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b4o超棒的小說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愛下-第三十章:天尊讓我給你帶個話鑒賞-0skjl

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小說推薦仙秦多元宇宙帝國
说话的同时,燃灯右手轻轻一抹,菩提子做的手串就被他扔了过去。
这手串之上的菩提子,每一颗都是二代菩提树所结的果实,品质极高,燃灯当年都是用来悟道的,每一颗菩提子之上,都蕴含着他的一道神通。
这一串少说也有三四十颗菩提子,四散开来的这一刻,更是化为了满天的菩提子,每一颗菩提子都演化为了一尊佛像,数十座金光散散的大佛,配合起来默契无比,甚至在瞬间组成了一道阵法!
这一回稳了!燃灯不确定的想到。
虽然如今并没有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这句话,不过道理是相通的,活了这么久的燃灯自然清楚,此刻不是回头查看战果的时候,所以他又一次拍了拍梅花鹿。
这一回梅花鹿直接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拼命地往前跑,真的是在拼命,不过很多时候单纯的拼命并不管用。
吟!
伴随着一声龙吟,一雌一雄两条异种蛟龙直冲燃灯面门而来,看上去是两条龙,可这两条龙的本质却是阴阳之道的显化。
如今的洪荒之中,查看一道术法威力如何,前景如何,直接看这道法术和天地大道、道君们是否有直接联络即可。
如果某道法术,能够和太清道德天尊有联系,那么这道法术哪怕再怎么滑稽,对手也不敢小看。
抬头看到这对蛟龙的瞬间,燃灯心中便是一冷。
这对蛟龙瞒得了外人,可骗不了他燃灯道人。这分明是三宵手中的金蛟剪,此宝本是一对修炼阴阳之道的蛟龙,以天仙极致之身妄图成就阴阳大道的道君,最终道化的产物。
按理说,这样的宝物是奈何不得他燃灯道人的,他怎么说都是燃灯古佛斩出的道门化身,一身道行在道君之下也是有数的存在。
可是当这件宝物落入了三宵手中之后,就不一样了,三宵将自己对于阴阳之道的理解,不断的注入此宝之内。
时至今日,此宝在杀伐之上在整个截教都是有名的宝物,别说是寻常天仙,便是那些完善了自身道果的天仙极致,也逃不过此宝轻轻一剪。
至于燃灯,他要是拼命当然可以挡下此宝,不过燃灯心中非常清楚,此刻不是犹豫之时。
哪怕不出底牌,燃灯也有把握挡住这金蛟剪,可是需要时间,但是此刻最缺的便是时间。
金蛟剪出现了,云霄还会远吗?
云霄出现了,三宵齐出还会远吗?
三宵都来了,赵公明还会远吗?
赵公明这个截教外门大总管都来了,谁知道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会来多少个?
甚至万一要是四大亲传弟子也来了,那他燃灯说不定就真的跑都跑不掉了。
虽说燃灯觉的,自己的人头应该没有这么大的面子,可是万一呢?
哪个活得久的修士,愿意把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可能、万一、或许、仿佛、大概之上?
左手拈花,右手掐印,燃灯微微一笑,身形便瞬间消失,嗤啦一声,金蛟剪左右一动,燃灯座下的梅花鹿便被剪成了两截,灰飞烟灭。
哼!
一声冷哼之后,琼宵现身了,她的手上还环绕着阴阳二气所化的金蛟剪,左右观察。
“看来燃灯真的很有经验,他竟然没有使用五行大遁,其他的时间遁法、空间遁法,也都没有使用。”
“哼,他要是使用这些遁法,就真的完了,只是可惜,我封锁了周围的一切,还设下陷阱等他钻进来,却根本没有起到作用。”碧霄看着手中仿照周天星辰幡所炼制的周天星主旗,顿时就不开心了。
这件周天星主旗,她可是花费了好多心血,采集了大量的日月星三光精华,必要时甚至可以显化出太阴太阳和周天星斗。
虽然和正版的周天星斗大阵比起来差的太远太远,既无法镇压洪荒天地,也没法镇压过去未来,甚至连镇压道君都做不到,但是镇压一个急匆匆扎进来的燃灯,还是没问题的!
“没办法,燃灯这种从远古时代就活下来,并一直好好活着的修士,直觉往往极为强大。如今他直接逃向了过去未来。这样的战斗经验,真让人羡慕!”看着怀里的万冰玄光镜,玄灵道人不慌不忙的道。
宝镜之中,正是此刻的燃灯。
虽然玄灵使用了宝物,但是燃灯肯定会有所感应。不过即使他猜到了也没什么好办法,因为此刻的他面前再次出现了一位道人。
这是一位有些微胖的青衣道士,道士手上拿着一根金鞭,头顶一颗造化宝珠。
遇到燃灯的瞬间,赵公明便笑呵呵的开口了:“哈哈,道友请留步,我们好久不见,应该亲近亲近才是,道友怎么这么见外?我金鳌岛上面的风景,可是很不错的!”
脸上笑呵呵的,可是赵公明手上却一点儿也不饶人,看到燃灯便冲上去打了一鞭。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燃灯倒也不慌,可是谁知道除了赵公明之外,三宵等人什么时候过来?
敌情未明的时候,被拖在这里单挑,那是愣头青才会干的事情,燃灯自然不是这样的萌新修士。
“无量天尊,今日老道有些急事。还是等到哪天得空之后,再去峨眉山拜访道友,好好交流一番!”
话音刚落,眼前的燃灯便被赵公明一鞭打散,原地只留下一颗金光灿灿的舍利子。
“舍得,真是舍得,这颗舍利子之中蕴含的修为、经验、法力,灌注到一个寻常小和尚身上,甚至可以让这个小和尚一路修行到天仙极致,直接就放弃了,只是为了干扰大兄而已。”琼宵此刻是满脸羡慕,这些前辈们的底蕴,真真是深厚无比。
当然,这也和琼宵此刻刚刚成为天仙极致不久,还没有开始回溯时光有关。
“燃灯古佛,这是燃灯道人的本尊。他的本尊既然号称古佛,那么想必已经在某个未来成就佛门佛陀了,佛门虽然一直以来都不算洪荒天地正统,但能出道君,那就是正法。”
“此等正道法门之中的古佛,和道门的天尊,是一个层次的。如果不是燃灯道人仅仅只是燃灯古佛的化身,实力有限,如果不是我们今日提前设下了埋伏,并且手握重宝的话,今日结果究竟如何,就不一定了。”玄灵道人认真的道。
作为一个穿越者,封神之劫开始之后,他怎么会不关注阐教的一切行为呢?
至于在这武夷山之中设下埋伏,也不过是玄灵提前做的准备而已,还仅仅只是玄灵众多准备中的一个。
过去时空,燃灯道人使用一颗舍利子,直接金蝉脱壳,回到了上古时代,如今三皇共尊,神庭治世,而燃灯此刻的身份是一口不起眼的棺材。
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燃灯本体是棺材,那么他埋藏在过去的其他化身,肯定不会是棺材,不过燃灯不是正常人,他是聪明人,所以他准备了好多身份不同的化身,有的是棺材,有的不是棺材。
认真的看了看周围的山山水水,又检查了一遍早就准备好的阵法,燃灯终于喘了口气:“哈哈哈,我笑赵公明无谋,云霄少智,空有偌大名头,实际上也不过如此而已。”
“哦?是吗?”
听到赵公明的声音,燃灯二话不说,头也不回的引爆了此地的一切,便再次钻进了时间长河之中,这一回他回到了远古时代,身份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后天生灵。
可是他却再次在这里看到了一个自己不愿意看到的道人——赵公明。
这一刻燃灯只看到双眼之中的宝珠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燃灯索性就不跑了,开始拼命,不过片刻时光之后,燃灯便岌岌可危。
“你们这些三教弟子,各个宝物众多,还一件比一件厉害,不过是倚仗外物,算不得好汉。”
停了燃灯临死之前的话,赵公明却认真的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三教弟子宝物众多这是真的,此前我用的是定海神珠,后来此宝交易给了师伯的传人晓梦师妹,用于大秦的时间长河锚定工程。”
“师父知道了此事之后,便再次赐给了我一件宝物,此宝名曰一气造化珠,乃是一位修炼造化之道的师兄,这位师兄曾经也是我截教的亲传弟子,还曾在未来成就道君,是三教有数的天尊之一,可惜每天和师尊朝夕相处,时常近道最终化道而去。”
说到这里,赵公明身上隐隐释放出道道上清玄光,手中的一气造化珠更是隐约间演化出了一朵青莲,这朵青莲将燃灯道人牢牢罩住,一步步的压迫着燃灯道人的生存空间。
“最后这位师兄便化作了这颗宝珠,所以这颗宝珠本身便具有堪比燃灯道兄的实力,甚至还要更强。而对于我来说,时常使用此宝,参悟此宝,那么这位师兄未来说不定便会早一日归来。”
“燃灯,我三教弟子纵然宝物众多,但这绝不是三教弟子倚仗外物的理由,我们都是为了师兄,为了让师兄师姐们早一日归来。这样的理由,这样的感情,你这种棺材又怎么能理解?”
“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一口棺材而已,无法理解人间的感情。因为你是一口棺材,所以你天生契合佛门的寂灭教义,很轻松的便成为了一尊古佛,可也到此为止了。”
“这些年来,你的进步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就像此刻,你以为我不知道眼前的你只是一具化身一样,其实我是知道的。以你的道行,斩出这么一具拥有本尊七成战力的化身,也一定很不容易。可惜的是,在未来等着你的是我最强的妹妹!”
提到妹妹二字,赵公明的脸上露出了自豪的笑容:“能死在妹妹手上,也是你的荣幸了!”
再次金蝉脱壳,这一回燃灯来到了未来时空,感受着越来越强大的力量,燃灯面露喜色。
“快了,快了,距离老夫成就佛陀之位的未来时空越来越近了,老夫的力量也越来越接近道君,当老夫彻底前往那一个未来之后,什么云霄,什么赵公明,不过是土鸡瓦狗尔,一巴掌就能捏死的货色!”
然而话音刚落,燃灯的脸就刷的一下变成了惨白,因为周围的环境忽然间有了变化,面前更是有着五根通天彻地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天柱。
五根没有边际的天柱?
回过头来,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这一刻燃灯道人忽然间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难道说这里是某个人的手掌?
自己刚说要一巴掌捏死他们,此刻就要被他们用巴掌捏死了?
这难道就是嘴臭的报应?
想了想,燃灯耸起肩膀,踮起脚尖,小碎步跑的特别急,跑啊跑啊跑,然后他就看到大地翻转,五根天柱则是瞬间坠落,临死之前耳边则是传来了一句话:“本尊在大秦那里看到过一句话:求锤得锤。道友既然想要死于掌心之中,那本尊就成全你。”
“这不可能,我乃是天地间第一口棺材,天生便契合佛门教义,这才成就过去佛,你凭什么也能在未来时空成就道君?”
“如果修为高低是根据出身长短来判断的话,那么当修士们相遇之时,也没必要比拼修为、道行、神通、法宝了,直接亮出彼此的岁数,比一比谁年纪更大不就行了?”
哼!
这一刻时光仿佛静止了下来
昆仑山,玉虚宫之中,一直闭目修炼的元始天尊不得不睁开了双眼,尽管隔着时间长河,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即将死亡的燃灯。
“为了大局,燃灯不当死!”
迷离状态的燃灯,脑海中忽然间多出了一段对话,一段记忆。
“天尊说师兄此去有一次死亡之厄,为了让师兄躲过此劫,特赐下三宝玉如意一枚,此宝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帮助师兄躲避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