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hp53熱門連載小說 日娛之花未眠 愛下-第五百五十五章 反差萌熱推-odbsg

日娛之花未眠
小說推薦日娛之花未眠
西野和树本来今晚就喝了不少酒,在浴池泡过更是昏昏沉沉的,穿着睡衣躺在床上想要看一会手机,没想到刚刚躺下五分钟不到,睡意就像潮水般袭来了,于是他迷迷糊糊便睡着了。
睡梦中,西野和树感觉到周围似乎有些响动,淅淅索索的,类似什么东西翻动的声音。
他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
西野和树正巧因为喝酒而有些口渴,迷蒙中的他,睁开了眼睛,想要找水喝。
他睁眼看到了房间的灯一直亮着,灯光有些刺眼,让他的眼睛有点无法直视,于是西野和树偏开头。
“唔哇!”西野和树心里一惊,一下子从迷糊状态清醒,他看到了一个身影坐在自己的床边,顿时让他心惊胆战。
回过神来,西野和树终于看清,是安田早紀坐在那里,眼神注视着他。
“你怎么在这??”西野和树抚着自己的胸口,他想着还好是开着灯,如果关灯醒来四周一片漆黑的时候有个身影坐在自己的床边,非得直接吓死不可。
安田早紀看西野和树被自己惊吓之后,也有些不好意思。
“我、我刚进来,看你睡着了……”安田早紀又补充一句,“敲了门,你没应,所以就……”
“刚刚看会手机不知怎么睡着了。”西野和树也解释了一句,“我先喝点水。”
他从床上坐起,准备下来倒水。
“我来倒吧。”安田早紀示意他别下来,自己去客房的茶几上拿了个杯子,将水倒了,递给西野和树。
“谢谢。”西野和树道谢,觉得对方今天似乎有点小温柔,特别是递水时候的神情。
“还要吗?”安田早紀又问。
“不用了。”
安田早紀点点头,将水杯放回原位,随后又坐到了西野和树的床沿上。
“咳咳,和树君——”
“怎么了?”
安田早紀换了一身衣服,粉丝的花纹T恤,身下是简单的同色短裤,露出笔直光洁的大腿,如果不是外面披着一袭米黄色的罩袍,绝对可以称得上清凉了。
“你到底决定的怎么样了啊?”
安田早紀有些扭捏,似乎是斟酌了好久。
“什么决定?”西野和树说出这句话,就反应过来了,“你是说你父亲说的……?”
“嗯。”安田早紀轻声应道,她认为今晚是最好的时机,如果西野和树现在不表态,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
“但是这么快的话……”西野和树顿了顿,他看着安田早紀,“毕竟都没有正儿八经表明过心意。”
西野和树想着安田早紀陪着自己的日子,似乎已经过了好久好久,自己都有些习惯她在身边了,每当有什么事情的时候也会与她交流,有开心的时候会找她分享,写剧本抓狂的时候会找她发泄吐槽。
即使在自己与女朋友们有感情问题的时候,安田早紀也是坐在自己的一旁静静的听着。
现在一想,不知道她是什么感觉,当时心中的思绪会是如何?
“那我确实喜欢你,行吗?”安田早紀仿佛回到了当初的人设,话语坚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想陪在你身边,和你一起相处,一起做喜欢的事。”
西野和树感觉到她的身躯微微颤动,有些紧张似的,但却一直抬着头,很有勇气,用眼神注视着他。
“那么,你呢?”安田早紀反问道,这是她今天最想听到的一个回答。
西野和树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像是感受到身躯的僵硬一样转动了会。
“如果我说不喜欢,那是假的。”
听到这个回答,安田早紀总算在心里松了口气,好在自己并不是一厢情愿。
“但你知道,我刚刚与她们和好,要一下子再那个……总是有点轻率。”西野和树矛盾异常,“况且,结婚什么的真的是太早了,许多事情不能我独自决定的。”
西野和树已经尝过独断专行的下场。
安田早紀静静听完他说的,也觉得有些道理,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既然说开了,当然是想更进一步了。
“结婚只是父亲说说,不会的。”安田早紀挪动一下自己的位置,更加靠近西野和树,“况且,我还不想结婚,不想这么早就被家庭束缚,还想像年轻人一样谈谈恋爱。”
安田早紀虽然不止一次想过自己的未来,但她始终还是活在当下的。
“第一次谈恋爱就喜欢上了你这样的渣男,我是不是太不幸了?”
“什么叫渣男?!”西野和树反驳,“我的爱只是广博了些。”
气氛总算渐渐好转。
“广博的话,就是意味着还有咯?”
西野和树立马摇头,面色严肃。
“虽然广博,但我现在的状态就像一个充满气的气球,已经再容不下继续扩大了。”
安田早紀看他说的真切,似乎像真的一样。
“是么?那希望你说到做到。”
两人又沉默下来,安田早紀知道西野和树对自己的态度之后,已经打定决心了。
她踩掉拖鞋,整个人攀上了床,身子缩着,与西野和树距离非常近。
西野和树当然意识到她想干什么。
“你……”
“别说话,我有点紧张。”安田早紀说道。
西野和树:“……”
安田早紀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主动,她脑海里忽然想起桥本奈奈未的事情,当初的她是怎么做的呢?
以娜娜敏的性格,一定是毫不畏惧,连带主动出击都有着飒爽的英姿。
安田早紀豁出去了,身子往前一顷,膝盖接触着床垫,一下子就朝着西野和树冲去。
结果,速度有些猛,西野和树只感觉到身子遭受了一记头槌,差点刚喝的水喷出来。
“啊、啊,对不起!”安田早紀赶忙道歉,和自己想的不一样啊!
西野和树揉着自己的肚子,却又一下子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