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wsw7火熱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線上看-2386-多準備不吃虧閲讀-0dme2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阿七答应一声走上来,只是脸上还颇有些畏惧,一副想上来却又不敢的样子。
见状姬贼一声笑:“没事阿七,这些玩意都是死了,一层皮囊没什么怕的。”
阿七表情尴尬:“陛下,我也不是怕,只是这东西长的有点太丑了一些,心里头膈应。”
姬贼闻言呃了一声,也是,这些古巨蜥不是一般的丑,就是自己这个大男人瞧见了都觉得恶心,更别说阿七了。
阿七克服了心里别扭,走上来端详巨蜥皮。
她捏在手里瞧了瞧,用力的揉了揉了,咦了一声,忍不住道:“陛下,这皮子好像是比熊皮狼皮都要坚韧。”
姬贼笑道:“还比熊皮狼皮防护力高呢,阿虎。”
阿虎答应了一声,问怎么了。
姬贼指着巨蜥皮:“来,用你的百辟刀砍两下试试。”
阿虎迟疑:“陛下,别再给砍坏了吧。”
“没事,只管砍就是。”
阿虎这才答应一声,从后堂取出来百辟刀在手中,深吸了一口气,喊一声,提刀砍向那巨蜥皮。
噌的一声,巨蜥皮刚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除了皮子上面有一道白之外不见有任何的损伤。
阿虎眼珠子都瞪了出来:“陛下,这···”
姬贼笑着拿手向前指:“别着急惊讶,来,再试着来一刀看看。”
阿虎围着巨蜥皮左右的转圈,最后,找到了巨蜥尾巴位置,深吸一口气,抬刀落下劈砍。
这一下,桌子上碗啊碟啊什么的都被震得飞起,那皮子依旧不见任何损伤。
阿虎惊得张开了嘴巴:“陛下,这皮子这么硬的么?”
姬贼呵呵笑:“不然的话,我怎么会把它拿回来缝制皮甲,阿七,你觉得怎么样?”
阿七脸上露出为难神色:“陛下,这皮子做起来有点难了。”
“怎么说?”姬贼好奇。
“您也看到了,这皮子这么硬,一般的刀切不开,这切不开怎么缝制。而且,就算切开了,针也穿不过去啊。”
姬贼:“···”
妈的把这个忘了。
这不是,姬贼捏着下巴颏,皱眉思考许久:“有了,这样阿七,你从乌斯玛工程部借过来一些锯子,用来切割这些皮子,至于针的话,也别用针了,又不是缝衣服,就用钉子,用钉锤在皮子上面开眼,你看咋样?”
阿七眨了眨眼睛:“陛下,这样能成么?”
“怎么不能成,就照着我说的这个法子去做,另外,皮甲做出来之后,往夹层里面塞一些铁片,不用多,就胸口肋下这些地方有三四块就行,只是为了加大防护力道。千万别多加,多了的话,重量也就上来了。”
阿七想了想:“那行,我试试吧。”
姬贼嗯一声,指着桌子上皮子道:“这些东西这次我带回来了,呃,大概三百左右,黑藤大叔,是三百吧?”
“嗯。”
“这三百张皮子,能做出来五百套不?”
阿七瞧了一眼足有六七米长的皮子,莞尔一笑:“陛下,一个皮子能做出来两套快三套了都,五百套不是问题。”
一说这个,姬贼开心了:“那正好,都做成皮甲。”
土山好奇:“不是说就五百套够了么?”
姬贼白了一眼土山:“多余的就不能给虎贲近卫装备上啊?”
土山缩脖子:“可以,可以,不管陛下我先说好了,这玩意儿我可是不穿,太丑了。”
姬贼:“···”
和阿七说了一些细节,之后,天实在是不早了,姬贼这才告辞离去,离开出门和黑藤分别时,姬贼不忘嘱咐黑藤明天别忘了去码头把这些皮子都拉回来。
一切都安排好了,姬贼方才带着泰和土山,踏上了回去的路。
月光下三人正走,泰是习惯沉默不说了,土山有些话痨,尤其跟姬贼一块时。
他忍不住问姬贼这一天安排是因为什么,像是战锤啊,狼牙棒的,床弩投石机的改造啊,还有那巨蜥皮皮甲这些都给问了。
姬贼背着手:“不是说了么,要给应龙成立先登部,给奥加更换武器这种。”
“不是陛下,我咋感觉您这个安排就跟是要和谁干架一样?”
“这你说对了,今下午你不也在场么,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话你没听到啊?”
“听是听到了,我还是觉得陛下您这想的有些多了,列山按照咱们模式发展出来的连山联盟够强了吧,可不一样被咱们拿下了?总不能,出现比列山还厉害的敌人吧?”
“这说不准,阿晃刑天足够厉害了吧,可那个不知道从那蹦出来的凿牙就不比他们弱,你敢说不算强敌?”
“那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且列山不是给他烧死了么。”
姬贼摇头:“话不能这么说,要真的只是凿牙这一个的话,我还省心了,你没看报告么?那个凿牙冲进黑水郡,直接就是烧杀抢夺,都是奔着咱们武器和食物去的,你看黑水郡那万余族人,他要一个了么?”
“呃,这怎么说?”
“还怎么说,这证明他的目的根本就不是为了壮大他的部落,或者说,他根本就看不上咱们这点族人。还不明白么,凿牙身背后,还有大势力呢。”
土山眨眨眼:“不能够吧,哪有大势力的首领亲自出来战斗抢夺?”
“首领怎么就不能带队了,布当初没带过还是怎么?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他是族长了?”
“这么强还不是族长了?”
姬贼无语:“獠厉害吧,不一样是布的打手?更何况,你见过族长被围,手下族人抛弃族长跑路的?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明白,现在啊,我就希望这个凿牙是他势力中最强的,这样,咱们杀了凿牙也就杀了,敲山震虎,他的势力也不敢来找麻烦,就怕凿牙只是一马前卒,杀了凿牙,吸引来他的势力继续来进攻咱们。”
“可能么陛下?这么厉害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这谁也说不准,反正多做一些准备是不吃亏的。”
俩人说话功夫,就已经回了皇宫,彼此告别回去休息,一夜无话,次一日天明,姬贼便开始忙活开了。
依旧是部落里的事情他不去管,甩手掌柜全都交给儿子,至于他自己,则是去阿七的纺织部看了看皮甲的准备工作,又去锻造部瞧了瞧战锤的打造,最后,才跟乌斯玛一块,两人开始进行了床弩和投石机的改造。
投石机改造起来容易,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那就是有足够的瓦罐桐油就成了。
就是床弩不怎么好处理,一弩十发,哪有怎么容易,毕竟床弩不是儿戏,力量分配不均匀的话,弩箭射不出去不说,还容易发生祸患伤到了自己了。
所以,床弩这边要好好的下功夫。
姬贼和乌斯玛商量之后,在床弩原由的箭槽上多做出来了九个箭槽,放上去十只弩箭,拉到了神都外面进行试射。
乌斯玛瞧见了摇头不已:“陛下,这还不如咱们改造之前的床弩有压制力呢,这弩箭射出去一点用都没有,都是歪的,之前床弩能一下贯穿三个敌人,这下能贯穿一个都是咱们运气好。”
姬贼当然也知道,可这不是第一次么,又不是雪那样的欧皇,哪有一发入魂的道理。
这不是嘛,姬贼心态良好:“记下来刚才出现的问题,咱们继续来过。”