗掉九目神灯烙印,尔后赶赴万剑岛,摄炼无纪浩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